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黃真伊

黃真伊

  • 定價:250
  • 優惠價:9225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折200
運送方式: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全球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香港、澳門、新加坡、馬來西亞
載入中...
 

內容簡介

  古今中外以來,恐怕從來沒有一個真實的娼妓人物,能以這樣一個被普遍社會視為低下的職業與身份,留下那麼多傳奇、美麗、不凡而具有啟發性的故事,黃真伊或許是個特例!父親是在她出生前就拋棄她們母女倆的進士,母親則是個盲女,十六歲的時候即正式成為官妓,甚至有論述指出她曾經誘惑正在修道的禪師,使其破戒,與其老師徐敬德的關係,也有多種說法……。然而這些風流韻事的傳聞,仍不掩其在詩歌音律上的成就,其詩不但被收入韓國中學課本成為教材,又有稱其為「韓國的李清照」之說法。本書是第一本由專事研究文學及歷史的小說家進行撰文的黃真伊相關書籍,搜集了大量的相關資料,包括各式研究論文、撰述、改編小說和民間流傳下來的名人軼事,以第一人稱觀點,試圖還原真相至時間起點般的毫無偏頗,可說是在眾多以黃真伊為靈感發想而重新捏塑的各式小說、電視劇和電影中,最能與史實相呼應的作品。

本書特色

  黃真伊,韓國知名歷史人物,在仍保有部分世襲氣息的時代裡,因勇敢抗拒迂腐的世俗規範,成為高麗民族的代表性人物,其不屈、嚮往自由的精神也廣為後世所流傳,生平故事亦發展成諸多版本,改編成為電影、電視劇、音樂劇等,在韓國皆造成轟動。本書透過詳盡的史料搜集,終於統整出一個最接近史實的情節脈絡和人物關係,並由專事研究文學及歷史的小說家金?桓進行撰寫,從最恰當的觀察視角下刀,引領讀者一探這位在十六歲就正式成為官妓,卻仍努力掙脫宿命禁錮、翻轉人生定論的精彩人生。

作者簡介

金琸桓

  擅長以端正優美的文字交錯回憶及史料,探討生命真義的小說家。長篇小說著有:《十二隻鯨魚的愛情故事》、《不滅》、《誰愛過我的情人》、《鴨綠江》、《獨島評傳》、《小說中毒》等。現任建陽大學文學影像情報學系教授。

 

目錄

第一章 春風
第二章 危險的家譜
第三章 誕生
第四章 宿命之開端
第五章 深邃的眼眸
第六章 知音
第七章 你是我
第八章 赤腳的自由
第九章 流浪
第十章 大雨
第十一章 花潭時光
第十二章 時間走過的殘影

 

誰是黃真伊?   文∕陳黎

  誰是黃真伊?
  根據我在數年前選譯的一本世界情詩選中對黃真伊作品的譯註:「黃真伊(?—一五三○),韓國李朝時期女詩人。別名真娘,京畿道開城人,為進士之女,開城名妓,貌美多才,善詩書音律墨畫,與當時文人、碩儒以詩酒交流。她的一生頗富傳奇,曾誘惑在天馬山修道成佛的知足禪師,讓他破戒;又誘碩儒徐敬德(一四八九—一五四六)不果,與之結為師徒。與徐敬德、朴淵瀑布並稱為「松都三絕」。她作有大量「時調」(可惜流傳下來的只有六首)與漢詩。作品基本上以描寫愛情為主,擅於借助自然現象,巧妙描繪愛情。藝術手法奇特、含蓄,頗類十七世紀善用曲喻的英國玄學詩派,讀後讓人回味無窮……」當時為了搜羅有特色的各國情詩,我上網找尋資料,訂購新書,遍覽(已有之)群籍,重複讀到她的幾首「時調」跟生平大要,驚為天物,即刻費心譯了兩首。適友人謝明勳同為中國文學博士的韓籍妻子張貞海女士來花蓮小住,我趕緊出示譯稿,向其請益。我記得在花蓮美侖飯店一樓西餐廳,當我脫口唸出我譯的第一句詩時,她即刻以韓語背出第二句,讓我彷彿受電擊。她說黃真伊,「韓國的李清照」,她中學老師的最愛。韓國中學課本裡選有她的詩。以李清照比,意謂黃真伊是韓國女詩人之冠,但我不解為何出身上流家庭的她會走入妓院。她的回答同樣讓我嚇一跳,至今猶然心動。
  黃真伊為妓的理由眾說紛紜,許多許多年來,各種稗官野史文學戲劇作品不斷鋪陳出新的情節,其原型大致如下:十五歲時,黃真伊絕美的相貌引發鄰近一位青年對她痴戀,因階級有別,無法成真,男子遂相思抑鬱而死。出殯日,棺材經過黃真伊家門前忽然停止不能動,黃真伊聞訊,即以自己最珍愛的襦裙覆蓋其上——當天張貞海女士跟我說的是她當場脫下身上所穿的紅裙——棺材於是動了。受儒教制約尤烈於中國的古代韓國自然不能接受如此驚人之舉。黃真伊——一說因青年之死自責,一說因此事解除了與另一貴族青年之婚約——遂出走為妓。
  黃真伊與鄰居青年階級有別,妙的是有的說女尊男卑,有的說男尊女卑。這都是因為她生平如謎。我的譯註說她生年不詳、死於一五三○年,我也看到其他說法,說她約活於一五○六至一五四四年(剛好是李朝中宗在位期間),或者一五○二至一五三六年。一般認為她大約活了三、四十歲,與歷史劇名女醫大長今同時代,但比她稍晚生。她出生的開城在今北韓南部,近南北韓邊界,當時名為松都,曾是李朝首都。她的父親(黃進士)屬於韓國傳統身分制度中最高的「兩班」(貴族、地主、士大夫)階級,而她的母親有說是姓「真」,出身富裕家庭,也有說是盲女,或盲人之女,屬於最低的「賤民」階級。其母是側室,庶出的黃真伊因此身分低降,鄰居青年若屬兩班,那就是男尊女卑。也有說因為其母是賤民,根據「從母法」而走上妓女之路。
  據說她父親有次在路上,見橋下清澈水邊有漂亮女子在洗濯,向她要水喝,女子以水瓢分飲之,但進入其父嘴裡竟成酒,一瓢水酒如是結合了兩者,生下當代無匹之佳人。據說黃真伊從小熟知禮儀,七歲習千字文,九歲能讀漢文經書、作漢詩。從目前留下來,認定是她作的幾首漢文詩來看,她的確是漢詩、時調皆長的天才詩人。她的時調尤其讓人驚艷。
  十六世紀是韓國文學的黃金時代,亦是時調作者輩出的時期。一般男性書寫的文學史裡,大詩人的頭銜總是落在幾個男性作者身上。但翻閱了幾本韓國時調選,我覺得其中最出色者當屬黃真伊。先舉當年在美侖飯店與張貞海女士連吟的那首時調為例:

青山裡的碧溪水啊不要誇耀你的輕快,
一旦流到滄海你將永遠無法再回來,
明月滿空山何不留在這兒與我歇息片刻。

  這首詩是黃真伊的名作,因為詩背後還有迷人的軼聞:詩中的「明月」是黃真伊的妓名,「碧溪水」則指她所喜歡的一位李朝宗室(筆名「碧溪守」:韓語「水」與「守」音同)。張貞海女士告訴我,有一天兩人相逢窄橋,碧溪守想要躲避她,黃真伊即興作出了這首詩,將兩人的名字嵌入其中,既挑逗他也調侃他。一語雙關,情景交融,貼切坦率,堪稱妙作。一方面,青山、碧水、明月這些客觀景物被抒情地主觀化,產生一種全新的象徵性,是一首私密而媚人(來「明月賓館」開房間休息)的誘惑詩;另一方面,抽象的時間被具體空間化,以瞬間流逝的溪水比喻通過永恆自然(青山)的變動人生,是一首誘導眾生抓住時間,及時行樂的勸世詩。我讀到的故事說碧溪守是一個高傲自負,認為真正風流者是無需女性的男人。有一天,一行人鳴響馬鈴路過黃真伊住處,在樓閣盼望的黃真伊,拉上簾幕靜靜唱出此詩,讓頑固至極的儒教主義者碧溪守心旌動搖,終於拜倒明月帳下。有人稱黃真伊為詩聖,說她即興、飄逸的詩風可媲美李白。
  與黃真伊並列「松都三絕」的徐敬德是當代偉大的理學家,是那個時代少見不仕的讀書人。他出身貧窮的家庭,不能接受完整教育,僅在私塾習得能讀漢文的程度。然而無師自通,潛心書籍與自然,成一家之學,為理學注入新風氣。因母親規勸,幾次應考皆列榜首,但始終不就官職。於開城設花潭書齋,講學研究,被稱作「森林中的大儒」。這個學識豐厚、人品孤高的男人,是男性征服者黃真伊一生唯一沒有征服成的男人。黃真伊反過來被其奪了魂魄。兩人結了一生的師徒關係,同遊自然,但不免有憾。我們可以從徐敬德僅存的兩首時調窺見一二:

心啊,我問你一個問題:何以你永遠年輕?
歲月積累在我身軀,你同樣地也應老去。
如果我強要跟隨你的節拍,我怕要被人訕笑。

我心愚蠢,我做的每一樣事皆蠢。
誰會到這遙遙的萬重雲山尋我?然
而風中的落葉聲讓我想起她——也許,是她。

  「人老心不老」是許多天真者的通病(或通利?),碩學如徐敬德明知應該乖乖老去,卻「力不從心」,讓強烈的心跳,強烈的生之慾望左右著。真簡單而深刻的時調!第二首詩裡的「她」據說指黃真伊。隱遁山林的他,明知不太可能有人來訪,聽到落葉聲卻還愚昧地想像是伊人的腳步(啊,我颯颯的墜落聲是美麗的錯誤,我不是伊人,我是一片片落葉)。這兩首詩讓我們看到原來儒學家也是人,原來內心衝突得這麼厲害,也這麼很可愛。黃真伊有一首時調,似乎是對徐敬德的答覆:

我何曾對你不信任,對你無信,
當月沉三更,絲毫未見人到來跡象?
我怎能阻止那秋風中飄蕩的落葉聲?

  這首時調的微妙在於既可視為黃真伊對徐敬德「候伊不至」的解釋(她說她不曾無信,有約必赴,但如果他沒有與她相約,怎可責怪颯然響地的落葉惱了他的胸懷?),也可視為黃真伊「候君不至」而起的苦惱(她盼望他如期出現,但直至三更仍未見蹤影,她無法阻止無情的落葉聲一而再、再而三地讓她誤以為他已來到)。真是一對互相苦惱的師徒:黃真伊欲亂大倫而解放其身,徐敬德卻不亂大倫而鬱結其身!
  黃真伊之所以成為傳奇,除了貌美、膽大外,還由於多才多藝。詩之外,她在韓國音樂史、舞蹈史也佔有一席之地。她擅長演奏玄琴,有好幾闕認定是她寫的曲子被保留至今。她以絕代之姿,奔放之軀,舞弄、顛覆了被儒教倫理綑綁的男性的窘境。據說她曾自稱佛門弟子,夜叩在天馬山「知足庵」面壁十年(或說三十年)的知足禪師之門,為他跳了一段舞,像莎樂美在希律王面前跳七紗舞般,讓修道成「生佛」的知足禪師頓然知覺自己身體某些部份之不足,「凍未條」破戒。那夜黃真伊跳的舞,人稱「僧舞」,是韓國民間舞蹈中極重要之「妓房舞蹈」的代表。韓國舞蹈,主要不過手臂一抬,腳尖一踮而已,但反而困難。黃真伊誘僧的場面,至今不斷被搬上舞台,我在網路上看到韓國舞者的表演,著古代妓女鮮艷衣飾,動作簡單,姿態妖艷。
  黃真伊「晚年」據說與她所愛的名歌手李士宗有過六年的同居生活,約定三年在李士宗家,三年在黃真伊家。六年後,男方期待「續約」,但黃真伊選擇漂亮地分手。這似乎是現代男女試婚的先驅。黃真伊歿年不詳。傳聞她遺言自己死後不入棺,要做螞蟻、烏鴉、鳶的餌。她的墳墓至今仍殘留著,在開城附近的長湍。
  也許因為「真伊流」即將來襲,前幾天我上網搜尋,發現有上百網頁轉貼了我先前譯的黃真伊兩首時調以及注釋,但居然沒有一個標明是誰譯注的。真絕!也算是「松都三絕」外的一絕!「三絕」其實是黃真伊大膽、自信的自我讚揚,指的是朴淵瀑布的「絕勝」,徐敬德的「絕倫」,以及黃真伊自己的「絕色」。今天我們無法再見到黃真伊的美色,但透過她的詩,她的生命傳奇,透過白底黑字的紙上或電腦書寫,我們更鮮明地感知她的存在,她的魅力。黃真伊如果活在今日,從她的美貌、膽識,從她詩中顯現的機智、才能,我們可以判斷,她一定不會當妓女,絕對是好幾家旅館、銀行、金控公司的總裁(啊,陳敏薰?我們是赫赫有名的明月春風集團呢!)。
  明月滿空山,何不來我黃真伊的詩裡歇息片刻?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8349551
  • 叢書系列:愛小說
  • 規格:平裝 / 15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誕生
昨天夜裡,我夢到聖母堂裡六座神像頭上戴的冠全都掉了下來,胭脂和粉都化作血,染紅了十川。

不曉得是不是年紀大了的關係,越接近五十歲,一切好像就變得越茫然。我想這是因為一直認為不幸終究會降臨到我身上的關係吧。

所謂的人生,果然是必須獨自經歷的事。

實在很擔心夢中恐怖的景象會變成真的,偏偏前往聖母堂或十川的路途都非常遙遠,沒有辦法前去確認的結果,就是整夜輾轉難眠。於是一大清早就動身去花潭,想要平靜一下心情。一路上白霧瀰漫整個山頂,美景撼動人心,然而現在就算迎面吹來一陣涼爽的風,我也無法像以前一樣感到心花怒放般的愉悅了。我只能像老人一樣,傻傻地懷念著春天的陽光。同行的年輕雛妓不堪長途跋涉,頻頻暗示我回頭,但是因為離十川已經不遠了,只要再過一座橋,就可以看到演福寺高聳的五層閣,所以我不管這麼多,流著汗,催著她跟上來。

寺廟東邊的鐘樓掛了一座很漂亮的大鐘,老師生前也很喜歡這座鐘宏亮的鐘聲,還記得當住持和尚親自為老師敲鐘時,他臉上的表情就像個雀躍的七歲小孩一般。走出花潭前,我隨手抽了一支籤,自己解了起來:「地天泰,小物走,大物回。」是個吉兆,或許會有好事降臨也說不定。

現在的我,決定不再接受大家的任何禮物,只想單純地過著隱居的生活了。許太輝不斷地勉勵我不能變軟弱,每次聽到都覺得,他真是很瞭解我啊。松都這兒有一句俗諺說:「晚春就像秋天一樣,千萬別到處亂走!」這句話的意思是指,春天對於松都的人來說,不是告知萬物胎動的季節,而是一個令人感傷的季節。我已經很習慣一邊沈溺在古人的文章裡,一邊想像過去的百年光陰,並且堅強地忍受許多差別的待遇及委屈。也許也是因為知曉了歲月的魔力吧,有時我會忍不住這麼想,如果我是在松嶽以外的地方出生長大,或許就無法得到這麼多的感受吧。因為在這樣一個充滿文物與歷史故事的環境裡成長,使得我經常深受感動,於是便養成了喜好寫詩的性格。啊~回想過去,就像夢境一樣,使我不自覺地流下眼淚問道:太平歲月真的只是夢嗎?

無法回顧的事和無法回去的地方漸漸變多,難道這就是所謂成長所帶來的改變嗎?

說到我的父母親,其實他們之間羞澀的相遇、炙熱的愛情,以及藕斷絲連的離別,其實都與我無關吧?不過大家都對我的身世非常好奇,甚至連許太輝也忍不住向我求證街坊間的傳聞。其實,從以前開始,就有很多人追著我問這些問題,使我沈默地躲到後屋裡不敢見人。然而決定面對之後就會發現,每一段的過去都是無法閃躲的,如果不承認過往的自己,就沒有資格訴說現在的自己,我告訴自己必須面對這個事實。據母親說,我又大又亮的眼睛是遺傳自父親的,不過我想不只有這些吧?好像突出的膝蓋、常常裂開的指甲、紅潤且厚的下嘴唇、有光澤的皮膚、漆黑的眼珠子,還有一吃野草莓和秋刀魚就會全身過敏起疹子的症狀,也都和父親一模一樣。但是,每次只要身上出現父親的影子,我就會覺得很恐怖,很想馬上全部擦掉。

對我而言,父親就像勒緊脖子,將我拉近死亡泥沼的一種病。

我從來都沒有從他的身上感受到父愛,自從意識到自己是貴族和賤民女人生下的「雜種」之後,我就用盡各種方式想去避免任何跟父親相似或有關的事物。如果聽到有人說我的文筆是受到黃家門風的影響,或有人問我是否因為父親的關係,而飽讀詩書,我都會很心寒地隱藏對父親的怨恨,因為我從來沒有從父親那裡收過任何一本書,父親也沒教過我任何做人處世的道理。

不過現在對父親的怨恨已經轉變成想念了。或許是突然間頓悟,覺得不能將我悲慘人生都歸咎到父親身上吧,我終於瞭解到我們不過是無法生活在同一個屋簷下一起分享親情而已。雖然至今仍然有點埋怨他當時缺乏勇氣對他和母親的愛情負責,畢竟期待一個受儒家教育長大的士大夫要有擔當,實在不能說是太貪心吧?和眼盲的妓女談戀愛縱使可能是很新奇有趣的事,但是一旦有了孩子,事情就超乎預期了吧?也許這樣的一份責任對他來說是太過難為了,連個盲女都無法收留保護的他,更不用說要照顧自己的女兒吧?

會員評鑑 TOP

會員評鑑等級 ,共 1 位評分。

感謝您為本商品發表您的看法,這是專屬於博客來會員的發表園地。 看更多書評請前往 【讀者書評】專區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重塑漢代不朽帝王傳奇《大漢光武 卷二 出東門》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心理療癒展
  • 原創愛情小說展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