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建業:武俠電影虛幻了江湖 突破是挑戰


黃慧娟/報導

由於<臥虎藏龍>的高票房及名揚國際,而使得武俠電影這種獨特的類型電影再度復甦,「2001全國巡迴文藝營」特別請了黃建業來講授「武俠電影的歷史及美學」,不但學員反映熱烈,連導演林正盛、電影工作者曾偉禎及詩人鴻鴻都前來聽講。

黃建業特別準備了好幾部影片的片段,讓學員們了解武俠電影的發展,學員們看著這些過去的電影,驚嘆聲及笑聲連連。黃建業表示,武俠電影是只有中國才有的特殊類型電影,就像日本的武士道電影,這些都是亞洲類型電影。武俠片開始於1920年的上海,一開始的武俠電影受西方電影影響很深,不管是建築、劍法,甚至是劍士身上的披風,都像「三劍客」。之後,因為以武俠小說為本,才開始有民族特色。

當時的武俠電影都相當「胡鬧」,以現今的角度看來,真的像是喜劇片,因此在影片播放時,學員都被那些電影的粗糙、有趣及誇張,引得哄堂大笑,黃建業表示,雖然如此,「俠」仍具儒家價值體系在內運轉,而武俠電影則是包含了國族傳奇。1920年代是武俠電影的風潮,到了1930年代就沒有了。一方面是出於政治禁忌(太胡鬧),另一方面則是日本侵華,即使到了1933年這個中國電影的黃金時代,卻連一部武俠電影都沒。

黃建業說,武俠電影再起,是在1950、1960年代的香港,當時兩岸已分離,中國大陸投注香港資金,有些人懷念大陸時期的武俠電影。「武俠電影的好處是虛幻了江湖。」黃建業說,武俠電影中的自由、江湖,到了現在李安的手上開始被拆解,不過,在當時的香港,對武俠電影做了反省,不希望再胡鬧下去,而讓武俠電影與文學系統拉上關係,因此在1970年代,出現了包含儒家思維的文人武俠電影,這時的武俠電影不耍花招,而是對人的探討。

1970年代的代表即是張徹及胡金詮,張徹的<獨臂刀>讓殘障者變英雄,使的「忍受」成為英雄的重要價值,張徹電影的角色都有被虐的英雄。在這時期還有功夫電影的產生,如李小龍,這反映了商業投資的成熟及民族意識的興起。黃建業表示,胡金詮的<龍門客棧>賦予武俠電影歷史面貌,將它真實化,英雄人性化,胡金詮及張徹都拍出了儒俠文人的電影。

到了1980年代功夫片變多,成龍功夫喜劇出現,則開始對正統嘲弄。1979年相港新電影的出現,則試圖要刷清過去的紀錄,也有懷舊的氣氛。徐克的<蝶變>是香港第一部香港新浪潮的電影,而許鞍華的<書劍恩仇錄>則想重回文人電影的傳統,徐克的作品不但用了科技,使電影高度視覺化,也加入了更為自由的現代精神。黃建業說,前幾年,王家衛拍了<東邪西毒>,使武俠電影僖皮化,被稱為「後武俠片」。

最後,則是<臥虎藏龍>,黃建業認為李安拍這部片,使武俠電影的武打開始出現舞蹈視覺,也討論了江湖的跼限性,又因為李安的中年危機意識,使得這部電影中的英雄都有遲暮之感,因此玉嬌龍這種強烈青春是很美麗的。黃建業表示,李安和徐克拍武俠電影一樣,都讓武俠電影歸零,再重新發展新的武俠電影。

黃建業評論這快一百年的武俠電影時表示,武俠電影有著高度自覺風格的多變性,也有更難以突破的危機性。(2001/8/11博客來)

【相關專題】

文學嗆聲─2001全國巡迴文藝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