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 配合防疫政策各項服務暨國內出貨資訊調整詳情

  • 每日簽到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文學季
約會(增訂版)

約會(增訂版)

  • 定價:230
  • 優惠價:9207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折184
  • 使用購物金最高可抵100詳情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 分享
 

內容簡介

於紅塵內有出塵之思,在孤絕中咀嚼人生滋味

  周夢蝶其人其詩,一直為眾多純潔心靈所仰望。在《還魂草》、《孤獨國》之後,時隔三十七年,詩集《約會》在眾盼聲中出版,得詩五十四首,計分四卷:記與版畫家陳庭詩超過半世紀的交誼,「相濡以沫,更相忘於江湖」。詠物,物我交融,虛實相生,結合詩學與禪學,靜觀大自然,怡然自得。風、雲、鳥、獸,無一不可入詩,文字純淨、簡單,且時帶諧趣。

  而詩中的「跋」、「小序」、「後記」等更是可觀,向傳統取經,挑戰現代,每段均是最動人的小品。
  特別收錄名家余光中、奚密、羅任玲等專論文章,詳述周公其人生及詩,精采絕倫。

本書特色

★重排增訂,特別收錄名家余光中、奚密、羅任玲等專論文章。
★本書為周夢蝶歷經三十七年時間淘洗挑選後的精品。

得獎紀錄

★2002年《聯合報》讀書人最佳書獎文學類
★2002年《中國時報》開卷網路版十大好書

作者簡介

周夢蝶

  曾獲第一屆國家文藝獎。參加「藍星詩社」,詩作之外,曾於《聯合報》副刊撰寫專欄「風耳樓尺牘」,及第二屆中央日報文學獎成就特別獎,著有詩集《孤獨國》、《約會》。

 

我為什麼要寫作

最激賞電影「秋林街三十六號」壓軸二警語:
探索人情與物態的奧祕,   
作上帝的耳目。

  所恨障深慧淺,日短路長,學詩近二十年,猶捉襟見肘,水滴而石不穿,奈何奈何!

八十七年八月一日於新店

一塊彩石就能補天嗎?──周夢蝶詩境初窺

  四十年來在臺灣的新詩壇上,周夢蝶先生獨來獨往的清啜身影,不但空前,抑且恐將絕後。

  在我們的詩人裡,他是最近於宗教境界的一位,開始低首於基督,終而皈依於釋迦。在一切居士之中,他趺坐的地方最接近出家的邊緣,常常予人詩僧的幻覺。他的筆名起於莊子的午夢,對自由表示無限的嚮往。不求名利,不理資訊時代的方便與紛擾,無論在武昌街頭與否,他都是不聞市聲的大隱。對現實生活的要求,在芸芸作家裡數他最低了,所以在詩中他曾以荻奧琴尼斯和許由自喻。可是另一方面他又一諾千金,不辭辛苦為朋友奔走的精神,卻又不愧於儒家。都到了一九九○年了,臺北之大,似乎只有他一人還在手持蓮花,抵抗著現代或是後現代的紅塵。今之古人,應該是周夢蝶了。

  不過他又是這娑婆世界最不自由的人。因為生活不難解決,生命卻難安排。大患之身,正是寸心所寄。時至今日,要餬口並不難,難在餵飽這寸心。無論把《孤獨國》或《還魂草》翻到第幾頁,讀到的永遠是寂寞。戴望舒的詩說,蝴蝶的翅膀像書頁,翻開,是寂寞,合上,也是寂寞。他說的正是一個叫夢蝶的人。在生活上一無羈絆的夢蝶,在感情上卻超脫不了,而經常受困於一種無始無終無邊無際的壓力,正是他心靈的孤寂。至其絕處,甚至有「天堂寂寞,人世桎梏,地獄愁慘」這樣的詩句,有時更說:「逃遁是不容許的∕珂蘭經在你手裡∕劍,在你手裡。」

  周夢蝶是新詩人裡長懷千歲之憂的大傷心人,幾乎帶有自虐而宿命的悲觀情結。在這方面他毋寧更近於納蘭性德、黃景仁、龔自珍、蘇曼殊、王國維、李叔同一脈近世詩人的傳統,而於當代詩家之中,自然而然最崇拜周棄子。前述的納蘭六人莫不深於情而又苦於情,一腔悲愴無法自遣。周棄子更其如此,自謂對於愛情是一團漆黑的絕望。臺灣新舊詩壇之有二周,頗能互相印證。

  葉嘉瑩為《還魂草》作序,依處理感情的態度,把陶潛、李白、杜甫、蘇軾歸入善於處理悲苦的一類;至於屈原和李商隱,則遣愁無力,只能沈溺苦海之中。她把周夢蝶和謝靈運相比,認為大謝的山水與名理排遣了政治的苦悶,但是周夢蝶並無現實利害之糾纏,其悲苦來自純情,所以能從純情的悲苦裡提煉出禪理哲思,而把感情提升到抽象與明淨的境地。翁文嫻也讚譽他為淡泊而堅卓的狷者。

  周夢蝶寫《孤獨國》和《還魂草》的歲月,正當現代主義流行於臺灣文壇,但是除了一種孤絕的情懷和矛盾語法、張力一類的技巧,他的詩和當時的現代詩風有頗大的差異,成為制衡西化的一個反動。那時的現代詩力反浪漫,嘲弄愛情而耽於寫性,且把性慾寫成無可奈何的虛無姿態。夢蝶詩中追求的卻是古典之情、聖潔之愛,正是反潮流的純情。翻遍他的「少作」,滿紙的寂寞和悲苦全由於這一個情字。他的悲情世界接通了基督、釋迦和中國的古典,個人的一端直接於另一個時空,中間卻跳過了社會。

  最近在何凡八十華誕的壽宴上,唯弦對我說起,周夢蝶是最浪漫的詩人。事後尋思,覺得此言甚確。從早年的《孤獨國》到八十年代的近作,他的詩純然是抒情,所抒的大半是難能而難遣之情,而且總是那麼全力以赴,生死以之。我與夢蝶相交多年,見面往往止於論道而不互通隱衷,近乎畏友。所以他在感情上的心路歷程,我也不很了了,只知他曾結婚,和周棄子一樣。夢蝶是一位極其主觀而唯心的詩人,詩中絕少現實時空的蛛絲馬跡,更有宗教與神話的煙幕相隔,很難窺探其中的「本事」。像〈失題〉中的那粒紅鈕扣,已經是不可多得的「物證」了,也不足作為鄭箋。

  然則夢蝶詩中那一片瀰天漫地而令人心折骨驚的悲情,究竟為何而起?從大多數作品看來,其主題不外是生命的觀照、愛情的得失、剎那的相知、遙遠的思慕、靈肉之矛盾、聖凡之難兼。敘事詩多用第三人稱,抒情詩多用第一人稱,但是情詩、抒情詩中最隱私的一種,卻多用第二人稱。《還魂草》四十八首詩中,對「你」竊竊私語的佔了二十七首。《孤獨國》裡這樣的比例小些,但也佔了三分之一上下。這些詩中的「你」所稱的,不會是同一個人。許多詩裡有「你」也有「我」,足證「你」是詩人傾訴的對象:〈失題〉、前後〈一瞥〉、〈空白〉、〈虛空的擁抱〉、〈絕響〉、〈囚〉、〈天問〉、〈行到水窮處〉等等正是如此。此外,〈還魂草〉裡的「你」應該指那仙草,〈關著的夜〉裡的「你」應該指女鬼,〈燃燈人〉裡的「你」應該指佛,都有脈絡可尋。可是另有一種情況,是詩人身外分身,對自己說話,稱自己為「你」,造成一種對鏡顧影的幻覺。〈菩提樹下〉、〈托缽者〉、〈尋〉、〈孤峰頂上〉等首都有這樣的倒影作用。在夢蝶的詩中,人稱是解題的一大關鍵。 用情深厚而生死賴之,固然是夢蝶之所苦,恐怕也是夢蝶之所甘。除了血與淚,他似乎不知道寫詩還可以蘸別的墨水。像〈行到水窮處〉這樣得意而笑的作品,在他詩中應是例外。近作〈於桂林街購得大衣一領重五公斤──之二〉富於人間世溫情,而附注所言「詩云:『豈曰無衣,與子同澤!』思之,不覺莞爾。」也流露靜觀自得的諧趣,頗出人意外。他的多數情詩,不論所抒是狹義的愛情或廣義的同情,都是將熱血孤注一擲而義無反顧。他傷完自己的身世,餘悲可賈,還要為《聊齋》裡的女鬼和《聖經》裡的妓女放聲一哭。近幾年來,得他贈詩的也都是人間的五六位蘭蕙才女,甚至手持紅梅的車上老嫗也能夠入他的近作〈老婦人與早梅〉。就我記憶所及,夢蝶似乎從未贈詩給同性文友,這在師承中國古典詩傳統的夢蝶說來,倒是反傳統的。我曾先後贈他二詩,他照例沒有答我。人各有情,這當然不足為怪。可是他這麼專心一致地欣賞女性,不禁令我要說一句:周夢蝶也許不是莊周再生,而是《石頭記》的石頭轉世,因為他如此癡情,還不到鼓盆之境。

  《還魂草》的作者在某些方面實在近於李賀,因為兩人都清瘦自苦,與功名無緣,都上下古今欲擺脫現實的時空,都深情入於萬物而悲己悲天。淚的意象在兩位河南詩人(淅川距昌谷不過二百公里)的作品裡都很普遍:《還魂草》中有一半以上的詩出現淚與哭泣。〈囚〉的第二段完全是昌谷詩境。和長吉一樣,夢蝶也是一位主觀的詩人,但是夢蝶比古錦囊客還更主觀,而且唯心。長吉詩中的感性還時有寫實之處,夢蝶的詩幾乎沒有寫景,全是造境。近年夢蝶漸有詠物之作,他的造境有時也能接通現實,不再是無中生有了,例如〈疤──詠竹〉一首,便是物我交融虛實相生的詠物上品,可謂一次突破。早年他的詩質因用典頻繁而虛實互證、今古相成,但用得太多時也會嫌雜與隔,尤以中西古今混用為然。另一特色是好用矛盾語法,來加強詩意的曲折、語言的張力,並追求主題的矛盾統一:警句往往因此產生。但如果用得太多,也會失效。在近作裡,由於詩人的激情趨於恬澹,典故與矛盾語法也相對減少,得之於自然者,又恐失之於散文化。尚望詩人能妥加安排,更登勝境。

  (一九九○年元月)
  轉載自余光中《井然有序》一書

 

詳細資料

  • ISBN:9789574443574
  • 叢書系列:九歌文庫
  • 規格:平裝 / 224頁 / 16k菊 / 14.8 x 21 x 1.12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2021諾貝爾文學展69折起,同場加映#諾獎小學堂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國中小學習全攻略
  • 金尉全書系
  • 醫療保健展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