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走風的人-我的獵人父親

走風的人-我的獵人父親

  • 定價:250
  • 優惠價:9225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折200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 分享
 

內容簡介

  我們希望能透過作者風趣、自然的筆觸,帶領我們回到與大自然共存的純真年代。讓不管是閱讀這本書的小孩和大人,都有一個幻想、夢想和希望的空間。牢勞蘭〈部落名,太陽升起第一道光芒照射的地方〉部落最後的獵人,擁有一雙祖先留下的雙手;一對能走很遠的雙腳,以及與山共同生存的智慧。小時候最喜歡看他帶著番刀的樣子。希望有一天能與他—我的父親一樣英勇。父親曾說過一段很棒的獵人哲學,他說:「獵人的孤獨和寂寞,是精神和力量最大的來源;兒子,你要學做一個好獵人,就要學會『等待』的耐性。」聽過這一句話後才知道,有些書上沒有的;然而在獵人學校裡,卻是必修的課程。如果叫我說與父親打獵的故事,說它個三天兩天都說不完。但在記憶裡,父親的獵人哲學,卻讓我上了一課原住民如何和所有事物維持平衡,和如何以人性的方法對待大自然。「爸,真的有山豬學校嗎?」

◎ 這個時候窗外的雨小了,我貼著車窗外看去,問著父親:「今天飛鼠會不會出來?」「一定會出來的,除了颱風、打雷或下大雨,飛鼠不會出來;只要是飛鼠肚子餓了,一定會出來,今天你要注意喔,飛鼠可能穿雨衣出來……」

◎ 「春天的水最甜、最香了。」父親問著我,「你聞到了嗎?」「春天樹要發芽開花,樹的樹根會呼吸,眼睛會打開。樹根呼吸後會變粗,土地因而鬆動,當樹根和土地做愛後,需要水的灌溉和滋潤,這時候樹芽會開花,由土地流出的水勢最香、最甜的,老人家曾說:春天的水為什麼是甜的?那是因為土地和樹根做愛,所以水才會是最甜最香的。」

作者簡介

  亞榮隆‧撒可努〈漢名:戴志強〉生於台東太麻里香蘭部落;喜歡外公的大海、祖父的山;崇拜著自己的獵人父親;並以排灣族為其中伸的;目前擔任工作:保一警隊隊員。撒可努在出版第一本著作《山豬‧飛鼠‧撒可努》後,便成為各大專院校競相邀請的演講者,足跡踏及美國、菲律賓、中研院、台灣大學、清華大學、成功大學、政治大學、海洋大學、輔仁大學、銘傳管理學院、文化大學……,目前並擔任大學社團的指導老師。
  2000年更獲得《2000年巫永福文學獎》首獎、《第一屆中華汽車原住民文學獎》首獎,而成為媒體寵兒,除了聯合報、中國時報的人物報導外,台視的大社會和公共電視更製作一小時的人物專訪。此外,撒可努更是國家文藝基金會有史以來最年輕的被贊助者。

 

詳細資料

  • ISBN:9578323646
  • 規格:平裝 / 356頁 / 16k菊 / 14.8 x 21 x 1.78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走風的人

「讓吹來的風流動、灌進,我們叫替風開路的人;凡經過的地方,讓風跟進追流,我們叫走風的人……」黃昏老獵人說著說著,突然雙手張開,讓風聞著、親著,那是自然跟人感覺的文字和語言,風是自然的語言,人的感覺,是對自然的回應。「你的父親,我們叫走風的的人,用雙腳走過、看過、踩遍,沒有一個地方被隱藏,那是你父親用生命歲月換來的,『走風的人』這個稱號是土地、自然給你『卡瑪』的,它的意思是對大自然生命靈魂的溝通者和詮釋者。」老人指著視覺最後一條山的陵線說。

循著父親獵場山的陵線,進入對面山的低谷,這時父親低聲向我說:「這裡是他的地理頻道Discovery。」

我納悶問著:「Discovery?」

父親答道:「等到黃昏來了,你就會知道,安靜點,不要有聲音。」父親用下巴指著緊臨陡峭岩壁的闊地,要我注意闊地上的大樹。

父親輕輕的移動身子,要我找個好位置,注視著即將上演的節目。這時候,父親用張樹葉塗抹在身上和臉上,我問著父親:「卡瑪︵父親之意︶,這要幹什麼?」

「這裡蚊子太多了,把樟樹葉塗抹在身上,蚊子就找不到我們了,還可以讓我們隱形,讓動物的鼻子找不到我們在那裡。」

「隱形?」我口中念著,這怎麼可能?這時父親開始慢慢的移動身體,像蛇一樣遊走,把前面芒草的芒尾,綁在我們腳後的芒草根上,好讓身子被芒草包隱著。我正遲疑感到困惑,心裡直想:我這個獵人父親,不知道又在搞什麼,什麼地理頻道,Discoveryx。我一時還無法會意過來,父親這時候用下巴指著闊地上的大樹下,我慢慢輕輕的撥開擋在面前的芒草,正想高興的尖叫起來時,父親卻用力的將手按在我的大腦殼上,讓我的臉貼地,跟著土地一樣呼吸。這時候,父親輕聲的靠在耳邊告訴我,聲音像跟空氣結合,緩緩又慢慢,而周圍的一切像遺忘我們似的,這時候我才感覺到,父親順著自然的節奏讓自己跟自然合體,跟土地一樣呼吸的臉,又輕輕的拉回我的視線。

黃昏的天漸漸昏暗起來,逞強的餘暉由樹葉的細縫穿透下來,金黃色的最後光芒,一條一條的打在父親獵場的土地上,由芒草間隔的細縫中看過去,就像舞台上的燈光,到最後的餘暉消失,白晝和黑夜換手的黃昏,夜蟬開始鳴叫,催促黃昏趕快離開。

「卡瑪!」我興奮驚訝的叫著父親,父親卻用手指立在嘴中,要我不要出聲,只用眼睛看著。但我實在太興奮了,我從來沒有一次看到整群超過個位數的山羌,心跳在獵場上迴響著,父親除了示意我,要我將心跳的速度放慢外,更指責我道:「心跳得那麼快幹嘛,我都聽到了!」我大口大口的用力深呼吸,隨著學習自然的節奏吐氣,待心跳合上自然的節奏時,父親說:「我們現在是別人的獵物,要不被別人發現的方法,就是盡量適應周遭的感覺,隨自然節奏起伏,配合,不然你永遠看不清,看不透這大自然裡隱藏著你不曾見到的生命跡象,瑪利刺︵安靜不要講話之意︶。」

山羌在闊地上跳躍,小小的尾巴也像鐘擺般不停來回的擺動,身上的紋路,迷惑了我的視線,好漂亮……好漂亮!

「卡瑪,這裡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的山羌?」

父親說,「秋天快來的時候,這裡的山羌一定會聚在這裡,闊地上的ㄖˊㄚ古︵樹的名稱︶所掉落的果實,是他們愛吃的,尤其是小山羌,這裡簡直是他們的天堂,他們的父母帶他們來之後,還告訴他們,此地的闊地和果實,是這裡的山羌所共享、擁有的。去年這個時候,我也來這裡看他們開會,山羌知道這裡可以順便提親,明年再來的時候,就可以結婚喝喜酒了。」

父親口中喃喃的說著:「兒子,去年我來的時候,有些山羌也來過,有些那時候還是小孩子,現在都長大了。」父親繼續說著,「兒子你看,那隻斷角的山羌,上次我記得他來過,他很老了,可能年紀是最大的,毛色最黑的那隻是他們的帶頭。」父親像是清點自己飼養的羊群般細說著,黃昏真的快消失時,父親的獵場一片寧靜,「達克刺︱達克刺…」山羌叫著,父親說:「他們在告訴別的山羌族,這裡是他們的領土。」

黃昏讓黑夜接手,風吹得很涼,半圓的月亮照在父親的獵場上,闊地的山羌還是沒有離開,不時的朝著父親和我的位置凝視起來,耳朵豎起,之後又回復平靜。「兒子,晚上的風把我的體味送到山羌的鼻子裡…」夜裡的山羌,不時叫著求偶尋找愛人的聲音,傳來格外的淒涼,風順著低古、山溝,把求偶的聲音傳得很遠很遠……。

會員評鑑 TOP

會員評鑑等級 ,共 2 位評分。

感謝您為本商品發表您的看法,這是專屬於博客來會員的發表園地。 看更多書評請前往 【讀者書評】專區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災難超前佈署手冊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覓書事務所99元起
  • 三采暢銷展
  • 商周啟示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