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眼中世界

眼中世界

The Visible World

  • 定價:320
  • 優惠價:9288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折256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內容簡介

十五年的秘密
三個人此生錯過的愛
一場充滿心碎、煎熬與希望的愛戀!

  在我知道的這個世界底下,就在夏日蔓生的草坪底下,在門前階梯的巨大厚石板下面,埋藏著另一個世界:三個人、愛意洶湧的秘密世界。

  本書透過描寫紐約的一個捷克移民家庭,慢慢地拼出了這場愛情的全貌。主角在紐約成長時,發現了家中詭異的氣氛,所有話語到了嘴邊都只能講一半,彷彿 有許多不該講的秘密,存在於鬱鬱寡歡的父親、謎般的母親、不存在第三者的心裡。於是他回到了故鄉布拉格,循著父母親往日的足跡,在灰飛煙滅的歷史餘燼中,撿拾殘缺的事實,一點一滴地解開了藏在母親心中十五年的祕密。原來母親與情人的烽火戀情,還有父親荒謬的等待,都在他們的內心占有不為人知的角落:我們內 心相信的愛情,不一定是被世界允許的情感;我們只能選擇要相信哪一個眼中世界。

  這一袋棘手的愛與恨,變成我要背負的小小擔子。但還有更糟的。

  本書用回憶錄、旅行書寫和小說三種形式,講述了一個捷克移民後的身世溯源之旅,一段悲劇告終的戰時戀情,還有一場功敗垂成的暗殺行動…

母親的過錯促成這場旅行的探索

  故事的敘述者是一個沒有名字的人。他出生於紐約的捷克移民家庭,父母是新 聞系教授,他們的婚姻逐年瓦解,而他從小就知道母親愛著另一個人,只是對方早在二次大戰中死於捷克。忐忑的成長途中,有太多的家庭秘密他無法理解,母親的一切都像個謎:她原本無拘無束、熱情奔放,後來卻深陷絕望;她煙不離手,鎮日沉迷電視肥皂劇,直到六十歲時投向一輛來的公車……。他想起,母親曾說,在她的人生中曾犯過一些錯誤,但是明白事情永遠不嫌太晚。

父親的一生已使這個信念顯得荒謬可笑。

  要談父親的事,我能不因後見之明而扭曲真相嗎?我會因為對他的 愛,而歪曲事實嗎?我認為,我父親是個正派的好人,他會對他所處的世界忿忿不平,但他對理性的信仰就像有些人對上帝或愛的信仰一樣,始終堅定不移,即使他的一生已使這個信念顯得荒謬可笑。他身不由主。他的每個姿態離那個燈火通明的車站越來越遠,而他心裡明白這樣很怪,但他無力改變。這是他的天性,他慎重其 事地維護著,像戴著一頂孩童時的帽子,雖然已長大到不能戴了,卻一輩子拿不下來。

  我心想,沒錯,正是如此:在我知道的這個世界底下,就在夏日蔓生的草坪底下,或門前階梯的巨大厚石板下面,埋藏著另一個世界。

  兩年後,他辭去工作,隻身前往布拉格,尋找雙親的戰時足跡。在這段朝聖般的尋根過程中,他發現母親曾參與1942年暗殺蓋世太保首腦海德利希的計劃,並與一名捷克反抗軍譜出戀曲,可是太多細節已不可考,無論是冷血的處決、希特勒鷹犬的真正死因,還是納粹翻譯官隱而不提的過去。無名的敘事者回到雙親的祖國,終 於明白隱藏過去對戰爭倖存者是多麼重要。

  拼出母親的殘缺過去之後,他站在幾乎全部漂減的歷史,決定用虛構方式想像過去,重塑母親和捷克同胞的面貌,那一整個世代戰火記憶……

  史洛卡先以回憶錄的方式記述主角的成長經驗,再用旅行書寫的筆法描寫他初訪原鄉,最後才展現出驚人的小說家天賦,混雜現實與虛構,記憶和想像,故事 中又有故事,呈現出一幅寫實又浪漫的家族圖像,其中有驚險的諜報動作、懸疑的歷史解謎、淒絕的愛情故事,以及揮之不去的浩劫夢魘和家庭秘密。

作者簡介

美國知名小說與散文家 史洛卡(Mark Slouka)

  畢業於哥倫比亞大學,曾以短篇小說〈木雕師的故事〉(The Woodcarver’s Tale)榮獲國家雜誌獎,長期為《哈潑》雜誌撰稿,作品曾三度被收入美國年度散文選。他曾在哈佛大學、聖地牙哥大學和母校哥倫比亞大學教授創作,現任芝加哥大學創作課主持人。他的小說集《失落之湖》獲選為紐約時報矚目好書,長篇處女作《上帝的傻子》則被舊金山紀事報列為年度選書,均獲各界好評。《眼中世界》是他醞釀五年的代表作,還未出版便已獲普立茲獎得主理查?福特和旅美華家哈金等名家推崇。

譯者簡介

黃意然

  台灣大學外文系學士、美國明尼蘇達大學新聞傳播學系碩士。在竹科IC設計公司當了七年的PM後,決定投回藝文的懷抱,喜歡看小說、電影,熱愛旅行和美食,現為專職譯者,譯有《青蛙.少女.哲學家》等書。

  個人部落格:www.wretch.cc/blog/VickieH

 

目錄

新世界回憶錄

  在闃黑中躺著,我心想,沒錯,正是如此:在我知道的這個世界底下(一個對我如此熟悉、如此美式的世界),就在夏日蔓生的草坪底下,或門前階梯的巨大厚石板下面,埋藏著另一個世界。

  我認為,我父親是個正派的好人,他會對他所處的世界忿忿不平,但他對理性的信仰就像有些人對上帝或愛的信仰一樣,始終堅定不移,即使他的一生已使這個信念顯得荒謬可笑。

布拉格間奏曲

  灰暗的一天。一陣風,暖和的氣息,吹動了樹葉,揚起覆在玩滑板小孩眼睛上骯髒的捲髮,讓紙袋沿著人行道滑行了一小段距離。坐在廣場上,我突然感覺到那些事實、日期、故事、坐在教堂墓地長椅上的情侶,都如同鐵屑環繞著看不見的磁鐵聚集在一起,慢慢浮現出一個模糊的形狀出來。

  母親將自己抹除得一乾二淨,所以她過世以後有好長一段時間,我在任何地方都無法找到她的蹤影。六個月後父親也過世了,兩年後我辭去工作搬到布拉格。當時我三十一歲,不曾有過意外的好運氣,也不特別期待。或許我正在尋找運氣,我不知道──人就是會做各種蠢事。或許我希望能找出屬於我家的獨特故事,到底是如何嵌進時代的大故事中,雖然我對我家的故事所知不多。或許與過往、布拉格、戰爭這個已知的大拼圖面對面,我就能看出屬於我們的那塊空白,能認出它的形狀。然後我就能明白。

一九四二小說

  當他快要溺死的時候,她會是垂到井裡的繩索。他知道這是毫無疑問的,如同他確定一生中所知道的所有事情。這不是感情用事,只是個事實。就像紙會燃燒、白晝會帶來亮光、活著的萬物終究難免一死。她會救他,只因為她就是她。因為專斷的世界之神決定了事情該如此發展。因為她的聲音、她的身體──如果喜歡的話,還可以說她的靈魂──在跟他說話。

 

導讀

  愛的牢籠 袁瓊瓊(作家) 二次大戰期間,納粹德國佔領捷克斯拉夫,當時出任總督的是希特勒的親信萊因哈德.海德里希(Reinhard Tristan Eugen Heydrich)。海德理希是納粹黨衛隊的第二號人物,其上是希姆萊,這兩個人是制訂並執行猶太人滅種計畫的主要人物。

  海德理希統治捷克斯拉夫時,採取高壓政策,手段殘暴,號稱「布拉格屠夫」。他統治不到三個月,流亡在英國的捷克斯拉夫政府便決定要暗殺他。流亡政府與英國聯手,組織並訓練了一支捷克斯拉夫的傘兵敢死隊執行任務。這個小組被定名為「類人猿」。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類人猿」被空投到捷克斯拉夫。但是一直到隔年的五月,他們才得到機會執行任務。

  一九四二年五月二十七日。海德理希遇刺。行刺成功的主要功臣是英國情報局特製的一枚炸彈。據說炸彈中裝有生物藥劑。海德理希遇刺,並未身亡。座車被炸彈炸毀,海德理希輕傷,甚至還可以衝出來追殺行兇的傘兵們。但是送醫之後,於六月四日身亡,死因被官方定為「感染」。

  刺殺當時雖遭遇到追捕,兇手們卻全身而退,驚險的逃離了現場。之後,蓋世太保便開始瘋狂的全面搜捕。被逮捕的捷克斯拉夫公民超過一萬人,而其中一千五百名被執行了死刑。

  海德里希死亡後,這個報復行動發展成慘絕人寰的利迪策(Lidice)村的滅絕行動。利迪策村在布拉格郊外二十八里,是個人口五○二名的小小村莊。

  蓋世太保在上午進入村裡,隨即展開殺戮。十五歲以上的男人全部被槍殺,婦女及孩童送往集中營。殺戮結束後,納粹將全村房舍放火焚燒,運來推土機將全村所有建物推倒,墳場屍骨翻起,將整個村莊推為平地。掩蓋他們的罪刑,同時也將利迪策村從地表以及歷史上抹去。

  兩週後,他們對利迪策村東南方,一百七十公里外的東波希米亞萊夏基(Lezaky)村做了同樣的事情。

  這兩村之所以被滅絕和抹除,是因為它們在傘兵進入布拉格的路線上。而蓋世太保便據此認定村民協助過傘兵。

  六月十八日,被捕的反抗組織成員受不住酷刑,招供了「類人猿」躲藏的地方。七名傘兵當時在一所教堂的地下室。蓋世太保包圍現場,七個人戰鬥到死,最後兩名死於溺水。因為蓋世太保無計之下,將出口封住,之後灌水,淹沒了生者與死者。

  這便是「眼中世界」這本小說的背景,如果不明瞭這段史實,恐怕無法理解作者在述說的是怎樣的故事。在書裡,刺殺海德理希事件不只是個歷史,也是氛圍,也是空氣。在海德理希被刺殺前,與刺殺後,布拉格是一座震盪之城。於捷克斯拉夫人,死亡與傷害站在街頭,在某個轉角處。而地表之下流淌著驚慌與恐懼。

  作者馬克.史洛卡(Mark Slouka),一九五○年出生。父母親是捷克斯拉夫移民。在書中,紀實的不只是布拉格暗殺行動,敘述者的家庭,親友,遭遇,都大有可能完全是事實。雖然小說「一九四二」肯定完全是虛構。那個兒子為母親創造的愛情故事,並未真實在母親身上發生,但是作為暗喻,這個虛構故事卻正好無比真實的呈現了在那個當下,一九四二的布拉格,當愛情發生的時候,能夠沈重到什麼程度,能夠絕望到什麼程度。

  在書中的「我」出生的時候,一切已經過去了。這裡指的不是布拉格事件,指的是他父親與母親的人生,指的是母親的愛,與父親的愛。這一對男女共同生活了四十二年,但是兩個人各自懷抱的愛,從未相逢。

  那是一個「被過去糾纏著的世界」。這世界只是早年布拉格生活的微弱回聲。或也如同從未張口的吶喊。被生吞在生者的心裡。到最後,就永遠出不來了。 這是個悲哀的愛情故事。從表面上看,似乎是偉大的,然而人生證明了偉大的或者高貴的事物,並非不能傷人。

  書裡的母親,在戰爭時期有個情人。父親是一直守在母親身邊的追求者。他一開始就喜歡她。之後,知道了她有情人,他便離開。但是離開

  這件事,在感情中,時常只是證明自己其實無法離開的方式。因此他又回來,明知道女人心中愛的是別人,他依舊守在她身邊。

  後來,女人的情人離開了,或許死亡,或許失蹤,也或許只是離開了。這個男人便接收了這個千瘡百孔的女人。

  他帶著她離開捷克斯拉夫,千辛萬苦到達美國。兩人共同生活了八年之後,生下了小說的敘述者「我」。

  在這個新生者來到之前,他必須置身的這個家庭,與這一對雙親已經定位。像似液體石膏,在兩個人,男人和女人所選定的範圍內逐漸固化,而終至永久定型,再也無法改變。

  不,這不是妒忌,或是計較,或是怨恨懲罰與渴望和不滿足的故事。這故事很安靜,安靜的近於死亡。父親以絕大的寬諒包容母親,包容她從未忘記在戰爭中離開她的男人。包容她或許並不愛他,包容她永遠沈溺在記憶裡。

  這樣沒有條件的愛,寬大的愛,最後是把這女人像標本一樣釘在了時空裡。 我看這本書的時候,非常震撼。因為從來沒有想像過這樣正面的愛,竟然比一種扭曲偏頗的愛殺傷力更強。

  作者形容這個家庭是:「裡面的每個人正在慢慢地窒息。」他的父母「明白自己陷在牢籠裡,卻不想辦法救自己出來。不但不想辦法解脫,反而日復一日地撫摸著牢籠,像在擦亮牢籠的鐵欄杆。」

  作者是男人,以男人的方式來理解這個家庭故事。他認為自己的父親是被母親改變的,他認為是母親「造就及塑造了我父親,把他轉變成這樣的一個男人。如同山丘改變了牧草地的河流,她輕易的改變了我父親生命的路線。」

  這個父親,原本是個尋常男人,與其他的捷克男人沒有什麼不同,「然後他遇見了她,他的生命再也不一樣了。」

  然而事實上,沒有任何改變可以是單一進行的。在伴侶關係中,任何改變必然牽動另一個人。在父親被母親改變的同時,母親也被改變。從我的女性觀點看,這個家庭悲劇是父親一手捏塑的。

  父親從頭到尾的寬容,原諒,無盡的愛的付出,使得母親永遠無話可說。他容讓妻子心裡永遠有另一個男人,自己謙卑的退居第二,也許從未試圖與這個「過去的男人」搶奪妻子。因為這樣無私的付出,使得接受者無話可說。

  他們花了四十年,慢慢的彼此窒息。

  書的第一頁,作者寫他的母親在半夜「出外散步」。父親醒來後發現,出去找到了她。這之後他們繼續共同生活。二十七年後,母親再度離開,這次沒有回來。這段描寫,我覺得是很真實的呈現了母親那種再也承擔不下去的感覺。對於善意和美德再也承擔不下去。

  伯特.海寧格(Bert Hellinger)的系統心理療法裡提到一個觀念,全然的寬容與原諒,事實上會阻斷當事者雙方的情感交流。因此,「以德報怨」,其實是一種絕對無法對抗的懲罰。一個過於高貴的行為,高貴到超乎人性之上,他開啟的有可能是傷害,而不是拯救。這本書我非常喜歡。正在看第二遍。

推薦序

魂不守舍的暮色愛情鍾文音(作家)

  《眼中世界》像是一幅暮色的畫,畫裡的臉孔雋刻著因愛而滄桑的痕跡,彷彿極其疲勞,極其感傷,人物背後的光線很暗很暗…..帶著廢墟似的破碎。

  很多人呼喚刻骨銘心的愛情,但卻很少探勘自己的個性是否能承受得起這樣的刻骨銘心,《眼中世界》似乎告訴著我,愛情的深刻與否取決於性情,每個愛情故事的背後都藏著一張自己的肖像,我們從愛情裡就可畫出自己的原形。許多時候,並非愛情求之不得,而是可能我們自己被自己的個性給綁住了。

  小說一開始即寫:「母親在戰爭期間認識一個男人。他們有段愛情故事,就像所有經典的愛情故事一樣,他們的故事也在地上留下血跡,清醒時只剩下待收拾的殘局。」此段文字點出情節主軸,然映入我眼中的文字「刺點」卻是:「血跡」,見血的愛情,源自於「母親」。作者傾全力描述了母親性格。但為什麼要花費許多篇幅來描述母親「個性」,因為從個性裡可看出母親對愛情的獨特之處。

  「不先談談她,就無法告訴你我父親的故事,你要知道,是她造就及塑造了我父親,把他轉變成這樣的一個男人。」故事就這樣登場。

  寫「母親」在其七八歲大時,曾為了找一隻被吉普賽人偷走的狗,而在半夜裡爬出房子,走好幾哩到吉普賽人的營區去要回她的狗,「她是如何走回家的…..」,這段情節旋即嗅出這個母親是個「不一樣」的母親,她的內心住著另一個人,躲著一張不肯離去的臉,無法遺忘的臉。

  這「母親」因心還有著「另一個愛人的秘密」因而牽動了故事的核心旨題:沒有結果的愛情讓人魂牽夢縈。

  這母親的一切帶著「謎」與「迷離」氣味:她原本無拘無束、熱情奔放,後來卻被尋常生活給困住而陷入絕望;她煙不離手,把自己丟在肥皂劇,直到六十歲時卻投向一輛朝她來的公車……。母親曾說,在她的人生中曾犯過一些錯誤,但是明白事情永遠不嫌太晚。

  而父親則永遠扣問自己,不解愛情。「前一刻,她還是你認識且想要的女人,下一刻你卻有某種東西在不知不覺中轉變,愛情已然結束,外面的世界逐漸遠去….」

  《眼中世界》主要人物:兒子(我)、父親、母親,這三人串起故事的所有細節與愛情記憶,包括現實世界的種種困頓。三個人,三段書寫,三種觀點。

  「兒子」是書中捷克男子,以「我」來敘事,我發現母親在納粹時期愛上另一名男子的秘密,關於「母親愛情」的秘密,讓「我」從生長的紐約,重返父母原鄉布拉格,一心想要瞭解母親的愛情。

  而這個「父親」,他一生「努力地想要穿越過從愛的地基冒生出來的荊棘。」他自問「你要如何為愛奮鬥?」「或是如何對抗愛?」愛與衝突,分開與聚合,這名父親對愛情總是陷入分析,而不若母親總是想要重返愛情的懷抱裡。

  一如史洛卡寫「父親」的這段文字:「他的每個姿態離那個燈火通明的車站越來越遠,而他心裡明白這樣很怪,但他無力改變。這是他的天性。」

  再次回歸「天性」,作者再次隱喻:我們的每段愛情都跟個性有關。所以當愛情不再來敲門時,我們別怨嘆際遇,因為很可能是我們的「天性」把愛情給推得遠遠的,於是我們大多數人都是《眼中世界》裡的父親角色(而不是書中的母親角色,母親這個人物,在世故的成人世界是稀有的)。

  《眼中世界》是因愛而生的旅行故事,因追尋而驛動的尋根之旅。

  傷心的城市,也是讓人回憶的城市。

  深刻卻短命的愛情,注定被勾動,注定要被收藏在汪洋底層,使人難以忘懷的幻覺永遠存在於愛情的嚮往裡,愛情總是帶點乙醚效果,不能太清醒。

  紐約與布拉格都是我最愛的城市,但這兩座城市的性格完全迥異。《眼中世界》的母親其實比較接近布拉格,一座憂鬱沈重之城;而紐約比較像「我」,一個對追尋層層剖析的觀察旅者。

  《眼中世界》三大段,以回憶錄、旅行書寫和小說三種形式揉合了好看的「愛情」與「身世」之旅,愛情與旅行,完美的結合。史洛卡的文字更是好得不得了,文字具有渲染力量,優美深邃雋永。同時,史洛卡總是讓他的小說人物經常被「閃電擊中」,很具吸引力。

  母親內心的愛情秘密是這場追尋之旅的動力,故事到了「一九四二」更是高潮跌起,「我」發現母親竟然曾經參與1942年暗殺蓋世太保首腦的計劃,且與捷克反抗軍進而譜出戀曲,敘事者我重回原生祖國,鄉愁早已是生命的一部份,也終於明白母親之所以「隱藏過去」是因為只有這樣她才能度過「餘生」,「遺忘」是為了「記憶」,「無情」即是「有情」。

  《眼中世界》讓我重燃愛情的柴薪,以度逐漸世故平庸的人生,對愛情的嚮往恐怕是我這一代人已然逐漸冷卻的東西。

  《眼中世界》最挑我心的是寫到了深刻愛情所帶來的反撲性與破壞性,愛情是比戰爭還要讓人破碎且殘缺的精神震撼彈,一旦愛情死了,一個人的內在世界也就化成碎片了。書中的「母親」就是這樣,愛情是其魂魄,愛人一旦消失,也就魂飛魄散了。

  以虛構和想像重返過去,「我」藉著旅行進而重塑了母親的戰爭愛情,也重建了一整代人的戰火傷痕……

  「沒有東西可以跟他們曾經擁有過的相媲美,單純只是因為他們無法失而復得。並非他們失去的比在這裡找到的更好或更美,只是因為他們曾經擁有的,現在都已經失去了。」

  史洛卡寫的愛情故事很不一樣,他認為愛情是「無法失而復得」的,即使現在的愛情比失去的更美好,但依然無法取代「曾經擁有的」。

  我總認為,人相愛的時候,就是有人幸福的時候。

  倖存者只能藉回憶繼續生活,因為他們知道深刻的愛情早已在心口生了根。愛情,當代人輕盈的字詞,在《眼中世界》重新被賦予了色彩,且作者以「愛情」秤出了整代人的重量。

  這書裡的愛情讓人魂不守舍,而我好久好久沒有這樣的感受了。

  呼喚愛情吧,只要你的心不死。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7247841
  • 叢書系列:EUREKA文庫版
  • 規格:平裝 / 304頁 / 15 x 21 x 1.52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走下長而直的道路,四面沉寂,耳裡只剩下風吹過高高的樹梢發出細微的響聲,還有風停時,從灌木樹籬裡傳來疲累蟲子的聲音。她有點驚訝地發現,她變得連自己都覺得陌生。她還是同一個人,腦子裡還是裝著同樣的心思──想著還要多遠才會走到岔路;她該不該繼續走大路,或者抄捷徑穿越牧場。只是現在的她,還會跟他對話,彷彿有第三者進入原本只有她跟自己分享的空間。她想要跟他說話,大聲地跟他一起思考。她很清楚,他的闖入取代了某種根本的東西,一部分的她不見了;帶著某種快感,她也哀傷地了解到,她已經等了他一輩子,一切將永遠不會再跟以前一樣,但她不在乎,對過去毫不留戀。

郵局是間小小的石造建築,離中央廣場不遠。她打開厚重的門進入涼爽、昏暗的內部。窗口鐵欄杆後面的男人看起來就像是被關在金絲雀籠裡,他用像鸚鵡的長長指頭遞一張電報表格給她。

她沒有猶豫。她仍記得他的臉,他們在一起散步,還有在城堡花園那些漫長的午後時光;卻感覺那是很遙遠的人與事了。他是個好人,正派的男人,甚至是個勇敢的人。她送出消息,這個消息對他來說衝擊應該很大。但那也沒有辦法,她並不覺得抱歉或遺憾。在她一生中,從來沒有像這時候這麼篤定。她從磨損的木頭表面拿了零錢,走出郵局到外面的酷熱中,兩個小時後,她看見他背靠著松樹,坐在她離開他的地方,等著她。

那天晚上下雨了,事先沒有任何徵兆。或許是他們沒留意到。他們在樹枝低垂的松樹下面睡著了,頭幾乎碰到了粗糙的樹幹,樹幹上流淌著一條條結晶的樹液。一聲長而沉悶的轟隆聲,一道安靜的閃電,然後雨就來了。
 
他們在更深沉的黑暗中醒來,周遭盡是雨水和小樹枝斷裂的聲音。突然颳來一陣強風,又一陣。他們依偎著坐在一起,有那麼一下子,頭上成千上萬的松針讓他們分不清是否下了雨;直到枝頭開始滴水。」森林管理員的小屋,「她說,喊聲蓋過了雨聲。他記得嗎?」要一個小時,「他說。」說不定更久。「」我找得到,「母親說。
 
這是她記得最清楚的事情:他們兩人身上已經水流成河,他把兩人的衣服塞進他的背包裡,希望衣服不要淋濕,然後兩人全身赤裸,只穿著鞋子就衝進暴風雨中。她肩上揹的愚蠢手提袋不斷從一角淌下水來,好像長了根水龍頭,他們在傾盆大雨和黑暗中,尋找樵夫的簡陋小屋。他幫她爬上一座小坡時,陷進了泥巴裡,雨水潑濺在他身上形成一條條的紋路,他站在那裡看起來十分強悍,像精瘦的夜行性動物,然後他甩開身上的雨水,就像狗剛從水裡爬出來。他們衝過雨中白茫茫的田野,跑下平坦的草地、滑溜的山坡,穿過水不停滴落、沙沙作響、咕噥低語的林子,在林子裡前進時,他們必須把手臂橫在臉前來保護眼睛。他們牽著彼此濕透的手,大聲喊叫蓋過紛沓的雨聲,他取笑她的方向感,說靠著上次閃電的光,他確定看見了雷得卡尼尖塔,布拉格想必就在前方,或是華沙。
 
結果,她當然找到了,一間簡陋小屋,猶如森林牆上的洞,深深藏在延伸入林地的狹長草地上,這片牧草地,看起來跟連日來在各處所見的其他牧草地一模一樣。黑色木板上覆滿了青苔,小玄關處有張粗陋的桌子,一張木長椅靠牆放著。一個杯子鉤在鐵絲上,在風裡上下來回擺盪。

會員評鑑 TOP

會員評鑑等級 ,共 1 位評分。

感謝您為本商品發表您的看法,這是專屬於博客來會員的發表園地。 看更多書評請前往 【讀者書評】專區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夏日小說節49折起】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EZ叢書館全書系
  • 晨星全書系

瀏覽此商品的人,也瀏覽...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