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遙遠的歌-三民叢刊177

遙遠的歌-三民叢刊177

  • 定價:180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95折171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內容簡介

姻緣是一種最神秘的緣分,但姻緣更是一種男人與女人尋求共識的主觀創造,這 個世界上沒有命中注定的曠男怨女,只要你去尋找,總可以找到,婚姻是人能夠自主 的事情。男人與女人的關係中,有許多醜陋之處,若能超越男女情愛中的自私、排他 ,用大愛去擴展狹隘之愛,則是至愛。這《遙遠的歌》,吟唱的正是兩性世界的主弦 律。本書描寫一個千姿百態的男、女情愛人生,刻畫細膩,讓人深思。行文妙語連珠 ,幽默生動,意味深長,有著真、善、美的動人魅力。內文? 奇婚記 這是一篇大陸「文藝生活」上署名任艷春、何家亨、楊強三位作者寫下的報導 ,我相信它是一篇真實的故事,是採訪記。 有些故事比杜撰的文學作品更神奇,更動人,生活是創作之母。 說是有一位名叫劉青松的男人,家住四川鄰水縣雙柏鎮劉家村,這是一個貧困 的鄉村,青松是富農的兒子。這在大陸左傾的年代,是一個巨大的傷痛。 出身不好的青松卻長得一表人材,聰明勤勞,但是沒有女人願意嫁他,或者說 敢嫁他。婚姻是社會行為,並不是單純的男歡女愛。 我家就出身不好,所以我們小的時候,母親相信這使男人卻步不前,幸好後來 政治清明了不少,婚嫁之時先問出身已不再流行,我們才不至於失婚。 劉青松的同村姑娘莫家英愛上了劉青松,但莫家是貧農,劉家是富農,階級不 同,怎能成婚,所以莫家英只好把心事深藏心中。 一九七三年,四川遭災,劉家村人都餓得紛紛出外討飯,而外鄉人也有到劉家 村討飯的。 有一天,一位名叫譚桂瓊的十五歲少女手拿一根打狗棍,捧著一個破碗來劉家 村討飯,正好劉青松給一家快要餓得不行的老婆婆送去一個大南瓜,老婆婆不肯收 ,青松說,收下吧,我家還有十三個南瓜呢! 饑餓撕咬著的譚桂瓊立即可憐兮兮地跟在青松後面,想問他討一點東西喫,還 沒進屋,人就餓昏了。劉家人忙把她扶進房中,醒過來的譚桂瓊一眼便看見了牆角 那一堆南瓜,她不肯走了,留下來做了富農家的乾女兒,幾年後,她嫁給了富農的 兒子。 劉家在政治歧視下的日子不好過,但一家人都勤勞肯幹,和和睦睦的。譚桂瓊 又因劉家對自己還有救命之恩,嫁後孝順公婆,敬愛丈夫,是一個鄉下的好女人。 可惜,譚桂瓊不久突然瘋了,不識人,整天在田野上狂奔。劉青松放下田裡農 活,賣豬賣家當,帶著瘋的妻子到城裡治病。 大陸農民最怕病,他們沒有醫療保險,城裡人看病不要錢,鄉下人卻一分錢國 家也不給出,城鄉差別至今未消除。 青松為妻子治病十分盡心,他先送她到南充市治,又再送到省城成都治。青松 自己陪伴妻子治病時,捨不得花一分錢用在自己身上,他從家裡背了三十斤米,摻 合著菜葉,在成都吃了好幾個月。 也沒捨得掏錢乘公車看市景,每天每時都陪著病人.... 譚桂瓊的病情慢慢穩定了,劉青松帶她回到家鄉,醫生說病人隨時可能復發舊 病,要好好調養。不料,回家後不久,劉父突然去世,劉母悲痛欲絕,病倒在床, 受到刺激的譚桂瓊又瘋了。 劉青松要照顧兩個病人,要料理父親後事,要管田中農事,人瘦得脫了形,而 且欠下一身債,把家裡能變賣的東西都賣了,幾乎面臨人生絕境。 他為了維持這個苦難的家,開始賣血,最後血色素只剩下七克!而劉母又病情 加重,下肢半身癱瘓,譚桂瓊也依然瘋著。 莫家英的父母請會木匠的劉青松去她家幫做櫃子,鄉下人手中缺錢,櫃子做好 後,莫家付不出工錢,便以換工的形式,要女兒來劉家幫忙照顧病人。 莫家英常來劉家,她在鄉下已算老姑娘了,依然沒有出嫁。有一次,她向劉青 松訴說了自己少女時代就愛著他,只因劉家是富農而不敢講出來。 當時已是一九八一年,鄧小平主持下鄉村開始改革,把田地包給農民,而且取 消了對地主、富農的歧視,這在鄉下是一件十分慈善的壯舉,不知多少人被出身不 好逼得家破人亡!在鄉人的熱心撮合下,劉青松和莫家英結婚,和譚桂瓊離婚了。 這裡面有些事顯然是不合常識的,我在閱讀這些都導時有一點疑問,記得在婚 姻法中規定一方神經有問題時另一方不能提出離婚。此法歷史由來已久。 夏綠蒂名著《簡愛》(Jane Eyre)中也有這種情節,男主人公羅切斯特先生的 太太患有瘋病時,也不能與之離異。但劉青松卻和瘋妻子離異了,不過令人感動是 譚桂瓊還是被留下來。 莫家英則全部擔當起照顧劉母和丈夫瘋前妻的責任,連帶家裡的農活都由她一 個人操勞。她幫譚桂瓊洗臉、梳頭,啟發她、開導她。 她還再次送譚桂瓊到成都治病,她在院中陪她,照顧她,情同姐妹。治了五個 多月,譚桂瓊恢復了間斷六年的正常人思維。譚桂瓊一回家,就和病癱的婆婆抱頭 痛哭,她原來不認識所有的親人,包括自己的婆婆。 莫家英見譚桂瓊病好了,覺得自己也許應該退出劉家,但譚桂瓊不肯復婚,她 只求留在劉家,幫助婆婆和莫家英照料這差家,於是劉家便出現了一個男人和兩個 女人的尷尬局面....。 莫家英決心離開劉家,讓劉青松和譚桂瓊復婚,這個有情有義的女人隻身到縣 城,進了一家竹器加工廠工作。她把節省下來的錢都交給劉母和譚桂瓊,她生的男 孩也放在劉家由譚桂瓊照看(譚不能生育)。 她不肯和劉青松再在一起,她和劉青松都在城裡工作,但她不願和他見面。 只要劉青松回家探親,她就不回去,製造機會讓他和譚和好。 天有不測風雲,可憐的莫家英在一次工作事故中被機器切去了雙手,她成了 一個沒有手的女人。血流如注,昏迷過去。 劉青松和譚桂瓊立即趕來,譚桂瓊為莫家英輸了大量血,並精心照料她,莫 家英出院後,她把莫接回家中,無微不至的照顧她,洗澡、梳頭,甚至上廁所都 是譚桂瓊幫助她,譚桂瓊成莫家英的雙手,安慰著她痛苦的傷殘人生。 莫家英堅持要譚桂瓊和劉青松復婚,終於,莫家英和劉青松辦了離婚手續。 但是,譚桂瓊見莫家英是殘廢,不同意她離開劉家,堅持要她留下來。 於是,離婚後的莫家英依然住在劉家,莫、譚情同姐妹,一家人非常和諧。 正如報導者所說,這是一個苦難而深情的關於人性與愛的故事。我讀後,深 深地感動著,在我們那片美麗而多難的故土家園,人與人,男人與女人,女人與 女人的關係很多具有偉大的、博愛的精神。 它戰勝了人性中私慾,排它、醜陋而呈現出美好的人性之光輝。他和她們都 是普普通通的鄉下人,可他們互相扶持,在不幸的人生道路上不光不彼此加害而 是給予深情的關愛,讀過之後,我的心靈也一派潔淨。 男人和女人的關係中,有很多醜陋之處。但是美好總是會戰勝醜陋的。我們 都是凡人,但我們也都是向善的人,愛情是自私的,排它的,能夠超越男女情愛 中的自私、排它,用人性大愛去擴展狹隘之愛,這也許就是三個鄉下的男人和女 人的給我們的啟示。 儘管他們貧窮,沒有受過好的教育,命運坎坷,可他們創造的人生故事,卻 意味深長,有著真、善、美的動人魅力。
 

詳細資料

  • ISBN:9789571428
  • 規格:普通級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無窮的遠方,無數的人,都與我有關。」為殘酷命運、無常與痛苦,紀錄慈悲與荒涼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三采全書系
  • 大是文化全書系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