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鎧甲館事件

鎧甲館事件

  • 定價:250
  • 優惠價:9225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折200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買了此商品的人,也買了...

上頁 下頁
 

內容簡介

  鎧甲館,坐落於九份山區的正方形兩層樓建築,收藏了大量中世紀的西洋鎧甲。在九份、金瓜石大量產金的時代,是礦工口中著名的銷贓地點,貧困與貪婪都掩蓋在繁華榮景之下。礦業沒落之後成為梁家家宅,籠罩鎧甲館的陰影捲起強大漩渦,一旦觸及就無法掙脫。

我是那種走在街上會被女孩子白眼的抱歉男。
我會用戴著一千度近視眼鏡的小眼睛偷瞄美女,
還會用一天出一公斤油的蒜頭鼻偷聞女生身上的香味。
我可以把「狹義相對論」和「廣義相對論」解釋得很詳細,
不過卻無法解釋為什麼每天這麼出油,體重卻一點也沒減少。
參加假做報告真相親的九份之旅,卻偏偏遇見了夢幻中的仙女,
我的愛情開始在神祕的鎧甲館山腳下。

  生命、愛情都陷入危機的抱歉男,是否能彌補宿命造成的遺憾?

本書特色

  《鎧甲館事件》,書名給人的第一聯想的確是綾?行人的殺人館系列,但有別於綾□行人的殺人館,建築只是建築,殺人事件與其連結並不深,冷言的鎧甲館事件只能發生在鎧甲館。巧妙結合了十九世紀晚期臺灣九份的採金史,冷言的本土推理創作看不到模仿歐美、日本的生硬文字,嚴謹的推理過程中並可見適度的幽默與人物情感。

作者簡介

冷言

  1979年生於臺北。

  高雄醫學大學牙醫學碩士。本性善良,喜歡放暗箭搞笑。第一次讀到綾?行人的《奪命十角館》被深深震撼,發願人生從此除了散發歡笑之外還要加進推理這項元素。目前為臺灣推理作家協會成員,熱心推廣臺灣推理小說創作。

  「我能夠做的事只有默默寫作,絞盡腦汁寫一些或許會被讀者喜歡的推理小說。」

  短篇推理小說融合著慧黠、幽默和諷刺,常常讓人在閱讀後回味無窮。長篇推理小說則是恪守本格推理小說的要求,與短篇推理的風格截然不同。

  著有短篇推理小說集《風吹來的屍體》、《請勿挖掘》,以及長篇推理小說《上帝禁區》。

 

推薦序

日本「本格推理大賞」特別獎得主:島崎博(傅博)究肝心推薦!
不撓不屈的創作者──冷言
文∕傅博(即島崎博,日本「本格推理大獎」特別獎得主)

  推理小說在臺灣是屬於新興文類,只有二十餘年歷史。日治時期,雖然在臺灣的日本人也嘗試過推理小說的創作,時值二次大戰末期,作者未能發揮其創作才能之前,大戰結束,日本人不能不回日本,創作者也離開臺灣。

  大戰後,首先發表推理小說的臺灣人是葉步月。他是醫師,因在日治時期長大,受過日語教育,表達的文字雖然用日語,總是在臺灣由臺灣人自己來創作推理小說,這是值得記憶的。

  但是,一九四七年之二二八事件之後,國民黨政權全面禁止使用日語,因此,一群使用日語發表作品的臺灣人從此隱?,葉步月也不例外。

  一九四九年大陸赤化,十二月蔣介石政權遷臺,全面展開愚民政策,提倡反共文藝。非反共文藝作品事實上失去發表園地,這樣的情形持續了三十年。這段期間的外國文學作品翻譯出版,事實上是被禁止的。

  一九七七年之鄉土文學論戰,政府幡然醒悟,文藝政策才稍有放寬。首本日本推理小說,松本清張之《焦點》於這年引進臺灣。之後,日本與歐美之推理小說斷斷續續地被翻譯出來,但是,還沒有人嘗試推理小說的創作。

  翻譯推理小說能夠繼續出版,證明推理小說有其市場,表示國人對推理小說已有某種程度的認識與興趣,於是一九八四年,推理小說專門雜誌《推理》創刊,雖然以翻譯推理小說為主軸,同時也提供國人篇幅,獎勵國人創作。

  現在,在臺灣活躍的推理作家,大多數都受過《推理》的洗禮,然後才成為推理傳道師。本書作者冷言也不例外。

  冷言,本名林威克,一九七九年出生,臺北市人。高雄醫學大學畢業,現在就讀高醫牙醫學研究所。他的處女作〈偷臉〉於一九九九年,發表在《推理》一八八期。當時二十歲,還在大學念書就出道。

  同年以五萬字推理中篇《零下十七度》參加時報推理小說獎。之後,幾乎每年都參加文學獎的徵文:二○○二年以〈空屋〉參加第一屆人狼城推理文學獎、二○○三年以〈風吹來的屍體〉參加第二屆人狼城推理文學獎、二○○五年以〈複製胎〉參加第四屆倪匡科幻小說獎、長篇《上帝禁區》參加第六屆皇冠大眾小說獎、二○○六年以《鎧甲館事件》參加第七屆皇冠大眾小說獎。

  冷言雖然沒有得過獎,仍然埋頭苦幹,這種不撓不屈的精神值得欽佩。他本人好像不在乎得獎,似乎自己在創作過程中,享受著創作的樂趣。他的十年創作經驗,幫助他確立自己的推理文學觀。他在《上帝禁區》自序說:

  「許多創作者因為受到日本推理小說影響,寫作上會比較偏向日本推理小說的寫法。但是我認為,如果推理文學風氣不斷,臺灣推理小說最後終究會走出自己的方向。(中略。)臺灣的推理創作,目前正漸漸邁入這樣的一個過程。完成最新的長篇作品《鎧甲館事件》以及出版《上帝禁區》之際,這樣的想法漸漸在我心中形成。」

  從冷言的這段文字,我們不難看出冷言本身的抱負,十年來比起日本或歐美推理小說,一向不太受歡迎的本土推理創作之中,其創作量不能算少。

  他在創作過程中,好像有意識地區別長篇與短篇的創作方法,這是對的。

  長篇與短篇推理小說的寫法是不同的。短篇不必很多的粉飾,只寫一個完整的故事,如單獨一個殺人事件的發生,偵探如何推理、解謎、破案,把這些向讀者交代清楚即可。長篇則不然,作者需要為自己創作的一個殺人事件找來很多裝飾品,如炫學與第二殺人事件等,來豐富內容。

  冷言的長篇與短篇風格截然不同,誠如兩位不同人格的創作者所創作。其短篇比較輕鬆、幽默,重點不在本格推理的解謎過程;長篇則恪守本格推理小說架構,以寫實手法詳細敘述故事。

  本書《鎧甲館事件》的架構比較特殊,把二十年前(一九八七年秋)與二年前(二○○六年秋),發生在臺北縣九份之鎧甲館的兩件殺人事件,由四名不同世代的男女主角分別敘述。冷言擅長不可能犯罪型推理小說,對設計密室詭計特別有興趣。過去已經寫過密室殺人,本書的主軸故事也是密室殺人。

  其中冷言(小說裡的冷言與作者冷言完全不相關,但是筆者認為是作者自己的投影)、小冰、施田老刑警三人,在《上帝禁區》也有登場扮演要角,冷言有意要把他們系列化,我們期待這對情侶再一次登場。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6535123
  • 叢書系列:Across
  • 規格:平裝 / 288頁 / 16k菊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開場白 二○○六年 聖誕夜
冷言踏入位於中山北路的上田咖啡館,身後的自動門將街道上的寒冷空氣隔絕開來。

「先生,一位嗎?」

問話的是正在吧檯後面煮咖啡的男人。平常帶位的工作是由其他外場負責,今天大概因為是聖誕夜的關係,外場正好都不在。

「我找人。」冷言說。

「請進,我等一下幫你送菜單。」

「謝謝。」

冷言拿下黑灰相間的格紋圍巾握在手中,眼睛環顧了店內一番。今晚是聖誕夜,咖啡館大部分都是情侶模樣的客人。在非吸煙區最角落的位置有個男人正低頭專心讀著手中一疊A4大小的稿紙。

「吳教授,等很久了嗎?」冷言說著朝角落那個男人走去。

「我也是剛到不久。」吳教授說。

冷言脫下黑色的外套,坐在吳教授對面。

「論文寫了這麼多年,第一次寫這種東西,自己看了都覺得有點不好意思。」吳教授說。

「這也算是對鎧甲館事件的一個紀念。畢竟二十年前發生的事,只有教授最清楚。」冷言說。

「話是這麼說沒錯,不過我都四十幾歲了,要我去回想二十多歲時的戀愛心情,還是很難為情。」

冷言把外套和圍巾放在旁邊的椅子上,拿出他自己負責寫的小說原稿。

「這是我的部分。」冷言說,「我把所參與到的事件盡量詳細地轉化成文字,不過還要補上教授的部分和欣雯姐的部分才行。」

「欣雯今天會來嗎?」

「我不知道,不過她的原稿已經先交給我了。」

「這樣啊……」

吳教授露出失望的表情。這時外場服務生送來菜單,正好另一個人也到了。

「妳來了啊。」冷言說,「先點東西吃吧,今天大概會待到關門喔。」
剛到的這名女子點了點頭,脫下外套掛在椅背上。

「小冰,妳感冒了嗎?聲音怎麼怪怪的?」吳教授問。

「小冰她大概又熬夜看日劇了吧。」冷言說。

冷言拿起桌上的玻璃杯,喝了一口水。咖啡館裡的這三個人會約在聖誕夜見面,是小冰提的主意。

大約兩個月前,位於臺北縣九份地區的一座古老宅邸鎧甲館發生了殺人事件。事實上,距今二十年前,同一座宅邸內也曾發生過類似的案件。關於鎧甲館的歷史源流在此先略過不提,之所以會談到這座古老的宅邸,主要是因為咖啡廳裡的這三個人和宅邸中發生的事件有很深的淵源。

如果要追溯事件的起因,恐怕必須從九份的金礦開採史談起。光緒十六年(西元一八九○年)夏天,臺灣在巡撫劉銘傳新政下實施鐵路建設。架設七堵鐵橋時,有採金經驗的工人無意中發現基隆河中有沙金,驚訝不已。沙金之事迅速傳開,帶起基隆河流域沿岸淘金的熱潮。之後八十年的九份採金史,拉開了數以萬計臺灣人的淘金夢。

鎧甲館的第一代主人就是在這場淘金夢裡致富的人。

「小冰,東西有帶來吧?」冷言問。

「當然有啊,不然我來幹嘛。」

她從手提袋裡也拿出一疊小說原稿。

「這樣一來,整個鎧甲館事件的全貌應該就相當完整了。」冷言說。

「如果不是因為你說想把這次的事件整理成小說發表,鎧甲館的殺人事件大概就和大部分的案件一樣,長眠在警局的檔案櫃裡吧。」吳教授說。

「本來我是打算自己將事件整理成小說發表,不過這次的事件相當特殊,前後橫跨了二十年。我怕自己在聽當事者敘述的過程中有錯落的片段,所以才麻煩教授你們幫忙。」

「其實我也打算好好記錄一下這次的事件,藉這個機會一起發表剛好。」吳教授說,「不過我只會寫論文,要我把二十年前的事用小說的方式寫出來實在有點困難。所以我只能類似記流水帳那樣把當年的事情寫下來,至於如何潤飾成小說,還是要由你來完成比較好。」

「吳教授你太客氣了。」冷言說,「寫小說這件事我也還在學習中。」

「我讀過你寫的小說,文筆是生澀了點,不過故事結構很新穎。我很喜歡在雙子村發生的那個故事。」

「吳教授見笑了。」冷言說,「反正餐點還沒有來,不如我們先來讀吳教授負責寫的部分。」

提到雙子村,冷言心中就湧起一股哀傷,因此他趕緊將話題轉移。

「也好,不過寫不好的地方要請你們稍微忍耐一下。」

吳教授將稿件交給另外兩人,正好這時餐點陸續送到。於是三人就一邊用餐,一邊讀著吳教授所寫的,二十年前發生在鎧甲館的殺人事件……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遊走於奇幻、童話與寫實之間,充滿挑戰與想像,請小心服用。《她的身體與其它派對》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大人系工作術
  • 台灣角川全書系

瀏覽此商品的人,也瀏覽...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