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報導及作家專訪
Bernard Cohen (澳)
Greg Gateby(加)
李姬秀(韓)
英培安(新)
馬建(中國旅英)
Pearl Luke(加)
Maximiliano Antonio
  Araujo y Araujo(瓜)
• Bayarsaikhan Purevjav(蒙) 
楊煉(中國旅英)
  著作
  文學生涯
  著作選讀
  博客來專訪
  相關報導
Chaz Berenchley(英)
• 友友(中國旅英)
 回都市吟遊首頁

 

 


楊煉(Yang Lian)

中國詩人楊煉,祖籍山東,有四分之一的蒙古血統。1955年出生於瑞士,6歲時隨外交官父親回到北京,11歲時,經歷文化大革命,1974年高中畢業後,至北京昌平縣插隊,並於此時開始寫詩。1977年進入中國廣播藝術團創作室工作,1988年8月應澳洲文學委員會的邀請,前往澳洲擔任訪問學者。第二年「六四事件」發生後,便開始了流亡生涯,與作家妻子友友目前旅居英國。
根據文學評論指出,楊煉作為主流作家的一員,曾使現代主義在中國引起了普遍性的爭議。


著作

1985 《禮魂》(詩集)
1986 《荒魂》(詩集)
1989 《黃》(詩集)
  《人的自覺》(短文)
1991 《太陽與人》(詩持)
1994 《》(詩集)
  《鬼話》(詩集)
  《人景、鬼話》(詩集,與友友合著)
1997 《楊煉作品1982~1997》 (兩卷)

文學生涯

70年代在文化大革命期間開始創作。
1978 參加「北京之春」的民主運動,並為著名的地下文學雜誌《今天》擔任主要寫作成員。
  印製《蒲公英》雜誌,最後被禁。
1980 在中國當局禁刊之前與其他六名成員共同編輯最後一期《今天》。
1983 出版《Nuoriiang》期刊。作品開始被巴黎及香港《Renditions》雜誌翻譯並再版。
1986 受邀參加「全球中國文藝研討會」訪問德國,並在巴黎大學、波爾多大學及巴賽隆那、
  倫敦、維也納和香港等地吟詩朗讀。
1987 被中國讀者推選為「十大詩人」之一。在北京創立「生還者詩人俱樂部」並編印其第一
  本雜誌─《生還者》。
1988 8月:應澳洲藝術協會之邀參加雪梨慶及墨爾本市的Spoleto節慶,期間並在墨爾本大學、
     La Trobe、 阿得萊德、雪梨及澳洲國立大學等地詩歌朗讀與演說。
1989 2月:應「中國旅紐作家及翻譯家工作室」邀請赴紐西蘭,並在奧克蘭大學發表「自
    1979年以來的中國文壇」演說。
9月:與紐西蘭作家們共組「生還者的中國」文藝節。
1990 5月:參加在挪威舉行的「海外中國作家研討會」,成立《今天》雜誌編輯室,並參加
    「中國與挪威作家對談會」並作詩歌朗讀。
1991 旅居柏林全年受聘於DAAD(德國思想交流)寫作與詩歌朗頌,發表「中國文化之回顧
  」演說,參加「Wendland討論會」藝術節,承辦「光與流」藝文活動,接受電視節目訪
  問,在Bachum, 科隆, 波昂, 海德堡, Trubingen, 夫來堡, 慕尼黑,柏林,Marburg等當地大學
  演說與詩歌朗頌。
1993 1.2月 在柏林參加「中國文藝慶典」,朗頌詩歌及演講。
4月 在澳洲新南威爾斯圖書館擔任詩歌寫作室主任。
6月 受訪於澳洲SBS電視台"書展"節目,參加「中國語言、歷史與文化」之英語討論會。
1994 9月 哥倫比亞大學翻譯中心承辦的「紐約市亞洲協會」中朗讀。
1995 9月 參加英國Swansea「1995文藝寫作年」並擔任朗讀。
1996 6.7月 受邀赴瑞典斯德哥爾摩,參加由斯德哥爾摩大學與Olof Palme國際中心共同主辦的
     當代中國文壇:「突破中國文學面對世界的障礙」研討會上發表演說。
1997 10月 受邀於布蘭登堡文化部及Kuunstlerhaus Schloss Wiapersdorf在德國布蘭登堡朗讀。
1998 4月 *參加德國科隆的國際詩會並朗讀。
    *於德國福斯公司汽車公司主辦之一系列以「擺脫惡性循環的方法─中國:延續及激
    進的破裂」研討會上發表演說。
1999 2月 在英國格拉斯哥當代文藝中心朗讀。
3月 參加在英國倫敦的文學季:「文字」。
3-4月 受邀擔任在德國威瑪舉行的「國際散文獎比賽」評審。回中國挑選散文作品。
4-5月 旅居德國應邀為柏林Literarisches Collequium寫作。

著作選讀

鬼話 (選自鬼話一書)
…………………..
你說你在逃,在這座陌生的城市理逃。從一個路口到另一個路口,那些同樣讀不懂的街名,與妳有什麼關係?從一隻手到另一隻手,妳讀一部上千頁的書,與把僅有的一頁翻動上千次,有什麼差別?流亡者,無非沿著一條足跡的虛線,在每一個點上一動不動。比站著還痛苦,妳被釘著,沒那麼光榮,你不動只是因為你無力移動,活埋進每天重複的日子,像你的詩,一個關於真實的謊言,從什麼時候起,辭向陳年的漆皮一樣,酥了,碎了,掉下來。你不說,才聽清那個恐怖的聲音──又過了 一天。

活,僅僅為了活,可活是為什麼?這裡很美麗的海'雲,把妳困入一個透明的圓瓶子,水湍急地在妳頭上,腳下轉,摸不停地轉,刷洗妳的腦子。這樣,妳學會看天空了,整個上午地看,天空的各種圖案。老房子夠高,高的不作夢。妳被溺死在海底,一隻沉船,有千瘡百孔的骸谷,沉到底就打破輪迴了。死後的日子,絕對沉重絕對空虛˙該話語被人埋葬了。天空的海面上,雲的大腳狠狠踩妳輾妳你想著那天,很高興,也能這樣對辭復仇。

感覺也變了。感覺在不知不覺地變。從什麼時候起,你突然懷戀妳一切老東西?一夜之間,血裡落滿了塵土,說起小時後,彷彿不是談自己,是在談躲進妳肉體裡的另一個人。櫥窗中一件白底藍花的假古董,也引起妳的注意了。你盯著瞧,上面隱隱約約映出誰人的影子?一個舊火柴匣也突然讓你的心疼痛了,幾個方塊字,商標上一座對稱得近乎愚蠢的山,假自然皇家口味,你在它旁邊住了三十年,從未覺得親切過。可現在半夜醒來,怎麼會閉著眼睛,作夢似的一遍一遍沿著山路走?在化雪時節,去重溫那條避開外地遊客的小徑?你想著帽子扔在長椅上的樣子,想著,它就在那兒一直擱到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