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殺人驚嚇館

殺人驚嚇館

BIKKURI-KAN NO SATSUJIN

  • 定價:250
  • 優惠價:9225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折200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買了此商品的人,也買了...

上頁 下頁
 

OKAPI 推薦

  • 【米果|日本小說教我的事】學校有鬼之ANOTHER

    文/米果2012年02月08日

      多年以來,隱約知道綾辻行人的「殺人館」系列很有名,可惜我對推理小說不斷殺人或不斷有人突然死亡,必須埋頭追索死因或陷在密室殺人的謎團裡,種種疑神疑鬼的功課已經有點疲於奔命了,之前聽某出版社主編說,某日本知名推理作家甚至坦承,對於不斷有人在他書寫的故事裡面死去,感覺有點愧疚 more
 

內容簡介

新本格推理經典中的經典!
綾□行人「館」系列最新力作!

密室殺人真相的背後,
隱藏著一個受詛咒的家族祕密,
或者,這其實不過是惡魔的詭計?

  曲辰:「綾□將所有的遊戲成分凝縮成玩具般的驚嚇館,在上面鋪陳出一個有著少女恐怖漫畫細緻質地的過往,並藉由『時間』的介入,讓讀者感受到混合著戰慄、痛苦、惡意、瘋狂以及純然的極端。」

  余小芳:「住在角色們腦中的過往、十年前密室殺人案的真相、濃密的不安及詭譎氛圍,組織成一本小而美的館系列之作。」

  陳國偉:「綾□行人獨特的詭譎魅力,透過被死亡記憶規訓的驚嚇之館,將汨汨流出血色殺意,異化為純白的驚悚美學。」

  屋敷町的古屋敷家,是一棟被鄰近小孩稱為「驚嚇館」的洋房,相傳房子裡有「很嚇人的東西」,但誰也不知道那究竟是什麼。

  三知也在偶然的機會下認識了洋房主人古屋敷先生的孫子俊生,但當他愈深入了解,就愈對洋房裡的一切心生疑懼:古屋敷先生怪異的言行、俊生對家族往事欲言又止的態度、洋房?詭異的構造......還有,那個讓人不寒而慄的「梨里香」——以俊生死去的姊姊命名的腹語人偶。

  就在這種不安的氣氛下,耶誕節的夜晚,古屋敷先生竟然被人刺死在房間中,而且命案發生時,房間完全是密室狀態,除了古屋敷先生的屍體外,只有人偶「梨里香」!

  這樁離奇的命案一直未能偵破,而在隨著時間的流逝逐漸被人遺忘之際,三知也又再回到了這棟洋房。塵封內心多年的往事再次浮現眼前:那個驚恐的夜晚、那個古屋敷先生倒臥的密室,還有,其實當年他早已看見了真正的兇手......

作者簡介

綾辻行人

  一九六○年十二月二十三日生,日本京都人。京都大學教育學系畢業,並取得京都大學博士學位。

  一九八七年,他還是研究所的學生時,即以《殺人十角館》在文壇嶄露頭角,掀起一股「新本格派」推理小說的旋風,成為眾所矚目的新銳推理作家。而他後來陸續發表的「殺人館」系列不僅深受讀者喜愛,更奠定了他在推理文壇的地位。一九九二年,他並以《殺人時計館》得到第四十五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

  除了「殺人館」系列外,他的「殺人方程式」系列、「殺人耳語」系列,以及恐怖小說「殺人鬼」系列等作品,也都博得了很大的迴響,其中《童謠的死亡預言》更榮獲《周刊文春》一九九○年度十大推理小說的第一名!他另著有精采的單篇作品《推理大師的惡夢》、《眼球特別料理》、《怪胎》等,以及結合本格推理和恐怖驚悚的完美傑作《最後的記憶》,和最新的怪奇小說《深泥丘奇談》(皇冠即將出版)。

  一九九八年他親自撰寫劇本,並兼任導演,完成電腦遊戲「惡夢館」。一九九九年,他又得到第三十屆麻將名人賽的冠軍,成為史上第一個拿到「麻將名人」的推理作家。

繪者簡介

七戶優

  一九五九年生於青森縣,武藏野美術大學造型學部建築系畢業。經過三年的上班族生活後,成為自由插畫家和畫家。主要作品有《康潘尼路拉》(天沼春樹撰文)、《箱少年》、《醫生遊戲》,並為多本書繪製封面。

譯者簡介

張筱森

  輔大日文系畢業,現於日本某國立大學以留學之名行囤積推理小說之實。譯作有《動機》、《Lush Life》、《ZOO》。

 

導讀
因推理小說而設計的殺人館(增補版)【文藝評論家】傅博

新本格以前

  一九八七年是日本「新本格推理小說」元年,開基者就是綾A行人。

  那麼,新本格推理小說的本質是什麼呢?皆須從頭說起。

  一九二三年──日本推理小說元年,江戶川亂步發表本格推理短篇〈兩分銅幣〉,奠定日本推理小說之基礎後,出現一群具有不同個性的追隨者,發表各式各樣的推理小說,這些作品包括本格推理之外,有獵奇、怪奇、恐怖、耽美、幻想、科幻等小說。當時這些作品合稱為「探偵小說」,還沒使用「推理小說」這個文學術語。

  偵探在日本稱為「探偵」,為了本文的一貫性,本文一律使用「探偵小說」。探偵小說是直譯自英文之Detective Story,其含義是指福爾摩斯探案之類的解謎為主題之推理小說,換句話說,探偵小說的本質是「解謎」。

  探偵小說的本質既然是解謎,為何把非解謎為主題的小說也稱為探偵小說?探偵文壇引起熱烈的討論,因篇幅有限,不記述其討論的經過,只談結論。

  以二分法做區分,解謎為主題的稱為「本格探偵小說」,其他非解謎為主題的合稱「變格探偵小說」。現在之最廣義的推理小說,包括奇幻小說和科幻小說,近年又稱為「娛樂小說」。

  「本格」的意思是正統、正規。「變格」就是變則、不正規。這種二分法一直沿用到一九五七年,這段期間,戰前的主流是變格,戰後是本格。

  一九五七年可以說是社會派推理小說元年。這年松本清張在旅遊雜誌《旅》月刊二月號開始連載《點與線》(翌年一月完結),並在《週刊讀賣》四月十四號開始連載《眼之壁》(十二月二十九日號完結),這兩長篇於翌年二月,同時從光文社出版。

  這兩書的內容與以往的探偵小說不同,是以寫實的手法,探偵小說的形式、揭曉社會黑暗面,而重視犯罪動機。以上四點是松本作品的特徵,出版社為了與探偵小說劃清界線,稱為「社會派推理小說」。

  社會派與推理小說,原來是互不相干的文學術語。凡是具有社會批評精神的小說稱為社會小說,專寫社會小說的作家稱為社會派作家,「推理小說」是二次大戰後,就與探偵小說並用,兩者同義。

  因為二次大戰結束後,日本政府為了整理繁雜的漢字,便禁止部分漢字的使用。「偵」字也被列為禁止使用,以平假名(日本文字,同時是注音符號)之「□□」代替。「探□□小說」這字眼,看起來怪怪的,沒有安定感,所以有人主張以「推理小說」代替「探偵小說」四字,由此就有人開始使用。但是,不久「偵」字解禁。之後十年,探偵小說為主、推理小說為從,並行使用。

  話說同年十一月,獲得第三屆江戶川亂步賞的仁本悅子之《貓已知情》出版,本書雖然不具社會批評精神,卻是一部寫實,不以怪奇、幻想等包裝故事的本格探偵小說。如果要歸類,應該稱為「寫實派推理小說」,不知何故被歸類為社會派推理小說。不只如此,凡是五七年以後發表的探偵小說,一律稱為社會派推理小說,簡稱為推理小說,從此沒有人使用探偵小說。由此,可看出一個公式:

  「清張以前」,指一九五六年以前。其作品稱為探偵小說,其本質是浪漫文學。

  「清張以後」,指一九五七年以後。其作品稱為社會派推理小說或推理小說,其本質是寫實文學。

  清張以後的推理小說,雖然不再分為本格和變格,仍然是多采多姿的,而按其主題,有本格推理(狹義的推理小說)、冷硬推理、懸疑推理、間諜冒險、法庭推理、警察搜查、醫學推理(以上七類屬於中間義推理小說),以及犯罪、冒險、國際謀略(以上三類屬於廣義推理小說)。

  松本清張發明社會派推理小說之後,也出現了一群屬於清張作品系列的追隨者,但是其大部分作家,不到幾年就改弦易轍,撰寫非推理小說。社會派(指具社會批評精神)推理小說,事實上成為松本清張等幾位作家之孤軍奮鬥的局面。直到一九六九年,森村誠一和夏樹靜子加入陣營之後,才確立一席之地,但是並非主流,是如上述各派系之群雄割據的推理文壇。

綾A行人與新本格推理小說

  在這樣的情況下,一九八七年九月,綾A行人帶了《殺人十角館》登上推理文壇。不但是出版本書的講談社編輯部,誰都預想不到事後會成為「新本格推理小說」之原點。

  本書以「講談社小說叢書」出版時的書帶之推薦句是「本格推理,還有這種大詭計!」並沒有使用「新本格」三字。清張以後,推薦句中的「本格推理」,已很少人使用,六年前同叢書出版島田莊司之《占星術殺人魔法》後才復活的。《殺人十角館》的賣點是解謎,編輯部請島田在本書末寫了一篇〈推薦〉。

  《占星術殺人魔法》是以戰前之連續分屍案為主題之古色古香的本格推理小說,與清張以後的寫實推理截然不同,雖然獲得部分推理小說迷的支持,卻是一部毀譽褒貶不一的作品。出版後一直沒有出現追隨者,島田莊司為「本格探偵小說」的復辟,孤軍奮鬥六年,終於遇到知己綾A行人,島田的興奮情況,從〈推薦〉一文不難看出。

  綾A行人,本名內田直行,一九六○年十二月二十三日,生於京都市。京都大學教育學院畢業,同大學院教育學研究科博士後期課程修畢。

  綾A自幼小就喜歡看書,小學四年級時,首次閱讀推理小說──盧布朗之《奇巖城》少年版和江戶川亂步之少年推理小說《妖怪博士》後,成為推理小說迷,並做推理作家夢。他考進京都大學後,立即參與京都大學推理小說研究會。

  在日本,大學的推理研究社團,大多是以推理小說的欣賞和研究為主旨,其研究成果發表在社團雜誌。京大推研即創作、研究並重,它有兩種社團雜誌,對外發行之《蒼鴉城》年刊,即是發表創作的專刊,另外有內部發行之《推研通信》月刊。

  綾A在《蒼鴉城》發表不少推理小說。這些習作,日後都改稿結集出版。大學四年級時,為了實踐小學的作家夢,應徵江戶川亂步賞,雖然只擠進第一次預選,沒得獎,卻給他十足的信心,這部作品名為《追悼之島》,即是八年後改稿易名出版的《殺人十角館》。

  一九八四年一月,綾A在立命館大學推理小說研究會舉辦的演講會認識講師島田莊司,當時島田出道不久,為本格探偵小說的復辟孤軍奮鬥中,兩人意氣投合。《追悼之島》的改稿,就是島田的提議。

  《殺人十角館》與清張以後的解謎推理小說不同之處有兩點,第一是為殺人詭計而特別設計一棟異常的十角館,第二是大量殺人。從寫實的立場來說,是「不自然」。而與清張以前的本格探偵小說相比較,是過於寫實,不夠浪漫,也許這就是本書的優點。

  不管如何,之後被視為「新本格推理小說」之原點的最大因素,是在本書第一章開頭,作者藉登場人物艾勒里所說的這段話:

  「所以,我不要日本盛行一時的『社會派』型的寫實主義。女上班族在小套房被殺,磨損鞋底的刑警,費心思所逮捕的兇手是情人又是上司──作罷。什麼貪污、政界內幕,什麼扭曲的現代社會引起的悲劇,這些請退場吧。最適合推理小說的是,不管如何被指責為不合時宜,還是名偵探、大宅邸、形跡可疑的居民、血腥的慘案、不可能犯罪、破天荒的大詭計......荒唐無稽更好。重要的是在推理小說的世界享受樂趣就好了。不過,需要理性的。」(筆者譯自原文)

  這段引文,本格派推理評論家認為是綾A行人的「本格宣言」,規範了之後的新本格派作品。

  要確立一個新世界,最重要的是前仆後繼的力量──人才以及作品的質與量。僥倖的是翌八八年,「講談社小說叢書」推出了三名新人的作品,即齋藤肇之《如願收場》、歌野晶午之《長房屋之殺人》與法月綸太郎之《密閉教室》。而綾A行人單獨出版了《殺人水車館》、《殺人迷路館》和《魔女狩獵遊戲──紅色殺人耳語》三書。講談社將這些作品稱為「新本格推理小說」,作為賣點。

  同年,出版歐美推理小說聞名的東京創元社,請本格推理大師?川哲也,主編一套本格推理小說叢書「?川哲也與十三之謎」十三集。這年出版了折原一之《倒錯的死角》、山崎純之《死是甜蜜而苦澀》與岩崎正吾之《風啊、綠啊、故鄉啊》三書,三位作者都是新人。

  之後,兩出版社每年推出新人。於一九九○年東京創元社創設?川哲也賞,一九九六年講談社設立梅費斯特賞,公開徵文。二十年來,兩出版社是新本格推理小說的原動力,所推出的作家近於百名,他們雖各具獨特的作品風格、寫作技巧、推理小說觀,但他們唯一的共同點是「反社會派、反寫實」──新本格推理小說的本質。

人間悲劇──「殺人館」系列

  二十年來,綾A行人所建造之奇形怪狀的殺人館有八棟,當初的計畫是要建造十棟,還有兩棟未完成。稱為「殺人館」系列的這八棟殺人館的共同點有三。

  這些殺人館的構造,都是為了殺人詭計而特別設計的,每集都附錄平面圖。

  故事上的設計者是住在角島青色館的異端建築家中村青司。青色館也是中村自己設計的,天井、地板、四周的牆壁以及家具,清一色的藍色。但是,十角館命案發生的半年前,即一九八五年九月二十日早晨,發生火災而燒毀,中村夫妻和傭人都在這場火災中喪命。中村青司與各殺人館命案沒有直接關係,是象徵性人物。

  解決各館命案的偵探是島田潔。讀者看到島田潔三字,會聯想到什麼?是的,這是組合島田莊司的「島田」,和他所塑造的偵探御手洗潔之「潔」而來的。他是九州大分縣*市某寺院住持的三男,父親還健在,沒事可做。每天讀推理小說消耗時間,遇到死人就為其念經。

  已經出版的「殺人館」系列八集,都是長篇。前七集原版都是「講談社小說叢書」版,三年後,都改為「講談社文庫」版。現在按其出版順序簡介如下:

一、《殺人十角館》:

  一九八七年九月出版,「殺人館」系列第一集,眾所周知之新本格推理小說的原點。一九八六年三月下旬,K**大學推理小說研究會的六名成員,來到九州山崎對岸的角島度假,這無人島四周是斷崖絕壁,島上曾經有一座青色館,半年前因火災燒毀,現在只剩下別館──十角館。

  從上空俯瞰,十角館呈正十角形,中央是大廳,四周有十個房間,度假的學生分別住在這些房間。館內發生連續殺人事件,六名學生死盡。是一部克莉絲蒂之《誰都不在》系列上的作品。作者以第三人稱多視點,交互記述本土與孤島的動靜。讀者可以參與解謎之挑戰型本格推理小說。

二、《殺人水車館》:

  一九八八年二月出版,「殺人館」系列第二集。充滿怪異氣氛的水車館,建立在岡山縣北部的深山中,環繞四周的堅固外壁和聳立在四角落的塔屋,誠如歐洲的古城堡,城壁裝設三座水車以自家發電。作者把殺人舞台設定在岡山,不外是向本格推理大師橫溝正史表示敬意,因為橫溝的許多傑作的殺人舞台都是在岡山。

  水車館館主藤沼紀一,四十一歲。因車禍成為戴假面具、坐輪椅的殘障者。妻子由里繪是十九歲的美少女。父親成一是已去世的幻想派畫家,他是可透視未來的幻視者。紀一每年在水車館開一次成一的畫展,招待與父親有關的人士。去年展覽期中,發生殺人事件,案件未破。今年,即一九八六年九月二十八日,來賓又被殺。作者以紀一之第一人稱記述現在,作者的第三人稱記述過去。

三、《殺人迷路館》:

  一九八八年九月出版,「殺人館」系列第三集。本書的結構很特殊,綾A行人之《殺人迷路館》裡面另有一本鹿谷門實之《殺人迷路館》,版本是『稀譚社小說叢書』,其內容佔本書的十分之九。是一部三重構造的套匣型敘述推理小說。故事從一九八八年九月二日,島田潔收到鹿谷門實之《殺人迷路館》一書寫起,由此島田想起去年四月,在迷路館發生的殺人事件之經過和收場。島田於是開始閱讀這本現實事件的小說化故事,但鹿谷門實到底是誰?

  迷路館建立在京都府丹後半島的地下。四周有十八個房間,中央是迷宮,從一間房間要到另一間房間,需要經過迷宮。館主是推理文學大師宮垣葉太郎,六十歲。他招待四位推理作家和一名評論家、一名編輯來迷路館。宮垣留下遺書自殺。遺書內容是遺產要贈與四位來館的作家,條件是在五天內完成一篇以迷路館為舞台,自己為被害者的推理小說,由在席之評論家等評審。最優秀作品的作者有權繼承財產。可是他們個個都以自己構想的殺人方法被殺。

四、《殺人人形館》:

  一九八九年四月出版,「殺人館」系列第四集。人形館建立在京都市左京區之安靜的住宅區。館主飛龍高洋是一位畫家,去年十二月自殺,去世後與父親分居的想一,搬回來與母親實和子同居。日語「人形」是娃娃之意,高洋在世時,收集了六個等身大小的人形,這些人形都有些損傷,高洋為何收集這種有損傷的人形呢?人形館是和式的家屋,因為放置這些人形,所以叫做人形館,想一和母親居住在這裡,人形館另有一棟二樓的洋式別館,以走廊互相連結。

  想一搬回來之後,人形被塗上顏料、預告殺人的信、因火災伯母被燒死等事件發生。而京都市內發生連續少年殺人事件。全書以想一的視點記述。

五、《殺人時計館》:

  一九九一年九月出版,「殺人館」系列第五集。第四十五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得獎作品,日語「時計」是時鐘之意。時計館是前館主古峨倫典在鎌倉市東北部森林中建造的。從上空俯瞰呈鐘擺形,全棟沒有窗戶,宛如監牢。十年前,在倫典的十四歲女兒永遠自殺。之後,時計館出現永遠的幽魂。

  這次破案的主角是劇中劇《殺人迷路館》之鹿谷門實,和十角館命案時,參與破案的大學生江南孝明。他已畢業,現在是稀譚社發行之怪奇雜誌《CHAOS》之編輯。一九八九年七月三十日,《CHAOS》一行十一人來到時計館,探訪幽魂的真偽。於是殺人事件相繼發生。四十萬字巨篇。綾A行人之代表作。

六、《殺人黑貓館》:

  一九九二年四月出版,「殺人館」系列第六集。黑貓館建立在北海道阿寒。館主是H**大學副教授天羽辰也,現在生死不明。黑貓館是一棟二樓房屋,與其他殺人館比較,構造單純多了。外觀很像蹲伏的貓,屋頂上的貓型風向器、庭院放著貓型的東西等,是黑貓館名稱的由來。

  一九九○年六月,推理作家鹿谷門實收到因為火災失去記憶的老人?田冬馬的一本手記,他原來是黑貓館的管理員,手記的內容是記述一九八九年八月一日至四日,在黑貓館發生的悲劇,他請鹿谷解謎。於是七月八日,鹿谷、江南孝明和?田三人來到現在是空屋的黑貓館。故事分為八章,過去和現在交互記述,奇數章是?田老人的手記,偶數章由作者記述推理的過程。

七、《殺人暗黑館》:

  自二○○○年三月至二○○四年五月,在講談社之文庫情報誌《IN★POCKET》月刊連載四十七回的百萬字巨篇。二○○四年九月分上、下兩冊出版,「殺人館」系列第七集。暗黑館建立在九州熊本縣Y**郡山中湖內之小島上。明治時代(約百年前),大富翁浦登玄遙建置的,幾次改建後,戰後由異端建築家中村青司改建為具十角塔,東、西、南、北四館包圍中庭的漆黑之現在暗黑館。故事從江南孝明回鄉途中,知悉熊本山中有中村青司改建的暗黑館,因好奇心來到暗黑館,從十角塔的涼台掉下,被中也與浦登玄兒救出。

  故事複雜離奇,由江南、中也、市朗少年等不同視點記述。文中隨處提到以往六棟殺人館的登場人物逸事。

  讀者如要閱讀系列作品,最好按作者之創作順序閱讀,這樣做,可看出作者的思想和成長。「殺人館」系列也不例外,發表《殺人十角館》當初,綾A還沒有考慮到館之系列化,出版社要他撰寫第二篇作品時才想到,為詭計而設計各種殺人館,而系列化。初期之十角、水車、迷路、人形四館的共同點,只是中村青司所設計的館,所發生的連續殺人事件,由偵探島田潔推理、解謎、破案而已,沒有連結點。

  但是,第五部《殺人時計館》卻不同,在十角館協助島田潔解謎的江南孝明之外,部分人物、事物也在本書出現,做了五書的部分連結工作。而偵探也易名為鹿谷門實。從此可看出綾A行人的軌道修整。

  花了四年功夫完成的《殺人暗黑館》就是綾A思想的集大成。筆者預測,綾A完成十棟殺人館時,這群「人間悲劇」(?筆者)可與巴爾札克之《人間喜劇》比美。

八、《殺人驚嚇館》:

  二○○六年三月出版,「殺人館」系列第八集。本書與前七集不同之處是改由講談社「推理王國」版出版。是一套以少年少女為讀者對象的推理小說叢書,與現在流行之「輕小說」比較,品質普遍高雅。本書也不例外,文字雖然淺易,故事比較簡單,但是還經得起推理小說迷閱讀。

  故事由永澤三知也的回憶形式記述。驚嚇館是古屋敷龍平於一九六四年,為了養女美音在神戶市近郊的A**市六花町所蓋的一棟二樓的洋房。因房間裝置巧妙的機關之外,也為美音收藏了精緻的詭計玩具,所以被稱為驚嚇館。

  「我」小學六年級時,偶然的機會認識古屋敷龍平的孫子俊生,與「我」同年十二歲,與祖父兩人住在驚嚇館。之後,有機會「我」就去驚嚇館找俊生玩。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聖誕節那天,古屋敷老人招待「我」與俊生家教新名努、「我」的同學湖山葵等三人。「我們」按時到達驚嚇館時,古屋敷已被刺殺,陳屍在有裝置巧妙機關的密室裡,「我們」三人破門而入。

  翌(九五)年一月初旬,「我」與父親移民美國。十七日,神戶發生大地震,A**市的災害雖然不大,警局已不能投入大批刑警辦案,殺人事件成為謎。七年後,「我」為了升大學回國,之後「我」回憶事件的經過,並揭開事件真相。

驚愕、激賞和欣喜的集合
【推理評論家】杜鵑窩人

  看完綾A行人的新書《殺人驚嚇館》的第一個印象就是驚愕、激賞和欣喜,這三個反應產生且依照這個順序排列下來。

  驚愕,無疑地是我的第一個反應,因為讀者經過了前一本《殺人暗黑館》的超長篇折磨之後,接著出現的《殺人驚嚇館》竟然是一本不到八萬字的中長篇,無疑地,這種巨大的反差會讓讀者以為自己是不是買錯書了。說句實在話,如果可以對全台灣的推理迷們做個民意調查,那麼他們心目中最有名的日本建築師,既不會是設計了龍巖人本櫻花墓園的安藤忠雄,也不可能是二○○九年高雄市世界運動會主場館「龍騰」的建築師伊東豐雄,而是設計出一連串「館系列」裡面各個特殊建築物的建築師中村青司!從《殺人十角館》開始,台灣的推理小說讀者就一直和綾A行人筆下的那位建築師中村青司的作品糾纏不清,雖然出版的每一本作品評價或有高低,但是「館系列」卻一直是綾A行人系列作品中大家的最愛。不過,由於前一本《殺人暗黑館》篇幅太過冗長,很多推理迷都只能草草翻過,甚至連推理小說作家藍霄兄也不例外地自我承認。而我雖然認真地將《殺人暗黑館》讀完,卻也頭痛萬分,因此對於下一本「館系列」有些不敢恭維,幾乎可以說失去了期待。沒想到綾A行人給讀者的卻是如「驚嚇箱」地意外驚愕,這本作品雖然輕、薄、短、小,卻是一點也不負「館系列」的名聲。我相信凡是「館系列」的老讀者一拿到《殺人驚嚇館》這本書,一定也是和我出現一模一樣的驚愕反應才是。

  激賞,則是閱讀完這本書的第二個反應。這本《殺人驚嚇館》是綾A行人老師為了「推理王國」系列的創作;因為從《殺人十角館》以降的「館系列」幾乎都是適合成年讀者的本格推理小說,如何將這種懸疑、恐怖且略帶血腥的故事風格轉化成「推理王國」系列那種可以提供讓少年少女有趣閱讀的感覺,這無疑地對作者綾A行人是莫大的挑戰。結果,綾A行人成功地串聯了中村青司、鹿谷門實和書中的主角永澤三知也及整個故事,不僅以前讀過「館系列」的讀者依然可以享受那種本格解謎的氛圍,也應該可以認同《殺人驚嚇館》是「館系列」的一份子,不會因為這本書特殊的調性而排斥它。而縱使沒有讀過「館系列」的讀者,亦能夠在這本書中感受到屬於這個系列作品的特殊魅力,不僅沒有接受和閱讀的困難,更會促使這些讀者去追尋其他「館系列」的作品。綾A行人面面俱到地照顧到兩方面讀者的用心,真的是值得讚賞。

  對於《殺人驚嚇館》的第三個反應則是,欣喜。因為綾A行人出版的這本書,也意外地為台灣推理創作指出了另一個極為可行的方向。台灣的推理創作一直在題材選擇上有著範圍太過狹隘的問題!同時也由於這個缺點,讀者不僅不易對本土推理小說產生共鳴,進而也使得願意接受台灣推理創作的讀者群人數受到了極大的限制。但是,經由對台灣推理創作極為關心的綾A行人老師這本作品,無疑地告訴了台灣的推理小說創作者,只要抓住了方向和對象,加上掌握好故事的敘述,縱使是推理小說,也可以把讀者群擴展到少年少女階層的範圍。亦即是說,推理小說既可以像以前的「館系列」那樣屬於成人世界的閱讀氛圍,也可以像《殺人驚嚇館》這樣的雖是小品,卻極具魅力地大小通吃,老少咸宜。

  本書的主角永澤三知也就曾經這樣地認為,所謂的「驚嚇館」不只是可能在這棟建築物裡面藏著各式各樣讓人意想不到的驚嚇箱而已,甚至連屋子本身都可以給人一種看似驚嚇箱的感覺,而實際上也正是如此。不過,身為一個讀者,我倒是更進一步地認為,綾A行人寫作這本作品《殺人驚嚇館》的時候就已經用充滿開玩笑的遊戲心態,讓這本書從裡到外都處處充滿驚奇,使得讀者,尤其是「館系列」的老讀者,都宛如像是打開驚嚇箱的小朋友,永遠不知道裡面是甚麼,卻讓人期待那打開的瞬間帶來的驚愕、激賞和欣喜!

《殺人驚嚇館》中文版自序
綾A行人

  三年前,也就是二○○六年秋天,配合《殺人暗黑館》的出版,我受到皇冠出版的邀請拜訪台灣。

  以前就聽說推理小說在台灣很受歡迎,當時便認為可以去一探究竟;再者,還能見到日本偵探小說專門誌《幻影城》的創辦人島崎博(傅博)先生,這也讓我十分期待。然而我非常不喜歡搭飛機,因此也不喜歡出國旅行;三年前接受邀請時,我是下了相當大的決心才確定前往。

  就這樣我到了台灣,在台灣度過的那幾天,至今仍是難忘的美好回憶。例如,在台北誠品書店舉辦的座談與簽名會上,有幸與許多熱情的讀者面對面,其中還有讀者「為了閱讀日本推理小說而努力學日文」......真的讓我感動不已。

  當時也認識了台灣的各位編輯與推理作家,之後在日本也有好幾次機會碰面;最近,則是收到了新銳作家冷言的新作《鎧甲館事件》,還在「後記」的部分看到自己名字......這種種,又讓我感到相當不可思議。

  我想這些都是我今後會繼續珍惜的緣分。

  三年前訪台時,在日本已發行的《殺人驚嚇館》,如今也即將在台灣出版了。這部作品是「殺人館」系列的第八部,與之前七部作品不同,《殺人驚嚇館》是為了系列叢書「推理王國」所撰寫的新作。「推理王國」是「獻給曾是孩童的你,以及少年少女們」,基本上是兒童取向的叢書。因此這部作品也許是全系列當中讀起來感覺最不一樣的。一改《殺人暗黑館》分為上下集的超級長篇風格,這部《殺人驚嚇館》雖為長篇,卻短得令人驚訝。這樣可長可短的創作模式,對於一個作者而言是相當愉快的經驗。

  自從以《殺人十角館》出道之後,名編輯宇山秀雄先生總是很照顧我,而「推理王國」系列叢書就是宇山先生退休前所推動的最後一個企劃。如同我在這本書的提字頁所言,《殺人驚嚇館》是獻給宇山先生及其夫人三代女士的作品。

  然而很不幸的,該作品發行後不久──二00六年八月,宇山先生驟逝。現在想起來,從他辭世到我動身拜訪台灣,只有短短不到兩個月的時間。

  宇山先生和我不只是工作上的盟友,私底下更是知己,他的離開對我而言是很大的打擊,現在回想起來仍感悲痛。而我跌落谷底的心,因訪台時所受到那樣的盛情款待,又得到療癒、得到力量......

  現在說出來或許有些遲,不過我還是想藉此機會向台灣的讀者表達我由衷的感謝。

 

詳細資料

  • ISBN:9789573325598
  • 叢書系列:殺人館系列
  • 規格:平裝 / 256頁 / 16k菊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驚嚇館的回憶

1

那是距今多年以前的事情。

在那棟房子裡有著上了年紀的老先生和內向的少年,以及有點古怪的人偶。

人偶的名字叫梨里香,和年老的屋主死去的孫女同名。
少年的名字叫俊生,是小梨里香三歲的弟弟,而我和俊生則是朋友。

那時候,我還是個小六生。俊生雖然和我同年,卻比我小一屆。他似乎是因為常常請假沒有去上學,所以才會晚了一年。

即使如此,俊生還是比我班上的同學都要來得聰明,至少我是如此認為的。
他比誰都還喜歡看書,也知道很多大家都不知道的事情。他身材瘦小,看起來身體很差,但是有著白皙端正的五官。如果換個髮型和服裝,騙人說他是女孩子也沒問題。俊生雖然內向,卻不知為什麼有種不屬於他這個年紀的成熟感──至少我感覺俊生有著其他小孩沒有的、不可思議的魅力。

俊生家位在兵庫縣A**市高地上歷史悠久的屋敷町�郊外。

那一帶蓋了不少有著寬廣庭院和高聳圍牆的豪宅,而俊生家那棟洋館散發出一種非常特殊的氣氛,看起來彷彿裡面有著「什麼秘密」。附近的孩子們總是半好玩地四處散播關於那個「秘密」的傳聞──

於是,當時的我們便這樣稱呼那棟房子。
「屋敷町的驚嚇館」──


2
我之所以會思索起塵封在心裡角落多年的「驚嚇館」的記憶,其實是有原因的。
事件的契機在於我在六月五日星期天的下午,在某家舊書店偶然拿起了一本書。

那是一家開在學生街一角的老式舊書店。平常我總是經過店門口,從未踏進店裡過。那天不知為何就這麼走了進去──要說這件事情本身是出於奇妙的偶然,也的確是如此。

看店的是一個男人,他在梅雨時節卻穿著一身黑色斗篷似的鬆垮衣服。因為這家店很小,不太可能雇人看店,所以我想他應該就是老闆。明明在室內,他卻把頭深深地藏進連衣帽裡,讓我看不清楚他的臉孔。不過從那句嘶啞的「歡迎光臨」聽來,可以知道他是個老人。

雖然還是白天,店裡卻很陰暗,沒有顏色的灰塵在快要熄滅的日光燈下飛舞著。

高達天花板的書櫃裡緊緊地塞滿了各式各樣的書……
在最裡面的書櫃,恰好和我的臉同高的那一層書架裡,有一本被抽出一半的書。那本書似乎在說「快把我抽出來」──這又是個要說奇妙,也的確十分奇妙的偶然。

然而,我認為這世上的事情就是像這樣,即將發生某件特殊的事情時,就會接二連三地發生奇妙的偶然。

《殺人迷路館》鹿谷門實

從書名就知道這是本推理小說。
小時候我非常喜歡《少年偵探團》�、《怪盜亞森羅蘋》之類的作品,但是在某個時期之後,我就完全不碰這類的書了。與其說是「慢慢地不看了」──不如說是因為太喜歡,反而不想看了。

因此直到現在,我所讀過的成人推理小說,數量寥寥可數,對於「鹿谷門實」這個名字當然也沒有任何感覺。要不是在這天碰上了一連串的偶然,說不定我一輩子都不會知道這本書的存在。

首先引起我注意的是書名中的「迷路館」這個詞。
我一方面單純地覺得這個詞很有趣,一方面也可能是突然懷念起自己長久以來敬而遠之的推理小說。又或許是在那一瞬間,我已經不自覺地對這三個字產生了某種反應,翻出了塵封在心裡角落已久的「驚嚇館」的回憶。

總之,我就是默默地從書架上抽出那本書,拿在手上,然後──
我看了一眼被手垢弄得有點骯髒的褪色封面後,翻到背面一看,不由得「咦」了一聲。

封底除了有介紹內容的短文之外,還印著寫有「作者近照」四個字的作家照片。看到照片的瞬間,我不禁有些驚訝。

那是一張瘦骨嶙峋的淺黑色臉孔,有著一對眼神銳利、眼窩卻有點深的雙眼,以及不太高興似地抿得緊緊的雙唇……

這個人是?──啊!說不定是……
從遙遠的回憶中傳來某種鈍鈍的疼痛感。

莫非很久以前我曾經見過這個人?
我跟這個人在某處見過面……地點是在哪裡?我們又為什麼會見面?

我翻到書的最後面──版權頁確認了一下。
上面寫著「昭和六十三年九月五日初版發行」。昭和六十三年就是一九八八年,也就是說這本書是十七年前出版的……

書的內容我連看都沒看,就直接拿著它去櫃台結帳。

看似老闆的黑衣老人,不論是結帳的時候,還是我走出店外的時候,一直都把臉藏在連衣帽裡。他只對我說了一句:「請多小心。」

會員評鑑 TOP

會員評鑑等級 ,共 2 位評分。

感謝您為本商品發表您的看法,這是專屬於博客來會員的發表園地。 看更多書評請前往 【讀者書評】專區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2019日本文學季】49折起─「就算有二十億光年的孤寂」─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春光全書系
  • 練情商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