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古人的所有評鑑

作為隱喻的建築【典藏版】

作為隱喻的建築【典藏版】

  • 會員評鑑等級
  • 評鑑日期:2020/06/22

此書評可能透漏關鍵情節

試讀書評 作為隱喻的建築

作為日本戰後左翼思想家的柄谷行人,出身學運世代,大學時曾參與反安保運動。早期的思想活動以文藝批評為主,一九七四年以《夏目漱石論》獲得《群像》雜誌的評論賞。之後其研究主題從文學延伸,橫跨經濟、歷史、政治、哲學與社會等多個領域。

本書的日文版成書於1979年,在持續修改增補後,英文版於1992年出版,最終在2004年出版定本。有趣的是,日文版成書的同一年,法國學者拉圖(Bruno Latour)與伍爾加(Steve Woolgar)也出版了「科學、科技與社會研究」(STS)領域的奠基之作:《實驗室的生活》(Laboratory Life)。兩書所關注的領域雖然不同,前者關注人文社會科學,後者則是自然科學,但兩者最終所討論的核心問題我認為一致,都是在反覆叩問「世界的本質究竟是什麼?我們應該如何來認識世界以拓展我們的知識?」皆是從脫離結構主義的角度來重新思考知識論。不過以下將先專注於柄谷行人的這本書,關於拉圖與兩書之間的對話之後再敘。

柄谷行人在本書中圍繞著建築性,也就是體系化,開展了他的論述,從柏拉圖哲學開始,引入數學哲學、詩學、語言學、精神分析、《資本論》與都市規畫學,否定了結構主義背後的知識論,否定將世界視為一座建築,擁有嚴謹精密的秩序、結構的看法,並闡述了其自身的觀點、他對於世界本質的看法。最後柄谷行人運用其新觀點來審視「社會」,翻新了我們對於資本主義的認識。

閱讀《作爲隱喻的建築》時,讀的最為暢快的地方便是他在論述「生成」的部分。柄谷行人綜合珍・雅各、馬克思與維根斯坦的理論,從城市生成論、工場手工業與數學基礎的討論中,歸結出自然生成論,取代結構主義的「製作」。從自然生成的觀點來看,柄谷的所持的知識論立場應該偏向無實在論,以差異化與橫向連結的脈絡交纏來詮釋世界,是動態的角度的認識世界,從時間軸與橫面廣度來審視世界,而非向下追求靜態的深度結構。最典型的案例便是是他引述維根斯坦的哲學研究,認為數學是「透過擴展舊的網絡,不斷形成新的規則」是發明規則過程的歷史集合。
雖然柄谷與拉圖兩人都否定實在,或者說是世界的深層結構的存在,但他採取了與拉圖不同的解決方案。拉圖在揚棄實在之後,又採取以「實在存在」的假設延續學術研究的研究方案。而柄谷則是轉向以將學術與世界歷史化解讀的方式作為解方。對我而言,柄谷的方案所呈現的圖像更為具體簡潔,是很吸引人的方案,而且他的方案也暗示了一種歷史哲學可能性,不同於史學導論所學的可能性。
期待他的方案應用於史學中的樣貌。

... 看更多

分享 

你覺得這篇書評有參考價值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