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配合防疫政策各項服務暨國內出貨資訊調整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假日書店
上帝之柱 I 燃燒的聖堂

上帝之柱 I 燃燒的聖堂

  • 定價:320
  • 優惠價:69
  • 使用購物金最高可抵100詳情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 分享
 

OKAPI 推薦

  • 【2009年度百大】愛書100人:李亞南

    文/李亞南2010年11月01日

    李亞南 / 漫遊者文化總編輯 上帝之柱 推薦品1 老肯把歷史小說當驚悚與冒險小說來寫,不枉我三天兩夜沒睡一口氣讀完。只是沒想到,前面緊張與期待,看到最後一冊竟然哭了,而且完全忘記自己的中世紀英國史讀得非常糊塗。這故事真是我的菜,這些懷抱理想的老百姓,才真正是人間的帝王。要這樣活著 more
 

內容簡介

什麼樣的小說,能在出版18年後重登Amazon排行No1.?
暢銷20年的大教堂傳奇,全球熱賣1500萬冊
歐普拉:這本書改變我對人生的看法。我會一輩子記得這個故事!

  一個被莫名絞死的異鄉人,招來神祕少女的詛咒;
  一位聰明正直的修士,被迫捲入國王與教廷的鬥爭;
  一個落難的貴族少女,為了重振家聲勇敢對抗命運;
  一名技藝超群的建築師,矢志建造一座高聳宏偉的教堂;
  橫跨半世紀的叛國陰謀,開啟了糾纏三代的恩怨情仇。

  它是上帝信仰的棲所,也是世俗權力鬥爭的籌碼。
  它的建造結合了藝術與熱情,也帶來一連串殺戮和死亡......

  平凡的人們卻懷抱著不平凡的夢想
  這座拔地而起的宏偉大教堂,
  究竟是夢想的起點,抑或是希望的終結?

  十二世紀的英格蘭,一個充滿內戰、飢荒、宗教紛爭的動盪年代。為了榮耀上帝、追求永恆生命,一種神祕而崇高的教堂建築正逐漸興起。但是創新的建築除了帶來超高難度的技藝挑戰,還有不斷的人禍與天災......

  在此時空背景下,一群人的生命歷程,與王橋大教堂的興建過程緊密相連:一心夢想參與修築教堂的建築匠湯姆、勇敢對抗殘酷命運的貴族少女艾蓮娜、周旋於野心家之間的修道院副院長菲力普,以及身世成謎的天才建築師傑克,他們在政治陰謀、宗教鬥爭和無情戰火的威脅下,為了捍衛各自的夢想而掙扎求生......

  這部故事雖然厚達千頁書卷,人物橫跨三代,時間延續半世紀,然而每一個轉折,都呼應了即將排山倒海而來的精彩情節。在興建大教堂的主軸旁,穿插了國王與教廷的鬥爭,貴族壓迫人民的暴力,以及在苦難中蘊蓄而生的熾熱戀情。眾多上場的主角,演活了各種矛盾與衝突,光明與黑暗,愛情與暴力,夢想與陰謀。作者不但精彩刻畫了人性的愛恨情仇,鋪陳史詩般的複雜情節,也摻雜了考證細密的哥德教堂相關建築知識,創造出一部歷久彌新的歷史驚悚小說。

  自二十年前出版以來,這股大教堂熱潮始終不退,不只讓老讀者津津樂道,還召喚了更多愛不釋手的新讀者。2007年獲「歐普拉俱樂部選書」後,又再度登上《紐約時報》及Amazon暢銷榜,成為國際書市一大傳奇佳話。

  它不只是一部精彩小說,它還道盡了人生!

作者簡介

肯.弗雷特(Ken Follett)

  1949年6月5日生於英國威爾斯,父母是清教徒,自小就不讓他看電視電影,所以弗雷特很早就養成了閱讀的習慣。從學校畢業後,先是任職新聞記者,幾年後覺得缺乏挑戰性轉進出版界。他利用週末閒暇時間寫小說,作為一種嗜好。

  1978年以第11本小說《針之眼》(Eye of the Needle)成為國際知名作家,獲得愛倫坡獎,後來翻拍成電影。之後每本小說都是暢銷書,有些也改編成電視劇。他覺得《上帝之柱》(The Pillars of the Earth)是他寫過最好的作品。

  弗雷特擅長懸疑和歷史小說,目前出版過29本小說,全球總銷量高達1億冊,其中有五本著作曾榮登《紐約時報》暢銷書榜的第一名,分別是《Triple》(1979)、《諜夢尋謎》(The Key to Rebecca,1980)、《與獅同眠》(Lie Down with Lions,1985)、《上帝之柱》(1989)、《上帝之柱2天地無涯》(World Without End,2007)。

  ★據富比士雜誌2008年報導,全球最富有的十大作家之中,弗雷特就佔了一個名額,每年收入超過兩千萬美金。其魅力可見一斑。

  作者官方網站:www.ken-follett.com

譯者簡介

黎安

  主修哲學,兼習文史。先為天主教徒,後為佛教吸引。

  熱衷於研究各種隱喻,歌德式大教堂作為建築之隱喻,為其一。

  現多從事創作。

本書傳奇

  本書作者肯.弗雷特(Ken Follett)原本是位間諜驚悚小說的暢銷作家,但他一直夢想要寫部跟大教堂題材有關的小說,當時,跟他合作的出版商非常擔心,但又不好開罪作者,只好讓他盡情發揮。於是,作者花了三年又三個月的時間,寫成了一部後達千頁書卷的小說《上帝之柱》(1989)。

  這部建築大教堂的小說出版後, 作者原以為圓了一個夢想就足堪告慰,於是又回去寫他原本就很擅長且暢銷的間諜小說。沒想到,越來越多的讀者告訴他,《上帝之柱》這部小說實在太好看了,不斷有讀者寫信請求作者跟出版社,期盼能看到這個故事的續集。作者甚至叢發現,這本《上帝之柱》的銷售量,竟是他其他作品銷量總合的兩倍!

  十八年後(2007年),作者終於把《 上帝之柱》的續集(World Without End)寫出來了,當出版社把這部續集的新書拿給歐普拉,歐普拉卻慧眼獨具,把作者十八年前寫的舊作《上帝之柱》選作歐普拉讀書俱樂部推薦選書。

  當別人詢問歐普拉為什麼要推薦一本出版了十八年的舊書,歐普拉說:「這本書改變了我對人生的看法。 我會一輩子記得這個故事!」

  於是,就在歐普拉的大力推薦下,弗雷特的舊作《上帝之柱》跟這本書的續集,又再度推上各大排行榜!成了國際書市的一大傳奇佳話。

 

詳細資料

  • 叢書系列:FICTION
  • 規格:平裝 / 304頁 / 16k菊 / 14.8 x 21 x 1.52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最近這兩天,傑克學會了為未來擔心。

在他短短的生命中,他來沒想過明天以後的事情;但假如他想過,他就會知道他有什麼期望。在森林裡,一天和前一天沒有什麼兩樣,季節變化悠緩。如今他每過一天就不知道明天會怎樣,不知會在哪裡,不知會幹什麼,也不知他會不會有東西吃。

最糟不過的是挨餓了。傑克曾經偷吃過草的葉子,以解除胃裡的絞痛,但吃了有一種不同的胃痛,讓他覺得難受。瑪莎經常餓得直哭。傑克和瑪莎總是走在一起。她尊敬他,以前還沒有人對他這樣表示過。他無法解除她的苦楚,比他自己挨餓還讓他難受。

要是他們還住在山洞裡,他會知道到哪兒去打野鴨,去採堅果或去偷鳥蛋;但在鎮上和村子裡,在不熟悉的大路上,他就毫無辦法了。他只知道一件事:湯姆必須找到工作。

他們在客房裡待了一下午。這是一間簡單的獨室,地面很髒,中間有個火坑,和農民的住房一模一樣,但一直住在山洞裡的傑克簡直把這兒當天堂了。他好奇房子是怎麼蓋的,湯姆就講給他聽。

傑克的母親在地上鋪了新鮮的乾草。傑克用他始終隨身帶著的燧石點起火。趁別人聽不到,他問母親,那個副院長為什麼不肯雇湯姆,明擺著有活可幹。「看來,只要教堂還能用,他寧可省掉這筆錢,」她說。「要是整座教堂都倒了,他們就非得重蓋不可了,但是現在只坍了一座塔樓,他們就湊合著用了。」

日近薄暮,一名廚工來到客房,給他們送來了一大鍋粥和如同人身高那麼長的一大塊麵包,全都是給他們一家人吃的。粥裡有青菜、香料及肉骨頭,上面飄著一層肥肉油。麵包是那種又粗又硬的,裡面含有多種雜糧:黑麥、大麥和燕麥,外加乾豆子;阿夫烈說這是最便宜的麵包,但對直到前幾天才嘗過麵包滋味的傑克來說,這真好吃極了。傑克直吃到肚子發疼才作罷。阿夫烈最後吃得一點不剩了。

他們坐在火邊消化這頓飽餐,傑克對阿夫烈說:「塔樓到底怎麼會倒的呢?」

「大概是讓雷劈的吧,」阿夫烈說。「要嘛就是著了火。」
「可是那沒有可燒的東西啊,」傑克說。「塔樓全是石頭造的嘛。」

「屋頂可不是石頭,傻瓜,」阿夫烈嘲笑他說。「屋頂是木頭做的。」
傑克想了一會兒。「如果屋頂著了火,塔樓就一定倒塌嗎?」
阿夫烈聳聳肩。「有時候。」

修士們吃完晚飯後就都上床了。他們沒有給這家貧寒的客人提供蠟燭,湯姆一家坐在那兒看著火滅了,然後躺在乾草上。

傑克睜著眼躺著想事。他忽然想到,要是大教堂今天夜裡燒塌了,他們的一切問題就迎刃而解了。修道院就會雇湯姆重建教堂,他們就會住在這座不錯的房子裡,永永遠遠吃著肉骨粥和粗麵包。

怹想,我要是湯姆,我就自己去教堂放一把火。我就趁著別人都睡著的時候,悄悄溜進教堂,用我的燧石放一把火,等火著起來,我再偷偷回來,等警報發出時,我就裝睡。那時候,人們就要拿水桶往火苗上潑水,就像巴塞洛繆伯爵城堡裡的馬廄著火時那樣,我還要跟大家一塊兒,就像和他們一樣要把火撲滅似的。

阿夫烈和瑪莎已經睡著了──他可以從他們的呼吸判斷出來。湯姆和愛琳在湯姆的斗篷下邊像往常一樣完了事(阿夫烈說那叫「×」)之後,也入睡了。看來,湯姆沒有起來放火燒大教堂的意思。

可是他打算怎麼辦呢?全家人要在路上一直全都餓死嗎?

他們全都入睡了,他能聽到他們四個人的呼吸緩慢而有節奏,說明他們都睡熟了,傑克忽然想到,他可以把大教堂點著火。

這念頭令他心跳加快了。

他大概可以打開門溜出去而不會驚醒他們。教堂的門可能鎖著,但一定可以有地方進去,特別是小個子。

一旦他進了教堂,他知道怎麼到屋頂上去的。他在這兩星期裡跟湯姆學了很多東西。湯姆一天到晚老是談建築的事,大部分的話是講給阿夫烈聽的;雖說阿夫烈不感興趣,傑克可感興趣。在他學到的許多東西中,他發現,所有的大教堂都在牆壁上留下台階,以便在修繕時能夠爬到高處。他要找到一處那樣的台階,一直爬到屋頂。

他在黑暗中坐了起來,聽著別人的呼吸。他能分出湯姆的呼吸,裡邊雜著輕微的胸部呼哧聲,那是(母親說)因為長年累月吸進石粉的緣故。阿夫烈,有一陣打著鼾,聲音很響,隨後就又安靜了。

他放完火以後,就馬上趕回客房。如果修士抓住他,他們會拿他怎麼辦呢?傑克在夏陵看到過一個和他年齡相仿的男孩因為從一家香料店偷了一塊糖,讓人捆起來打。那男孩哭叫著,鞭梢把他屁股打出了血。那場面比伯爵城堡的戰鬥中人們互相廝殺還要糟糕,那男孩被打得流血的情景經常出現在傑克的眼前。他害怕他會落到同樣下場。

他想,要是我放了火,我就跟誰也不說。
他重新躺下,用斗篷把自己裹起來,閉上了眼睛。
他不清楚教堂的門是不是上了鎖。如果門鎖著,他可以從窗戶爬進去。只要他待在院子的北邊,就不會有人看到他。修士們的寢室在教堂的南邊,有迴廊擋著;而在北邊,除了墳墓之外,再沒有別的了。

他決定先去看一看,瞧瞧能不能下手。
他又猶豫了一會兒,然後站了起來。

傑克在拱門下躊躇著,看見月色下的四方院子。應該有辦法偷偷溜進這座大建築,他這麼覺得,但他想不出還要到哪兒去找。他倒是有點高興了。他一直在冥想苦想著去幹一件顯然是危險的事,既然事實證明幹不成,豈不是更好。另一方面,他實在不敢想像第二天一早離開修道院重新上路,無窮無盡的路,沒完沒了地挨餓,湯姆的失望和惱火,瑪莎的眼淚。只要從他腰帶上吊著的小口袋裡拿出燧石,打出一點點火星,這一切全都可以避免了。

在他的視線的邊上有什麼東西在移動。他吃了一驚,他的心跳加快了。他扭頭去看,嚇了一跳,一個鬼一般的人影拿著一支蠟燭,沿著東走廊無聲無息地朝教堂溜過來。他幾乎要叫了出來,但硬從喉嚨口給壓了下去。另一個人影緊跟著第一個。傑克縮回到拱門裡,躲開了他們的視野,他把拳頭伸進嘴裡,咬著手背,不讓自己叫出聲來。他聽到一聲怪異的低吟。他嚇得瞪大了眼睛。這時他恍然大悟:他看到的是一隊修士,從寢室到教堂去作半夜祈禱,邊走邊唱著一首讚美詩。就在他弄明白了他看到了什麼之後,驚恐的心情還持續了好一陣子;然後才漸漸舒了口氣,又不由自主地打起冷顫來。

領頭的修士用一把大鑰匙打開了教堂的門鎖,修士們列隊而入。沒有人向傑克這頭看上一眼。大多數人都是沒睡醒的樣子。他們進去後沒有鎖上教堂。

傑克恢復鎮定之後,意識到現在他可以進教堂了。
他的兩腿無力,邁不動步。

他想,我只要進去就是了。進去之後我什麼也不用幹。我要看看能不能爬到屋頂上去,我不一定非放火不可,我只想看上一眼。

他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走進拱門,放輕腳步穿過四方院子。他在開著的門,向裡窺視。聖壇上和修士們站立的地方都點著蠟燭,但燭光在大而空曠的殿堂內只是中間的一些光點,牆壁和通道裡依然漆黑一片。聖壇上有一個修士正做著什麼看不明白的事情,其餘的則偶爾唱和上一兩聲咕嚕咕嚕的什麼。傑克簡直難以置信,人們會半夜裡從熱被窩裡爬出來做這種事情。

他溜進門裡,貼牆站著。

他進來了。黑暗掩護著他。然而,他不能待在那裡不動,因為他們出去時會看到他。他側身向前湊。搖曳的燭光投下了不安的陰影。聖壇上的那名修士要是抬頭看的話,完全可能看到傑克,但他似乎全然沉浸在他正在做的事情中。傑克迅速地從一根大柱子後面移動到另一根大柱子後面,在柱間停上一下,這樣他的移動就不那麼規律,在他接近交叉路口時,燭光更高了。他害怕聖壇上的修士會猛地抬頭,看見他躍進交叉甬道,抓住他的後頸──

他到了角落裡,慶幸地轉進中殿的更深的陰影裡。

他停了一會兒,感到輕鬆多了。接著他沿著通道退到教堂的西頭,還是不規律地停一下、頓一下,就像他在躡手躡腳地跟蹤一隻鹿似的。等他到了教堂的最黑的盡頭,他坐在一根柱子的底座上,等著祈禱結束。

他把下巴包進斗篷裡,低下頭,往胸口上呵氣來溫暖自己。過去兩星期來,他的生活變化太大了,他和母親心滿意足地住在林中的日子簡直像是多年以前的事了。他知道他再不會有那種安全感了。如今他知道了什麼是挨餓,什麼是受凍,什麼是危險,什麼是絕望,他對這些會終身感到可怕的。

他從柱後向外看了看。在聖壇上方,蠟燭最亮的地方,他能勉強看見高高的木頭屋頂。他知道,新建的教堂都用石頭拱頂了,但王橋大教堂很老了。那個木頂是很容易燒著的。

他想,我不打算點火。

要是大教堂燒毀,湯姆會樂壞了的。傑克不確定他喜歡不喜歡湯姆──他太喜歡一個人做決定,老是一本正經地指指畫畫。傑克習慣他母親那種比較溫和的態度。但湯姆給傑克的印象很深,甚至讓他有點敬畏。以前傑克打過交道的人只有那些強盜,他們都是些危險和粗野的人,只崇拜暴行和狡猾,對他們來說,最終的成就不過是從背後把人捅死。湯姆是不同的類型,即使手中沒有武器,他還是自尊而無畏。傑克永遠不會忘記湯姆面對威廉‧漢姆雷的態度,那次威廉老爺要用一磅銀子買母親。傑克感受最深的是:威廉老爺反倒害怕了。傑克對母親說,他從來沒想像過一個人會像湯姆那樣勇敢,她說:「這就是我們得離開森林的原因。你需要一個你欽佩的人。」

傑克對句話不甚了了,但他確實願意做點什麼給湯姆留下印象。不過,給大教堂放一把火並不能算數。這種事最好別讓人知道,至少要等好多年後再說。也許有一天傑克會對湯姆說:「你記得那年王橋大教堂在一個夜裡著了火,副院長雇了你重修大教堂,我們終於有吃有住,有了保障吧?嗯,我要跟你說火是怎麼著起來的。……」那一時刻將是多了不起啊。

但是,他想,我不敢放火。

頌唱停止了,修士們離開他們的位置時有一陣拖著腳步的聲響。祈禱結束了。傑克換了個位置,以免他們列隊出去時看見他。

會員評鑑 TOP

會員評鑑等級 ,共 3 位評分。

感謝您為本商品發表您的看法,這是專屬於博客來會員的發表園地。 看更多書評請前往 【讀者書評】專區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走出末世惡夢,再迎歷史新生──《二十世紀之旅》限時優惠1999元。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天下雜誌
  • 台灣廣廈
  • 大塊暢銷展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