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雪花與祕扇
  • 定價:330
  • 優惠價:9297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折264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 分享
 

內容簡介

愛與憎恨如何在內心之中矛盾地並存?
一個無可匹敵、美麗動人卻又令人心碎的故事……
★《出版人週刊》
  ──這是一個既懸疑又悲切的故事,又是一部令人著迷的編年史;這部小說將躋身暢銷書與讀書會的最愛之列。

★《洛杉磯時報》
  ──作者含蓄的散文風格隨著十九世紀的中國文化隱隱發光,也讓我們的怒火隨著書中性歧視的醜陋與不公一再熾燃著。藉由將這些中國女子的祕密世界栩栩如生地雕塑成形,作者召喚出一個與世隔絕的小天地,而非任由它頹然而逝。

★ 亞瑟.高登,《藝伎回憶錄》作者
  ──只有最傑出的小說家,能夠達到馮麗莎女士的成就。她不只賦予一個角色生命,更將一種與西方截然不同的文化與情感完整呈現給讀者。馮女士以深刻又有說服力的文筆,成功地刻畫一位女人的身心如何在童年時被強制塑型,以及一份終生支持她的友誼。

★《華盛頓郵報》書的世界
  ──本書最引人入勝之處,就是它帶領讀者神遊域外卻又似曾相識;域外之故源自本書的時代與場景,似曾相識乃因其中的愛與愁我們都深有同感。《雪花與祕扇》是一個無可匹敵、美麗動人卻又令人心碎的故事。

★ 克利斯汀.杭特利,《書單雜誌》
  ──作者的文筆綿密而典雅,專注於細節,從不旁騖,給讀者愉悅而投入的閱讀體驗。這樁美麗的奇譚將引逗許多人的注意。

★譚恩美,《喜福會》原著小說作者
  ──本書為馮麗莎女士最好的一本著作!《雪花與祕扇》美麗又傷感的故事,對一個曾經真實存在的神祕世界,有最生動的想像。情節自起頁至最終都如此令人著迷,即使闔上了書,仍鮮明地縈繞在讀者心中。

★《書籤雜誌》 ──作者對於中國文化的研究,使她描寫書中各種讀者罕知的細節時,能夠駕輕就熟:痛不欲生的裹腳練習,女書的奇妙世界,和大半生都在這與世隔絕的小天地裡度過的妻子們與母親們。

  十九世紀的中國,女人必須纏足,生活與外界幾乎完全隔絕。在湖南省一個偏遠地區的婦女,發展出她們獨特的溝通密碼:女書。有些少女結盟為「老同」,如同精神上的婚配,情誼可延續一生。這些婦女在扇子及巾帕上繡寫女書,並編唱故事歌謠,藉以互通心跡,從封閉的世界中暫時走出,分享彼此的希望、夢想以及成就。

  金蓮與雪花的關係,起始於一把絲扇上的邀約。她們年僅七歲便結為老同。隨著時光轉移,歷經飢荒與叛亂,她們一同省思媒妁之言的婚姻、寂寞、以及為人母親的歡喜和悲傷。兩個女人在彼此身上找尋慰藉,延續成一種支持彼此生存的情感連結。然而一場誤解的產生,讓她們終生的友誼遭到崩解的威脅。

  《雪花與祕扇》這部傑出的小說,真實地帶領讀者回朔到中國史上,一個令人好奇又傷感的時代。本書與亞瑟.高登(Arthur Golden)所著之《藝伎回憶錄》(Memoirs of a Geisha)相互呼應,對人物時代的背景以及情感的起伏有極細膩的描繪。作者以打動心靈的文字,探索人際中極為奧妙的一種關係:女性之間的友誼。

作者簡介

馮麗莎Lisa See
  出生於巴黎,卻在洛杉磯的華人街裡長大。著作包括《花網》(Flower Net)、《本質》(The Interior)、《龍骨》(Dragon Bone)以及備受讚譽的傳記《在金山》(On Gold Mountain),主要描述她的曾祖父馮習(Fong See)自中國到美國奮鬥,篳路藍縷的艱辛過程,最後成為洛杉磯華人街教父的故事。《花網》一書並獲推理文學愛倫坡獎(Edgard Award)提名。華裔美國婦女聯盟推舉她為2001年度全國傑出女性。於2005年榮獲南加州書商協會最佳小說獎。目前定居洛杉磯。

譯者簡介

張慎修
  臺灣師範大學英語系畢業,哈佛大學教育研究所碩士。曾任臺北市立介壽國中英語教師,現定居美國。譯作包括:《孩子的DQ很重要》、《不良筆記》、《她怎麼辦到的?──給女人101個貼心的鼓勵及叮嚀》。

 

愛、私密與耳語
郝譽翔

  《雪花與祕扇》經常被拿來與亞瑟.高登的《藝伎回憶錄》相提並論。確實,這兩本小說都在西方引起廣泛的迴響,大受歡迎,它們一是寫中國,一寫是日本,均以細緻委婉的筆法,刻畫出東方女性的生活以及內心世界。不過,它們的差異卻也是十分明顯。

  在《藝伎回憶錄》中,女人們是為了取悅男性而生活著,不管是女人間的勾心鬥角,或是彼此的成長、學習,都在以成為男性心目中的完美女人做為目標。而男性總是以高高在上的長者形象出現,女性則是柔媚、婉約而順從的弱者,一心期待著「旦那」——一個可以提供物質和情感雙重需要的男人出現。然而《雪花與祕扇》卻不然,在這本小說中,男性幾乎消失了,他們只是一片模糊的不重要的背景,而女人才是真正的主角。在這個純然女性的祕密世界中,只通行一種獨特的自創語言:「女書」,唯有女人與女人之間才能夠懂得,也才能夠述說。而她們說話的對象,從來就不是男人,而是自己的「老同」——一個自小便結盟,友誼將會持續一生,彼此愛護、彼此扶持的女人。

  於是在《雪花與祕扇》中,「老同」取代了「旦那」的位置,也因此,這本小說便顯得格外的私密、淒楚,格外的貼近女人的內在希冀、渴求、慾望,以及深深的愛和隨之而來的、不可避免的寂寞。

  《雪花與祕扇》的第一章「靜默」中,便開宗明義點出,這本小說所要講述的其實是一個愛的課題:「從前的我以為自己很了解什麼是愛……直到我重新閱讀與雪花在祕密扇子上互通的書信,才知道自己對愛的領悟根本不足,才沒能珍惜這輩子最重要的,一種發自內心的愛。」小說中的女人們拋棄男性的語彙,而去創造出另外一種語言,一種真誠發自內心的語言。那是一種更近似於天籟,或者是詩,而唯有心靈相通者去凝神傾聽之時,才能夠懂得的語言。透過這套「女書」,女人內心深處的愛,遂在「老同」的身上獲得了釋放與自由。這份愛情真誠、無私,既不為了現實物質、經濟依靠、倫理道德,更不為了傳宗接代。

  《雪花與祕扇》的作者馮麗莎成功地述說了這樣一份愛,如何在動盪的年代中,跨越階級和性別的差異,成為可能。但作者並無意去美化它,或是去創造出一個特立獨行的新時代女性。相反的,《雪花與祕扇》中的女人們都是再傳統也不過了,正如在小說結尾處的女主角自白:她始終相信「女子無才便是德」,也在努力關上耳朵,不去聆聽外界發生的事情,更從未嚮往去學習男人的文字。不過,她卻精通女書的文字和所有的故事。也因此,她雖然對現實一無所知,但卻深深地同情並瞭解另外一個世界。那世界隱密而不顯,僅有一條由她們所創掘的通路,而在其中,她們的靈魂彼此之間緊緊護衛、相連。作者在這些傳統女人的身上,發現了另外一種自由的可能。她們的外表看似靜默,但事實上,卻遠比其他人喧譁,她們都更懂得如何述說,也更懂得愛與憎恨,是如何在我們內心之中矛盾地並存。

 

詳細資料

  • ISBN:9867088220
  • 叢書系列:文學新象
  • 規格:平裝 / 288頁 / 15 x 21 x 1.44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導讀〉
是獨立也是封閉             袁瓊瓊




一九八二年,武漢大學宮哲兵教授在湖南江永縣發現了女書。到目前為止,這是全世界唯一一種為女性所創造,使用,並且只有女性夠解讀的文字。
關於女書:人類學博士姜葳在進行了兩年的田野調查之後,完成了《女性密碼──女書田野調查日記》。這裡面對於女書有如下的介紹:

「在這世界上,有個地方,女人使用的文字與男人不同──這種文字就叫做「女書」。「女書」出現於湖南省江永縣上江墟鄉,內容大半是對於上江墟鄉當時的社會狀況、婚喪風俗與農村生活的記錄。
雖然現在無法確證「女書」是先秦文字還是瑤族文字(江永是瑤族自治縣),不過可以肯定「女書」是由漢字轉化而來的。「女書」約有七百一十九個符號,代表語言是湘南土話──「峒話」,所以要看懂女書,須先學會湘南土話。
女書主要是給婦女寫信之用,尤其是結拜姊妹之間的書信,或許是生活困苦,內容多半是在訴苦。
「女書」的文體,最常見是七字一句,偶有五字一句,隔句押韻。因為婦女讀女書是用唱的,曲調固定且重複,所以本來比較口拙的淳樸農村婦女,一旦用唱歌的方式來表達,便能將自己的心事跟姊妹們說清楚了。
與「女書」相伴相生的,是女性獨特的社會生活習俗。江永及周邊地區的婦女盛行結交「老同」,尤其年輕姑娘之間,生辰相同的人或親密女友之間互相結拜,就是所謂的「老同」。
雙方家庭還為此專門修書,並舉行結拜儀式。在當地一年一度的盛事「鬥牛節」來臨時,男人出門看鬥牛,女人就趁機聚集「讀紙讀扇」,送字傳情;邀友結伴,邊做活計邊唱「女書」,同時也交流技藝。
還有一個重要場合需要唱「女書」,那就是婚前「歌堂哭嫁」。在新娘出嫁的儀式上,姐妹們會用女書寫出「三朝書」作陪嫁賀禮,新婚之日供婆家將這特殊製作而成的布冊子擺放在大廳中。」

女書到底存在了多久,目前眾說紛紜,尚無定論,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明末清初時已經存在。在女性地位卑下,「無才便是德」的封建時代裡,湖南鄉下的一群婦女,居然做出了這樣一件極端女權意識的大工程,這簡直是驚世駭俗。
女書被稱為「蚊形字」,是因為她的筆法只有兩種,就是線和點。而筆觸極為柔婉,所有的線條向左邊傾側。我第一次看到女書時,覺得它非常像刺繡。交叉和彎角使得女書看上去有女紅鎖邊的效果。關於女書受到漢字的影響這一點,我有另外的看法。我認為最初的女書創造者,一定是完全的漢字文盲。女書的筆畫幾乎完全連接在一塊,少有大開大闔,其實就是刺繡和女紅的原型。應該是發展長久之後,懂漢字的女性加入,才擴充了女書的筆意。但根底上,女書型態是陰柔與退讓的。這是弱者的書寫,非常的小心翼翼,並且沒有安全感。
目前的最新研究,女書文字其實接近兩千個。女書非常特別的一點是,不像一般文字,每個字有各自的不同含意。女書以讀音為主,許多不同意義的字會用同一個讀音字來代表,所以女書是必須讀出來才能夠理解的,是用耳朵閱讀的文字。必須連結上下文,才能確認文字的含意。這真是非常奇妙,難怪女書是用來唱詠的。它在形體上像刺繡,而在表達上像歌謠,這是非常女性世界的產品,全無粗厲之氣。完全是純女性的思考模式,也只有女性才能夠這樣機靈的來運用。
由於它是讀音文字,事實上牽涉到女性的日常用語,我猜測百年來男人不懂女書,跟生活方式與思考模式很有關係。如果不像女人一樣的生活,像女人一樣的思考,閱讀女書可能是很困難的。
《雪花與祕扇》雖然講的是兩個女人的故事,但真正的主角是女書。作者馮麗莎在後記裡也寫得很清楚。馮麗莎是美籍華人,美國是全世界公認女權意識最高的國家。一個在女權跟呼吸一般自然的環境下成長的現代女性,現在要描繪並且解讀百年前的封閉社會裡女性的壓抑與限制,這個對照是我除了看故事之外,最覺得有趣的部分。
故事裡的主角雪花與金蓮自小結為「老同」。「老同」似乎是跟隨女書而產生的一種人際關係,至少從書裡看來是這樣。成為老同之後,兩人之間最主要的來往便是以女書來傳遞情感。而這些文字寫在一把扇子上,在兩人之間來回傳遞。這也就是書名中的「祕扇」。
「老同」之存在,有點類乎男性的結拜,但是比那連結要更親密與深刻。彼此成為老同之後,除了對方,不許有別人。雙方可以各自婚配,但是女性同盟,則只能有一個人,就是彼此。
這種獨佔性的關係,老實說,跟愛情很相像,難怪女書的研究往往會與女同性戀者的研究連結。而乖訛之處亦在這裡。女書的內容除了日常生活,很大部分是詠歎感情。無論古今中外,女人生命裡,感情都是大宗。她們有所思有所慕,但是因為採用的文字男人不懂,因此思慕成為祕密。只能轉向傾注到同性身上。女書文字之發明,使女性能夠獨立於男性的控制之外,但相對的,也對男性關閉了自己。


會員評鑑 TOP

會員評鑑等級 ,共 8 位評分。

感謝您為本商品發表您的看法,這是專屬於博客來會員的發表園地。 看更多書評請前往 【讀者書評】專區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2020諾貝爾文學】獎主題展69折起──同場加映「你最想知道的諾獎10件事」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2021初等考試
  • 遠流暢銷展
  • 東販pure展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