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黑色的翅膀

  • 定價:270
  • 優惠價:79213
  • 優惠期限:2018年12月31日止
運送方式: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全球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香港、澳門、新加坡、馬來西亞
載入中...

優惠組合

買了此商品的人,也買了...

上頁 下頁
 

OKAPI 推薦

  • 【閱讀時光|《老海人洛馬比克》】鄭有傑:小說是瞭解歷史的最好方式

    文/李屏瑤2015年07月15日

    透過影像能讓經典文學中的畫面深植腦內,是認識文學經典的絕佳途徑,文化部委託王小棣導演,召集了鄭文堂、沈可尚、鄭有傑、王明台、廖士涵、安哲 毅等六位 導演,將楊逵、朱天文、張惠菁、駱以軍、柯裕棻、季季、劉大任、夏曼.藍波安、廖玉蕙、王登鈺等十位作者的作品,拍成每部25分鐘的「閱讀時光 more
  • 夏曼.藍波安:我把活的海洋轉換成一本書

    文/李屏瑤2013年03月05日

    談起每日的作息,夏曼.藍波安說:「要從下午開始講。」他每天都會潛水,可以感受到潮水的不同,直到現在,潛水十五六米對他來說都沒有問題。「下午打魚,天黑之前回來,會在海裡把自己弄得很累,晚上吃飯。大概八九點就睡了,凌晨三點多起床,開始閱讀寫作,一路寫到天亮,情緒穩定的話會寫到九點十 more
 

內容簡介

吳濁流文學獎、中央日報年度十大本土好書

台灣最受矚目的原住民海洋作家
夏曼.藍波安 第一部得獎之作、作家首部長篇小說

  幽默生動的情節寫文化衝撞的童年趣事、細膩而靈活的筆調將招魚季生動刻劃,老人對於海洋的堅持與大船文化的摯愛,流轉在作者深情的文字筆尖,優雅傳承下來......

  無邊黑暗的夜晚,火炬的光、拍撫的浪濤聲、穿透靈魂的歌謠古調,迎接飛魚的到來......

  《黑色的翅膀》是一則島嶼與海的故事,紀錄著四個達悟青年自小愛戀海洋的夢想與友情,從孩童的眼中看著長輩的歸航到自己的首次出航,生活圍繞著拼版舟、大海藏匿的浩瀚知識,又得兼顧漢人老師帶來的學習,部落與「文明」相遇的火花,在生動、有趣的求學歷程與兒時回憶下,與長大成人後該何去何從的想像,宛如夜晚月色照耀下的海洋,譜成一曲愛戀大海的樂章。

  部落文化不靠文字傳承,一旦化為文字卻出奇的動人---

  比《老人與海》的堅毅更深遂,在福爾摩莎東南方的小島,蘭嶼達悟族用世代生命與海洋對話,深情書寫一則又一則人與海的故事.....

  一個彷彿遺留時光中的「人之島」、將傳統文化保存完整的海洋民族,這個有高度道德文明與美感的島嶼,如何穿越時光訴說它自己的故事?

  夏曼的作品向來以揭露海洋民族澎湃的生命情調、身體力行的生活哲思著稱,將蘭嶼婆娑之美、動人的真情躍然筆下,一如他所言:「我的文學天職,是從一個真實的生活,去建構一個真實的文學,而這個真實的文學也企圖去建構這個島上的海洋哲學」。

作者簡介

夏曼.藍波安

  1957年生,蘭嶼達悟族人,國立清華大學人類學研究所碩士、淡江大學法文系畢業。集文學作家、人類學者於一身,以寫作為職志,現任國家實驗研究院海洋科技研究中心研究員,終於一償能終日與海為伍的心願。

  身為台灣原住民唯一的海洋民族,海洋的變幻莫測孕育出達悟人獨特、優美而亙古的文化,也成為他取之不竭的創作泉源。他離開故鄉島嶼,在台灣求學、工作多年,1980年代末毅然返回蘭嶼,從最基本傳統營生方式學習,重建自己蘭嶼人的認同與尊嚴,以身體力行和生活實踐,瞭解、體驗達悟文化之美、海洋哲學,並化為優美動人的文學呈現。其筆調深情內斂、詩意,隱含達悟特有的語法,敘事抒情自然、寓意深遠。

  小說、散文作品包括有《冷海情深》、《航海家的臉》、《黑色的翅膀》、《八代灣的神話故事》等。

  在他細膩優美、充滿詩意的筆下,海洋、飛魚、傳統達悟人的生活智慧和悲喜,皆成了他創作的核心,出版以來獲獎不斷,1999年小說《黑色的翅膀》獲吳濁流文學獎、中央日報年度十大本土好書,散文《冷海情深》獲1997年聯合報讀書人年度十大好書、《海浪的記憶》獲2002年時報文學獎推薦獎,《漁夫的誕生》獲2006年九歌年度小說獎。作者為2006年為第23屆吳魯芹散文獎得主。

繪者簡介

儲嘉慧

  不愛說話,不愛吃內臟。喜歡簡單,喜歡作夢,喜歡狗,喜歡繪本,喜歡撿東撿西,喜歡手作有創意的東西。

  插畫作品有《故事六十八》、《曖.情詩》詩選〈與姐姐儲玉玲合作〉〈聯經〉,曾出版過口袋書《出發去旅行》。

 

「黑色」的再版自序---夏曼.藍波安

  筆者十年前書寫《黑色的翅膀》小說之初稿時,已經在蘭嶼的家與父母親共住了十年,然而手寫丟棄的稿子比完整稿多三倍以上,除了感覺創作文學的困難外,最困難的還是在於自己的華語程度很差。為了寫得順利,只好日夜顛倒生活,在午夜找寧靜。晨光是父母親起來工作的時鐘,但那個時間正是我睡覺的開始,母親卻以她日出而作的觀念,毫不留情的在我耳邊碎碎念,像母雞的嘴喙啄著我的耳根,說:

  「晨光的出現就是勞動的開始,男人該工作了!」

  「對嘛!趕快去做工啦!」

  「做工比較好,馬上可以跟老闆拿錢,寫字,寫到何時會有錢……」

  「寫作,那真是沒有前途的錢」。

  我孩子們的母親接著幫腔的說,「小說」是騙子的傑作,是幻想編織出來的,對我們一絲好處都沒有,做工比較實在。他們只看見太陽放射的熾熱豔光,卻想像不出月光的柔和與智慧,但我認為「文學創作」就是我的工作。

  家裡的女人,一位是母親,一位是孩子們的母親,一個女人要我去山裡開墾種地瓜、山藥;一個女人要我去找工地做苦力賺淺,她們像母雞的嘴喙啄著我的心靈,就是不曾思考過「文學創作」對我,或是對初民民族在現代化的進行式裡,或淺或深的被集體異化的同時,文學所扮演的重要性。

  一段時日後,家裡的兩個女人又重複相似且極度刺耳話語,不僅令我無法專心的思考寫作,心靈也感到極度的疲憊,我用石頭壓住手寫的稿子,送孩子們上學後,偷偷的帶著潛水射魚的裝備,從後門出走。當我到達我潛水的地方時,便找個礁石洞,惡靈休息的空間,在裡頭望海清洗耳根裡雜語。

  起初,我的創作不是在追逐著當作家的職業,也不曾感受過作家的職業,在台灣有什麼樣的崇高地位。我在蘭嶼成長的歲月,眼前日日都在變換的海洋,從無風的零級數,那湛藍清澈的海,魚兒漫遊在水世界裡讓我的童年孺慕如在天堂,孕育了我對她的浪漫想像;到了十七級數的颶風,從肉眼所及的浪頭到我們童年嬉戲的沙灘,颶風駭浪徹底清理陸地上的障礙物,駭浪的浪頭煞是海神怒氣沖天,海震毫不留情的震虐地心,風神帶著凝重的海霧席捲陸地動植物的一切綠葉,無一倖免,肆虐過後的陸地情境,即便真實感受風神、海神瘋狂時的無情,我與童年的夥伴依然勇敢的站立在駭浪洩恨不到的陸地上,觀賞海神洩恨的壯觀景色,那些源自自然界的原初暴力,我都遇上也遇見了,如我小叔公說的,只能愛她,不可恨她,讓她的怒氣沉積在心坎。族人的想像是自然的野性暴力,卻不曾思想過自己的祖先是如何從自然環境裡學習生存;相似的,達悟族如何在現代化的文明社會縫隙中生存呢!

  一年三百多天的日子,除了風神、海神瘋狂時不可出海外,幾乎每天都有人在海上、在海裡為生存學習海洋的脾氣,在不同的季節,族人用不同的生產簡陋漁具抓魚,以及敬天敬海的祭典儀式。這些宗教儀式與傳說的故事息息相關,那就是「黑色的翅膀 飛魚神話的傳說故事」讓族人的陸地耕作與海事活動很有次序展演在成長時的記憶,深刻的烙印在我兒時的心海,於是海上一但有幾艘拼板船在抓魚,我心中的感動就會浮現,讓我愉快。

  我從小就聽父祖輩們說「人與海洋、人與魚」的故事,讓我在未來渴望作「海人」的傳統職業,記憶裡有具體的輪廓,那些故事非常的接近,非常的具象,其實就是我們島嶼,部落裡耆老們的故事。於是家裡的兩個女人,無數次的說我「你是男人嗎?」話語裡夾著挫我人格的針刺。在自己成長的過程,一位是風神、一個是海神,由不得我捨一棄一,只好把身體分割為陸地的勞動,開墾水芋田、地瓜田、造船;海洋的勞動,潛水射魚、捕飛魚、釣鬼頭刀魚,把傳統性與現代性融在黑夜與白晝,而完整的身靈心靈像宵小在凌晨嘴嚼閱讀與創作,因而「文字的書寫」非傳統的職業,「知識份子」也是多餘的,在我的島嶼,我民族的集體想像。

  在寧靜、溼氣很重的冬夜,孩子們的呼吸聲如灘頭宣洩的濤聲,十分的清澈;家屋的樓下卻傳來父親坐在屋簷下陰沉的歌聲,好似在海平線,很遙遠,很遙遠聽得不清晰,於是在午夜我移動身心靈氣坐在中間聽「傳統父親」的古調與「現代的孩子們」長大的呼吸聲。父親詩歌樂府如夕陽殘黃的餘暉有股非常深厚的,人在浪濤下被包容,被試煉的心聲,貼近野性的核心,如低空凌飛的海雁總是給我許多的想像元素,被海洋包容的歌聲。

  個人這一生的第一艘拼板船完成時,父親口中沒有直接說:

  「你的第一艘船很美,你應該雕刻她,給自己當老人時的美麗記憶(有故事給孩子聽的意思)。」

  他卻說:「雕刻的船,海神才會喜悅」,說實在的,當時我聽不懂這句話,叔父在我身邊進一步的解釋說:

  「女性吃的魚才是『真正的魚』男性吃的魚是不好的次等魚類,雕飾的船舟是『真正的船』海洋被尊重,海神方疼愛你。」

  「黑色的翅膀」原是達悟人飛魚神的傳說故事,從我小時候,小叔公、父親在我耳邊不間斷重複的故事。這則故事迄今依然是達悟人的核心價值。

  《黑色的翅膀》的第一章是我最喜歡的,事實上在蘭嶼的海裡我證實了飛魚被大型掠食魚類「弱肉強食」證實了飛魚被獵殺時集體飛躍海面的壯觀奇景,證實了小叔公跟我敘述的劇情,然而現代小說家、評論家卻說是「那不是小說基本結構」,我的回應是:

  「坐在冷氣房裡的家的人,看慣了游泳池,多了偽美,遠離自然環境野性的薰陶,海洋的野性美是文學評論家心靈裡永恆的痛。」

  《黑色的翅膀》小說裡的人物,那顆對海洋自然流露的真情,往往被學校的國語課本潑冷水,同學們從進學校的第一天,都非常的渴望可以讀到《人與海洋》之間亢揚的,或是感人的故事,我們等到國中畢業後,那份渴望終究是落了空。即便我念到了大學也沒有閱讀到漢人形容海洋的美的文學作品。

  母親恨我在十六歲時離開她,三十二歲回家的時候,說我是「被漢化的達悟人」這是十六年的答案。我是不難過,畢竟他們那個世代一生從未離開蘭嶼,一生從未看過游泳池的「漂亮」這個答案具有深層的野性美。

  午夜書寫《黑色的翅膀》小說,午後潛入水世界紓解「文明與傳統」壓在我身靈,壓力在波濤裡時強時弱。小說寫完之後,我已經一口氣可以潛入海裡三十多公尺的深度,父親抓過的魚我加倍的餵飽他們的胃腸,盡我所能的孝心。當母親感受到我沉迷於綺麗的水世界時,對我說:「我們島嶼的礁岸已有許多林木的樹陰了。」言下之意,在海裡溺死的人很多了,惡靈很多,叫我少潛水。於是我再回台灣的清大念人類學研究所,去成大念臺灣文學博士班,同時我也再次的建造幾艘我現在使用的拼板船。

  這個目的,絕對不是脫棄「被漢化的達悟人」的汙名,也不是在學院裡追求「高貴的野蠻人」的外衣;而是,昔日單純的成長歲月,今日迅速複雜的後現代社會,現代化的身軀與傳統性的心靈在其中飄過來飄過去,在兒時早已被小叔公詛咒:「我去台灣念書時的那一刻起,你是被邊緣化的野蠻人、文明人。」這是事實。

  《黑色的翅膀》小說裡的卡洛洛,此時只剩我們倆在熾熱的海上釣鬼頭刀魚,釣承繼傳統的希望,也釣父祖輩們在海上失落的野性尊嚴。這本小說,原來從晨星出版社就要絕版的沒有銷路的海洋的文學,林載爵社長、邱靖絨編輯把這本書撿起來,在我夜航捕飛魚的時候,對他們出版的勇氣的感佩,永恆是這本小說第一章,迄今我最愛的敘述獻給他們。

夏曼.藍波安 于蘭嶼
二○○九.七.五

 

詳細資料

  • ISBN:9789570834499
  • 規格:平裝 / 280頁 / 16k菊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飛魚一群一群的,密密麻麻地把廣闊的海面染成烏黑的一片又一片。每群的數量大約三、四百條不等,魚群隊相距五、六十公尺,綿延一海里左右,看來煞是軍律嚴謹出征的千軍萬馬,順著黑潮古老的航道逐漸逼近菲律賓巴丹群島北側的海域。

如斯數量龐大的飛魚群,卻引來一群碩大、不同類科的掠食者,如鬼頭刀魚、浪人�、梭魚、鮪魚、丁挽、旗魚……尾隨在魚群後面,翻著大白眼,期待最佳時機進行大規模的獵殺行動。魚群戰戰兢兢地一條緊貼著一條,無膽瞄一眼尾隨在外圍的天敵。彼時,一群體型較大的領航群──黑色翅膀的飛魚知道大災難即將來臨時,便敏捷的驅趕三到四個小隊成為一個大隊,很快的,原來分散的許多小型魚群,現在聚集到只有五個大隊。
夕陽下海的時間愈來愈近了,黑色翅膀的飛魚即愈憂愁,於是不時在魚群外圍游移,唯恐弱小的同胞如Lok Lok(指體型較小的飛魚)和 Kalalaw落單,脫隊而成了掠食群晚餐佳餚。此景,鳥瞰下來,宛如一塊又一塊厚實的礁岩板塊被搬動時,漂浮在汪洋海面。

魚群泅泳了三、四海里,來到了巴丹群島的東北側的海域,尾隨的一群空腹的大魚,此刻再也承受不了長途的逆泳了,況且黑夜就要降臨。於是在魚群外圍開始了騷動,游姿開始扭曲擺尾翼,忽快又忽慢,時而往下沉,時而往海面擺尾展胸鰭。很快地,碩大的掠食群游到了各魚群外圍一、兩米處的地方。對魚群而言,這種狀況,正是大災難即要來臨的徵兆。縱然,一尾緊貼一尾,也解開不了厄運當頭「弱肉強食」的咒語。

性情急躁的鬼頭刀魚,血脈僨張的首先衝入魚群之尾端,放大瞳孔,看準獵物。咻……迅雷不及掩目地首先衝入魚群內部,瞬間囫圇吞下兩、三尾的飛魚。所有碩大的掠食群,眼看魚群混亂,以為機不可失地瘋狂的加入了獵殺的大行動,開啟了春初血腥的大屠殺。頓時,魚群驚嚇膽裂地衝出海面,夕陽餘暉照射著滑翔飛逃的魚兒,宛如一片又一片低掠飛過山頭的彩雲,把巴坦群島北側的海域漆成銀白奪目的色調。魚群在六、七十公尺的滑翔落海的瞬間,不喘半秒地又展翅的滑翔了,和著波浪上下飛行,透明的雙翼無疑地展露求生的意志。

數百尾的鬼頭刀魚,此刻不斷地在被驚嚇的魚群後方約七、八十公尺處衝出海面三、四回。此等躍出海面兩、三公尺的雄姿,正是吞下嘴裡的飛魚之得意樣。整群的鬼頭刀魚,同時衝出海面甩頭擺尾翼的壯觀畫面宣示自然界「以大欺小」不變的鐵律,戰勝的標幟。這種大量的殺戮,開啟了年度飛魚被血腥獵殺的帷幕。並且,這次之後,牠們只有短暫的平安。而後,恐懼便隨著大魚消化之速度逐漸地成正比的加深。

上萬成千的魚群,每一回短暫的滑行就會失去一些兄弟姊妹。當牠們潛入了原來的世界,被獵殺的可怖景象依然會持續,不斷地重複滑翔,這種脫逃的方式,雖然可以大量消耗一群窮凶極惡的獵殺者的體力,但也是唯一逃避災難的絕技。幸運則生,否則亡。

海面最終復原為湛藍的色調,復原為原來的寧靜,掠食群在填滿肚皮後,性情自然地歸於溫馴了,眼神亦回復到春初時節時的溫柔。只有被驚嚇膽裂的飛魚群,神情錯愕、餘悸猶存地又復合泅泳在一塊,牠們宿命的按天神(達悟族的神)的指令,亙古不變的航道繼續地往北游移。

北,究竟有多遠?領航群──黑色翅膀的飛魚也不知道。但,亙古以來,牠們的祖先說過:故鄉的主人,在每年冬末春初時節,皆按照其祖靈的訓語,定時舉行Manawag So AmomgNo Rayon(遙祭飛魚祖靈日,泛稱招魚祭)。只有故鄉的主人以最虔敬的心、最神聖的儀式祭拜我們;只有游到故鄉方真正體驗到我們跟人類的地位是平等的,甚至被看待為善神。然而,要游到故鄉那兒,並非易事,要接受神祇般的禮遇,還得經歷幾場激烈的被獵殺的大災難。而這種災難,每一年在不同的海域不斷地上映。
 

特惠贈品

載入中...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仕宦當作執金吾,娶妻當得陰麗華。酒徒最新百萬獎金得獎作品《大漢光武》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寶瓶文化全書系
  • 眾文專業英日語

瀏覽此商品的人,也瀏覽...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