【推薦序】開書店確實是浪漫的事|《書店裡的影像詩》導演 侯季然

因為拍攝《書店裡的影像詩》,有將近半年的時間,每天都在逛書店。

好多人以為,開一家屬於自己的書店,像是擁有一個自己的空間,可以想看書的時候就看書,想寫字的時候就寫字,不必勉強自己符合別人畫下的框框,多麼自由,多麼浪漫。

但開書店遠不只是這樣的。

在資本與科技夾擊的洪流下,我所見到的書店老闆們,除了要做每日開店必須的從算帳到打掃的各種事務,還要兼顧辦活動、煮咖啡、參與社區公共事務、投入社會運動、照顧鄰近的小動物、種田等等各式各樣看似「非書店業務」的工作。而在選書、進書、擺書、點書??這些看似「書店基本業務」的工作上,現代的小書店老闆們也因為大書店和網路書店的競爭而愈來愈辛苦。他們之中有很多人,因為忙碌,看書的時間反而比開書店之前更少了。

如此辛苦,這些小書店老闆卻甘之如飴。他們所為何來?不過就是為了生存,為了捍衛自己想要(卻與大多數人不同)的生活方式。不只如此,在我拍攝過的書店中,又有許多老闆是以開書店做為積極走入人群,並且試圖改變社會主流的一種運動方式。他們以區區個人之力,改變漸漸被各式連鎖店填滿的街道;改變網路世代方便快速,卻趨於片面化、膚淺化的閱讀風氣;改變大量複製、用過即棄的消費習慣;改變保守封閉、懶於反省的社會氣氛。

不想任由時代潮流席捲而去,不只是逆向潮流,努力做一個讓自己心安理得的釘子戶。甚至是更熱情地、誠摯地、持續地在人群行進的反方向手舞足蹈,螳臂擋車,能拉一個是一個。小書店老闆們常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是:「不知道還能做多久,我想就做到做不下去為止吧!」

這些書店的故事總讓我想到唐吉軻德的故事,而那正是一個用很多的勇敢與純真成就出來的,對,浪漫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