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Life 2.0——我的樂活人生

Life 2.0——我的樂活人生

  • 定價:250
  • 優惠價:9225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折200
運送方式: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全球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香港、澳門、新加坡、馬來西亞
載入中...
 

內容簡介

一切歸零、拒絕外掛、清除bug、徹底更新。2007版本的王文華。全面升級,歡迎下載。

  王文華簡單談樂活,返璞歸真最新力作!強調“Life 2.0”的新新生活觀,主要元素為「3S」:Simple、Small、Sustainable(簡化、渺小、永續)。書中分成食、衣、住、行、工作、理財、玩樂、Shopping、保健、關懷等幾個主題,傳達「樂活」的基本意義:健康、環保、關懷,讓自己健康、也讓身旁的人健康,保護環境,讓世世代代都能健康活下去;不僅自己活,也幫助弱勢團體,讓他們和他們的子孫也有活的機會。

作者簡介

王文華

上半場有得有失,得分因為幸運,失分都怪自己。關鍵球通通失誤,上半場結束嚴重落後。
經過兩年的中場休息,下半場從現在開始。不計輸贏,但求盡興。不求100分,只要2.0。
王文華的網站:www.readingtimes.com.tw/authors/
台大外文系畢業,史丹佛大學企管碩士。

  兼具創意和行銷專長。《蛋白質女孩》、《61 x 57》、《倒數第2個女朋友》等書讓他成為風靡兩岸的知名創意作家。此外,他是史丹佛大學的MBA,在紐約和東京工作五年,回台後曾任博偉電影公司資深行銷經理、MTV電視台董事總經理,充分發揮行銷優勢。

  目前從事企管顧問、教育訓練,和商業研究等工作,亦為台大進修教育推廣部的老師,和News 98廣播電台的主持人,同時為「若水國際股份有限公司」創辦人。

  著有《寶貝,只剩下我和你》、《蛋白質女孩1、2》、《61×57》、《倒數第2個女朋友》、《史丹佛的銀色子彈》(以上為時報出版)、《快樂的50種方法》(時周)、《寂寞芳心俱樂部》(允晨)、《天使寶貝》(皇冠)、《舊金山下雨了》(聯合文學)、《電影中的實用智慧》(皇冠)、《美國企業致勝策略》(商智)。電影劇本《如何變成美國人》、《天使》皆獲新聞局優良電影劇本獎。
ps. 有鑑於眾多網友詢問,補充說明:王文華生日是 12 月 17 日,射手座。

 

目錄

自序:倒數計時

篇名:沒有愛情的時候,你就多吃
不是牛的錯
食物里程

請吃我的衣服

陽光、空氣、花和水
多喝水
綠色獎狀
「能源之星」大戰「電子蝙蝠」
不插電
花的小孩

我愛混血兒
比不上巴西

工作

我「P」腿
失敗的贏家
追殺比爾
閉嘴或投票

理財

比爾蓋茲的明牌

玩樂

生態旅遊
夏天,請你走慢一點
時間膠囊
第一本書
發呆亭
我曾為她許下諾言

Shopping

紅孩兒
公平貿易
比基尼

保健

薑餅屋女孩
胚胎幹細胞

關懷

The Long Goodbye
我是非洲人
小額善心
休息5分鐘
我的下一步

 

倒數計時

認識自己

  2007年3月27日晚上10點,我照例做我的廣播節目。一位台北的女生call in進來,說要打給她在南部的男友。我幫她撥通電話,男的自然是一頭霧水。我說:「我是王文華,你女友在線上。」他很直接,卻誠實地反應:「王文華是誰?」

大哉問!這兩年來,我也在問這個問題。

事實上,誰不在問這個問題呢?

希臘古城Delphi的阿波羅神殿前,刻著這句話:

「認識你自己。」

你若問我人生的意義是什麼?我會說:「認識你自己。」

  兩年前離開企業界,寫了《史丹佛的銀色子彈》以來,我的主業是認識自己,或者說,「重新」認識自己。過去我以為我已經很認識自己,直到某些事發生,我手忙腳亂之際,才發現:「乖乖,我竟然被自己騙了!」

是啊,我40歲了,在孔子所謂的不惑之年,我還充滿迷惑,掙扎地在認識自己。

我想我在80歲時還會做這件事。而你知道嗎,我以此為傲。

因為認識自己,是創造美好生活的基本動力。

  我1967年出生,從小就瞎忙,一路忙到2005年。忙著搶第一,忙著作榜樣,忙著更上層樓,忙著征服世界。在2004年後期,我知道我必須改變,否則會變成亞歷山大大帝。不是像他一樣打到波斯,而是像他一樣早死。

  2004年年底,我辭去工作。這兩年多不上班的日子,我的生活有了很大的變化。我像個嬰兒一樣,重新學步。有時快樂,有時辛苦。我第一個承認,我已經不配再當過去當過的青年楷模、學生偶像。因為嚴格講起來我學非所用,變成無業遊民。

  這兩年來我有徬徨,也曾感覺迷失,我自己都需要一個偶像來指點迷津,但發現這種偶像很少。但兩年下來,嬰兒的腿慢慢茁壯,我隱約找到一條路。這種生活方式,我叫它“Life 2.0”。

Life 2.0

  我不想把“Life 2.0”講成一個真理,好像它能解決所有問題。它並沒有解決我所有的問題。你若是現在看到我,會覺得我好像還是搖搖晃晃的。但我可以很誠實地說:它的確讓我比以前過得更好。

Life 2.0,是比Life 1.0更好的版本,但所用的原料,卻少了很多。

屈指算算,只有3個S。

Simple、Small、Sustainable。

簡化、渺小、永續。

  1967年生,我已經40歲了。過去40年,我嘗試過很多種生活方式。1980年代,我過的是高中男生XXX的生活。1992年,我開始燒殺擄掠的MBA生活。1999年回台灣,我開始外黃內白的ABC生活。現在,我過的是SSS的生活。再過幾十年,我可能就ZZZ,安然長眠。

  我曾經迷戀複雜、追求高大、用了就丟。不僅在我的寫作,也在我的生活。不僅在我的工作,也在我的愛情。但那是1.0的我,你們都已看過,如今不用多說。

如今的我,想進入2.0的世紀。用3S,取代3P。用更少的物質,擠出更甜的果汁。

Simple

  3S的第一項是Simple。想要Simple,當然是過去太複雜了。在Life 1.0的後期,2004年年底,我的生活像一場剛開始廝殺的象棋:所有的棋子都擠在一起,往哪走似乎都有危機。

  白天我當一家跨國公司的總經理,晚上主持廣播節目。同時在大學的夜間部教課,還參加許多演講和座談。我同時經營著各種人際關係:老闆、同事、讀者、聽眾、剪不斷的舊愛、邂逅的新歡。我忙著找老婆,別人說我是同志。我愛了年紀可以當我女兒的女生,第二天我懷疑她會不會真的是我女兒?

  聽起來很瘋狂,但老實說:我還蠻享受這樣的生活。忙碌是「重要」的假相,電話一多,就自以為是宇宙的中心。別人必須圍著我轉,我吃飯甚至懶得拿起飯碗。我當時想:這樣也不錯。我經營一個小小的王國,大家表面上都要聽我的。我的薪水很好,做個10年,45歲就可以退休。

  這計畫完美無缺、毫無破綻,以犯罪的術語來說,是個“Perfect Crime” (完美犯罪)。只要所有的環節都依計行事,最後大家都有優厚的報酬。壞人遠走高飛,警察銷案。太陽還是會出來,沒有人受傷害。

可惜,我的心不聽話。

  當時忙碌的生活中,我已經慢慢感到空虛。雖然我還是能準時地趕到每一個會議、熱切地交換名片、假裝跟大家很熟、滔滔不絕地發言,但我的聲音中已經少了一些感情,我的ideas已經沒有新意。老闆或同事看不出來,但我自己知道:過度繁雜的生活已經把我稀釋,我像一杯冷掉的淡咖啡,不再是最好的自己。

當我是最好的自己時,我都還不那麼喜歡自己,別說當我變成了稀釋的版本。

  所以在2005年1月,我辭去工作,和所有的邀約。花了畢生積蓄供我去念MBA的媽媽雖然不解,但仍送我上飛機。我回到母校史丹佛大學,尋找10年前那個還沒「上市發行」,還在「Beta測試」的自己。接下來一年,我去了歐洲、大陸,過了一段不刮鬍子、遊手好閒的日子。後來,我回到台灣,繼續寫作的工作。從那時開始,就再也沒有回到企業界的「正職」。

  和昔日MBA的同學見面,他們都已經是NASDAQ公司的副總裁,或剛上市的大老闆。他們問我在做什麼,我說什麼也沒做。「你一定有在做某些事情吧!」「喔,對,我寫作!」

他們皺起眉頭、鼓起鼻子。此時,他們的黑莓機響起。我能與之抗衡的,只有一支筆。

  簡單的生活,讓我能更了解自己。了解自己,幫助我把真正喜歡做的事做到最好。當你什麼頭銜都沒有,你會更積極地為每一天找價值。但你沒有滿檔的行程,你開始填補空虛。這兩年來,我寫的東西不比以前多,但我活過的寫作素材卻很豐富。我深刻感受到活的狀態,而不再像從前,對工作鞠躬盡瘁,但對生活交差了事。

  有留白,才能看到重點。我終於承認,我不是超人。我無法做每一件想做的事、愛每一個想愛的人。過去,所有的人和事都是流水年華、浮光掠影。現在,我只能選擇和一個人、一件事,培養有意義的關係。

  有留白,才能加入新的東西。我愛上了旅行、爬山、美食、公益,這些我在當總經理時打死也不會想到,別人提起時我還會嘲笑的東西。同學笑說:「你怎麼現在就開始過退休生活!」我想:這些對自己好、對別人好的事,為什麼要等到退休才做?現在做,享受的時間不是更久,幫助的人不是更多?我過去所有的大決定:上的學校、選的工作、交的朋友、愛的人,都不曾後悔。唯一後悔的是:我沒有「早一點」去做那些事。

  當然,我完全了解同學們的邏輯,畢竟我也曾經那麼相信、甚至幫忙書寫過那種邏輯。曾經短暫當過「菁英」的我心知肚明:大部分菁英追求的,是名、利、和權力。年紀輕輕就開始賞花溜鳥、保護鯨魚,一定是在現實世界中活不下來的輸家。

  我知道有些同學這樣看我,我沒有狠狠看回去。當輸家也好,我不需要一直贏。我有幾個第一志願的同學,他們的生命結束在台北近郊的後山裡。我有一些所謂「放牛班」的朋友,卻帶著全家人在紐西蘭放牛。我前半生有贏有輸,學到的唯一智慧是:人生只要在大的兩三件事情上做對(工作、婚姻),就會快樂了。其他一千件小事,隨他去吧。我有過名、錢,和小小的權利,也許是因為我擁有的規模不夠大,或我是個怪人,但天殺的,我真的沒有很快樂。我也不知道旅行、爬山、美食、公益是否能讓我長久快樂,但此時此刻,這一切很不錯。

這就延伸到第二個S,叫Small,渺小。

Small

  和我一樣「五年級」的同學,從小是被當成聖人來教。我們的目標,是要「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詳見??頁〈意思是連接到有詳細談這個主題的一頁〉)。我們的步調,是「十有五而志於學,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七十從心所欲不逾距」。所以每個人都要當總統、太空人、科學家、蔣中正。很少人要當廚師、園丁、裁縫、木匠(可能也有,但都被老師打頭嚇阻了)。

  30年後,我看到我的同學們,沒人當上總統、太空人、科學家、蔣中正。當然也沒人當上廚師、園丁、裁縫、木匠。但有很多人因為不快樂而自殺了。

  為什麼?他們不都是被當做社會的菁英在培養?他們不都享用了這個社會最好的資源?如果連他們都自殺了,那些命沒有他們那麼好的人怎麼辦?

  其實他們的命不好。因為從小到大社會把一個大帽子戴在他們頭上,那帽子大到蓋住他們的眼睛、鼻子,讓他們無法看見真正的人生,也無法呼吸。

  我們大部分的同學,都在30歲左右經歷幻滅,然後明白兒時的夢想不會實現,於是一笑置之,去過真實的人生。但那些自殺的同學沒有一笑置之,他們把那大而無當、尾大不掉的志願當真了。他們的遺照,個個英氣勃發。只不過最後沒有擺在全國教室的前方,而是擺在令老父傷感的靈堂。

  當我走出同學家中的靈堂,我領悟:還是活得小一點吧。那些試圖征服世界的同學,大部分不快樂。他們永遠有新的目標要完成,新的成就要創造。他們的名氣或帳戶都很大,但生活卻出奇的小。

  當我把生活簡化、變小之後,我開始照顧自己。2005年,就在我改變生活方式的同時,台灣出現了「樂活」這兩個字。

Sustainable

  兩年後的今天,「樂活」已被不同廠商賦予不同的意義。它像「愛」一樣,每個人都有一套說法,沒有人的定義能令人服氣。對我來說,「樂活」的意義很簡單:就是健康、環保、關懷。讓自己健康、也讓身旁的人健康。保護環境,讓我們之後的世世代代能健康活下去。不僅自己活,也幫助弱勢團體,讓他們和他們的子孫也有活的機會。

  這說來簡單,但也像愛一樣,做起來千頭萬緒。但不管你怎麼樂活,其中最重要的觀念,就是永續(Sustainable)。永續的意義是:你的生活方式,不致於破壞自己、旁人、或環境。它是可以自給自足、長久不斷的。這種生活方式不需要駕駛者出生入死、表演特技。它可以放在auto pilot(自動駕駛)上,談笑間,帶你飛越天際。

  以愛情來說,過去我追求激情,從認識、追求、約會、甚至爭吵,都要充滿戲劇性。一定要愛得要死要活、刻骨銘心,才算真愛。沒有她我若還活得下去,那就不是真愛!如果能眼睜睜看到她跟別的男人在一起,我就還沒有愛到骨頭裡!

  但要死要活的愛很少能長久,因為第二天早上醒過來,我們會發現對方好像也並不是仙女。不過這種愛的短暫,並不減損它們的價值。有些事情本來就不應該長久,它的美就在於短促。初戀若持續到40歲,哪還有浪漫可言?做愛若能延續整晚,明天怎麼上班?

  我很慶幸我談過要死要活的愛情,當時快要發神經,現在回憶起來很甜蜜。那些刻骨銘心的愛,留給我很多回憶、紀念品、和好幾本小說。它們是我的一部分,我慶幸。

  但人生是往前走的。我老爸老媽若永遠在談要死要活的愛情,我也不會活到今天(或者會變成營養不良的小孩)。現在,自己也到了爸媽當年生我的年紀,我想追求的,也變成永續的關係。(好啦,我騙你的。我當然還是想追求既有激情、又能永續的關係。但我也承認那種愛很少。而且除非我條件像王力宏那麼好,否則很難得到。)

  人生這牌局到了下半場,當我籌碼盡出、亮出底牌時,我不願,但不得不承認:我沒辦法再像20歲談戀愛一樣,每晚打電話打到五點,七點鐘還為她送早餐。天知道我有這個心,但可惜沒有這樣的肝。就算我有這樣的肝,但我愛的人明天一早要趕著上班,沒空吃我煎的荷包蛋。

  現在坐在桌前寫情書,我掉不下愛的淚珠,掉的是逐漸稀疏的頭髮。現在躺在床上談戀愛,我終於體會到真正能給人安慰的,不是我的小說,而是輝瑞藥廠。

  所以,我改行追求水到渠成、細水長流的愛。在這種愛中,因為彼此真心、價值對應,兩人的付出與接受是自動而平衡的,不需要提醒或證明,不需要勉強或做戲,不需要靠汽車洋房的大禮,不需要靠剎血為盟的毒誓。毒誓是沒用的,我知道,因為我發過很多。

  除了愛,在生活其他層面,我也在尋求永續的方式。吃,我想要吃有機食物。這些食物不用農藥和化學肥料,這樣的土壤才能生生不息。住,我想住透光通風的房子。這樣的空間不需要電燈和冷氣,這樣的舒適才能永不變質。

  30而立、40熱鍋這本書中??篇文章,就是我追求3S的心得和心情。我把它分成食、衣、住、行、工作、理財、玩樂、Shopping、保健、關懷等主題。我不想騙你,這些原則我沒有做到100分。我偶爾還是吃垃圾食物,談垃圾愛情。我也會生病、吃化學藥品。但大體上我朝這些方向前進,也因此變成一個更快樂的人。我不知道這些方法適不適合你,畢竟希臘老祖先的名言是「認識你自己」,而不是「聽我怎麼說」。

  我認識自己,所以在40歲的這一年,生活有了很大的轉變。除了繼續學習和實踐樂活,我也更積極地投入公益。2007年6月,我和「趨勢科技」的創辦人張明正一起創辦了「若水」公司(www.flow.org.tw)。「若水」出自於老子《道德經》第八章:「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爭。」

我們還沒達到,但嚮往那個境界。

「若水」的目的是創辦「社會企業」。

  所謂「社會企業」,是指有營收、能獲利的公司,它和一般公司不同處,是它的產品或服務能解決醫療、貧窮、教育、環保等領域的社會問題。「社會企業」並不是基金會或非營利團體,它在追求公益的同時,必須符合「公司」的基本要求:獲利、為股東創造價值。

  媒體說我「重出江湖」,但其實我一直沒有離開。想做「社會企業」,因為從個人的角度,它把我的專長(商業)和熱情(公益)結合在一起。從社會的角度,它能讓公益團體持久經營,讓企業的慈善資源有效運用。

  「社會企業」是我上半生江湖歷鍊的總結。這本書中每一個故事,都為這個新的夢想做準備。

20歲時,我追求「弱水」。40歲時,我鍾情「若水」。

  孔子40不惑,我40才開始熱鍋。我心知肚明,在人生中很多事上(如婚姻和小孩),我已嚴重落後。但在某些事上(如快樂和健康),我已快步前進。從小喜歡跟人比的我,此時,是安然認輸的。但我仍精神奕奕地早起,因為就要迎接一場新的牌局。世界很大、人生很短,我已開始倒數計時,就從2.0開始。

 

詳細資料

  • ISBN:9789571347172
  • 叢書系列:王文華作品集
  • 規格:平裝 / 16k菊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會員評鑑 TOP

會員評鑑等級 ,共 3 位評分。

感謝您為本商品發表您的看法,這是專屬於博客來會員的發表園地。 看更多書評請前往 【讀者書評】專區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人生不能複製,生命無法重來。舞蹈家許芳宜首度親筆書寫內心的聲音。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新書加碼第二波
  • 眾文專業英日語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