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因受白鹿颱風影響部分地區包裹配送,實際配達恐晚於出貨/取貨通知信。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誰解其中味

誰解其中味

  • 定價:280
  • 優惠價:9252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折224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買了此商品的人,也買了...

上頁 下頁
 

內容簡介

我琢磨《紅樓夢》跟很多紅學家路子不太一樣,
我不喜歡高堂講章、籠而統之地做思想、人物、藝術論析,
專喜歡琢磨細節,琢磨曹雪芹如何寫人與人之間具體交往。
我覺得這樣琢磨,對我這個寫小說的人來說最有用,
也最能體味出《紅樓夢》到底有趣在什麼地方。
《紅樓夢》有趣就有趣在,它寫人物之間的交往時,
不是寫簡單的交往,而是充滿了智慧。
──馬瑞芳

《紅樓夢》裡有美食介紹、有建築描繪、有風土民情、有服裝設計、有人情世故……
《紅樓夢》涵蓋之廣,使得各方學者紛紛投入《紅樓夢》的研究中,樂此不疲。
每個學者對於《紅樓夢》都有其解,由誰來解,便會解出不同的韻味與學問。

易中天曾說:「直、爽、又好玩的馬瑞芳,是『百家講壇』裡最有人緣的一個。」
性情率真的馬瑞芳,經歷過在「百家講壇」說《聊齋》,找到了經典與大眾之間的橋梁──
經典之所以為經典,便在於它貼近人心與生活。
因此,她在撰寫本書時,不僅從學者的角度,
更從小說家的角度去琢磨《紅樓夢》裡人與人的交往、愛人之間幽微的心情變化。
她借用佛斯特的小說觀「人生五大事件」,即:出生、飲食、睡眠、愛情、死亡,
探討《紅樓夢》的主要內容「寶黛愛情」。

馬瑞芳豪爽、直言的評論,讓人拍案叫絕;
看過她關注到的細節,讓人發現不曾看到的《紅樓夢》,
其中的人情世故、愛情習題,在馬瑞芳的解讀下,讀者將有全新的體會。

作者簡介

馬瑞芳

1942年4月出生。

  1965年畢業於山東大學中文系。現任山東大學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導師、山東大學古代文學學科帶領人,兼任中國作協全委會委員、山東省作協副主席、復旦大學古代文學研究中心學術委員。

  主要著作有:《馬瑞芳重校評點聊齋志異》、《蒲松齡評傳》、《聊齋志異創作論》、《聊齋人物論》《從〈聊齋志異〉到〈紅樓夢〉》、《馬瑞芳說聊齋》等;長篇小說《藍眼睛黑眼睛》、《天眼》、《感受四季》;散文集《煎餅花兒》、《學海見聞錄》、《假如我很有錢》、《野狐禪》、《女人和嫉妒》、《漏泄春光有柳條》等。

  曾獲:85期間全國優秀長篇小說獎、首屆全國女性文學創作獎、首屆全國少數民族創作散文一等獎、全國紀實散文獎等。

 

目錄

【自序】試解其中味

絳珠仙子和神瑛侍者的三世情緣
林黛玉跟賈寶玉的感情恰好是三世情:
神瑛侍者對絳珠仙草的灌溉之恩;
絳珠仙子對神瑛侍者的刻骨銘心;
林黛玉和賈寶玉纏綿悱惻的戀愛。

薛寶釵胎裡帶來的熱毒
薛寶釵出生時就有胎裡帶來的熱毒,
需要經常用大自然最本真、最純潔的東西來糾正,否則就會發作。
這,就是曹雪芹寫的薛寶釵的出生,意味深長的出生。

絳珠仙子降臨賈府
林黛玉進府就先上了人生重要的一課。
這一課,既教她認識外祖母家的人都是些什麼樣的人?
又教她知道賈府的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是怎麼回事?
還教給她在賈府這樣的鐘鳴鼎食之家應該怎麼樣吃飯、怎麼樣喝茶?

神瑛絳珠初聚首
法國大作家雨果說過:人出生過兩次。
一次是在人開始生活的那一天,一次則是在愛情萌發的那一天。
曹雪芹詩意化地寫了賈寶玉、林黛玉的出生,
他們的又一次「出生」,
就是絳珠仙子跟神瑛侍者詩情畫意的初次會面。

識金鎖和認通靈──寶玉與寶釵的「金玉良緣」
曹雪芹寫薛寶釵的金鎖在榮國府亮相,
採用「山形步步移」的方法,
一步一步地深,一步一步地變,
還故意留下漏洞讓我們思考……

意綿綿靜日玉生香──寶黛愛情的萌芽階段
「意綿綿靜日玉生香」的情節不是描寫愛情的情節,而是愛情萌發的情節。
寶玉和黛玉互相非常親熱、體貼、關愛,
親哥親妹般一點兒沒有男女之別的界限,又一點兒也不越軌,
但是愛情正是在這樣的過程中悄然生長。

我為的是我的心──寶黛愛情的明朗階段
莎士比亞曾寫過:愛情就像四月的天氣,
一會兒,顯示陽光下的一切美麗;一會兒,烏雲遮住了一切。
曹雪芹寫寶黛愛情,真是:
雲漫雲收都在情中,雨注雨停都有愛意。

寶黛心靈過招──共讀《西廂》(上)
寶黛愛情之所以好看,
就是它既寫出了寶黛愛情的纏綿悱惻、甜蜜溫馨,
寫出了寶黛愛情的曲曲折折、回回環環,
又寫出了封建社會貴族青年男女愛情的深層次內涵,
寫出了他們既追求愛情幸福,又受制於封建禮教羈絆的複雜心理。

黛玉情感波瀾──共讀《西廂》(中)
賈寶玉說:「我就是那個多愁多病身,你就是那個傾國傾城的貌。」
這番林黛玉罵作「該死的」混話,
不能不在林黛玉的心裡掀起巨大的波瀾,強烈地衝擊林黛玉的心靈。
林黛玉的青春進一步甦醒,對愛情進一步產生渴望。

寶黛深情綿綿──共讀《西廂》(下)
林黛玉明明在談戀愛,
但只要賈寶玉一涉及到跟「愛」相關的、相近的詞兒,
她立即就惱了,摔下臉子訓賈寶玉,
這就是貴族小姐的戀愛──她自己約束自己,自己規範自己。
這,其實正是寶黛愛情悲劇的思想根源。

黛玉葬花
林黛玉從落花想到自己的身世,花像自己一樣純潔美麗,
而自己所處的環境像汙泥一樣骯髒,花落下來就掉到汙泥裡邊。
林黛玉憐花就是自憐,葬花就是自愛。
黛玉葬花,是寫林黛玉卓立不群的獨特性格。

紅麝香串事件──寶釵和黛玉的對壘
林黛玉和薛寶釵都是聰明的姑娘,
但是她們有完全不同的聰明。
林黛玉的聰明,用在獲取賈寶玉的愛情和寫詩上;
薛寶釵的聰明,用在獲取賈府的人緣和金玉良緣上。

不是冤家不聚頭
賈母「不是冤家不聚頭」的話太重要了。
「不是冤家不聚頭」在古代習慣地用來指夫妻關係,
所謂「常人聚頭,偶合萍蹤;冤家聚頭,永結連理。」
賈母這樣說,份量很重。
寶黛都掉淚了,都動心了,而且是同心。

訴肺腑心迷活寶玉──寶黛愛情的成熟階段
寶黛愛情經過了萌芽、明朗、共讀《西廂》、紅麝香串等事件,愈來愈明朗,
到了訴肺腑,進入兩人心靈交匯的最高層次。
從此之後,寶黛之間不再有誤會、口角,
只有無微不至的互相關心和愛護。

情中情因情感妹妹──黛玉的愛情宣言
黛玉題帕詩似乎只是寫給讀者看,
讀者知道黛玉對寶玉的感情發展到什麼地步,寶玉自己卻不知道。
寶黛愛情的「猜謎遊戲」還要饒有趣味地進行下去,
正是在這些微細地方,讀者能切實感受到《紅樓夢》打破了傳統寫法。

薛寶釵的神聖同盟
薛寶釵簡直像「十面埋伏」,討好王夫人,討好賈母,拉攏襲人。
薛姨媽、鶯兒也齊上陣,圍著寶玉轉,
有沒有起作用呢?有,反作用。
薛寶釵關心賈寶玉的結果,非但達不到兩人思想接近,
反而是兩人思想上進一步疏離。

黛釵交好和寶黛深情
史太君宴大觀園後,林黛玉和薛寶釵開始交好,
寶玉和黛玉之間再也沒有猜忌、爭吵、嘔氣。
平平靜靜,甜甜蜜蜜,寶黛進入了相濡以沫的階段。
但是寶黛愛情註定永遠結不出果子,
因為林黛玉的病愈來愈重,她短命而亡的預示再次出現。

紫鵑試寶玉
這次紫鵑試寶玉,
寶玉直接說出和黛玉共生共死的願望。
而黛玉為了寶玉奮不顧身、為了寶玉寧可去死的心意,也裸裎無遺。
他們之間的感情是生死之戀,
旁觀者清,紫鵑給了準確而有詩意的總結:「萬兩黃金容易得,知心一個也難求。」

芙蓉女兒誄
〈芙蓉女兒誄〉是賈寶玉最傑出的作品,
如果說〈葬花吟〉是《紅樓夢》女主角林黛玉的心聲,
那麼,〈芙蓉女兒誄〉就是《紅樓夢》男主角的心聲,
是賈寶玉做為封建叛逆者的淋漓盡致表達。

【附錄】《紅樓夢》人物關係簡表

 

自序

  百家講壇好友之間都按我送的外號稱呼,易中天是「易大佬」,于丹是「小妮子」。有一次,易大佬問我:「小妮子從四歲讀《論語》,你是什麼時候開始讀《聊齋》啊?」
「我在娘肚子裡就讀《聊齋志異》和《紅樓夢》啦。」
一句吹破天的話,令易中天瞠目結舌。

  其實這話並不全是吹牛。母親做少女時酷愛《紅樓夢》,她的嫁妝書箱裡有《紅樓夢》。八十多歲時,她老人家枕邊還放著這本書。

  我認真讀《紅樓夢》是五年大學期間。山東大學圖書館幾種評點本幾乎被我翻爛。上世紀八○年代我在一篇散文中回憶馮沅君老師,寫她在女生宿舍看到我寫的《紅樓夢》卡片時,曾教我如何整理和使用卡片。那時我正在寫平生第一篇論文《妙玉的悲劇》,經過「文革」,我的很多「少作」早沒影了,偏偏這篇大學三年級寫的文章,時隔四十五年居然保留著,這可能就是所謂緣分了。

  我從林黛玉進賈府的年齡開始讀《紅樓夢》,現在讀到向賈母的年齡邁進。半個世紀反覆讀同一本書,居然從沒覺得讀厭,沒覺得讀懂,沒覺得讀透!《紅樓夢》,從哪一頁翻開都能興味盎然地讀下去;明知下邊的情節如何發展,還會讀;明知下一步人物會說什麼,還是讀;愈讀愈愛讀,愈讀愈有趣。實在難以理解!有時候想,當作家當到曹雪芹這份上,就算沒白活了。

  最喜歡琢磨曹雪芹兩句話:「都云作者痴,誰解其中味?」從一個人瞎琢磨,到課堂上跟大學生、研究生、留學生一起琢磨,到紅學會跟國內外紅學家一起琢磨。我的散文寫過我跟若干紅學「談友」如何促膝談紅、唇槍舌劍,如周汝昌、馮其庸、蔣和森、李希凡、蔡義江、周策縱、唐德剛、趙岡、呂啟祥、劉敬圻、朱淡文……還有87版電視連續劇《紅樓夢》總導演王扶林。

有時,我「談紅」的對象是金髮碧眼的紅學家,地點在異國他鄉。
怪哉。這麼多不同國家、不同專業的人,都琢磨《紅樓夢》!
《紅樓夢》這麼令人願意琢磨,因為它是一部蓋世奇書。
《紅樓夢》這麼令人樂意琢磨,因為它寫出了絕世之戀。
世界上哪位小說家創造過寶黛這樣「緣定三生」的大愛神話?
世界上哪位小說家創造過絳珠仙子「塵世還淚」的摯愛真情?

  世界上哪位小說家創造過賈寶玉、林黛玉、薛寶釵這不是「三角戀」卻趣於三角戀、深於三角戀的聰慧者心靈「捉對兒廝殺」?

  世界上哪位小說家能把一場優美甜蜜的戀愛跟一座封建家庭大廈「忽喇喇」傾倒的過程如此微妙、巧妙地聯繫在一起?

  世界上哪位小說家能把一個尋常愛情故事跟文化、倫理、甚至於大自然的風花雪月,如此詩情畫意、天衣無縫地聯繫在一起?

只有《紅樓夢》。
《紅樓夢》是纏綿緋惻的愛情故事,但是最妙的是寶黛之間:
愛到深處永不說「愛」;
情到濃時從不言「情」。

  天才小說家曹雪芹如何打造出這震古鑠今、跨越國界的愛情魔方?讓我們從各種角度轉動,試解其中味。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2161685
  • 規格:平裝 / 229頁 / 17 x 23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文章標題】我為的是我的心──寶黛愛情的明朗階段

寶黛愛情從兩小無猜到感情愈來愈融洽,愈來愈密切,第二十回「林黛玉俏語謔嬌香」,林黛玉和賈寶玉都說出「我為的是我的心」。這類似於愛情表白的話是怎麼引出來的?吵架吵出來的。

在寶黛愛情中,薛寶釵的介入,在中國古代小說裡是很少見的現象。中國古代小說經常在男女主角周圍設計一個「第三者」,常常是撥亂其間的壞人或黑惡勢力的代表,是造成男女主角分離的罪人。

而薛寶釵基本不是什麼「第三者」,她心裡雖然裝著「金玉良緣」,但她本人是個典型的封建淑女。而且,薛寶釵也有權力追求幸福,有權力追求賈寶玉。她還想按照自己的道德規範約束賈寶玉,塑造賈寶玉。這就使得賈寶玉對愛情的選擇變成了人生理想的選擇、人生道路的選擇,顯得更加有深度,也更加有意味,小說也更好看。

「第四者」史湘雲再介入就更有意思。史湘雲對賈寶玉的感情還處於兩小無猜狀態,她還沒有意識到林黛玉跟賈寶玉正在慢慢發生變化的感情到底是怎麼回事?她仍然把他們之間的交往,看成親戚間兄弟姐妹的正常交往,是「你和我玩,我和她玩」的關係。也正是因為史湘雲的到來,才陰差陽錯地激發林黛玉和賈寶玉先後說出了類似愛情表白的「我為的是我的心」。

【小標】黛玉任性的真相──愛的排他心理

元妃省親後,還在正月裡,寶玉到寶釵處玩耍,恰好史湘雲來了,賈寶玉急忙跑去見她。已在賈母處的林黛玉,看到賈寶玉和薛寶釵同時出現,下意識地問賈寶玉從哪兒來?聽到是「在寶姐姐家來」,林黛玉馬上冷笑說:「我說呢,虧在那裡絆住,不然早就飛了來了。」

林黛玉心細嘴巧,說話針針見血。她的這幾句話,是一石雙鳥,諷刺了兩個人:薛寶釵和賈寶玉。

她說賈寶玉在薛寶釵那兒是「絆住」,林黛玉潛意識中,認為是薛寶釵想方設法留住賈寶玉,拉住賈寶玉,甚至想拿根繩絆住賈寶玉,不讓他走。「絆住」是諷刺薛寶釵。

而林黛玉認為賈寶玉想見史湘雲是主動的,迫不及待的,所以用「飛來」,不是走來,不是跑來,而是「飛」來,以最快的速度到來。這是挖苦賈寶玉急切地要見史湘雲。

林黛玉簡簡單單的十幾個字,既挖苦薛寶釵千方百計跟賈寶玉套近乎,也挖苦賈寶玉太在意史湘雲。這幾句話洩露了林黛玉的對賈寶玉的獨占心理,而且當眾表現。這表面上可以解釋是小孩子「你跟他玩,我不高興」,其實表露的是愛的排他心理。

遇到這種情況,賈寶玉的最佳選擇是裝聾作啞。但是賈寶玉還沒修煉到這份上,也就是說,他對林黛玉的心理還沒琢磨透。不僅沒琢磨透,賈寶玉還傻呵呵地把林黛玉的心理活動分析出來:「只許同你玩,替你解悶兒,不過偶然去她那裡一趟,就說這話。」

賈寶玉是按照親戚兄弟姐妹間相處的常理說的,說的完全是實話,正因為是實話,林黛玉更生氣。因為照林黛玉的心理,賈寶玉對她不能照常理辦事,得「特事特辦」!賈寶玉什麼時候,用多少時間到林黛玉那兒都是應該的;什麼時候,用多少時間到薛寶釵那裡都是大可不必的。但是林黛玉不能把這一心理直接說出來,她採取跟賈寶玉嘔氣的辦法,說:「好沒意思的話!去不去管我什麼事,我又沒叫你替我解悶兒,可許你從此不理我呢!」說完賭氣回房裡去了。

從第三回林黛玉進賈府到二十回,林黛玉肯定跟賈寶玉鬧過很多矛盾,小說都沒有寫。這是林黛玉當賈母和眾人的面兒,第一次跟賈寶玉鬧。她說的話,照他人看來,還是小孩子家「你和我玩、我和你玩」之類的話,沒什麼了不起。但到賈寶玉的耳朵裡就不得了啦,林黛玉的話就是:「你的事跟我無關,我的事跟你無關,我不和你玩兒了!」後來史湘雲說林黛玉「小性兒,行動愛惱人」,「會挾制」賈寶玉,林黛玉挾制賈寶玉的尚方寶劍就是「我不和你玩啦」。

我們做為旁觀者來看,這件事完全是林黛玉錯。是她主動諷刺賈寶玉絆在薛寶釵那裡,要不然就飛來見史湘雲。她又說「管我什麼事」,豈不是前後矛盾?史湘雲剛到,林黛玉居然賭氣回房。賈母會怎麼看?她會看成僅僅是表兄妹之間你親我疏的小孩子勾當嗎?

【小標】黛玉不講理,寶玉賠不是

林黛玉賭氣回房,賈寶玉馬上跟來使勁巴結,林黛玉繼續對賈寶玉不講理,愈說愈不講理,簡直成了胡攪蠻纏。

我們一句一句看看林黛玉如何跟賈寶玉不講理:

寶玉忙跟了來,問道:「好好的又生氣了。就是我說錯了,你到底也還坐在那裡,和別人說笑一會子。又來自己納悶。」

寶玉很有大哥哥風度,他不在乎林黛玉跟自己發脾氣,只在乎林黛玉會不會受到傷害。他勸林黛玉注意在眾人面前的形象,不要自尋苦惱。賈寶玉還開口先說「就是我說錯了」,莫名其妙先認個錯。

林黛玉回:「你管我呢!」任性得很,不領情。

賈寶玉說:「我自然不敢管你。只沒有個看著你自己作踐身子呢。」賈寶玉脾氣真好,說一千道一萬,他就是怕林黛玉受到損害。

林黛玉繼續任性,繼續不講理,賈寶玉你不是心疼我作踐身子嗎?我偏偏作踐,使勁兒作踐。她回答:「我作踐壞了身子,我死,與你何干!」

這麼小的一件事,居然聯繫到「死」啊「活」的,這就是林黛玉。

賈寶玉還是低聲下氣地勸:「何苦來?大正月裡,死了活了的。」

林黛玉回答:「偏說死!我這會子就死!你怕死,你長命百歲地活著。如何?」林黛玉愈說愈離譜,愈說愈難聽,愈說愈傷心,賭氣到這種地步,這位林妹妹實在有點兒不可思議。

賈寶玉聽到林黛玉如此不講理,他也有點兒受不了啦,回答:「要像只管這樣鬧,我還怕死呢?倒不如死了乾淨。」

林黛玉忙道:「正是了,要是這樣鬧,不如死了乾淨。」

賈寶玉的意思是說他自己死了乾淨,林黛玉卻急忙接上話荏,實際是誣賴賈寶玉說林黛玉死了乾淨。賈寶玉不得不分辨了,說:「我說我自己死了乾淨,別聽錯了話賴人。」

我們看林黛玉如何跟賈寶玉吵架,是不是林黛玉首先發難?林黛玉的發難是不是毫無道理?林黛玉是不是不講理?一點兒不錯。林黛玉每次跟賈寶玉吵架,總是林黛玉首先發難,還總是毫無道理的發難,林黛玉一點兒也不講理。

賈寶玉怎麼辦?林黛玉一而再、再而三地不論理,賈寶玉就像幼稚園阿姨哄小朋友,不斷地接招,費盡唇舌化解。林黛玉的胡攪蠻纏還不是通常意義的胡攪蠻纏,她並不罵賈寶玉,她用不斷的傷害自己叫賈寶玉心疼。像這樣的吵架,恐怕也只有《紅樓夢》裡有。其他古代小說沒有寫過,現代小說更寫不出來。

【小標】愛情魔力塑造人的靈魂

那麼,林黛玉為什麼這樣不講理?

這樣「小性兒,行動愛惱人」的林姑娘有什麼可愛的?

這是經常引起讀者討論的問題,甚至有些紅學家也這樣認為。周汝昌先生就不喜歡林黛玉,而喜歡史湘雲、甚至小紅。另一位大紅學家特地提醒我注意周先生這一觀點。我說,周先生有不喜歡林黛玉並申明不喜歡理由的權利,而我有喜歡林黛玉並把喜歡理由講透的權利。

其實不是林黛玉不通情理,而是曹雪芹太懂得戀愛心理了。

相愛是不需要道理的。
相愛就是最大的道理。
相愛者之間可以不講理。
你愛我,我就有權利跟你不講理。
你愛我,我不講理,你就得接受。 

這,就是林黛玉為什麼在他人面前並沒有不講理,在賈寶玉面前總是不講理的道理。

這,就是林黛玉愈是不講理,賈寶玉就愈是想和她講理,最後不得不縱容她不講理,跟著她不講理。

如果林黛玉永遠這樣不講理,那她確實沒什麼可愛,她就跟聊齋裡邊那些妒婦比如江城之類有一比。可貴的是,林黛玉只要搞清楚賈寶玉只在意她一個,永遠在意她一個,立即晴空萬里。這是曹雪芹特別令人佩服的地方,他令人信服地寫出了愛情魔力如何塑造人的靈魂,愛情如何塑造林黛玉的靈魂,也塑造賈寶玉的靈魂。
……

【小標】曲折細緻的表白──愛像四月天

寶黛愛情的曲曲折折、反反覆覆、似有若無、似愛非愛,使得現代許多讀者不解。

二十年前,我到開封參加古代小說研討會,《水滸》研究專家張國光喜歡用貶低《紅樓夢》的方式來提高《水滸傳》,他在會上說的高論,我至今記憶猶新:賈寶玉和林黛玉兩個從來不敢說一句「我愛你」,他們也不敢造成既成事實叫封建家長承認,《紅樓夢》有什麼進步性可言?

設想一下,如果賈寶玉和林黛玉石破天驚地說出「我愛你」,如果賈寶玉和林黛玉像外國留學生想的那樣,把大觀園的珍寶捲包而逃了。那麼,《紅樓夢》還成其為《紅樓夢》嗎?

寶黛愛情的表達方式非常特殊、非常別致,他們就是不直接把自己的心思說出來,而經常通過吵架表現出來,愈愛愈吵,愈吵愈愛,就像王熙鳳說的「愈大愈成孩子了」。只有在封建社會的貴族家庭裡,才會有這樣的表達方式,而曹雪芹把這個過程細緻入微地描繪出來。

林黛玉和賈寶玉都把「我為的是我的心」挑明瞭,林黛玉聽了,低頭一語不發。為什麼這麼會說的林黛玉說不出話來了?因為她太感動了。她知道不僅她在意賈寶玉,賈寶玉也在意她,而且只在意她。如果放到一般的作家手裡,可能出現這樣的場面:林黛玉很高興地說,哦,我知道你的心了,原諒我。這是笨伯的寫法,曹雪芹決不這樣寫。林黛玉是不作興向賈寶玉認錯的,她反而用責怪的語氣說起賈寶玉來:「你只怨人行動嗔怪了你,你再不知道你自己嘔人難受。就拿今日天氣比,分明今兒冷的這樣,你怎麼倒把個青肷披風脫了?」

怪哉!賈寶玉穿不穿披風干你林黛玉何事?

曹雪芹這個作家太不得了!林黛玉對賈寶玉愛之深,情之切,就是從這句奇絕妙問表現出來,而賈寶玉的回答跟這一問天衣無縫。

賈寶玉回答:「何嘗不是穿著,見你一惱,我一暴躁就脫了。」

賈寶玉的回答更絕、更妙!賈寶玉穿多少衣服,也得視林黛玉的情緒決定!可見賈寶玉對林黛玉的深情至愛。林黛玉一惱,賈寶玉就「暴躁」,急得渾身冒火,就把背心脫下來了。

莎士比亞曾寫過:愛情就像四月的天氣,一會兒,顯示陽光下的一切美麗;一會兒,烏雲遮住了一切。

曹雪芹寫寶黛愛情,真是:
一會兒陰雲滾滾,
一會兒陽光燦爛;
一會兒大雨傾盆,
一會兒雨過天晴。
真是:
雲漫雲收都在情中,
雨注雨停都有愛意。

在中國古代小說裡,能夠把愛情寫得如此細緻,如此多變,如此入情入理,只有《紅樓夢》。

(摘自本書【我為的是我的心──寶黛愛情的明朗階段】)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蔣勳老師開講,莊子留給世界文明最美麗的夢《莊子,你好:齊物論:蔣勳談莊子》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週年慶
  • 共和國全書系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