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無愛不歡

無愛不歡

  • 定價:250
  • 優惠價:9225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折200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內容簡介

  一個迷戀愛情的女子,是可以叫花痴的。而「做花痴的女子,大抵願意和愛情做一場戰爭,沒完沒了。」這樣的女子,不是為愛情而生,便是為愛情而死……

  無愛不歡——就只是愛上了,在愛著,不能自拔。可終有天會不愛了,再愛上他人,過往一切雲淡風清。許多混沌不堪,卻只是身在其中,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我願意為愛痴狂,只為青春不再時,我會想你,一如想起你曾為我寫下的——老來多健忘,唯不忘相思。

  這是描寫三段關於愛與痛的纏綿、情與欲的糾纏的愛情故事,林小白與顧衛北,周芬娜與姚小遙,戴曉蕾與陳子放,他們年少時那曾經刻骨銘心的愛情,三個女孩子的青春與愛情伴著疼,伴著芬芳,伴著凌霄花與長春藤的纏綿。

  看他們為了愛情而奔跑,從蘇州到北京,從北京到重慶,從重慶到上海……為愛痴狂,為愛纏綿。他們的愛情蕩氣迴腸、淚沾衣襟。

  青春一寸寸過去了,唯有愛情永存,一如淡淡薄荷香,一直在,永遠在。

  感動千萬讀者雪小禪經典愛情小說!

  2006在內地出版後,即在新浪、搜狐等十幾家大網站上日點擊率、週點擊率、月點擊率均創網路第一,並且名列各大暢銷書排行榜第一。

  作者的的寫作筆法細膩,對人物的心理描寫把握得非常到位。兩情相悅時的抵死纏綿,發生衝突時的不依不饒,愛背離時的絕望心情,都寫得絲絲入扣……

  因而使得這個故事吸引了眾多目光、賺取了許多人的眼淚,許多讀者反應看了令人心情沈重,但卻欲罷不能。只因為它的不矯揉造作,不譁眾取寵。因為人物的「真」,成就了這篇小說的「真」。它探到每位讀者內心最真最柔軟的那一片地方,對這個又「疼」又「香」的愛情小說共鳴不已。

作者簡介

雪小禪

  原名王虹蓮,筆名雪小禪、曉荷、綠荷。中國作協會員、專欄作家。
  生於70年代,河北文學院簽約作家,《讀者》百名簽約作家之一。

  青春文學當紅領軍人物,文字妖嬈曼妙,其短篇小說多次被《青年文摘》轉載,並且多次被評為前三名。其作品被翻譯到日本和越南。散文多次入選各類書籍,短篇小說曾被評為「2005全國小說十佳」。

  發表在《讀者》、《青年文摘》上的文章多次被評為全國讀者最喜歡的作品。至今已經發表作品五百萬字。曾經在《婚姻與家庭》、《愛人》、《知音女孩》、《百合》、《今晚報》、《北京晨報》、《北京晚報》、《東方早報》、《武漢晚報》、《燕趙都市報》、《三晉都市報》等多家雜誌與報紙開闢個人專欄。

  在台已出版書籍《刺青》(2008二十一世紀出版社出版)
  雪小禪blog:blog.sina.com.cn/xuexiaochanblog

 

《無愛不歡》
前言

出版者的話

  這是我繼《刺青》之後,出版小禪的第二本書,對小禪的作品我也有點陷入無愛不歡的窘境,小禪說她是花癡、是自戀!我無可厚非,真要下個定義,我倒認為,她是自負。

  年紀輕輕的她,到底走過多少人生路?有什麼與別人不一樣的經歷?不過,戲劇本身就是須要誇張的養分。可是,真要說人類的情感,戲劇的張力,也無法描繪出它的千分之一、萬分之一吧!

  有人說,好作家是天生的天才,我一直以來就認為好作家是一種具有對文字掌控的良好素質,有些作家會很認真看待這份素質,有些作家則只是會賣弄文字的浮華表面。所以,文壇上也不乏有石破天驚、讓人驚鴻一瞥的「慧星」出現!不過,慧星終究是慧星,它只能一閃而逝,黎明到來,馬上就會讓人遺忘。因此,好的作家不是鼓譟一時、譁眾取寵的產物;而是像晨曦,像日正當中,像紅彤彤的幾度夕陽紅,以優雅的姿態,沒入海平線,而令人讚嘆、令人回味!

  從《刺青》到《無愛不歡》,我深深領會到小禪在文字方面的駕御能力,有其相當率性的自信,不過年輕就成名的作家,最怕的是過度的自信,在文壇上讓名氣表象壓垮的好手,比比皆是。小禪不是這種人,但基於一個編輯者的身分,對一個優秀的作家,是須要有這種表達看法的「責任」吧!(或亦是一種私心的愛護與期待吧?)

  最後,我要說的是,我很期待小禪的下一部作品《我愛你,再見》,我做書,一直做得純粹,有些文字會刪、有些圖片會砍,因為我不要讓讀者覺得它們有點「牽強」,我也不知道,這種做法是否會得罪人?雖然我和作者的立場一致,都想呈現完美。

  林郁
  二○○九年五月十五日於台北

《無愛不歡》
台版序

  意綿綿——給台灣朋友

  人說真愛只有一次,只有一段。

  也只有那一段吧,如花如水紅妝,傾國傾城愛戀,所有的愛全是一個真字,哭哭啼啼地問:你愛我嗎,你愛我嗎?當時覺得肉麻到崩潰,後來想起,如掌上明珠,珍貴得快要散落。

  山河歲月,能留住的東西太少,想留住的,一定留不住,而一直在身邊的,只有自己,堅定不移地跟著你,只有自己,不嫌棄自己,好與壞,都死皮賴臉地跟著。

  好光陰應該是這樣吧?一分一秒都過到了心?去,喜悅悅,暖洋洋,不嫌浪費,不嫌有悲有喜有惆悵,甚至喜歡那凡塵中小小的煩惱,喜歡那生活?必要的瑕疵。

  我喜歡這光陰?的人或者事,滾滾紅塵,人講人緣,物講物緣,緣來緣去。我已經知道,那屬於我的,都將是好光陰,即使悲欣交集,我亦會珍惜。那不屬於我的,就讓它端然流走吧!

  最留戀這——意綿綿。

  午夜驚魂,常常會想起舊人來—原來愛情遺產中,她還是繞指柔。還是常常會有微茫茫的心痛——這才是意綿綿。

  事隔多年,仍是心頭那抹朱紅,看著都驚心動魄的豔。

  有的時候,安靜地一個人想念一些人一些事,那是歡喜,是疼痛,也是交代。

  請讓我們在漫長歲月?與情相依,意綿綿,情真真—雖然是難,可是,如果有這樣的癡,仍然是好的。

  喜歡繁體版,有一種古意。亦是意綿綿呀!

  感謝臺北21世紀出版社。
  是為序。

《無愛不歡》
代序

花癡

  我得承認,我是個自戀的人。非常自戀。

  所以,出的所有書,沒有找過人代序,再了解我的人,不如我自己了解我自己。

  不了解我的癡我的狂,不了解我原本有一顆素色的心,不了解我喜歡那種美得蝕骨的東西。不了解我一個人揹著包雲遊四方,西藏、敦煌、江南小鎮、徽州……

  我知道,我只嚮往這世間一點點的好,我便是那塵埃裡的花,可以開得芬芳。

  我叫自己「花癡」。

  一個迷戀愛情的女子,是可以叫「花癡」的!

  第一次聽說花癡這個詞,是看梅豔芳和張國榮的《胭脂扣》,十二少叫如花,花癡。其實,是愛極了的表現。那張光碟,我看過一百遍以上,每次看都要哭,我知道,什麼時候我不再哭了,就不再是花癡了。

  寫《無愛不歡》,只因為一句詩——可憐無定河邊骨,猶是春閨夢裡人。

  誰沒有自己相思又相思的春閨夢裡人?人,可能一生不能遭遇生生死死的愛情,可是,不會有人不嚮往愛情,而那讓人心碎的境界,便是這兩句詩了。

  冷涔涔,魂斷我還知。

  我知不曾忘記,前世來世,一定有那麼個人在等待你,或早或晚,遇到了,相愛了,歡喜了,憂傷了,糾纏了……有過的愛情,他給的最美。

  寫到最後才知道,恨或者怨,也是愛情。

  怕的是雲淡風清,聽到幾年不聯繫的舊人,忽一日打電話來,你忽然問:誰?請問你是誰?連從前最熟悉的聲音都疏離了,這才知道,也許愛的,只是自己的青蔥歲月。

  青蔥歲月誰不愛?大段大段無用而多情的光陰。一切還沒來得及發生,最美的一張圖案在白紙上出現,我是那淡淡的青,暈染了時光,回過頭再看,那麼美,那麼憂傷,那麼破碎。

  而做花癡的女子,大抵願意和愛情做一場戰爭,沒完沒了。死皮賴臉,撕破了臉還是問,愛嗎?愛嗎?這問裡,是多麼清涼而可愛。

  我讀《金瓶梅》,對裡面的人物悲歡最迷戀。覺得裡面的女子好不花癡。有一天,我突然想我最似裡面哪個女子。這個想法讓我悲涼,反正都是悲情的,雖然結果都不太好,但我最想做的居然是李瓶兒。

  西門慶和李瓶兒,最有夫妻的糾纏。瓶兒死時,西門慶放聲而哭,拉著她的手,好不纏綿。

  如果那時有人拉我的手唱,「比目魚,水中蕩,逍遙自在自成雙……魚兒不知離別哭,人到離時痛斷腸!」我想,那一定是最花癡最動情的離別。

  其實花癡就是一個癮。

  就是對愛情上了癮。所以,取悅於他,每天想穿什麼衣服,換什麼髮型,照鏡子時顧影自憐,他喜歡嗎?好像鏡子是他。

  慢慢成了臨水照花人,孤注一擲,知道是病態,可是無力自拔……

  這種病容易上癮,出現在他面前時,她必然豔光四射,好像是明星一樣。回到家,她懶散在床上,不洗臉不梳頭。

  後來我明白那些想戒掉什麼東西的人的心理,比如戒菸、戒毒,大概也不是多難,那是個心癮問題。

  愛過去後,用菸來衡量時間了……

  一支菸,是看半本雜誌的時間。

  兩支菸,是聽一段戲的時間。

  三支菸,是看完一個無聊小品的時間。

  ……

  一包菸,可以度過半個寂寞夜晚—如果這個夜晚恰巧還有一輪紅月亮,那麼,真是又風情又旖旎又淒涼的。或者,因為思起故人,掉下一兩滴眼淚,染了今年的新衣。剛好是春天,我買了米粉色的寬大襯衫,整個人看著非常頹散,一包菸抽完了,菸頭扔得一地都是。散亂的,我的高跟鞋也無奈地東一隻西一隻。我知道,自己中過毒,上過癮,到最後我才終於明白,我只是在和自己交戰。

  天亮了,我睡了。

  天亮了,請不要叫醒——花癡。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6424045
  • 叢書系列:薄荷香書系
  • 規格:平裝 / 352頁 / 16k菊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引子

二○○六年春天,我從夢中醒來。

我揉了揉眼,努力地想這是在哪裡。五分鐘後我想起來,這是在巴黎。從前在國內,即使剛剛醒來,我也搞得清是在蘇州、上海、北京、重慶還是在廣州,但來到法國以後,我總是努力地想,以至於我懷疑自己神經出了問題。

我還常常會夢到顧衛北,幾乎每天都夢到,我總是驚訝又狂喜地問:「你不是死了嗎?你沒有死嗎?」我夢到他拉著我的手到處亂跑,還是如從前一樣恩恩愛愛。結果我醒來以後,發現這根本是個夢。

這讓我絕望透頂,淚濕春衫透。

而在我身邊的男子是一年前在北京後海的酒吧裡認識的,他有著與顧衛北一樣清秀薄涼的面孔,我們在那間叫做「藍蓮花」的酒吧裡喝到快天亮。天亮之後他說:林小白,和我回巴黎吧!

好,我說。

一個字,決定了我的情感去向。

曾經,我和顧衛北近乎十年的糾纏,以為愛到了天荒地老,也不過如此分手,然後留下我一個人在人世間想念他。愛是什麼?很小的時候我以為愛就是愛,但現在我知道,愛裡面一定夾纏著恨與抱怨,還有各種各樣的五味雜陳。我一直以為我會恨顧衛北,但來巴黎一年後,我在這個美好的清晨醒來,聞到院子裡的花香和鳥叫時,我突然間淚流滿面。

因為我發現我還是那麼愛他,這個男人,注定與我一生相隨,如影隨形。

當然,我也常常夢到戴曉蕾和周芬娜,她們輪流出現在我夢中,我常常夢到我們還在蘇州的那條豔粉街上玩,周芬娜教我們唱昆曲,咿咿呀呀,沒完沒了,這讓我有一天和丹尼去看昆曲時淚水潸然,丹尼問我,這個故事很動人嗎?

那天演的是《牡丹亭》,夢迴鶯囀,亂煞年光遍,人立小庭深院,注盡沉煙,拋殘繡線,恁今春關情似去年……原來紫嫣紅開遍,似這般都付於斷井頹垣。良辰美景奈何天,便賞心樂事誰家院!朝飛暮,雲霞翠軒,雨絲風片,煙波畫船,錦屏人忒看的這韶光賤!……我含著眼淚笑著對丹尼說:非常動人。
那是我從十六歲就開始聽的曲子。

而一切的一切,從十六歲就已經注定了吧!

會員評鑑 TOP

會員評鑑等級 ,共 1 位評分。

感謝您為本商品發表您的看法,這是專屬於博客來會員的發表園地。 看更多書評請前往 【讀者書評】專區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熱門影視小說66折起】─追劇看不到的內心戲都在這裡!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曾經放棄的也能學回來!
  • 找到你真心愛的手作良品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