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配合防疫政策各項服務暨國內出貨資訊調整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假日書店

一句頂一萬句

  • 定價:420
  • 優惠價:9378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折336
  • 使用購物金最高可抵100詳情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 分享
 

OKAPI 推薦

  • 【5月讀書日 X 閱讀會客室】本月客座──九歌總編陳素芳

    文/陳素芳2017年05月27日

    \閱讀會客室_本月客座//只要跟一本書有關的,都想告訴你。這單元將介紹那些你不一定知道,卻在書背後默默耕耘的人們。 【舉手發問出版社─九歌】 「九歌」之名源於《楚辭‧九歌》,取其瑰麗且富文學氣息。從台灣文學黃金年代走來,與純文學、大地、爾雅、洪範並稱為文學出版社「五小」,陪伴不同世代 more
  • 劉震雲:《我不是潘金蓮》是一本探討悲劇底線,也就是幽默和喜劇底線的小說

    文/京秋2012年08月09日

    我不是潘金蓮 因為離婚的真假,李雪蓮告狀,一路到北京,一狀二十年。為了證明自己與丈夫離婚是假的,李雪蓮上法院,訴求與前夫結婚然後再離婚。一次次的遞狀,從法官、法院專委、法院院長、縣長、市長,甚至到了人民大會堂,卻一次次被視為「刁民」。雖然在人民大會堂裡還來不及喊第二聲「冤枉」, more
 

內容簡介

  沒有神的世界裡,人只能一輩子都在尋找,尋找一個人,和他說一句知心的話,一個人內心的洪流,其實已經足夠淹沒整個世界﹗──劉震雲

  從《手機》的真話之難尋與說謊之必要,到《我叫劉躍進》人際間的偶然與必然,鬼馬作家劉震雲費時三年創作《一句頂一萬句》為生而為人,「覓知音」之必要。

  賣豆腐的楊百順與工人牛愛國祖孫兩人不約而同地失去生命唯一能吐露心聲的知音後,傷心之餘下,一個出走,一個回歸,他們尋尋覓覓,與不同的人說不同的話,試圖表達內心的矛盾與無助。從荒野的鄉村到繁忙的大都會,由20世紀中葉到新世紀初,不論是高高在上的縣長、鎮長,還是老師、理髮師、屠夫、染坊工、傳教士等尋常百姓,當說話成了唯一的溝通管道,語言又無法直達核心,孤獨便永遠如影隨形!

  尋常人的事件,串連成不平凡的故事。中國大陸首刷四十萬冊,劉震雲說這是目前為止,他最滿意的作品。

本書特色

  ★名評論家 傅月庵特為此書專寫導讀、東森新聞執行副經理 陳浩 熱烈推薦!

  ★中國新浪網首次為書籍「一句頂一萬句」製作官網,甚至舉辦研討會。

  ★劉鎮雲將錄製談《一句頂一萬句》訪問影片,為本書現身說法!

作者簡介

劉震雲

  1958年5月生於河南省延津縣,1978年考入北京大學中文系,1987年在《人民文學》上發表短篇小說《塔舖》,引起文壇注目,主要作品:《手機》、《故鄉天下黃花》、《故鄉相處流傳》、《一腔廢話》、《一地雞毛》等。共四百多萬字。作品多次獲文學獎、被評介、改編和翻譯;《一地雞毛》改編成電視劇,被視為經典劇集;《手機》改拍為電影,獲全年賣座第一的紀錄,在台灣出版,並獲出版人小說家隱地等大力讚許。知名作家王朔稱劉震雲是唯一能對他構成威脅的人。

 

劉震雲猜想

傅月庵

之 一

  劉震雲的家鄉,離海幾萬里,幾代人沒見過海的。他卻忍不住就想衝浪。衝浪有技巧,你不能在浪後,那樣衝不起來,也不能離浪頭太近,那樣一下就被浪給打趴了。你得維持在浪前幾公尺,讓浪推著你跑,這樣才能乘風,才好破浪。劉震雲不是一開始就衝海浪的。他先在河裡玩,玩兒風浪板,玩《一地雞毛》,大家都說他有潛力,會使風;然後看到了海口,又玩,玩兒《溫故一九四二》,大家說,危險哪,快回頭;他不聽,還玩, 還開始脫衣服,朝大海直衝過去。他玩兒《故鄉麵和花朵》,玩得騰空翻了個滾,大家看不懂,嚇壞了,認定這傻小子肯定要遭滅頂。但他咕嚕咕嚕吐了幾口水,還繼續玩,且拉出一票朋友一起玩,玩兒《手機》、玩兒《我叫劉躍進》,玩得幾層樓高的浪頭直在背後追著他跑,海邊圍觀者如堵,大家都說這小子有種,特行!誰知一個大轉身,他蹲下身來,擺了個向下縱躍的跳水姿勢,口裡念念有詞。大家急忙用望遠鏡看,從嘴型猜想,似乎是:「咱再玩些別的?」「玩些別的就玩些別的。」—他潛水了,想看看能掀起這麼高浪頭的海底的那個到底是什麼?於是有了《一句頂一萬句》。

之 二

  《一地雞毛》從一塊餿掉的豆腐談起,談來談去,總不外乎尋求解決生活資源的問題。此時的劉震雲,不折不扣,就是個「唯物論」者;到了《故鄉麵和花朵》,儘管背景、人物、地點都大不同,劉震雲主要觀照的,仍是物質,但他也發現,一天二十四小時,鄉人不停在覓食,手在動,腦筋也在動,且是不得不快速地動著,上天下地胡思亂想,以便平衡覓食求生的煎熬與痛苦。劉震雲想理解鄉人都在胡思亂想些什麼?於是從物質走向精神,從胃部走入頭部;《手機》和《我叫劉躍進》,表面講的還是生活與生存, 底下卻搞起思維邏輯了。劉震雲想知道手機怎樣讓人心口不一,讓人得講一大堆錯假廢話,來扭曲遮蔽真實,好求生存找活命。他也想知道,劉躍進的腦袋到底該怎麼想如何轉才能絕處逢生、死裡逃生?「胡思亂想」與「胡說八道」之間到底存在何種辯證關係?劉震雲一直不停地在想著。到了《一句頂一萬句》,他終於認定:知心者,一句頂一萬句; 講不上話的,一萬句頂不上一句。這事且是超越種族黨派性別階級財富宗教,可以跨時空超宇宙的。劉震雲這下子成了「唯心論」者。寫了二十多年,終於從河面寫到海底,從生活、生存寫到生命,大致釐清了唯物與唯心的纏夾關係。長夜漫漫路迢迢,這一路走來可真是不容易。無怪乎劉震雲要說:「這是我寫作以來,寫得最好的一部書。是我自個兒願意送人的一本書。」

之 三

  「一句頂一萬句」最早出自林彪口中,捧毛澤東思想用的。這一句他前前後後恐怕也喊過一萬次了吧。但可惜不是知心的那一句,跟毛澤東還是講不上話。於是兩人都孤單, 都得繼續在茫茫大海裡航行,都盼著找到可依靠的舵手的那一句。「一個人的孤獨不叫孤獨,一個人尋找另一個人,一句話尋找另一句話才叫孤獨。」劉震雲這樣說。於是,毛澤東孤獨,林彪也孤獨。毛澤東知道親密戰友不知心,那一句也不是他要的那一句,所以林彪跑了,他也不找,「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隨他去吧!」—知心者,一句頂一萬句; 講不上話的,一萬句也頂不上一句。

之 四

  《一句頂一萬句》,說複雜很複雜,跨越二三個世代,整個西北高原東奔西跑了個遍,想不複雜都不行。說簡單,也很簡單,上下好幾代,代代都想找到那個可以跟自己對上話,讓自己不要那麼孤獨的那個人,卻偏偏就是對不上。男的對不上,女的也對不上。一切都是那麼擰巴(彆扭),擰巴得讓人不得不把悲劇當喜劇看,以便再有存活下去的氣力。只是,講不上話,也未必是話講的不好,更多時候,是不會聽不想聽聽不懂。發射器沒問題,是接受器出了狀況。我們這個民族,從來都是重口不重耳,會講比會聽值錢。口若懸河,滔滔不絕,那是高明。就算閉嘴不說,沒話了,也還叫沉默是金。聽話就沒這麼值錢了,「聽到了」跟「聽懂了」一個價,只聽不說,那叫一肚子壞水,滿腹陰謀。說到底,沒個會聽的,講一萬句也是白講。於是自古至今,大家都在漫天打鳥,都在大聲吶喊覓知音,於是連魯迅翁都要慨嘆賭誓:「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當以同懷視之」,殊不知這誓條的先後弄擰了,該是「斯世願以同懷聽之,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才對哪。

之 五

  都說這書有明清味道,誠然如是。但恐不是野稗日記言語簡潔,敘事直接這些表象原因。更多的成分,當來自「家常」兩個字。這也是劉震雲小說特具的風格。不管寫城市寫鄉村寫北京寫延津,寫前代寫今世寫一九四二或二○○二,他總是在「家常」裡取景寫境。寫的不外乎老張老李小林小劉賣豆腐的剃頭的吆喝包子跑貨卡的教書當顧問工地廚子電視主持人理容院老闆娘……的外在與內在世界。通過這個世界,從而開啟了一個新的觀看的方法與連結的方式。按照革命的說法,劉震雲始終站穩階級立場,不曾一日或忘廣大的無產階級群眾(這個無產,既是物質也是精神的)。按照文學的理解,則是「家常」風格,讓劉震雲與明清說部接上了軌,尤其是「三言二拍」這一尋常百姓悲歡離合路數。杜十娘怒沉百寶箱,為的是嘛?以為找到那個「一句頂一萬句」的人了,誰知不是,傷心之餘,就跳水啦。賣油郎憑什麼獨占花魁?也不過就是「知心」二字。再看看「倒運漢巧遇洞庭紅」、「宋小官團圓破氈笠」,這世道多擰巴,擰巴得悲劇喜劇都難分啦。再往上提到極致吧,《牡丹亭》題詞云:「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與死,死而不可復生者,皆非情之至也。」講得夠玄妙了,說穿了,卻也不過就是「一句頂一萬句」在那作用著而已。

之 六

  「咱再說些別的?」「說些別的就說些別的。」一時文字業,天下有心人。劉震雲是也!

  .本文作者傅月庵先生,曾任出版社編輯、總編輯。現任二手書店執行總監。著有《生涯一蠹魚》、《蠹魚頭的舊書店地圖》、《天上大風》。寫作以書評,書話文章見長,散見兩岸三地報紙期刊。因其文筆多致,又不失其幽默風趣,深受讀者矚目。

 

詳細資料

  • ISBN:9789574446124
  • 叢書系列:劉震雲作品集
  • 規格:平裝 / 528頁 / 16k菊 / 14.8 x 21 x 2.64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楊百順他爹是個賣豆腐的。別人叫他賣豆腐的老楊。老楊除了賣豆腐,入夏還賣涼粉。賣豆腐的老楊和馬家莊趕大車的老馬是好朋友。兩人本不該成為朋友,因老馬常常欺負老楊。欺負老楊並不是打過老楊或罵過老楊,或在錢財上占過老楊的便宜,而是從心底看不起老楊。看不起一個人可以不與他來往,但老馬說起笑話,又離不開老楊。老楊對人說起朋友,第一個說起的是馬家莊趕大車的老馬;老馬背後說起朋友,一次也沒提到過楊家莊賣豆腐也賣涼粉的老楊。但外人並不知其中的底細, 大家都以為他倆是好朋友。

楊百順十一歲那年,鎮上鐵匠老李給他娘祝壽。老李的鐵匠鋪叫「帶旺鐵匠鋪」,打製些飯勺、菜刀、斧頭、鋤頭、鐮刀、耙齒、鏟頭、門搭等。鐵匠十有八九性子急,老李卻是慢性子;一根耙釘,也得打上兩個時辰。但慢工出細活,這根耙釘,就打得有稜有角。飯勺、菜刀、斧頭、鋤頭、鐮刀、鏟頭、門搭等,淬火之前,都烙上「帶旺」二字。方圓幾十里,再不出鐵匠。不是比不過老李的手藝,是耽誤不起工夫。但慢性子容易心細,心細的人容易記仇。老李是生意人,鋪子裡天天人來人往,保不齊哪句話就得罪了他。但老李不記外人的仇,單記他娘的仇。老李他娘是急性子,老李的慢性子,就是他娘的急性子壓的。老李八歲那年,偷吃過一塊棗糕,他娘揚起一把鐵勺,砸在他腦袋上,一個血窟窿,汩汩往外冒血。別人好了傷疤忘了疼,老李從八歲起,就記上了娘的仇。記仇不是記血窟窿的仇,而是他娘砸過血窟窿後,仍有說有笑,隨人去縣城聽戲去了。也不是記聽戲的仇,而是老李長大之後,一個是慢性子,一個是急性子,對每件事的看法都不一樣。老李他娘是個爛眼圈, 老李四十歲那年,他爹死了;四十五歲那年,他娘瞎了。他娘瞎了以後,老李成了「帶旺鐵匠鋪」的掌櫃。老李成為掌櫃後,倒沒對他娘怎麼樣,吃上穿上,跟沒瞎時一樣,就是他娘說話,老李不理她。一個打鐵的人家,平日吃飯也是淡飯粗茶,他娘瞎著眼喊:
「嘴裡淡寡得慌,快去弄口牛肉讓我嚼嚼。」

老李:
「等著吧。」

一等就沒了下文。他娘:
「心裡悶得慌,快去牽驢,讓我去縣城聽個熱鬧。」

老李:
「等著吧。」

一等又沒了下文。不是故意跟他娘治氣,而是為了熬熬她這急性子。日子在他娘手裡,已經急了半輩子,該慢下來了。也怕開了這種頭,亂越添越多。但他娘七十歲這年,老李卻要給他娘做壽。他娘:
「快死的人了,壽就別做了,平時對我好點兒就行了。」
又用拐棍搗著地: 「是給我做壽嗎?不定憋著啥壞呢。」

老李:
「娘,您多想了。」

但老李給他娘做壽,確實不是為了他娘。上個月,從安徽來了個鐵匠,姓段,在鎮上落下腳,也開了個鐵匠鋪;老段是個胖子,鐵匠鋪便叫「段胖子鐵匠鋪」。如老段性子急,老李不怕;誰知段胖子也是個慢性子,一根耙釘,也打上兩個時辰,老李就著了慌,想借給他娘做壽,擺個場面讓老段看看。借人的陣勢,讓老段明白強龍不壓地頭蛇的道理。但眾人並不明白祝壽的底細,過去都知道老李對娘不孝順,現在突然孝順了,認為他明白過來理兒了,祝壽那天中午,皆隨禮去吃酒席。老楊和老馬皆與鐵匠老李是朋友,這天也來隨禮。老楊早起賣豆腐走得遠,吃酒席遲到了幾步;馬家莊離鎮上近,老馬準時到了。老李覺得賣豆腐的老楊和趕大車的老馬是好朋友,便把老楊的座位,空在了老馬身邊。老李以為自己考慮得很周全,沒想到老馬急了:
「別,快把他換到別的地方去。」

老李:
「你們倆在一起愛說笑話,顯得熱鬧。」

老馬問:
「今天喝酒不?」

老李:
「一個桌上三瓶,不上散酒。」老馬:「還是呀,不喝酒和他說個笑話行,可他一喝多,就拉著我掏心窩子,他掏完痛快了,我窩心了。」

又說:
「不是一回兩回了。」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完美犯罪】推理暢銷小說展99元起─隱去殺人動機,製造不在場證明,在你眼裡我只是無害的普通人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天下雜誌
  • 台灣廣廈
  • 大塊暢銷展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