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反詐騙!提醒您「不碰ATM、網銀,不說信用卡資料」詳情

  • 電子票券
  • 每日簽到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假日書店
勿忘我

勿忘我

Hearts in Atlantis

  • 定價:420
  • 優惠價:9378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5折357
  • 使用購物金最高可抵100詳情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台北、新北、基隆宅配快速到貨(除外地區)
載入中...
  • 分享
 

OKAPI 推薦

  • 盧郁佳/如果知道會被拒絕,那你還告白嗎?──讀史蒂芬.金《如果它流血》

    文/盧郁佳,|,皇冠文化2022年01月25日

    【本文涉及部分情節設定,請斟酌閱讀】 史蒂芬.金是驚悚之王,小說集《如果它流血》卻近於村上春樹奇幻滄桑,在他長期探索的主題上,設置謎樣棋局,點出人生體悟。少了孤寂恐怖,多了溫情羈絆,而英勇不辱使命。全書有四個中篇。第一篇〈哈洛根先生的電話〉講小鎮少年打工,替獨居退休老人朗讀小說 more
  • 留言──給滅頂於歲月裡的純真:我們不再擁有,卻不曾遺忘。

    文/博客來編輯2006年09月21日

    文/達利 《勿忘我》這本書有好故事,好文字,還有許多搖滾樂。──不過這樣子的介紹,我們可以從很多地方讀到,所以我們不聊這個,直接來看故事。 勿忘我 小鎮、單親媽媽、死黨、小女友及導師型的長者──《勿忘我》裡的第一個故事,是這麼開始的。乍看之下,會覺得這種設定同所有關於成長的小 more
 

內容簡介

一頁接著一頁,寫作手法純熟的史蒂芬?金將本書帶到相當完美的境界,若能獲得某項文學殊榮,乃是實至名歸。這是他的代表作。-《柯克斯書評》

這是一部相當引人入勝的文學作品……隨著劇情高潮起伏,讀者會覺得書中的每個新角色彷彿是在描述自己的老朋友,會希望他們到故事最後都能活下來。-《圖書館雜誌》(Library Journal)

你將看到不一樣的史蒂芬.金。這是一部感人而真誠的現代悲劇,同時也讓我們為失去的良知深深哀悼。-《書頁》

這部小說太棒了……史蒂芬.金準確地呈現了六○年代的風貌以及越戰的後遺症。--《娛樂周刊》

  「巴比的年紀太輕、個子也太小,沒有辦法直接了當地做他必須做的事。他必須很小心,而且還得偷偷摸摸做。此外,有的人就是需要遭到突襲,即使只是為了讓他們嚐嚐遭受伏擊的滋味都好。但是像我們這樣的傢伙,有時候會得到一點我們應得的回報……」

  五個橫跨一九六○至一九九九年的故事,看似各自獨立,卻又互相關聯,揭露了小孩之間的純真友誼、成人醜惡的掠奪世界,以及美國人在越戰之後對抗不安的生存法則。危險、焦慮、貪婪、爭奪,還有人性最深層的蠢蠢慾望與期待救贖的希望,讓你置身其中,無法抽離。

 

《勿忘我》編輯室報告                     吳程遠

亞特蘭提斯、《蒼蠅王》和史蒂芬.金

  從前從前,有座大陸叫做亞特蘭提斯,因驕傲、自大和貪婪而沒入海中。有個水手在船觸礁之後,發現自己身在其中。他發覺在這沉沒之城中,還有許多居民,每到星期天,鐘聲響起,大家都到奢華的教堂做禮拜,為的就是希望一星期其他六天都可以把上帝拋在腦後,互相欺詐……那個從陽世來的水手,目睹了一切,頓時目瞪口呆,他知道自己要小心不被發現,要不然,永遠見不到陸地與陽光,享受愛情、生命與死亡。
              —彼得.杜拉克 (《旁觀者》,麥格羅.希爾及聯經出版,廖月娟譯)

  第一次聽到史蒂芬.金這一號人物時,我還在美國念大學二年級。物理系有個美國同學身高一九五公分,是學校橄欖球隊隊員。有一天他跟我說,他正在讀史蒂芬.金的《The Shinning》(一般譯為《鬼店》或《幽光》),「晚上獨自待在房間裡讀,還真的覺得背後涼涼的,害怕起來呢!」他那龐大粗壯的身軀配上害怕的表情,既滑稽又詭異,讓我對這個以寫恐怖小說名滿全球的史蒂芬.金印象深刻。

  多年以後,《勿忘我》這本書讓人見識到史蒂芬.金溫軟輕柔的另一面。當然,《四季奇譚》是另一次的展示。在《四季奇譚》的後記中,史蒂芬.金有點不服氣地說「……於是我被定了型,但我並不是很在意—畢竟大半時候,我寫的確實是恐怖小說,不過我寫的只是恐怖小說嗎?」

  而史蒂芬.金在寫這本《勿忘我》時,除了說故事之外,似乎懷著更大的企圖心,要證明他寫的不「只是恐怖小說」而已,書中包含了許多的文化意涵和譬喻,比方說,用很多的電影、歌曲和書本將美國的六○年代重新編織在我們眼前。這本書的結構滿有趣的,基本上是一個長篇,可是卻分為五部,五部之間好像各自獨立,卻又互有關聯(情形有點像金庸的《射鵰英雄轉》和《神鵰俠侶》吧),其中分量最重的是第一和第二部,分別約十七萬字和十萬字,加起來差不多等於全書的五分之四了。

  故事的第一部,〈穿黃外套的下等人〉,主角是正值青少年叛逆期的十一歲小男孩巴比,主線是巴比和他的單親媽媽之間的親情和誤會,以及巴比和他的三個好朋友——小女友凱若、好朋友薩利以及住在樓上的房客布羅廷根先生——之間的友情。我們沒有跟史蒂芬.金查證過,不過他的小說中許多的描述很可能和他從小由單親媽媽帶大有關。而如果你有看過《四季奇譚》或者《捕夢網》,你也會知道史蒂芬.金很喜歡描述三、四個小孩子之間的友情,以及他們的成長故事(通常周遭出現一群壞小孩,備受欺凌,最後不得不反擊)。在這一方面,史蒂芬.金可能受到英國作家、一九八三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威廉.高汀(William Golding, 1911-1993)所寫的《蒼蠅王》(Lord of the Flies)的影響。在《蒼蠅王》這個故事裡,一群流落荒島的小孩,為了爭奪領導權和食物,最後互相攻擊,質樸天真的本性逐漸逝去,人類心靈中的黑暗面卻被引發出來。

  事實上,透過《蒼蠅王》,史蒂芬.金也得以抒發「長久不被主流文學重視」所累積下來的悶氣。布羅廷根送給巴比的生日禮物,正是一冊《蒼蠅王》。當時,巴比對這本書到底好不好看沒啥信心:「但是,萬一我不喜歡這本書呢?」

  布羅廷根聳聳肩回答:「那就不要把它看完。書就像幫浦一樣,除非你先付出,否則它也不會給你任何東西。幫浦的價值在於打水,而你得用自己的力氣來壓幫浦的把手。你會這麼做,是因為你期待最後得到的會比原先付出的多……明白嗎?」

  接著他說:「這本書有兩百頁厚,你可以先讀前面十分之一,也就是二十頁左右吧,我知道你的算術沒有閱讀來得好-如果你不喜歡這本書,如果到那時候,你的收穫還是沒有大於付出,那麼就把書放下別讀了吧!」

  滿明顯的,史蒂芬.金說的也是他寫的書,特別是讀者手上拿著的《勿忘我》(我可以想像史蒂芬.金會對你說:「你可以先讀前面十分之一,試試看吧!不好看免錢!」)。

  隨著故事的發展,巴比、凱若等人度過了驚心動魄的一九六○年,他們也從純真少年轉進到需要各自面對世間善惡的階段(從Innocence 到Experience)。「成年的過程是點點滴滴累積而來的,是一條崎嶇不平的道路。」史蒂芬.金這樣寫道。

  《勿忘我》這本書的英文原名是「Hearts in Atlantis」。二○○一年拍成電影時,電影的英文名稱沿用「Hearts in Atlantis」(中文就叫《勿忘我》,我們最後也決定沿用電影的中譯),可事實上,電影只採用了第一部的內容,然後加上一個絕大部分觀眾大概看不懂的結尾。其實「Hearts in Atlantis」是《勿忘我》第二部的部名。這一部分的故事-〈我把心留在亞特蘭提斯〉-由緬因大學的學生彼特以第一人稱來敘述。

  六年過去,青少年已經到了念大學的年齡,而在一九六六年的美國,男生設若不念大學就得去越南當兵,面對提早到來的死亡和恐懼。結果,大學校園變成了逃避現實的荒島,也變成了亞特蘭提斯。蒼蠅王的故事,以變奏曲的形式在不同的時空中再次上演著……

  一年多前,當我們還在考慮是否出版《勿忘我》的中文版時(畢竟這本書十分厚,市場反應實在難料),連續好幾個星期,我每天在上下班坐捷運時都在讀這本書的英文版。後來,捷運時間成為我最期待的快樂時光。記得讀到最後的第五部〈夜幕低垂〉時,除了替書中人物感嘆時光飛逝(故事從一九六零橫跨到一九九九年)以及人事滄桑之外,更感受到史蒂芬.金的血與汗。要知道在這本書出版之前的大約十年,儘管史蒂芬.金的小說仍然本本大賣,但許多讀者覺得他水準參差不齊,不若早期的《魔女嘉莉》、《鬼店》、《四季奇譚》、《戰慄遊戲》等等,網路上批評聲浪不少,有些讀者更開始掉頭而去(包括我在內)。

  可是,《勿忘我》讓人看到史蒂芬.金在很努力、很用力地要再寫一本好書,一個好故事。似乎,他也在掙脫他的亞特蘭提斯。

  布羅廷根老先生還跟巴比說了一段十分有意思的話:「很多書雖然也寫得很棒,但是故事卻不夠好。巴比,有時候要為了好故事而讀一本書,不要像那些挑剔的勢利讀者那樣,有時候則要為了文字-為了作者的語言,而讀一本書,不要像那些保守的讀者那樣。但當你找到一本故事又棒、文字也很精采的書時,千萬要好好珍惜那本書。」

  希望讀者會喜歡、甚至珍惜《勿忘我》這本書。

  吳程遠,編輯人,也曾經譯過《別鬧了,費曼先生》、《這個不科學的年代!》、《神經外科的黑色喜劇》、《創意工廠MIT》等書。

 

詳細資料

  • ISBN:9789573258551
  • 叢書系列:綠蠹魚
  • 規格:平裝 / 592頁 / 16k菊 / 14.8 x 21 x 2.96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巴比的父親藍道爾.葛菲是那種二十幾歲就開始掉頭髮、還不到四十五歲就禿頭的人,只是他才三十六歲就心臟病發過世,逃過了全禿的命運。從事房地產仲介的藍道爾是躺在別人家的廚房地板上嚥下了最後一口氣的,當時看房子的客戶還在客廳裡拚命撥打早已不通的電話叫救護車。藍道爾過世時,巴比才三歲,他隱約記得很小的時候,有個男人經常搔他癢、親他的臉頰和額頭,那個人應該就是他的父親。藍道爾的墓碑上寫著「悲傷永懷」,但巴比的媽媽從來不曾露出悲傷的樣子,至於巴比自己……你怎麼可能懷念一個你幾乎不記得的人呢?
父親死後八年,巴比瘋狂迷上了哈維切西方車行賣的二十六吋史溫牌腳踏車。他千方百計暗示媽媽他有多喜歡那輛腳踏車,有一天看完電影走路回家的時候,他終於挑明了說(他們看的電影是《琴瑟怨》,巴比雖然看不懂,還是很喜歡這部片子,尤其是桃樂絲.麥奎爾靠在椅子上露出長腿的那一幕)。他們經過車行時,巴比不經意地提起櫥窗裡展示的那輛腳踏車會是很棒的十一歲生日禮物。
「你甭做夢了,」媽媽說,「我可買不起腳踏車來送你當生日禮物,你知道的,你老爸並沒有留給我們一大筆財富。」
雖然藍道爾早在杜魯門當總統的年代就已經過世,而現在艾森豪的八年任期轉眼也快結束了,但是每當巴比想買任何可能超過一塊錢的東西時,媽媽最常給他的答案仍然是:「你老爸並沒有留給我們一大筆財富。」通常她口中吐出這句評語的同時,臉上還會掛著譴責的表情,彷彿巴比的爸爸不是死翹翹,而是落跑了。
生日那天甭想有一輛腳踏車了。回家的路上,巴比悶悶不樂地想著這件事,剛才那部奇怪電影帶給他的樂趣現在已經消失了一大半。他沒有和媽媽爭辯,也沒有說些甜言蜜語猛灌迷湯——這樣會適得其反,當莉莎.葛菲反擊的時候,她可不會手軟——巴比只是一直魂不守舍地想著失去的腳踏車,以及很久以前就已失去的父親。有時候,他幾乎恨起父親來了;有時候,他之所以沒有對父親懷恨在心,完全是因為他強烈感覺到媽媽正希望他這麼做。母子倆現在走到聯合公園,沿著公園旁邊走著,再過兩條街,他們就會左轉彎進步洛街,也就是他們住的那條街。這時候,巴比大膽拋開平日的顧忌,問了一個關於老爸的問題。
「媽,他有沒有留下什麼遺物?留下任何東西?」一、兩個星期前,他剛讀完一本南西德魯系列的少年偵探小說,裡面有個窮孩子繼承了一筆遺產,而遺產就藏在一棟廢棄豪宅的老鐘後面。巴比並不是真的認為老爸把一些金幣或罕見郵票藏在什麼地方,但是如果他真留下什麼遺物的話,或許他們可以拿去布里吉港賣掉,或許就賣給其中一家當鋪。巴比不太知道典當是怎麼回事,不過他知道當鋪長什麼樣子——只要看到門口掛著三顆金球的店鋪就是了,他相信當鋪老闆一定很樂意幫他們的忙。當然,這只不過是小孩子的夢想罷了,但是跟他們住同一條街的凱若.葛伯當海軍的爸爸就曾經從國外寄了整套娃娃給她。如果當爸爸的真的會送東西給小孩,那麼他很可能也會留下一些東西給孩子。
巴比問問題的時候,正好經過聯合公園旁邊成排的街燈,他看到媽媽嘟起嘴巴。

每當他膽敢問起死去的父親時,媽媽總是這副表情,這動作讓巴比想到她的小錢袋:每當你拉一拉袋口的繩子,上面的洞口就縮小一點。
「好,我告訴你他留下什麼好了。」他們彎進步洛街並開始爬坡時,莉莎說。巴比這時候已經開始後悔,但是當然來不及了,一旦提起這個話題,就沒辦法叫她住嘴。「他留下一張壽險保單,保單早在他死前一年就已經到期了。我一點都不曉得這件事,一直到他過世以後,每個人——包括葬儀社在內,都想從我這裡分一杯羹,而我根本什麼都沒拿到。他也留下了一大疊還沒付的帳單,現在我大部分都付清了,大家都很體諒我的處境,尤其是拜德曼先生,我絕不會說他們不體諒我們。」
這些尖酸乏味的牢騷,巴比已經聽過很多遍了,但是這回莉莎說了一些新的。他們快走到公寓房子的時候,她說:「你父親在湊牌成中張順子的時候,從來沒有碰到過他不喜歡的牌。」
「什麼是中張順子?」
「別管它了。不過我要告訴你一件事,巴比,別讓我逮到你打牌賭博,我受夠了賭博這檔事!」
巴比想要繼續追問、想要多知道一點,但是繼續追問的話,很容易引來長篇大論的說教。他心想,很可能是剛剛那部關於不幸婚姻的電影弄得她心情不佳,至於究竟是怎麼回事,可不是像他這樣的小孩子有辦法理解的。星期一去學校的時候,再問問好朋友薩利什麼是中張順子好了,他覺得那是一種撲克牌遊戲,不過又不太確定。
「布里吉港有一些地方會吸光男人的錢,」他們快到家的時候,媽媽說,「只有蠢男人才會去那些地方,那些蠢男人把事情搞砸以後,再讓女人跟在他們屁股後面收拾爛攤子……」
巴比知道接下來她會說什麼,這是她最愛的部分。
「人生真是不公平啊!」莉莎一邊掏出鑰匙,準備打開康乃狄克州哈維切鎮步洛街一四九號的大門,一邊說著。這時候是一九六○年四月,夜晚的空氣中飄著春天的芳香,站在她身旁的是個瘦孩子,和死去的父親一樣有一頭象徵冒險天性的紅髮。她幾乎從來不摸他的頭髮,偶爾撫摸男孩時,通常都碰觸他的手臂或臉頰。
「人生真是不公平。」她又說了一遍,然後打開門,兩人走進去。


巴比的媽媽確實從來沒被當成公主一樣捧在手掌心,而老公在三十六歲的壯年就死在空房子的地板上,也的確不幸,但巴比有時候覺得,他們的遭遇原本有可能更加不幸。例如,也許莉莎不只有一個孩子,而是有兩個孩子要養,或三個孩子,或甚至四個孩子?
又或者,莉莎得做一些很辛苦的工作,才養得起兩個小孩?薩利的媽媽在麵包店工作,每當輪到她負責升火烤麵包的那幾個星期,薩利和兩個哥哥幾乎很少看到媽媽。巴比也注意到,每天下午三點鐘汽笛響起時,魚貫走出皮里斯鞋廠的那些女工(巴比每天下午兩點半放學)不是太瘦、就是太胖,個個臉色蒼白,手指還沾了可怕的暗紅色。她們總是垂頭喪氣,手上拎著托托雜貨店的購物袋,裡面裝著工作鞋和工作服。去年秋天,他和葛伯太太、凱若還有小伊恩一起參加教會的義賣會時,在郊外看到許多男男女女忙著採蘋果。他問葛伯太太那些人是誰,葛伯太太說他們是移民,就好像某些鳥類一樣,哪兒的農作物成熟了,就搬到哪兒收成。巴比的母親原本很有可能和這些人一樣辛苦,但是她並不需要如此。
實際上,莉莎在家鄉不動產公司擔任唐諾.拜德曼先生的秘書,巴比的父親心臟病發前也在這家公司上班。巴比猜想,媽媽最初之所以能得到這份差事,可能是因為拜德曼先生很欣賞藍道爾,因此同情新寡的莉莎還有個嗷嗷待哺的孩子需要照顧。但是莎莉很能幹,而且努力工作,經常加班到很晚。巴比曾經有幾次和媽媽及拜德曼先生一起——員工郊遊是他印象最深的一次,還有一次他下課玩耍時跌斷了一顆牙齒,拜德曼先生開車載他們母子到布里吉港去看牙醫——兩個大人以一種奇怪的眼神互看對方。有時候,拜德曼先生會在晚上打電話來,媽媽講電話的時候會叫他「唐」。但是「唐」聽起來很老的,巴比很少想到他。
巴比不太曉得媽媽白天(和晚上)在辦公室做什麼,但是他敢說莉莎的工作一定勝過做鞋子、摘蘋果或清晨四點半鐘起來升火烤麵包。還有,說到他媽媽,如果你膽敢問她某些事情,就簡直是自找麻煩。舉例來說,假如你問她為什麼她買得起施樂百百貨公司的洋裝,其中還有一件是絲質洋裝,但是卻沒有辦法分期付款三個月(每個月只要付十一塊五毛),替他買一輛史溫牌腳踏車(紅銀相間的腳踏車,每次看到櫥窗中展示的腳踏車,巴比就會因為極度渴望而心痛)。如果你問媽媽這類事情,那就真的是在自找麻煩。
巴比不會這麼做,他決定自己存錢買腳踏車。這樣一來,可能要到秋天才能存夠錢,或甚至到冬天,到了那時候,他想買的那型腳踏車可能已經沒有擺在櫥窗裡了,但是他會加油。你得孜孜不倦地努力,才能達到目標:人生可不是那麼輕鬆,也不是那麼公平。 �

會員評鑑 TOP

會員評鑑等級 ,共 8 位評分。

感謝您為本商品發表您的看法,這是專屬於博客來會員的發表園地。 看更多書評請前往 【讀者書評】專區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2022夏日小說節】配角的非普通人生,故事深滋味49折起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東立BL展
  • 大學新鮮人
  • 夏日小說節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