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台灣推理作家協會成長日記

入門解碼進階閱讀活動快訊當季最熱優惠活動

入門解碼我的台灣推理作家協會成長日記 文 /冷言(推理作家)

前幾天再度接到友人的電話,希望我能配合這次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年會,寫一篇介紹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的文章。其實早在去年, 謎思電子報的記者小雷就寫了一篇相當完整的報導文章,所以這次我會針對一些比較細部的問題來進行介紹。

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前身為「台灣推理俱樂部」,最早是希望可以聚集為數越來越多推理迷而成立的組織。從2001年開始至今,邁入第七年, 也在今年改名為「台灣推理作家協會」,以成為正式的法人組織為目標邁進。從俱樂部時期(2002年)開始舉辦的「人狼城推理文學獎」, 今年也更名為「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獎」。接下來我們就從文學獎的部分開始談起吧。

「人狼城推理文學獎」從2002年開始舉辦,主要徵文內容是15000∼30000字的短篇推理小說,設首獎一名。參賽作品從第一屆五篇到最近幾屆都在四十篇上下, 首獎獎金也從三萬增加到五萬元,而我則是從參賽者變成主辦人員之一。雖然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獎目前還是個私人性質較高的獎項,但背後其實有個令人鼻酸的故事。 話說當年還是實習醫師的我,得知這個獎項要舉辦,當然是二話不說,立刻進行小說的構思。當時我正好在麻醉科實習,第一屆參賽作品〈空屋〉的初稿就是在這段期間完成。 那一屆雖然沒有首獎,但是林斯諺的〈霧影莊殺人事件〉以及呂仁的〈正命〉共同入選為佳作。當然,這還不是真正令人鼻酸的事,只不過故事總要有個開頭。 到了第二屆,總算由林斯諺〈羽球場的亡靈〉奪下首獎,令人鼻酸的事情也從這時開始。第二屆文學獎頒獎典禮是在皇冠出版社B1的會場舉行。 公布首獎得主後,同為落選參賽者的我和哲儀互相攙扶著走出會場,誰知命運之神總是不肯放過任何捉弄人的機會。落選的傷痛還沒痊癒, 我又接到通知我說下一屆開始我可能也要幫忙提供一部分獎金。

難道這還不夠令人鼻酸嗎?

本來都已經決定要振作起來,好好再寫一篇作品參加下一屆的比賽。現在突然變成獎金贊助者,為了避嫌,只好放棄繼續參加這個獎項的念頭。 對於特愛參加徵文獎的我而言,真是令人鼻酸啊(爆)。特別寫出這段故事,是希望告訴大家當初為了延續這個獎項的艱辛。後來雖然有出版社參與協助每年的年會, 但其實主要的費用一直以來都是由協會自行負擔。主要是希望協會的活動或是徵文獎,能夠盡量避免受到出版社影響,維持組織的公正性。

目前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的成員共十一人,逐漸以「推廣推理小說寫作」為協會主要工作目標。以這些年努力的成果來看,在短篇推理的推廣上,已經有了一些小小的成果。 協會與明日工作室合作出版的徵文獎作品集,大概是目前台灣書市僅有的台灣短篇推理小說集。去年出版的作品集《誘殺》,銷售量更是突破了一萬冊。 今年除了兩本徵文獎作品合集《魔鬼交易》、《謎霧殺機》之外,寵物先生和我也分別推出了我們醞釀多時,嘗試不同推理寫作路線的作品《吾乃雜種》以及《請勿挖掘》。 從第四屆徵文獎開始,台灣推理作家協會以及明日工作室合計共出版了十冊作品,總銷售量超過三萬冊。

對於台灣推理的出版,協會一直在尋找各種可能性。曾經參與過第三屆年會的朋友應該還記得當年那本製作粗糙,但是充滿熱血的徵文獎作品集《純粹》。 今年協會由冬陽代為操刀,編輯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傑作選》一、二冊,開始嘗試不透過出版社的出版方式。我也透過白象文化出版了《上帝禁區》, 嘗試自費出版的方式。對協會而言,今年在台灣推理的出版上是豐收的一年。未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還是會不計成本,繼續推廣台灣推理小說。

今年三月,台灣推理作家協會接受日本方面的邀請,前往東京參加「日本推理文學獎」,開啟了台日推理小說交流的第一步。前往日本期間,除了參加頒獎典禮外, 還參觀了江戶川亂步邸以及推理文學資料館。在亂步邸的時候,成員們特別被允許進入平常禁止進入的江戶川亂步書庫內部。在文學館的時候, 成員們親眼見識到一套四百本要價三千萬日圓的文學雜誌「新青年」。當然在頒獎典禮上,許多台灣推理迷耳熟能詳的老牌作家們,也都非常配合地與協會的成員合照。 雖然拍攝了很多照片以及影片要與大家分享,但礙於篇幅的關係,只能先做個預告。 相關的內容留待四月十九日的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第七屆年會上再與各位分享。

(欲知更多年會訊息,請上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網站

進階閱讀:本土推理.百年孤寂:台灣推理小說發展概論 文/陳國偉(中興大學台灣文學所助理教授)

台灣有本土的推理小說嗎?相信這是很多人都曾有過的疑問。

就連台灣推理重要的推手之一的林佛兒,也曾經在1992年的一篇文章中寫道,「台灣四百年來,本土的推理小說可說是一片空白」,在當時,相信應該引起許多人的深深認同, 甚至到今天,仍有人這麼相信著。

然而何其有幸,15年後的今天,台灣文學已經成為表彰自我文化、歷史與生命經驗的重要載體,其重要性已被大眾所認識。不僅進入教育體制中被學習, 更成為學院中重要的研究課題,而開啟了多重樣貌的研究可能,在台灣文學所背負的沉重的歷史感,以及與政治、社會之間的嚴肅對話外,其實也有著通俗的一面。

就 如同那部紀錄片《跳舞時代》的出現打破了我們對於日治時期的刻板想像,純純與愛愛阿嬷的聲音從時間的厚繭中穿透而來,告訴我們當時她們也曾有著燦爛的青春、 活得時尚而歡樂。透過學術研究,我們這才發現,本土推理小說已在台灣存在百年,只是因為它長期的被忽略,以致於遲遲在文學場域的角落裡孤寂著; 原來這個具有高度現代性特質的文類,竟然比新文學,還早在台灣誕生。

一、1898:台灣推理元年

推理小說最早是以「偵探小說」這樣的概念,被日本人引進台灣。自1890年由黑岩淚香寫出〈無慘〉之後,開啟了日本本土的推理小說創作, 並在1895年台灣納入日本版圖之後,開始產生影響。

目前可知台灣第一篇推理小說,是日人さんぽん於1898年1月7日開始在《臺灣新報》連載的〈艋舺謀殺事件〉,共54回, 故事以一具屍體在艋舺龍山寺附近的水池被發現作為開始,而偵探則設定為在台的日本新聞記者及警察。而同年10月,さんぽん再度於《臺灣新報》連載〈苗栗工友命案〉, 則開啟了台灣另一種推理次文類「偵探實錄」的寫作。

以紀實為訴求的「偵探實錄」,可以說是日本人對於推理此一文類的啟蒙。早在1861年,神田孝平即翻譯荷蘭的〈楊牙兒奇談〉於《和蘭美政錄》稿本中, 但直到由成島柳北於1877年9月以〈楊牙兒奇獄〉之名刪編並刊載於《花月新誌》後始見於世,敘述大學生寒假回家途中住宿於旅館,因發現旅館主人夫婦殺害客商而被殺, 之後同校的學者投宿該家旅館,在學生遺下的話劇劇本封面裡側發現留言而識破整起犯行。

這樣具有高度寫實性但又富戲劇性的敘述,不僅形塑出日本人對於此類敘事的認知,也引發在台日人的書寫風潮。除さんぽん外, 包括飯岡秀三一系列的〈士林川血染船〉(1919)、〈絕世兇賊騷動台北城〉(1920)、〈血染的漂流船〉(1922),遠山宣次的〈犯罪之都與流氓集團〉(1930), 野田牧泉的偵探祕話〈他殺?自殺?海山郡下尖山墓地下的輾死之屍〉(1933)、〈乾枯的辣椒樹(岩後家殺人事件)〉(1933)、 〈曼陀羅花之精(文山郡毒殺事件的真相)〉(1934)、〈沉在河底的地圖〉(1934)、〈活躍於黑暗中的綁架集團黑幕〉(1936), 以及山下景光〈某性變態者的犯罪〉(1938)、〈美人女給被殺〉(1939)等作發表於《台法月報》、《台灣警察協會雜誌》、《台灣警察時報》等刊物上, 約有數十篇之譜。

二、歐美製造,日本加工,輸出台灣

而在台日人的獨立創作部分,數量較偵探實錄類要少,但也有許多傑出的作品,如座光東平自1923年開始,便陸續發表〈富豪之死〉、〈人性的裁判〉、 〈是耶非耶〉、〈謎樣夫婦的殉情〉、〈自繩自縛〉等10多篇小說;還有像下村四郎〈渦卷〉、河原崎純〈詛咒的女人〉、遠山金三郎〈蓮池譚殺人事件〉、 芝川武〈手腕絕技〉、木村田蛙〈略述警察官〉等將近20篇,發表於《台灣警察協會雜誌》、《台灣警察時報》、《台灣婦人界》、《台灣公論》等刊物上。 至40年代,更有林熊生(金關丈夫)《船中殺人》(1943)、《龍山寺的曹老人•入船莊事件》(1945)、《龍山寺的曹老人•鬼屋》(1945)等系列作, 以及葉步月《指紋》(1946)、《白晝殺人》的小說集出版,成果不可謂不豐碩。

雖然當時的台灣,是作為日本推理文壇的延伸之地,但其實進行的是一場同步的擬仿,小說所崇尚的創作觀,仍是以愛倫坡所奠定下來的歐美古典推理美學為主。 因為日本雖然在1861年即有這類的翻譯改作,但一直要到1923年江戶川亂步在《新青年》雜誌發表〈兩分銅幣〉後, 才「彌補了過去一直以來的闕漏,建構出明確的推理小說輪廓」,其間日本的推理小說有如伊藤秀雄所形容的「繁花盛開」,作家們各自有著一套看法, 所以出現如押川春浪的傳奇冒險小說、谷崎潤一郎的犯罪小說、村山槐多與佐藤春夫的怪奇幻想小說、岡本綺堂的補物帳小說等重點與形式各異的「偵探小說觀」。

也正因為如此,在台日人的創作仍是沿襲著歐美古典推理的法則,除了創造出一個智慧過人的偵探外, 更重要的是在小說中呈現偵探解決犯罪線索等相關問題的「細節化的理性偵察」(pieces of rational deduction)過程, 而讓小說走向「邏輯推論的小說」(tale of ratiocination」)。而且這樣的思考不僅影響著日文作品,也深深影響著當時台灣古典文人的推理小說創作。

三、古典文學的推理

台灣在明、清兩代即陸續接受中國公案小說的文類法則,因此在這樣的文學傳統上,很快地接收推理小說的敘事模式。 再加上當時的書局大量引進以古典中文翻譯的歐美推理小說,如《華生包探案》、《福爾摩斯偵探案》、《偵探小說精華全集》、《離奇暗殺案》等, 因此促成許多作家開始進行仿作與擬作。

目前所知最早的古典中文推理小說,即為李逸濤於1909年撰寫的〈恨海〉,此後他於1910也陸續創作〈偵探記〉、〈殺姦奇案〉,這也可以說是中文推理小說敘事的開始。 除李逸濤之外,魏清德也模仿法國作家盧布朗(Morris Leblanc)的怪盜亞森•羅蘋(Arsène Lupin)系列故事, 在《臺灣日日新報》發表連載小說〈齒痕〉(1918),以及〈鴈票〉(1918)、〈獅子獄〉(1924)等其他作品。其他像在《風月報》上也刊登有謝雪漁、陳蔚然的推理小說, 以及更多以筆名發表於《漢文臺灣日日新報》、《三六九小報》等刊物上的作品,如〈銀塊案〉(1910)、〈鐵手〉(1921)、〈紅粉娘〉(1927)、〈驗心術〉(1932)、 〈松江顧某〉(1934),都可以看出古典文人嘗試新大眾文類的痕跡。

在這些作品中,除可以看出模仿的對象,皆集中於歐美外,也可看到文人對於異文類╱文化對話的想像,如餘生在〈智鬥〉一文中,便以福爾摩斯為主角, 敘述台灣人從倫敦邀請福爾摩斯前來嘉義辦案的故事,甚至為了符合台灣民情,安排福爾摩斯通曉在地語言,將歐美推理敘事典範轉化為在地的敘事語言, 可以看出當時文類交匯的成果。

四、潛水或是空白?:戰後本土推理隱沒的三十年

然而不論是日文或古典中文的推理小說,到了二次大戰之後,隨著日本殖民體制的結束,國民政府接收台灣,也跟著逐漸式微。尤其是50到70年代, 一方面由於國家文藝政策的推行,使得原本在日治時期已初具規模的大眾文學發展因此中斷,坊間雖有相關的推理翻譯作品,或是如《偵探》、 《偵探之王》等雜誌刊載西方的推理小說,但由於當時版權概念仍不清楚的狀況下,這兩份雜誌與許多刊載翻譯小說的雜誌一樣,大多數時候都沒有列出明確的原作者, 而只能成為純粹的「消費物」。

另一方面,這時期鮮少有標舉著「推理小說」的自覺創作者,雖然有一些作家的作品,遊走在純文學與大眾文學的曖昧地帶間, 或是可以從其作品中看到與推理小說形式上的相似,如費蒙的「仇奕森探案」系列、《箱屍案》等,或像楊念慈的《廢園舊事》、《黑牛與白蛇》等作,但都只是單一的現象, 以目前可見的資料來看,仍未能真正形成推理書寫的風潮。

這樣的情形,直到林佛兒成立林白出版社,70年代中期以後開始出版一系列松本清張的推理小說,才扭轉了推理的局面。 而這時台灣的讀者也才開始趕上日本50年代已經演變的概念,接受「推理小說」此一名稱。

五、《推理雜誌》與林佛兒推理小說獎

在林白出版社開始跨足出版推理小說後不久,林佛兒創辦《推理雜誌》(以下簡稱《推雜》),並於1984年11月發行創刊號,固定每期刊載2至3篇本土推理創作, 以及5至8篇的歐美、日本作品,以及推理評論或相關文壇動態等「特稿」。

由於林佛兒原來即出身自純文學的場域,因此他其實仍將推理小說定位為純文學的一支,而非大眾文學,是故雜誌的經營方向,仍是將讀者鎖定為「知識分子」、 「各行各業的精英」,也反映在向陽、周寧、吳錦發、陌上桑、倪匡、島崎博(傅博)、陳恆嘉、景翔等藝文界人士等編輯顧問陣容、刊載司馬中原、鄭清文、 袁瓊瓊等純文學作家嘗試創作的推理小說。甚至後來舉辦推理文學獎,仍是邀請葉石濤、鍾肇政、鄭清文等作家擔任評審,都可以看出其在定位上的曖昧。

不過在翻譯作品的引介上,《推雜》則有著相當大的貢獻,不論是西方的古典推理如愛倫坡、阿嘉莎•克莉絲蒂、G•K•卻斯特頓、艾勒里•昆恩、愛德華•霍克, 冷硬派如勞倫斯•卜洛克、菲利浦•麥唐納、蘇•葛拉芙頓;日本的本格推理如江戶川亂步、土屋隆夫、東野圭吾、折原一、西村京太郎、山村美紗、赤川次郎、島田莊司等, 社會派如松本清張、夏樹靜子、森村誠一,甚至是90年代以後的重量級作家綾辻行人、宮部美幸等,引進作家將近百人,對於台灣讀者及創作者的推理視界, 有著重要的啟蒙意義。

為了鼓勵本土推理的創作,林佛兒更於1988年開始,舉辦「林佛兒推理小說獎」,不僅提供獎金及刊登在《推雜》的獎勵,作品還能結集出版。

這個獎項培育出的作家甚多,其中余心樂、葉桑、藍霄、蒙永麗至今都仍活躍於創作的領域,藍霄更在2004年以後陸續出版水準甚高的長篇小說, 這個文學獎的貢獻可見一斑。

《推雜》對本土創作的最大影響,除了上述幾個層面外,更值得注意的,是裡面所形塑的推理小說創作觀。其中尤以原本旅居日本、並創辦《幻影城》雜誌的傅博(島崎博), 所提供的理論體系,成為當時許多作家的圭臬,如他曾在《推理雜誌》第三期發表〈推理小說的原理〉一文,提出「推理小說的四項要件」,也就是「發端要神秘」、 「經緯要緊張」、「解決要合理」、「結果要意外」,另外還有「推理小說的七項素材」,分別是:

一、時間──某日某時。
二、空間(地點)──在某處。
三、被害者(死者)──某人被殺了。
四、偵探登場──偵探根據現場狀況開始搜查並推理。
五、加害者(犯人)──由誰?
六、犯案動機──為什麼?
七、犯案方法──用什麼方法犯案?


而傅博更區分出本格推理小說與社會派的差別,本格的作者較看重「由誰?用什麼方法犯案?」的犯案方法,而社會派作者重視「由誰?為什麼犯罪?」的犯罪動機, 因此這些創作的規條應是含納所有派別的。不過,他在說明之餘,卻也強調了推理小說中「作者必須提出向讀者挑戰的完整資料」的重要性, 並且這個完整資料必須依照以下的規則:

一、案件之發覺與發生的時間。
二、案件之發覺與發生的地點。
三、案件發覺的屍體情況。
四、死者的人際關係以及各人之不在現場證明。
五、偵探的搜查過程。


作者向讀者提供這五項資料時,在寫作技巧上盡量布置計策(trick),把讀者困住於謎團中。但是所布置的計策須要光明正大(fair play)。

這樣創作觀的實踐,不僅在當時林佛兒推理小說獎的得獎作品中可以看到,也奠定了《推雜》出身的作家的本格推理小說的特質,這點在後來余心樂的《推理之旅》、 或是藍霄的《天人菊殺人事件》、《光與影》中,都可以看到密室詭計、不在場證明等解謎至上推理美學的影響痕跡。

六、時報百萬小說獎與網路時代的來臨

90年代中期以後,由於林佛兒對林白的掌控權不再,再加上文學獎也停辦,《推雜》整體影響力逐漸下降; 而此時「台灣推理傳教士」詹宏志規畫「謀殺專門店」歐美經典書系,繼之臉譜出版社成立,主流媒體正式介入台灣推理的發展, 在1998年《中國時報》將第三屆百萬小說獎主題訂為推理之時,達到最高潮。

這個徵文吸引了56件長篇小說的投稿,數量之多,可以說是台灣推理小說史上的首見,然而最後選出成英姝《無伴奏安魂曲》、張國立《Saltimbocca,跳進嘴裡》、 裴在美《疑惑與誘惑》三篇在解謎性、邏輯性都與本格推理美學迥異的作品入圍決選的結果,卻引發網路上推理讀者高度的不滿,並由複審紀實的內容質疑平路、 李昂、陳雨航、楊澤、鄭麗娥等評審的「資格」。雖然這些作家對於推理小說都具有一定的認識,但就如李昂所言,由於是副刊舉辦的徵文, 因此「文學性」和「創造性」最後成為取捨的標準。

然而這樣的一個選擇,著實引發了推理讀者與部分作者認為主流文壇的評審與作者,攜手侵犯並意圖主導推理文學場域規則的焦慮, 於是集結於當時在該文類場域中流量最大的網站「遠流博識網•推理擂臺」上,發表他們的批判與不滿。

雖然時報百萬小說獎意外催化了主流文壇與推理讀者間的緊張關係,但無法否認的是,它誘發出許多參賽作家創作長篇推理小說的能量,如後來出版的余心樂《命案的版本》、 既晴《魔法妄想症》、光正堂《天使在鐘塔哭泣》等。

此外,它也無形中形塑了推理網路社群的出現,網路提供了一個交流的場域,取代了原來《推雜》「單向輸送」的固定權力結構,因而形成一個更為動態的公共論壇, 甚至是讀者發表評論的自由空間。因此從早期的BBS的推理連線板,到目前發言者橫跨兩岸三地的藍霄個人網站「blue的推理文學醫學院」的留言板, 都成為讀者及作家集結的場域。這也引發出版界重視一此雙向溝通的窗口,而紛紛成立相關網站。

七、在地化的曙光與新挑戰

時報百萬小說獎的徵文結果,不僅只是文學獎機制與美學標準的差異而已,其實代表著主流文壇對於台灣推理創作路線的不滿,試圖做出重新的導引。 主流媒體或其他文學場域對於本土推理的既定觀點,楊照1993年所撰寫的〈「缺乏明確動機……」——評台灣本土推理小說〉一文中,可以作為代表, 在其中他曾這麼說道:

「不管用怎樣的標準予以衡量,我們都必須說:台灣的本土推理小說到目前為止成就還相當有限,尚未脫離觀摩學步的階段,既不會形成鮮明的文類性格, 也缺乏可辨認的流派承傳。

在如此強大的歐美、日本陰影下產生的本土推理作品,於是先天上就缺乏吸引明確讀者群的潛力。 本土推理並未因其本土性而開發出異於一般歐美、日本推理小說的讀者。……現有的本土推理作品幾乎完全接受了日本、歐美推理文學的典範模式, 而汲汲想在人家鋪好的跑道上,人家訂好的遊戲規則裡求贏爭勝。」


當然若以推理小說在日本在地化的過程來看,從〈楊牙兒奇案〉到江戶川亂步的〈兩分銅幣〉,它們的推理在地化也至少經過了60年,而台灣從日治時期到80年代, 其實中間跨越了一個大的時間斷層,等於是在80年代二度重新開始,因此從歷史的觀點來看,台灣的推理書寫才剛完成學步的階段,正要邁出屬於自己的步伐。

雖然90年代中期以後,《推雜》的影響力逐漸式微,但胡柏源、葉桑、藍霄、蔡一靜、天地無限、既晴等仍持續在這個園地發表短篇或中篇, 2000年以後魯子青、呂仁、林斯諺、李柏青也加入了這個行列。在這些作品中,像是胡柏源以南投的風土民情作為書寫的題材,藍霄以高雄作為系列故事發展的空間, 呂仁以苗栗的桐花祭作為故事的發想,可看出台灣的創作者仍思考著如何讓推理小說與台灣的文化特質有更密切的結合。

而既晴透過「台灣推理俱樂部」舉辦的「人狼城文學獎」,也是另一個試圖要建立推理小說書寫趨勢的文學行動,以目前得獎的作品看來, 較集中於暴風雨山莊、密室、敘述性詭計等本格推理的類型,強調謎團詭計與解謎的過程,逐漸累積出該文學獎的「美學標準」。 目前該文學獎培育出的作家以林斯諺最為活躍,已出版過《尼羅河魅影之謎》、《雨夜莊謀殺案》兩本長篇小說,其餘的得獎者的後續發展,仍有待觀察跟期待。

八、「走入」台灣之後,如何「走出」台灣?

作為一個外來的文類,如何走出本土特色,永遠都是最被關心的問題。類型小說有其固定的敘事模式,若太過遠離類型的敘事成規,那麼就不成其類型; 但若完全遵循這些公式,是否就是仍停留在模仿的層次?純粹以在地空間、文化作為書寫主題,是否就是在地化?還是說在敘事形式的層次,就必須尋找出在地化的可能? 如何拿捏與文類母文化及敘事傳統之間的關係,讓這些外來的文類「走入」台灣,並能發展到「走出」台灣而占有世界推理文壇一席之地, 的確是本地創作者最大的考驗。

80年代許多台灣的創作者,選擇學習松本清張所開創、讓日本在世界推理文壇獨樹一格的社會派風格,但這種訴求將推理小說的敘事重點放在「直接與人性描寫相關連」、 「附加社會性」的犯罪動機,甚至直接批判政治及社會黑暗面的小說美學,卻無法真正被政治上仍受高度宰制、社會仍不夠自由開放的台灣的創作者轉化為本地的模式。 而新生代的創作者中,也不乏有以歐美古典推理、日本浪漫本格、新本格敘述性詭計為師法對象者,但也仍受制於異文化語境的跨越障礙,仍在曖昧不明的曙光中摸索著。 這都是推理小說在「走入」台灣的過程中,創作者必須克服的宿命。

然而,其實也已經有作家,找到了可能的「出路」,像藍霄在《錯置體》創造出台灣的「後現代」推理小說,多重敘述腔調的破壞性敘述形式令人驚豔; 而跨足推理書寫的鄭寶娟以《天黑前回家》,結合警察程序與冷硬派小說的形式,呈現出專屬於台灣的「無間道」,裡面的偵察細節,無一不是根植於台灣的社會土壤。

這些作品的出現,其實證明了台灣作家的努力與活力,以及未來的無限可能。也讓我們相信,本土推理的創作,在百年之後,也將終結孤寂,這樣一個外來文類, 也終能夠在台灣的土壤上,開出屬於我們的花朵來。

(編按:因版面刊載需求,故將原文譯註與附錄刪去,請見諒)
(本文摘自《文訊雜誌》三月號,感謝作者陳國偉及文訊雜誌社供稿刊載。更多相關專題報導,請見《文訊雜誌》三月號四月號

活動快訊:第一屆推理文學研究會「推理小說評論獎」活動辦法

導讀獎:

以導讀形式,針對《藍衣魔鬼》、《黑色斷掌》、《德克斯特:夢魘殺魔》其中任一本書予以論述,同時文章中不可敘及小說謎底、 結局或其他足可影響讀者閱讀期待之情節,字數限定為2000至2500字(以Microsoft WORD字數統計為準)。

解說獎:

以解說形式,針對《半自白》、《拿破崙狂》、《向日葵不開的夏天》其中任一本書深入討論,字數限定為2000至2500字(以Microsoft WORD字數統計為準)。 →【看詳細辦法

當季最熱
梅西.米勒與比爾.普隆齊尼這對推理作家夫婦,以短篇小說〈Crucifixion River〉拿下今年的馬刺獎(Spur Award)最佳西部短篇小說(Best Western Short Fiction Story)──馬刺獎為美國西部作家協會(West Writers of America, Inc.,簡稱WWA)所設,藉此表彰對西部文學有貢獻的作家作品,長期關注印地安文化的作家東尼.席勒曼也曾獲此獎(1987年最佳小說,《皮行者》,臉譜出版)。
科幻小說大師亞瑟.C.克拉克因呼吸系統問題,於三月十九日病逝斯里蘭卡首府可倫坡,享壽九十歲。克拉克除了以科幻小說聞名國際之外,也曾寫過數篇科幻推理小說(SF-Mystery),其中最有名的一篇是〈Crime on Mars〉,發表於一九六○年七月號的《艾勒里.昆恩推理雜誌》(Ellery Queen’s Mystery Magazine)。
國際驚悚作家協會(The International Thriller Writers)日前公布了2008驚悚小說獎(Thriller Award)年度最佳小說入圍名單:
NO TIME FOR GODDBYE, by Linwood Barklay
THE WATCHMAN, by Robert Crais
THE GHOST, by Robert Harris
THE CRIME WRITER, by Gregg Hurwitz
TROUBLE, by Jesse Kellerman

今年驚悚大師獎(Thriller Master)將頒給Sandra Brown,銀彈獎(Silver Bullet Award)頒予大衛.鮑爾達奇(宏道文化曾出版《絕對控制》、《死神計時遊戲》、《駱駝俱樂部》)。得獎名單將在七月十二日於紐約公布。
史全德(The Strand Magazine,一譯海濱)雜誌日前公布了「史全德評審獎」(Strand Critic Award),此獎目前設有兩大類,分類與入圍名單如下:

年度最佳小說:
Down River, by John Hart
The Shotgun Rule, by Charlie Huston
The Strangler, by William Landay
The Watchman, by Robert Crais
What the Dead Know, by Laura Lippman

年度最佳首作:
The Blade Itself, by Marcus Sakey
In the Wood,s by Tana French
The Mark, by Jason Pinter
Missing Witness, by Gordon Campbell
When One Man Dies, by Dave White

此獎為數位書評家及雜誌編輯共同評審遴選而出,得獎名單將於七月九日於紐約公布。
一年一度的「艾勒里.昆恩推理雜誌讀者票選獎」出爐,前三名作品依序如下:
第一名(二作並列):
〈The Theft of the Ostracized Ostrich〉by Edward D. Hoch (EQMM, Sept/Oct 2007)
〈Ibrahim's Eyes〉by David Dean (EQMM, June 2007)
第二名:
〈The Book Case〉Dale C. Andrews and Kurt Sercu (EQMM, May 2007)
第三名:
〈Stone Cold Christmas〉by Doug Allyn (EQMM, January 2007)
由於世界短篇推理之王愛德華.霍克辭世,日後很難在《艾勒里.昆恩推理雜誌》看到大師的傑作了。
《犯罪狂雜誌》(Crimespree Magazine)日前公布了今年「犯罪狂獎」(Crimespree Award),2007年度最受歡迎小說(Favorite Book of 2007)頒給了約翰.康納利的《Unquiet》(該系列中文版由臉譜出版);最佳創作中書系(Best On-Going Series)頒給了Peter Robinson的Inspector Banks;2007年度最受歡迎小說選集(Favorite Anthology of 2007)是Jen Jordan的《Expletive Deleted》。
  (以上資料來源:The Gumshoe Site
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將於四月十九日(星期六)下午兩點半舉辦第七屆年會,此次主題為「What’s Next? 台灣推理發展回顧與展望」,歡迎參加。詳細資訊請見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網站
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已於第七屆年會舉辦前,出版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傑作選》二冊,詳細資訊請見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網站
遠流「推理館」部落格設立常態性專欄文章「謀殺日誌」,詳盡搜集了世界推理大事紀,看看歷史上的今天發生了什麼事。有興趣者歡迎至遠流「推理館」部落格看看。
第七屆皇冠大眾小說獎首獎日前公布,由江曉莉以《灰色的孤單》一書拿下,是本土難得一見的商業犯罪小說。
第一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開始徵稿,主辦單位為皇冠出版社,以徵求「本格長篇推理小說」創作為主訴求,首獎作品將以繁體中文、簡體中文、日文及泰文版出版,詳情請見皇冠網站
新的推理研究社團「推理文學研究會」(Mystery Literature Research Club)日前成立,已於網站上公布由成員票選出來的「2008 Must-Read Best 10」書單(分「歐美篇」與「日本篇」),並舉辦「第一屆推理小說評論獎 金鑰獎」,詳情請見推理文學研究會網站
掀開密蓋【Guide】!2008博客來推理藏書閣週年慶!
一個謎團,幾條線索,夾藏字裡行間
任何一本書,都是一個待啟的密匣。
2008博客來推理藏書閣週年慶【掀開密Guide】
陪你翻開書頁,掀開祕密的匣蓋!


2008/03/20∼2008/04/30
參展書全面 79 折,另有任選三書以上 75 折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