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配合防疫政策各項服務暨國內出貨資訊調整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職場人
我的小村如此多情

我的小村如此多情

So zartlich war Suleyken

  • 定價:220
  • 優惠價:9198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5折187
  • 使用購物金最高可抵100詳情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 分享
 

OKAPI 推薦

  • 在這個溫柔多情的小村裡──沒有任性這回事!

    文/博客來編輯2007年11月06日

    文/幾存 在書評介紹中,常會看見這樣的文字描述:『某某作者筆下的人物「如此鮮明生動,彷彿躍然紙上」』;坦白說,就幾存個人的閱讀經驗,這樣的感受並不常出現。或者,更明確的說,在閱讀時,我還是習慣將故事中的角色當成書中人,和他們保持一定的距離,維持著一位讀者的清醒。 但是,在閱讀齊 more
 

內容簡介

  這是齊格飛.藍茨「含蓄的愛意表達」,為了讓新婚妻子認識他的故鄉,愛上他的親友,藍茨寫下了《我的小村如此多情》:

  傳說在馬祖里的蘇萊肯村裡,有一群奇特而且滑稽的居民,他們講起話來,老愛拖泥帶水,而且話裡總像有什麼深意似的。其中像是熱愛閱讀的哈米卡.薛斯,他就算死到臨頭了、惡魔要來抓他了、或者敵人要來攻打他們村子了,仍然無時無刻在閱讀,誰也無法打斷他;普魯這位農夫為了把半頭牛送人,不惜比賽生吞青蛙;約瑟夫.格力章,竟然用甘草來迷住自己喜歡的女孩;還有畸形人古傑卡、陰沉怪人邦奇歐……等。

  藍茨以故鄉為場景,展現各種社會現象,不僅在德國創下百萬銷售量,更成為德國鄉土小說的代表經典。

作者簡介

齊格飛.藍茨Siegfried Lenz, 1926~

  德國當代最傑出作家之一,與葛拉斯(G?nter Grass)、波爾(Heinrich B?ll)兩位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齊名,但受歡迎程度更勝前兩者,不論是在德國或在台灣。

  1926年3月17日,藍茨生於東普魯士馬祖里地區的呂克城,1943年被海軍徵召入伍,在納粹德軍瓦解時逃往丹麥。戰後他在漢堡大學攻讀哲學、文學等課程,1950年擔任德國《世界報》編輯,1951年起成為專職作家,並發表第一部小說《空中群鷹》;初期的作品主要受到托馬斯.曼、杜斯妥也夫斯基、卡謬、福克納、海明威等人的影響。

  他的經典之作《德語課》(1968),取材自畫家埃米爾.漢森在納粹統治時期被禁止作畫的真實事件;本書引發讀者對於被納粹踐踏的公民義務進行反省,成為戰後德國流傳最廣的小說之一。除了長、中篇小說之外,藍茨還撰寫了大量的短篇小說、舞台劇以及廣播劇。藍茨擅長用文學展現各種社會現象,短篇小說集《我的小村如此多情》(1955)取材自家鄉呂克的童話與鄉野軼聞,引起廣大迴響,被公認為1950年代德國「鄉土小說」最重要的作品。

  藍茨曾獲多項著名文學獎的肯定,包括「不來梅文學獎」、「歌德文學獎」和「德國書商協會和平獎」等,2006年獲得德國出版界大獎「金羽獎」(Goldene Feder)。

  在台灣出版的著作有《德語課》(2007)、《失物招領處》(2003)、《少年與沉默之海》(1999)等。

譯者簡介

林倩葦

  輔仁大學德國語文學研究所畢,台東大學兒童文學研究所博士生。喜歡孩子與童書,喜歡在文字與音符中漫遊,也熱愛接觸新的人事物。從事翻譯多年,主要譯作以繪本和兒少小說為主。

 

目錄

【推介】青蛙不能生吞◎張國立
【導讀】用幽默書寫家鄉◎林倩葦
國際媒體推薦

第一章 嗜書魔
第二章 庫卡肯的輕步兵
第三章 瑪那亞叔叔
第四章 復活節的聖桌
第五章 烏茲辛斯克的浴盆
第六章 愉快的葬禮
第七章 須蘇米的大日子
第八章 坐在短羊皮裡決鬥
第九章 馬戲團
第十章 憤怒的鞋匠
第十一章 捉公雞的藝術
第十二章 小火車波普
第十三章 到歐雷茲科去旅行
第十四章 所謂的智能教育
第十五章 注射疫苗
第十六章 蘋果樹裡面的人
第十七章 重要會議
第十八章 一則愛情故事
第十九章 預知未來的碗
第二十章 追捕

【後記】關於馬祖里的私密◎齊格飛.藍茨

 

【導讀】


用幽默書寫家鄉                   ◎林倩葦

  談起德國作家齊格飛.藍茨(Siegfried Lenz, 1926?),讀者馬上想起他特有「對抗邪惡與不公義」的形象。一九六八年的出版《德語課》(Deutschstunde),多數公認是他的代表作,該書屬於德國「戰後文學」的經典小說,書中透過一個青少年的眼光,回顧自己的故事、父執輩的過往,以及社會國家的歷史,寫實地揭露並批判納粹德國社會的心態,在當時德國的文學界造成轟動。


  除了《德語課》之外,藍茨的其他作品也賦予他高度的正義形象,例如他在一九六○年的作品《燈塔船》(Das Feuerschiff)以及他的後期作品、二○○三年出版的小說《失物招領處》(Das Fundb?ro):前者敘述一艘燈塔船在值勤時救起犯案在逃的凶人,讓自己和隨他出海的兒子陷入生存危機,最後船長以智慧和犧牲的勇氣終能制伏惡人,此書強調面對邪惡不得緘默;而後者在「量」方面雖不如《德語課》般厚重,然而書中認真嚴肅的主題卻依舊如當年;因為隨著兩德統一、世界經濟的全球化,以及多元文化主義的興起,德國境內形成一股新納粹熱潮,這讓一向關心歷史、倡導文學該為道德服務的藍茨再度嚴肅出擊,在此他以諷喻方式,藉由人們不該遺忘、卻又遺失在火車上的失物,提醒讀者不應遺忘邪惡的過去。


  當大家慣於把藍茨封為「對抗邪惡與不公義」的小說家,強調他的高度正義感和道德形象時,他的另一部作品《我的小村如此多情》(So z?rtlich war Suleyken)卻會讓讀者感覺到,我們似乎遺忘或忽略了這位愛好正義的作家也有幽默的筆觸;一位優秀的作家就如一位能接受多種類型劇作考驗的好演員,可以用嚴肅的筆調書寫人類的歷史過程,也能用簡單的幽默描繪真實生活的憂喜。而毫無疑問的,藍茨正是這麼一位優秀的作家。


  與藍茨結識多年的德國重量級書評家馬塞爾.萊希.拉尼奇(Marcel Reich Ranicki)曾經這麼說:「沒有人希望被人在背後議論自己沒有幽默感,然而也沒有任何德國作家想被視為幽默作家。」誰若讓讀者發笑,必然立刻被貼上標籤,懷疑他對文學懷有憤怒,懷疑他的滑稽背後是諷刺是憤世嫉俗,這對一位成功的嚴肅作者而言乃相當嚴重,然後──這也是藍茨所經歷過的──他的聲譽立即受到爭論。當時藍茨尚未出版《德語課》,文學地位尚未穩固,但是他對這種特意的挑釁從一開始便不予理會,難怪拉尼奇稱譽他是一位「明智與平衡的作家」。


  一九五五年首度出版的《我的小村如此多情》,自一九六○年一月起由費雪(Fischer)出版社發行口袋書版本,並在一九八一年達到銷售百萬冊,當年除了《少女安妮的日記》(Das Tagebuch der Anne Frank)之外,費雪出版社中尚無其他書能有如此傲人成就。這個事實令其他作家稱羨,因為對他們而言,著作要能銷售一萬冊,早已非易事,更遑論百萬冊。然而藍茨這本幽默的馬祖里故事集,以及他的小說《德語課》,皆有百萬以上的銷售成績。這聽起來何等不容易!


  《我的小村如此多情》能有此成績也並非無跡可循,這不僅因為學校一般德語課的閱讀教材讓學生笑開懷的機會過少,主要原因要歸功於德語教師;藍茨曾表示,他收到許多教師們捎信給他,大大讚揚此書,宣稱它非常適合作為代課教材!儘管這些馬祖里的故事並非全是天真爛漫,但藉由它們,卻能在課堂中跟學生營造一股祥和氛圍,讓代課老師順利愉快地完成任務。這點大概是作者當初寫作時始料所未及的。
  

  蘇萊肯(Suleyken)是《我的小村如此多情》此書中的小村名稱,大家對它都相當好奇。當您翻開地圖,在東普魯士的馬祖里地區(即現今的波蘭),不論如何細心尋覓,肯定是找不到蘇萊肯,因為它只是個虛構地名。而這些小村的故事也非懷舊思慕曲,更不是試圖要徹底改造現實。誠如藍茨所表明(他出身於東普魯士的馬祖里),這是對他的家鄉所做的含蓄愛意表白,除此外並無其他嚴肅批判之意。


  藍茨為《我的小村如此多情》寫了二十個故事,文中所用的語言簡單、活潑、不帶花俏,故事的場景圍繞在牲畜、穀倉、農家與小村酒館之間,故事的主角盡是居住於此的平凡人物。隨著第一個故事的出現,我們彷彿看到一名男子正坐在酒館中的一張桌子旁,娓娓道來他家鄉的故事。他用一種特別的家鄉話和口吻,敘述村子裡的各式人物,以及那位老年才開始學習閱讀的老祖父等等。當我們愜意地一頁頁翻閱時,我們會覺得:這不是一本印刷書籍,因為這些故事與印刷油墨離得如此遙遠,而所敘述的趣聞軼事又與我們如此貼近。我們並非在這當中閱讀,而是在聽一個人、一個非常奇特的人講話,他講了一個又一個狡猾、帶點詭計且別有用心的詼諧故事,在講述時,他同時還做了相當小的手勢、揚起眼角、嘴邊帶著幾乎讓人無法一眼識出的諷刺笑容:這位敘述者用他的敘述風格,以及他那馬祖里的方言,參與故事當中,他的臉部表情甚至成為故事的重點之一。
 透過這位敘述者,讀者優遊於馬祖里這個區域,強烈感受它的地方特徵與色彩,見識到這個奇特的社群,甚至他們的語言、服裝與習俗,都跟德國其他地區如此不同。而在此,我們也看到作者藍茨驚人的敘述才華;他彷彿潛入鄉親父老的靈魂中,成為這些人物的發聲筒,替代他們述說了這些親身經歷的事件。


  當我們讀著一個又一個故事的時候,會突然發覺:這名講話的男子可能瘋了。因為事實上並沒有蘇萊肯這個地方,而故事中的人物如:嗜書如魔的祖父哈米卡.薛斯、習慣下命令的阿芮法姑媽、狡猾英俊的阿列克.普赫,或是以奇特方式表達愛意的華德瑪爾.格力章等等,都壓根兒不存在;根本就沒有這些馬祖里人,也沒有這個世界:它們都是童話。但這些童話並非不真實,它們看起來反而比現實世界來得真實。


  《我的小村如此多情》是藍茨相當早期的作品,出版後所獲得的評語褒貶不一;簡單的故事題材與未經修飾的語言,著實讓當年許多文學評論家曾搖頭又皺眉。然而這並不改變它受歡迎的事實,因為這本故事集除了以書的形式出現之外,它也和小說《德語課》一樣受到電視公司的青睞而拍成電視劇;布萊梅電台(Radio Bremen)在一九七二年將其中十三個故事搬上電視銀幕,而前東德(DDR)的電視公司更在一九七六年向布萊梅電台購買版權,在前東德地區播放此劇。一本書跨越了前西德和前東德兩個國家(本書出版發行當年,德國尚未統一),同時擄獲觀眾與讀者的心,這再度證實《我的小村如此多情》的魅力。當然,還有藍茨的寫作實力。


  不管您是否來自馬祖里,《我的小村如此多情》肯定讓您讀了會拍案叫絕又笑開懷,同時也讓我們見識到這位一向強調正義、歷史責任的作家另一種對家鄉的多情與幽默。

【推介】

青蛙不能生吞                        ◎張國立

  人的思考是可以使事情變得更有趣──嗯,有時也變得更複雜。例如魔術師表演憑空抓兔子,只見他兩手空空,忽然從我背心裡抓出一隻胖兔子,我當然用力地鼓掌,讚揚魔術師的偉大,不過這個叫施坦尼斯勞.格立古爾的舅舅卻有完全不同的思考,他堅定地認為兔子既然是從他身上抓出來的,顯然這隻兔子原本是屬於他的,那麼魔術師不應占為己有,而該還給他。

  施坦尼斯勞的論點正不正確?當然正確,除非魔術師能再證明他是怎麼把他的兔子藏到施坦尼斯勞的背心內(第九章馬戲團)。

  我的啟示:對,以後看魔術表演一定要坐在第一排,看魔術師能從我身上摸出什麼黃金、鑽石來!

  另一個思考邏輯,當美國和俄羅斯都開發出最新的超音速客機,他們來台北搶客源,都說:現在我們早上出發,中午就能在月球上吃午飯了。如果我在現場,我知道他們是形容新一代飛機的快速,這是正常思考方式,不過這時我的旁邊要是有個波蘭北部的馬祖里人,他則會說:我們台北不是很好嗎,要去月球幹麼。

  對,這個馬祖里人說的有道理,不論飛機多快、輪船多快、火車多快,既然我們認定馬祖里或台北是全世界最棒的地方,那我們要飛機輪船火車做什麼咧(第十二章小火車波普)。

  我的啟示:其實不出國,一直待在台北也挺不錯的,還省了飛機票錢!

  再來一個讓人困擾的思考習題,就像賣牛的葉格卡對賣羊的普魯說,如果你能吞下這隻青蛙,我就把這頭小牛送給你。如果我是普魯,一定接受葉格卡的賭注,反正我什麼損失都沒有,要是吞下青蛙,還能賺到一頭小牛。再說青蛙其實鹽酥一下也挺好吃的。

  不過普魯是馬祖里人,他不懂得青蛙在吃之前要鹽酥一下,他張開口便吞,當然怎麼也吞不進去。不過馬祖里人很聰明,普魯吃了半隻青蛙,拎著另半隻青蛙的腿對葉格卡說,如果他能吞下另外半隻青蛙,他就可以不必把小牛送給普魯啦。葉格卡對這個建議很高興,他吞下那剩下的半隻青蛙,然後保全了他的小牛。

  最後葉格卡對普魯說了句發人深省的名言:「只是,你能不能告訴我,我們究竟為何吃下那隻青蛙?」(第七章須蘇米的大日子)

  多棒的問題呀,我也得到了啟示:不要在沒有料理之前就急著去吃青蛙,和生魚片不一樣,沙西米的青蛙不好吃。

  這是齊格飛.藍茨的小說《我的小村如此多情》裡的幾則故事,他寫的是他故鄉馬祖里的事情,看起來他的老鄉們都有點腦袋那個,因為他們的思考和我們完全不同。

  馬祖里位於如今波蘭的東北部,接近俄羅斯、立陶宛的邊境,原來屬於俄羅斯,後來成為普魯士的一部分,一次大戰後,被畫入德國的東普魯士,二次大戰後則變成波蘭的國土。原本住在這裡的德國人被迫遷回德國本土,如今的馬祖里大約只剩下約五千個祖籍德國的馬祖里人,而他們和這個世界毫無衝突,他們閒下來會賭賭吞活青蛙,會覺得火車是個無用的交通工具,更堅決地不相信魔術,但他們卻被歷史逼著改變人生。

  我根本不知道這世界上還有這麼單純、可愛的地方,因而我上網到處去找關於馬祖里的一切,才知道這竟是個世外桃源,在平滑如鏡的大湖旁,有著青綠的山地,而中間則是尖塔矮屋的中世紀小鎮。時間凍結於《我的小村如此多情》這本書裡,讓一切回到最原始最直接的思考,人的煩惱被壓縮到如何吞下青蛙上。

  讀著讀著,我想起二十世紀初捷克作家哈謝克寫的小說《好兵帥克》,也讓我想起魯迅寫的《阿Q正傳》,然後感受到單純的可愛。同樣我也想起一年多前老婆問我的一句話,她說回教徒可以有四個老婆,我會不會很羨慕?那時我連想也沒想地就回答:不,一個老婆就夠了。我老婆認為我騙她,說謊話,可是我老婆不知道,一個老婆就讓我半生不死,別說四個老婆了。

  我親愛老婆和我的思考完全不同,所以在此我要宣告,其實我也是馬祖里人,一個可愛也常被別人罵很笨的馬祖里人。

 

詳細資料

  • ISBN:9789573261735
  • 叢書系列:文學館
  • 規格:平裝 / 184頁 / 16k菊 / 14.8 x 21 x 0.92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須蘇米的大日子
這兩人都打赤腳,其中一人用粗繩牽著一隻山羊,另一人則牽了一頭小牛;他們在十字路口碰上,正當山羊和小牛訝異地打量彼此時,這兩位赤腳先生也互相寒暄,各自拿出鼻煙來招待對方,而且話也沒多說,便一致決定把這一天當成上好的市集日,因為蔚藍的天空向外延伸,蟬兒如往常唧唧地叫著,空氣中充滿一股即將有事情要發生的氣息。

他們啊,如剛剛說過的,把這一天視為好日子之後,便一起在大馬路旁的草上撒尿。在吸了一小口煙之後,普魯先生喊著他的山羊,葉格卡先生喊他的小牛,兩人把粗繩套在自己的脖子上,生氣勃勃地大步向前走,兩隻動物則跟在他們後面,因為須蘇米這個親切的市集小鎮離這裡有六哩路,那裡正是他們的目的地。六哩路,大家都有經驗,加上後頭還跟著山羊和小牛,這並非一般的散步,於是這兩位先生開始咒罵。這也情有可原,他們各有各的脾氣地罵著,也就是:葉格卡罵得比他的鄰居還要厲害,因為那頭正要探索世界的小牛特別難以駕馭,牠老是跑來跑去,突然沉思地盯著閃閃發亮的小水塘或牠的同伴山羊。這隻山羊老了,順從許多。

「這趟路可真辛苦,」葉格卡說:「當初拿破崙若得拖著這麼一頭小牛的話,老天啊,他一定無法那麼快離開俄國。」

「也許拿破崙有不一樣的辦法,」普魯回答:「他啊,就我對他的瞭解,一定會下令要別人背這頭固執的小牛。」

「是啊,」葉格卡體諒地說:「那個人把一切都看得很簡單。」

他們繼續走著,埋怨拿破崙東拿破崙西的,最後他們談到了關於價格的問題。因為硬拉使得手已經被粗繩磨紅的葉格卡解釋說:「到市集的這段啊,我是說牽著小牛走的這段路,早已經比這頭小牛本身值更多錢,因此,若不及一般最高價,我是不會賣的。我也不會打折扣,價格沒有商量的餘地。」

「這我可以理解,」普魯說:「不過,我的山羊不同。牠已年老,奶都被擠乾,只剩肉還值錢。假如有買主願意上鉤,我就要偷笑了。我們是同村子出來的,所以我這麼告訴你。」

「沒問題,」葉格卡說:「好,我們該繼續走了。」

還不到中午,他們便抵達須蘇米這個親切的市集小鎮,到處充滿聲響和氣味,人人快樂且活潑,拿著鞭子拍出響聲,大笑,靴子下黏著稻草,吃著油膩的肥肉,檢查馬匹的嘴,以及捏捏豬仔的背部而引起一陣瘋狂的尖叫聲;男人們拉住胖太太們的裙子,孩子們又哭又鬧,公牛低沉地吼叫,一隻鵝混進了羊群中而造成幾隻羊跑到母牛那邊,幾頭母牛掙脫開來,在滿是灰塵的木棚小巷中四處奔跑,當一名壯碩男子捉住那隻鵝時,鵝在他的手下大聲尖叫,並撲撲展翅,嚇得那名男子把牠抓得更緊,以至於把這隻鵝給捏死,引起善辯的鵝主人的注意——簡而言之,這就是須蘇米,這個親切的市集小鎮的一個大日子。

牽著山羊的普魯與帶著小牛的葉格卡立刻就被幾個感興趣的買主包圍住,他們又爭吵又大笑,拍拍山羊的乳房,並檢查小牛的眼角和耳朵。突然,一名男子——矮小結實的牲畜商人——拿出一個信封,數了數錢遞給普魯,接著不急不徐地將粗繩綁在手腕,牽著山羊離開。普魯高興地數著錢,然後跑去找他同村的鄰居葉格卡說:「好賽哪!山羊賣出了!如果你動作快一點的話,咱們在回家前也許還可以去喝杯酒。」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完美犯罪】推理暢銷小說展99元起─隱去殺人動機,製造不在場證明,在你眼裡我只是無害的普通人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時報截止
  • 我是心理系
  • 詩人節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