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倒數計時:  全館滿千88折 詳情

  • 每日一句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謊言的邊界

  • 定價:410
  • 優惠價:9369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折328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內容簡介

榮獲西班牙書商文學大獎,全球13國版權迅速售出
真實與謊言,其實只有一線之隔或同時並存
我活在自己的死亡中,卻沒有真正的死去。
這場虛偽的死亡,建構了我的真實人生。

  ●  它是觸動人心的,當我們發現自己活在謊言裡時,又該如何面對真實生活?
  ●  它是壯麗的,拉丁美洲部落叢林體驗,把我們的視野延伸到世界另一端……

  伊莎貝爾是一位人類學家,育有三名子女,平常除了照顧家庭外,她熱愛在閒暇時到叢林部落進行勘察。一次在瓜地馬拉雨林考察時,一具水上浮屍和一些陰錯陽差,竟被誤傳她已意外死亡。

  母親錯愕於與自己生活了三、四十年的兒女,竟沒認出死者不是她。女兒莎蕾娜在接獲母親死亡的消息後,除了傷痛之外,一直不能接受。她想了解母親為什麼會突然死亡?

  隨著時間演變,帶出一場真假難分、錯綜複雜的心理糾葛戰。人人都籠罩在一場真實與謊言、生命與死亡的迷霧中。

本書特色

1.榮獲西班牙書商文學大獎,全世界銷售十三國版權,電影版權已售出。
2.一部描述在真相與謊言、生命與死亡邊緣徘徊,融合拉丁美洲叢林部落體驗,深入刻劃家族成員關係,引人深省的壯麗巨作。
3.本書透過母親與女兒的交叉敘述,隨著親子關係的時間演變,帶出當人性面對事實時,為何會選擇說謊的微妙心理機制。
4. 郝廣才  愛讀推薦。

作者簡介

恩立奎.德.艾利斯(Enrique de H?riz)

  出生於西班牙巴塞隆納,既是一位出色的作家,也是翻譯家。曾於二○○三年,以短篇小說〈聾,卻感到嘈雜〉,榮獲西班牙全國遠距教學獎(UNED)。本書則讓他受到國際文壇矚目,成為亮眼新秀。

譯者簡介

江慧真

  西班牙納瓦拉大學新聞研究所碩士,曾任靜宜大學西班牙語文學系講師,現為資深媒體工作者。譯有古巴作家黛依娜.查薇雅諾的《中國字謎》(圓神出版)等書。

奧斯卡

  基於對西班牙文學的熱愛,從事西語相關譯著多年。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1332567
  • 叢書系列:當代文學
  • 規格:平裝 / 432頁 / 16k菊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死亡?我死了嗎?死的是別人吧,我要說的還不只這句話。我現在身處加勒比海旅館,一個半月來,幾乎沒看到半個人影。不過,這是個謊言:因為,每隔一個星期,安基耶會幫我送糧食過來。雖然我的時間觀念不太可靠,但我想,是每週二吧。這兒日復一日,每天過得都差不多。

加勒比海旅館,很普通的名字。六間長方形的茅屋,圍著一間最大的正方形茅屋客房,中庭有著餐廳和管理中心的功能。每間茅屋都有著棕櫚葉的屋頂,粗壯樹幹圍起來的牆,直達半空中,上頭還裝了片碩大的玻璃,只可惜蚊子太多,濃密到光線幾乎穿透不過雨林。雨林裡老是灰暗無光,這就是位於瓜地馬拉北方的貝殿雨林1,距離加勒比海非常遙遠。

我花了十個小時,從倫敦飛到邁阿密;又耗了兩個鐘頭,飛到瓜地馬拉的首都;接著,換搭小飛機,飛了五十分鐘來到佛羅雷斯市;沿著陸路,我乘坐了六十二公里的貨車,才抵達薩雅斯卻。以我這把年紀來說,這趟行程還不算太差。來到薩雅斯卻,全得和船夫搏感情。花錢事小,累人的是要耐著性子和人打交道,這些我統統交給安基耶去打點。我對他印象好極了,臉上始終掛著觀光業者的招牌笑容,那種介於權威和嘲笑之間的味道,讓我感覺起來既嚴肅又負責。在他縝密的規畫下,我也連帶受到影響,決定直接挑他的船,這看起來比其他人的船穩多了。當地人稱呼這種海上工具為小艇,但全都是電動船。安基耶的小艇叫做嬌生慣養,如果不是因為大家的船名太類似了,否則還挺好記的:例如嬌生慣養、忘恩負義、妒火中燒、沉默寡言等諸如此類的。要是我的心情好到對這些名字感興趣,我鐵定會仔細研究它們的由來;比如說,誰先取了第一個名字、為什麼要這樣取、誰抄襲了誰?以前的我,絕對會調查得清清楚楚。

在這兒,不管你挑中哪一艘小艇,你所付的錢,最後都會回收到同一雙手上:老頭家。我猜他應該有名字的,只是我不知道叫啥。大夥都喊他「老頭家」,打從我一來到薩雅斯卻的每一個動作,都間接得經過他同意。我從未看過他,但我知道,一切都得有他的允許才行得通,包括該收多少美金,特別是安排這種只容納二十人以下的頂級旅館。

這艘嬌生慣養是鋁金屬打造的,帶著墨綠的色調,我推測,以前應該隸屬於軍隊。船身共長兩公尺半,我懷疑,這艘船是否擠得下三、四個人以上。安基耶老堅持一次要載上七到八個人之多。幾乎每次見面,他都要重複說,所有河面上的船,就屬鋁製船最優勢;其他的船都是碳纖維所製,雖然和他的船一樣輕盈,操控性也不錯,卻脆弱多了。要是遇到強烈的撞擊,不會只是凹進去,而是直接像乾掉的甘蔗般破碎開來,尤其是老舊或有裂痕的船隻。我向他解釋說,我還是比較喜歡少數的木製船;他回答,現在已經沒人要這種又重又不實用的船了。我仍然堅持,還是有的啦。要是換成我人生另一段時期,我會告訴他關於船和海、義大利蒸氣船和風帆船,所有我知道關於海的事情。我會告訴他我的人生、我的家人。但現在,我不會。我對他微笑,偶爾坐下來,好像真的很在乎他的話。其實,我根本不在乎,這不是我的錯,現在已經沒有什麼讓我覺得重要的事了。

安基耶帶我來到這兒,我給了他十八美金。我猜,他大概只賺五或六美元,其他都被老頭家拿走了。我不知道我們在熱情河上行駛了多少公里,我只知道,船的速度不但快,還走了很長一段時間。那是安靜的、無邊的、廣闊的河床,綿延近三十公尺。隨著我們漸漸遠離薩雅斯卻,兩岸的植物變得愈來愈濃密,首先是平原,接著半平原,然後是灌木,最後邁向了雨林。泥濘且沉重的河水,幾乎無法映照出天空泛紅的倒影。突然間,河流交叉成兩個孿生手足,安基耶選了右邊的水路。很快的,浮游植物開始浮現,一開始是些零星的睡蓮,接著一束束濃密的聚集出現。一轉過拐彎之處,露出了幾座小島。是真正的小島,不管是竹子林立的小島,或者是其他,都愈顯如此蒼鬱而茂密。搖曳的水仙、三公尺高的甘蔗,各種水生植物和浮遊的叢林交錯著。突然間,安基耶駕著嬌生慣養的船頭,轉向小火山島群中的一個,以飛快的速度前進;一剛開始,我以為他只是想讓我開開眼界,或是像個突如其來的朋友般嚇嚇我。後來,在最後一刻,我看不出任何徵兆,也不知道有什麼秘訣可以避開眼前的撞擊,眼見只差三秒鐘、兩秒鐘、一秒……穿過去了。

我們駛進了小火山島。四周環繞著綠色濃密植物,船依然在水面飄行,一點也沒有減緩速度。看來真不可思議,沒有陸地,怎麼支撐繁盛的植物?這些沒有根的植物怎麼長的?

我們花了半個多小時,穿過一個個小火山島。島內,島外;島內,島外。岸邊沒有什麼值得提的,肉眼也看不到明顯的海道讓船通行,當船進入叢林旁的石島時,好像有人用著輕鬆的手勢,撥開兩旁的門簾,往前邁開步伐。

說不定,安基耶以為我被眼前這般景色震懾住了,因為,我一會兒便轉身背對著他,瞭望起船頭遠方的景色。根本不是!我在想自個兒的事。古老的回憶和近來的發現,讓眼前的現在,無足輕重到值得記憶了。一切都因為我裝死,讓我人生的記憶出現了一道不同的光線,顯得愈發清楚。那個俄羅斯女人,我想起俄羅斯女人。她花了我整整五天的時間,在倫敦找資料;事實上,我從很久以前就懷疑了:那個俄羅斯女人,活脫脫根本就是個騙子。我一點也不詫異,我早就知情了。令我驚訝的是馬列斯畢納村的人。我一點也不樂於相信她的謊言,歌誦她的謊言,也不屑把謊言編成真正的傳說。河上的第一次旅行,我花了很多時間想著她,沒有什麼惡意,也沒要怪罪她。或許,追根究柢,我們是同類的人。我們從容的面對死亡,當時我並不知道自己死了,現在才恍然大悟,原來他們認為我現在已經死了。人們被斷斷續續的歷史書籍審判、大聲的審判,他們的形象就這樣被放大。透過沉默,我們這些女人,在傳奇傳記的角落中相遇。俄國女人就屬於這一類。我也是,我猜。儘管是比較溫和、安全的尺度,但是我的沉默,達到了足夠的強度,讓其他的人可以創造出一個小小的神話。我前天讀了我的訃聞之後,發現自己的孩子們並非那麼認識我之後,我便開始這樣想。

我也想起茱蒂。現在茱蒂已經死了,對,真的死了。我談不上認識她,只不過和她講上二十分鐘的話罷了。從倫敦飛往瓜地馬拉的飛機上,她坐我旁邊。和我一樣,獨自旅行。和我一樣,年歲不小了,也或許沒我那麼老。說不定才六十幾歲。我沒問她。事實上,我沒問她任何話。我猜,我們對彼此的尊敬,遠大於好奇。一開始發現她時,我記得心裡還想著:「這人看來和我真像,假如我去當修女,應該也是這個模樣吧。」我從小念教會學校,認識好多這種模樣的修女。有一天她們就算放棄了這些習慣,但是她們的舉手投足還是會洩漏出秘密:她們的人生,有一種非常具體而嚴謹的模式。茱蒂不是修女,也從來沒當過。她是護士,醫療無國界,但真奇怪,現在我才發現,我竟然沒有開口問她打哪來的。可能是德國人。她的口音聽起來,說著一口完美無暇的西班牙語,主要負責協調一堆不同的拉丁美洲協助發展計畫,算是管理工作。她監督調整不同計畫中所需藥物的數量,同時組織緊急病患的疏散作業。她做這些工作已經有十五年了,但她沒告訴我,到底做得開不開心。我看她做事情的樣子,應該是開心的,所以才不需要昭告天下吧。我也沒問她是否有兒女。現在,我倒真想知道。一到達瓜地馬拉機場時,她的行李比我的先出來。當我看著她離開,帶著禮貌的表情和我道別,我揣想著:「又是個傳奇人物!」一個孤單的女人,被寂靜圍繞著,就像那個俄羅斯女人,就像我。如果我正在寫一本小說,我會說,那抹最後的眼神,串結起我們的命運。類似這樣的說法。小說裡總會出現一些好的句子,堆砌著描述自己的文字,來填滿自己命運的重量,如空氣般的命運。但真正的人生卻非如此,一個陌生人,在某種機緣下,和妳禮貌互動還不到二十分鐘,便死在妳身旁,她的人命仍然是值得歌誦的。可憐的茱蒂,最終,都是我的錯;我無法想像,每每一想到她,竟會有這樣危險悲慘的下場。可憐的茱蒂。


會員評鑑 TOP

會員評鑑等級 ,共 1 位評分。

感謝您為本商品發表您的看法,這是專屬於博客來會員的發表園地。 看更多書評請前往 【讀者書評】專區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金翅雀(同名電影改編原著普立茲獎小說,上下冊不分售)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滿額限量贈妖館妖魔版PP資料袋
  • 知遠暢銷展,2書75折,特價書最低5折
  • 【2019高寶X新經典年度暢銷展】參展書66折起

瀏覽此商品的人,也瀏覽...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