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地府皇家聯誼會:唐棣之華(下)

地府皇家聯誼會:唐棣之華(下)

  • 定價:260
  • 優惠價:9234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5折221
  • 再折扣7/7會員日─ 鑽石/白金會員結帳滿千再9折,部份除外
  • 再折扣7/7會員日─ 黃金/一般會員結帳滿千再95折,部份除外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內容簡介

貫穿古今 華麗無雙
中國皇室大亂鬥!
秦漢隋唐宋元明清
帝皇后妃王侯將相
內行人看門道,外行人看熱鬧
處處皆有絕妙好梗,就等識貨者上門!

   (小編:對不起,秦朝之前的天子不算皇帝)

  史上功過是非難論的各朝皇帝自然難以適用「蓋棺論定」一辭,即使死了去陰曹地府也難以決定他們的去留;乾脆就在陰間闢了一塊地撥給這些皇家子弟居住,稱之為「守選」,要待期限滿了才能轉世輪迴。

  於是自始皇帝以下,曾經一統中國的大朝代(漢隋唐宋元明清)的皇帝跟他的家眷們就在地底組了個皇家聯誼會。《唐棣之華》是以唐太平公主李令月及明成祖朱棣為主線,初看是太平與成祖的大人之戀,但實際上是以這兩人帶出地府各朝皇室大亂鬥。

  愛擺架子訓話的贏政沒人想理、劉邦和李淵感情好到一起逛妓院、貞觀名君李世民是個假高尚真下流,愛看色情小說的老不修?明成祖朱棣和清雍正胤禎同樣排行第四,在地府卻是死對頭?明武宗正德皇帝見到長平公主,明明輩份是伯公卻要人家喊他「壽哥哥」?除了人物,精采萬分的「正德皇帝唱正德」的《遊龍戲鳳》,或是雙方人馬卑鄙手段盡出的「唐宋明馬球聯誼賽」,更保證讓你看得目不暇給!

本書特色

  二戰國家擬人的義呆利當紅,那是橫跨空間,截在二戰當時的時間,將國際情勢比擬成人際關係的惡搞作品。那麼,身為一個傳承了數千年歷史的漢人,放眼當今所謂的文明古國,也只有中國的文明一脈相承至今,可以溯源而上,從浩瀚的史書和文人雜記裡去探尋古人的生活——當然,所謂古人,最知名而且資料最多的,就是歷代皇室。

  剛好漢人的生死觀裡又有個陰曹地府,現在作者假設所有身負大功大過的皇帝死了都沒去投胎,全部「大蔥似的一根根栽在地府裡頭」,秦始皇、漢高祖劉邦、唐貞觀名君李世民、長恨歌裡的唐明皇、乞丐皇帝朱元璋、跟血滴子脫不了關係的雍正皇帝......不管是正史還是野史,看電視還是看小說,只要聽過這些人名,再想像一下他們在地府裡會怎麼相處,這些皇帝會幹什麼?彼此對彼此有什麼看法?相隔上千年的公主和皇帝是不是也有機會擦出火花?如此豐富有趣的素材就在眼前,而且是專屬於我們的文化資產,終於有人將它寫出來,怎麼不叫人興奮莫名,直想一窺究竟?

  作者無患子素來以描寫人物見長,地府裡的皇帝們不再只是史書或課本上乾乾扁扁的樣板描述。不只史書,她也將各種粺官野史中的閒談融入其中,更讓這些鬼魂顯得有血有肉。真真假假的軼事傳聞參雜其間,已經將歷史還給學校的人可以只看熱鬧萬分的唱戲打球情感交流,對歷史稍有涉獵的人,卻能發現處處驚喜,隨地是梗,更值得細品慢看,尋找史料的蛛絲馬跡。

作者簡介

無患子

  本名彭千華,筆名無患子,生長於臺北,成年移居香港,現於北京讀研中,輾轉於兩岸三地討生活,立志行遍萬里路,以廣見聞,目前作品有〈次柳氏異聞〉、〈地府皇家聯誼會〉兩系列。

  少慕唐人風姿,長而學史,現轉習語言文字,嗜讀雜書,山醫命卜相囫圇吞棗不求甚解,尤好小說家言,自詡為第十流方家,以傳奇志怪為終身所好。

  作品〈染輕容〉榮獲第三屆奇幻文化藝術獎,青龍獎首獎。〈烏栖曲〉榮獲尖端出版2008浮文志新人獎首獎。

 

推薦序

by蝴蝶(暢銷作家)

  以前我一直有一種不解和感慨。

  我不懂為什麼新一代的華文創作的作家,就真的只是「作家」而已。也就是說,除了寫作,還真的沒其他特別的專業。這是很令人納悶的事情。

  寫出《魔戒》這樣鉅作的托爾金先生,因為語文學上的專長,所以嚴密架構了史詩般的中土世界和綿密設定。寫出無數大作的金庸先生,因為渾厚的家學,卓然成為武俠大家,讓他的世界不僅僅是刀光劍影。

  以前有的青年朋友問過我,要如何寫作,那時候我給了一個看似狂傲實則滄桑的回答:「想要寫作,先學會當一個人。

  只能這麼講吧,一個人要真實的活過一回,知道人是怎麼回事,活著又是怎麼回事,將人生的滋味仔細的消化過了,才謹慎的寫進小說裡。但這只是第一步。

  如果那位青年朋友問我,如何當個好作家,我應該會誠懇的回答他:「想要當個好作家,就先當個有傲人專長或興趣的人。」

  書寫不熟悉的領域不是不可以,或許有天才也可以辦到惟妙惟肖,畢竟資訊爆炸的年代,什麼資料都查得到。但是興趣和專長是難以模仿的。作家最大的資產是自己的人生經歷和鑽研過的興趣或學問,文筆可以練,情節可以磨,寫多了這些都不是問題…

  但作品的魂魄,卻只能用人生經歷來轉化焠鍊,只能用真正用心鑽研過的學問或興趣來注入肌血。

  只會寫作而沒有其他興趣與專長的,除非天縱英才,不然不配稱為一個好作家。包括我在內,所以我只是個野路子,半路出家的說書人,寫得再多還是在天橋下耍。

  但是我很欣慰的,發現還有無患子這個人。自從《地府皇家聯誼會》出來以後,我就開始很熱切的期待後續了。

  看了前幾回,我就覺得催稿實在不應該。因為這需要考據的資料恐怕堆起來可能比我還高,我想寫個三年五載搞不好也寫不完,所以一直都忍著沒敲碗。

  但一路看下來,真是妙極了。人物惟妙惟肖,像是從歷史當中請出來的,不管是情境服飾口音、食衣住行,無不貼切。尤其是到了太平和永樂的對手戲,更是高潮迭起,讓我看得津津有味。真不知道做了多少功課,查了多少資料,包含了多少熱愛和窮經皓首、案牘勞形…

  這才是一個好作家的起步!不是賣弄懂多少,也不是主題正不正確,文筆好不好。而是恰如其分的讓自己熱愛的學問或專長融入情節中,讓整本書活起來,讓讀者眼球被緊緊抓著,即使被燦如繁星的考證弄昏了,還捨不得放手。

  可惜現在的人缺乏耐性,不知道能不能細細體會。光是這部的延伸閱讀就多到可怕,但也更有樂趣。

  可惜的是,這是網路閱讀。若是紙本閱讀就可以往前翻去尋找釋疑,畢竟人物甚多,族譜又複雜。所以我往往要跳出去往前翻半天才能恍然大悟,這也是為什麼我連看三四遍的緣故。

  每多看一遍就覺得越有意思。

  所以小無找我寫推薦的時候,我馬上答應下來。其實這些年,因為我身體不好,已經推辭不少這類推薦了。但是《地府皇家聯誼會》要出版,說什麼我也想佔上一頁。說是與有榮焉也不誇張,對我這說書人來說,尤為如此。

  記得初次看到《地府皇家聯誼會》的原稿時,我正是自疑江郎才盡,鑽進了個死胡同,連呼吸都覺得浪費的時刻,最是自惡自厭,惡性失眠如影隨形。

  那時候我對著螢幕一頁頁的看著《地府皇家聯誼會》,不斷發笑,暫時的跟著無患子靈動的筆調,深入應該陰森卻生氣勃勃的幽冥,笑看幾千年浪淘卻不肯盡的風流人物死後種種,我該死的失眠才能得到片刻緩解,好好睡上一覺。

  人活在世界上,還是很有些意思的。

  最少還可以跟許多奇思妙想的好書,不斷的相逢。

導讀文

by藍弋丰《海角七號電影小說》、《明騎西行記》作者

  回想國中歷史課本上,洋洋灑灑的羅列著中國歷朝的帝王世系表,但課文裡卻只對每個人驚鴻一瞥,如今,我想大部分念過國中歷史的人可能還記得有秦皇漢武,但對他們的印象多半模糊又概括,秦始皇恐怕只記得「大一統」,說起李世民想到「貞觀之治」,談到明成祖大概矇矓印象中似乎有個「靖難之變」,但也就這三四個字了。

  通俗歷史書籍則是往往對這些帝王以「品人」的角度敘述,試圖對他們的「功過」蓋棺論定,評判高下,好像他們的一生是一場經營比賽;電視劇上,則讓他們各個講著一口標準的國語,英明神武如同天神。

  但是,這些帝王的真正樣貌,其實也與你我一樣,只是血肉之軀,他們講著的歷朝官方語言,現代的我們其實一句都聽不懂,他們也不是一具具沒有靈魂的治國機器,而是有情感、有淚水,有悲歡離合,有七情六慾,真實活過的人類。

  而當他們的世間榮華結束,也一樣要撒手人寰,前往陰曹地府,想想,當這些各霸一方的帝王們,其中或許互有恩怨,講著南腔北調,在地府裡齊聚一堂,會是什麼樣的有趣場景呢?

  《地府皇家聯誼會:唐棣之華》就是這樣的一個故事。

  在地府裡頭,第十殿的轉輪王負責以冥秤論斷一生善惡,好決定下輩子該轉世投胎到何方,不過,總有些人一輩子善惡難以斷定,等待「官僚作業」的時間,就只好先待在地府「守選」。

  歷朝的帝王一生所作所為影響重大,自然不能等閒判決,得經過十殿閻羅會審通過,這「守選」起來可有得等了,於是歷朝帝王后妃全聚在一起,組成了「地府皇家聯誼會」,這下可熱鬧萬分,開國老祖與後代們十數代同堂,而前朝後朝則有著亡國的恩怨,若是興味相投,可能有一忘千年的忘年之交,更可能談起了年齡差距千百年的戀情。

  這樣的故事,發展性不是很值得期待嗎?

  談論故事內容就先到此打住,賣個關子,以免破壞了讀者們觀賞本書的趣味。

  自古以來,總說「文人相輕」,不過我與無患子,倒是「以文會友」,這四個字可說實實在在,正是因為這篇《地府皇家聯誼會:唐棣之華》出現在我擔任板主的架空歷史板上連載,才能結交無患子這位才情過人的好作家。

  架空歷史小說中,有穿越時空回到過去的題材,也有如我自己的作品般,以虛構人物串連真實歷史時空的題材,但無患子這篇作品,利用陰曹地府,讓所有歷史人物縱向的跨越時空來個大相會,若不是空前絕後,至少也是前所罕見了。這樣的創意,實在是讓人又驚又嘆,驚的是竟然有此創意,嘆的是同為創作者,怎麼就設想不到呢?

  但寫作不是只靠創意,尤其是這樣縱貫歷史的題材,有了這樣的創意,還要有能支持這個創意的淵博知識,得像包打聽一般的把歷朝帝王將相的正史與軼事全挖掘出來,還要能深入研究歷代的不同文化,小自器物,大自儀俗,若非平日就浸淫於其中,創作這樣的故事,所需下的工夫,真是令人難以想像。

  無患子卻做到了。網路連載時難免有疏漏之處,但已經讓讀者驚為天人,反響十分熱烈,如今,《地府皇家聯誼會:唐棣之華》經過無患子的整體重新修整以及縝密的編輯作業,以全新的面貌出版,與更廣大讀者相會,讓人同感喜悅,也相當期待這篇作品的全新出發。

  前頭已經提過「地府皇家聯誼會」,那麼「唐棣之華」又是代表著什麼呢?無患子將這本著作取名為「唐棣之華」,源自於《倫語》子罕篇第九:

  「唐棣之華,偏其反而。豈不爾思,室是遠而。子曰:『未之思也,夫何遠之有?』」

  這是一句很有意思的詩,在此想獻獻醜,解一下這首詩。

  「唐棣」即「郁李」(依朱熹註),是一種薔薇科的落葉灌木,「華」呢,就是「花」,花朵的意思,「偏」則是「翩」,翩翩飛舞的意思,「反」是「翻」的意思,敘述花朵在風中翻飛。

  「豈不爾思」的「爾」即「你」的意思,指唐棣的花朵,「室是遠而」的「室」則是「家」,指詩人的家。

  所以,整句詩的意思,是:「唐棣的花朵兒啊,在風中翩翩然的翻飛,我豈能不想你呢?只不過是我家住得太遙遠了啊!」

  這聽起來是不是挺像連續劇中負心漢的說詞呢?「我不是不去看妳,只是距離太遠了。」

  孔老夫子也是這樣認為的,他認為這首逸詩的作者是:「其實詩人只是沒那麼想她,如果真的很想的話,不管再遠也想插翅飛奔,哪裡會覺得距離遙遠呢?」

  無患子用「唐棣之華」的典故,以唐棣輕輕的暗示了故事中男女主角的身份(還請讀者親自挖掘囉),也預告著在地府皇家聯誼會裡,歷朝帝王琴棋書畫、聲色犬馬與無邊的國學之海中,還有著微微的愛情成份,運用之巧妙,讓人不得不佩服。

  不過,後世的儒學大師,解這段詩文時,則以「微言大義」把「唐棣之華」解釋為優秀的人才,或是政治的理想,他們認為孔子的意思,是藉著這句原本描述愛情故事的「逸詩」,暗指國家並沒有好好的發掘優秀的人才,如果有的話,怎麼會覺得與人才之間距離遙遠呢?

  在此,也不自量力的學著孔子及儒家先賢們,來藉題發揮一下。

  近年來,感受到越來越多讀者希望有更精緻、具深度內涵的嶄新華文創作誕生,許多讀者覺得現在市面上的華文創作無法讓人滿足,或許也帶著一些看輕,身為創作者之一,我想這個現象,代表我們還需要更努力,更鞭策自我。

  雖然「愛之深,責之切」,更高的要求帶來更好的進步,但有時候,許多好的作品,是必須靜下心來,就當作被騙一回,耐心穿透文字的紗帳,去進入它的世界,才能體會到這份醍醐味,而通常越是好的作品,就越是如此。

   地府皇家聯誼會:唐棣之華》就是這樣的一部作品。

  如果希望有更好的華文創作,卻覺得沒有這樣的好作者,會不會有可能只是剛好錯過了呢?若是能多點耐心去體會,說不定就不會覺得距離遙遠了吧!這是我藉著「唐棣之華」的題來發揮,想對讀者們做的一個小小呼籲。

  當然,對出版社來說也是如此,很高興看到謬思出版社在長年引進許多優質的翻譯書之後,能回過頭來,希望發掘好的華文創作者,也找到了如無患子這樣的好作家,這證明了出版社與好作者的距離並不那麼遙遠,不過,要讓這顆種子萌芽茁壯,開出翻飛的美麗花朵,還需要所有華文讀者們共襄盛舉。

  不過,在地府皇家聯誼會之前,提這些未免有些煞風景了。就且讓咱們把俗世的事情擱一邊,一同來漫遊於無邊地府的瓊樓玉宇中,賞書畫、觀馬毬,再聽著一齣京戲,看盡千古帝王家的悲歡吧!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6665318
  • 叢書系列:萬花鏡
  • 規格:平裝 / 260頁 / 15 x 21 x 1.3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下冊 拾叁
中場休息一刻鐘,兩邊人馬各往觀眾席前的休息區而去,嘴裡粗言穢語連連,不是摔球杖就是扔手套。李湛剛上馬又得下馬,表情猙獰,看來比朱棣還惱火。場上只有雍正端坐原位喝茶歇息,朱元璋、李世民兩位邊線裁判亦各自前往關心情況。

朱厚照還在揉著他半邊猴子紅屁股,只見朱見深結結巴巴地安慰他,萬貴妃好心遞上跌打藥酒,卻被他哇啦哇啦地遷怒罵走,貴妃娘娘不依不撓地嗚嗚假哭,朱見深兩邊不是人,於是結巴更甚,朱祁鎮朱祁鈺兄弟本想打圓場,卻先吵了起來;朱棣和趙家兄弟討論換誰替補上場,爭得面紅耳赤,一干人等見朱元璋過來,總算稍微安生一些。

朱元璋雖然雄猜多疑,有時卻十分護短,和他四兒子朱棣其實頗為相似,但個性相似的人不一定相處得來,這對父子冤家就是十分好的範例。

見明太祖駕到,朱厚照叫得更是大聲,還說萬貴妃欲以毒酒鴆他。朱元璋前去探望小孫子的傷勢,萬貴妃立馬收了哭聲站到角落,因為朱元璋向來不喜歡她,也不吃她阿諛諂媚那一套,只得乖乖扮老實。

「哎,洪武皇帝,您說該怎麼辦,不如由您御駕親征上場,還是換那誰……哎呀,不如阿佶你上吧!」
趙匡胤這話一出,朱棣的臉就綠了,偽裝成金人的趙佶也沒啥好臉色,嚷道:「兩位太祖爺,我只曉踢蹴鞠,不懂打馬球啊!」
「小混球,沒用的東西……」趙匡胤一球杖戳向趙佶的腦袋,趙佶摀頭縮身,不敢作聲,趙光義連忙趕上把亂發脾氣的大哥拉開。
朱元璋顯然也不想和孽子一同披掛上陣,父子兩背對背沒搭上一句話。只見他祖宗安慰小孫子幾句,雙手抱胸思忖半晌,便走到場邊,朝寧王大樂隊方向喊道:「老十七,你過來!」

朱權微愕,隨即應聲:「是,父皇!」便穿越球場而來。
朱棣和趙光義交換一個眼色,後者低聲笑道:「讓你弟弟上,總比讓你老子上好吧?」前者冷哼一聲不答話。

朱元璋耳廓微聳,也不知有無入耳,待朱權過來,便朝這小兒子道:「下半場由你代正德打。」
「我?」朱權看了朱棣、趙匡胤等皇帝一眼,「我可以上場嗎?」
「李家都派異姓駙馬上陣了,你是我的親生兒子,誰敢說一聲不?」朱元璋輕描淡寫道,語畢瞥向雍正,雍正只裝作聽不見,畢竟目下康熙乾隆都不在聯誼會,道光等人又不濟事,唯有他獨撐大樑,吵起架,光氣勢就敵不過朱家一群人,反正李家趙家朱家三家各有打算,他樂得隔山觀虎鬥。

「太祖爺啊!小的還能打十個……」朱厚照不甘地站起身,連連揮舞球杖表示無礙,想來是先前演得太誇張,朱元璋真當他摔得手腳殘廢。

朱元璋不耐聽他解釋,逕打斷道:「你就好好看你十七叔祖是怎麼騎馬的,別再丟人現眼。」指的自是適才李淵一事。

「太祖爺明鑑!小的只是配合──」話未完,朱棣的凌厲眼色隨即射來,朱厚照只好委屈的閉嘴。
朱權對他的天皇老子向來是敬而遠之,小時候覺得他高高在上不可親近,名為父親,其實更像嚴厲的祖父。後來寧王一系出了朱宸濠這不肖子孫,朱權在他跟前更無立足之地,幸虧朱棣對他不算太差,朱厚照亦不計前嫌,與冤家朱宸濠相親相愛大團圓(?)於公於私,他都不該推辭。

何況看了半場比賽,他早就手癢難耐,如今樂得水到渠成,遂拱手作揖,道:「兒臣遵旨。」
萬貴妃喜上眉梢,貓哭耗子地安慰朱厚照幾句,聽得他牙癢癢的,捲起袖子就要掐她,萬貴妃也不甘示弱,尖長指甲如刀,插入他的手臂,兩人無聲無息扭鬥。

「太好了,這下我們是如虎添翼!」趙匡胤十分高興,大抵曾經領兵打仗者,馬術都不會太差,何況馬球向來是軍中受歡迎的活動,將軍若沒幾道板斧,只會讓同僚看不起。於是他隊長親親熱熱地搭著朱權的肩,彷彿比朱棣這親兄弟還親,自來熟地道:「來來,權弟,快去換球衣,你想騎哪匹馬,為兄給你牽過來……」

朱厚照總算和他叔祖有幾分師徒情分,便甩脫萬貴妃的糾纏,將自己的特製球杖交給他,誠心道:「權叔祖,您和永樂爺兄弟同心,其利斷金……啊不,今天是斷『唐』,但也別斷得太絕情,畢竟這球杖……」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這個戀愛有點甜,浪漫小說精選3本75折。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兒童暑期閱讀
  • 夏日小說節
  • 野人全書系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