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相剋之森

相剋之森

  • 定價:320
  • 優惠價:9288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5折272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內容簡介

史上首部同時獲得直木賞及山本周五郎賞作品《邂逅之森》姐妹作
邂逅之後,人與熊、人與人之間,到底是糾葛還是相剋?

  射殺熊,就彷彿殺死一半的自己。
  但是,人為了活下去就得付出代價……

  叉鬼是抱著與黑熊對等的態度獵熊的,
  可能捕獲熊,也可能命喪熊掌之下;
  吃熊肉,則是把對熊的敬意化為自己身體的一部分,
  讓熊的生命在自己的血脈裡延續……

  一年一度的「叉鬼」大會,冒出一位不請自來的女記者美佐子。

  叉鬼是一群使用古老手法進行狩獵的冬獵人,尤以獵熊知名。然而美佐子卻在大會上提出質疑,直批現今這個時代,還非吃熊肉不可嗎?認為叉鬼的狩獵文化根本就是用來掩飾人性私欲的障眼法,自此與叉鬼結下一連串的不解之緣。

  歷經愛情的挫敗,從地方雜誌總編輯轉為自由撰稿人的美佐子,因為始終無法理解叉鬼中流傳的一句話:「剛好毀掉半座山」,又因為看到生態攝影師吉本的照片中,捕獲獵物的叉鬼不但絲毫沒有喜悅之情,反而面露哀傷,讓她彷彿被下了魔咒般,怎麼也無法停止追蹤這個主題……

  美佐子先是親眼見識到「深山野放網絡」以人道方式對待誤闖菜園的黑熊,隨後當她貼身採訪叉鬼,並與叉鬼一同上山春獵,甚至差點遭黑熊攻擊,她的立場是否會因此動搖?

  隨著美佐子的深入採訪,全書忠實呈現日本黑熊習性與現況、現代狩獵法規,以及各個自然保育團體的不同立場與做法,與傳統獵人家族傳承了十幾代的狩獵技能、儀式和禁忌,以及對大自然的敬畏態度,形成鮮明的對比。

  作者透過描寫美佐子愛情與生活的流轉,以及現代年輕叉鬼頭目瀧澤面對現實的抉擇,娓娓道出人對生命的深刻體悟;同時也藉著百年來,數代人對於獵熊一事的態度轉變,刻畫出大時代的歷史軌跡。而文中幾位主角與《邂逅之森》主人翁富治的巧妙連結,彷彿讓人有閱讀前傳的錯覺,讀來別有另番趣味。

作者簡介

熊谷達也 Kumagai Tatsuya

  1958年生於宮城縣仙台市,畢業於東京電機大學數理學系。曾從事中學教師、保險經紀人等工作,1997年以處女作《惡神之爪》榮獲第十屆昴新人賞正式踏入文壇。2000年,以描寫隱藏在兇殘犯罪陰影下的日本狼《漂泊之牙》,榮獲第十九屆新田次郎賞;2004年更以《邂逅之森》一舉獲得第十七屆山本周五郎賞及第一百三十一屆的直木賞,成為史上第一位同時獲得這兩個獎項的作家。熊谷擅長以日本東北地方古老傳說為創作素材,作品瀰漫著自然與人類間壯闊的神話氣息。其他著作包括《冰結之森》、《惡神之爪》、《疾風颯颯》、《山背鄉》、《我的故鄉》等。

譯者簡介

蕭照芳

  東吳大學中文系學士,日本九州大學文學碩士,目前從事翻譯工作。譯有《靈魂自由人》、《拿著行動電話的猴子》、《戀愛物語》、《青春白皮書》、《聖傳》、《月亮上的沙漠》、《鬼水怪談》、《咖啡吧台師傅教戰手冊》等。

 

推薦序1

請給我們多一點時間

  幾年前我在閱讀弗.克.阿爾謝尼耶夫(Vladimir Arsenyev)的狩獵、探險文學經典《在烏蘇里的莽林中》時,曾刻意複習了黑澤明一九七五年獲奧斯卡外語片的作品《德爾蘇.烏札拉 (Dersu Uzala)》(即書中那位老獵人的名字,他是探險隊的嚮導)。黑澤明當時已充分顯露出他對崇敬自然人物的尊重,與呈現人物渺小的運鏡技法,也刻意在面對自然力量時暗喻人類求生意志的純粹性(這種意境一直持續到一九九○年的《夢》)。德爾蘇是個經驗豐富、敬重山林的獵人,他能從落葉判斷方向,從腳印分出人種、獸跡,這是一種彷彿神之語言的大地知識。當德爾蘇阻止哥薩克獵手槍殺無法帶走的海狗時說「不要開槍,搬的不能。白白開槍,不好,有罪」時,當時正困窘於該以何種姿態面對臺灣原住民狩獵文化的我,毫無保留地被打動了。

  去年我無意間讀到熊谷達也的《邂逅之森》,深深被熊谷達也樸素、講究細節的筆觸,營造出的狩獵氛圍吸引。我一面閱讀一面和記憶中的《在烏蘇里的莽林中》比對,不意外地,《邂逅》也同樣把重點擺在呈現狩獵文化上。他們常將狩獵場域或最強大的狩獵對象崇高化,同時也在生活中衍化出許多與獵物、獵場有關的禁忌,獵者更是與獵物亦敵亦友亦崇拜者複雜地生存著。當我讀到主人翁富治一行「叉鬼」(獵熊人)被騙走熊膽之時,我幾乎像個循跡的獵人要叫喊出來,因為德爾蘇也曾捕了不少好黑貂,同樣是跟商人喝酒後被偷走。我不是暗示《邂逅》情節上的模仿,而是發現仍活在傳統生活模式的狩獵族群遇上另一群更「進化」的職業人種時,往往結果與過程都不難逆料(臺灣原住民文學,也常呈現這類被漢人「欺騙」的場景)。

  掩卷之後,我暗自覺得,《邂逅》或許在某部分已超越了我原本認為不太可能被超越的經典《在烏蘇里的莽林中》。熊谷達也不僅呈現了一個以獵熊維生的文化形態,並表達自身對此一文化的尊敬,也在小說中細膩地暗示了日本在現代化過程中的思維演替。礦山的工作帶走了狩獵的人口,叉鬼的守則終究難抵時代的摧磨,要寫好這些議題而不流俗已經很難(因為一定要有真實的體驗),更難得的是書中旁支的人物如小太郎與阿郁的複雜情欲,更是寫得入木深刻。於是,一部以獵熊文化為根柢的小說,遂能一面深沉暗示一個時代,一面銳利剖解人性與情愛。

  我連夜讀畢《邂逅》,自此一直等待著這系列作品另外兩部連作何時翻譯?此刻,我等到了手上這部《相剋之森》(森林三書的另一部是《冰結之森》)。

  在赴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演講的途中,我分批讀完了這部新譯本。在思考怎麼將臺灣的自然書寫(包括像撒可努那樣的獵人作品)介紹給外國學生的同時,腦袋裡一直思索著書中拋出的種種問題。那些正是我這幾年來,不敢輕易妄言的困結。

  小說時光從《邂逅》之後再過了數十年,叉鬼行業更形沒落,而在現代社會中,毫無疑問地會與新的居住社區、動物權利團體,形成一種更複雜的關係。熊谷藉由美佐子這樣一個都會女記者的角度,映照出幾種思維的「相剋」與「交鋒」:代表年輕一輩叉鬼的瀧澤昭典,作者為了維持作品的寫實精神(叉鬼或許有智慧,但卻很難與城市的知識份子爭辯),常常他的發言需與「彷彿真的叉鬼」的自然攝影家吉本憲司的說法相互參看。而「深山野放組織」的相馬聰,則以另一套「保育」的信仰與叉鬼的狩獵文化對抗。最有趣的莫過於女性角色,從情欲的誘惑者,轉而為似乎是一種柔軟的觀察與調和者──無論是主人翁美佐子或是黑熊專家玲子皆然。美佐子雖然不斷改變立場,自身的情性也漸漸演化,但她在小說後半段最常表達的一種姿態就是:「請多給我(們)一點時間」。

  請給我們多一點時間。我在旅途中,想的其實不是小說一開始就布下的謎語「剛好毀掉半座山」,而是這句話。

  年輕叉鬼宣誓著他們的生存哲學:「真正的狩獵,應該在山中的殘雪上奔走,與熊一邊鬥智一邊交鋒,獵殺時甚至賠上自己的性命。這才算是在獵熊!」動物權利擁護者宣稱:「我們要試著站在黑熊的立場,為牠們著想!」小村居民擔心:「熊會不會傷害我們?一個沒有熊的世界會不會更好?」這些理念彼此相剋又合理地存在著,不斷衝擊作為一種能思考的生物──人類的我們,讓人掩卷沉思。

  這些相剋的力量,不是要我們快一點決定走向何方,而是為了要讓我們慢一點:請給我們多一點時間來思考。

  我接觸的獵人有限,參與環境活動的資歷也屬淺薄,但這十幾年來的經驗告訴我,人的身份、遭遇和教育,絕對會使他們產生不同的對應方式,每個人捍守自己的思維,就像捍守自己的生存尊嚴一樣。這或許也就是熊谷達也以兼具報導者與小說家的角色,書寫這系列作品的目的:請多想想相剋者的立場,當然,那不只影射人,還包括了自有人類以來,與人類相剋的諸多生物。

  「未來是要和所有動物和平共存嗎?既沒有紛爭也沒有相剋,跟一片祥和的大自然共生嗎?我認為那種世界毫無樂趣可言。」我默默地咀嚼這段話,想著熊王最後的遭遇,飛機已飛掠我所居住的島嶼上空,卻無法看見任何一片森林。我猛然記起,這是因為此刻是黑夜的緣故。

吳明益
(本文作者為國立東華大學華文系副教授、國立中興大學人社中心研究員)

推薦序2

叉鬼之宿

  《邂逅之森》,結束於富治和熊王的宿命對決,正當人與獸間澎湃激昂的戰鬥畫面還在眼前,後作《相剋之森》卻帶來了叉鬼的沒落和環境的挑戰,宛若看見了閃電型的轉折在發生。

  名義上雖為續作,然在故事軸和人物角色均與首部不同,是獨立的故事。小說主軸圍繞在狩獵黑熊的傳統招來社會輿論及保育團體的抨擊時,現代叉鬼將何去何從?又何以成為了十惡不赦之事?

  開始,美佐子在一次意外場合,質問身為叉鬼的男子們,何以在文明昌盛的時代,持續著狩獵文化?秉著保護生靈的正義之責,和追根究柢的精神,美佐子在攝影師吉本的協助下,展開訪問叉鬼的報導。

  同時,相馬所代表的深山野放組織,也正在日本各地積極推動動物野放保育的工作。叉鬼首領瀧澤,面對美佐子的質問和野放組織的步步進逼,在傳統與現實的壓力之下,面臨抉擇。

  書中,瀧澤目睹熊王和狩獵文化的慘敗,特別是熊王之死,不僅是保育野放的失敗,更是對叉鬼信念的一大動搖。宿命而言,叉鬼乃和自然同生之獵人,若獵物不再,叉鬼也將無存在之必要。叉鬼和熊王,或說是獵物間,是共生共死的關係,無能獨存。

  狩獵本身,對獵人來說是必行之惡,以自然為生,彼此間的相互依賴,帶來了生存的力量。瀧澤口中所言狩獵所帶來的興奮感和快樂,是一種夾帶著痛苦的幸福;對野放組織來說,狩獵是殺生更是對自然的予取予求。兩種不同的立場,作者嘗試以相生相剋之理,解釋著理不清的關係和矛盾的情感,孰對孰錯猶然不明。

  在角色刻畫上,美佐子和小熊相處一段讓人震撼。在我看來,美佐子表達了作者所想說的「自然」反動,因而在迷路山林巧遇小熊時,選擇了極端的方法來保護自然,殺生之惡的表現,似乎更突顯護生之善而造成的另一種惡吧。

  攝影師吉本則是在活脫黑熊的攻擊後,油然而生的一股敬意後,驅策他追隨叉鬼的腳步,從不同的角度詮釋叉鬼的神情。儘管書中僅有對吉本所拍攝照片之描述,無附上插圖,但在閱讀的過程中,不時能感受到叉鬼沉默壓抑的眼神,閱讀者不禁一驚。

  相較下,《邂逅之森》夾帶著濃濃的愛意,除了一名叉鬼和自然的對決,更牽扯出叉鬼的愛戀生活,不時有鐵漢柔情之感。然在《相剋之森》,作者顯是想從叉鬼和自然組織的對手戲裡,批判「自然保育」背後的正當性,所以在感情的刻畫上也就薄弱許多,不過在整體的衝擊和使命感比前作更為明確。

  《相剋之森》打開了人類和自然共生的故事盒,細膩描寫了叉鬼體內所燃燒的鮮血,除是征服自然的快意外,更夾雜了對自然尊重和相依的情感。若然還有續作,又將是何種野性之情呢?

何健豪
(本文作者為台灣大學圖書資訊所研究生,以浮果之名經營熱門閱讀網站)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6807831
  • 叢書系列:故事盒子
  • 規格:平裝 / 400頁 / 15 x 21 x 2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2

美佐子在群眾的推擠中離開會場,她明顯感受到周遭男性投射在她身上的敵意。
──既然看我那麼不順眼的話,為什麼不當面提出反駁呢?
她心中嘀咕著,目光環顧四周,找尋沙發空位。

原本排定的採訪記者突然生病,臨時找不到人代替,身為總編輯的美佐子只好親自從仙台前來。
美其名是總編輯,但只是程度稍好一點的地方都市雜誌而已,當人手不足時,照樣得奔波採訪。
她發現大廳角落有個沙發沒人坐,於是在自動販賣機買了一罐含有食物纖維的飲料,然後坐了下來。
扭開瓶蓋,一邊啜飲著,一邊思忖著。

其實一開始她對這些叉鬼(日本東北地區以古老手法狩獵的冬獵人)並沒有成見,反而有一種好感,認為他們是一群守護綠色森林、熱愛大自然、在山中生活的純樸鄉民,所以才來造訪秋田縣阿仁町打當這個叉鬼聚落。不過,回顧這兩天以來的所見所聞,老實說她不得不承認期待落空。
乍看之下,這些人非常單純,但內心似乎又隱藏著某些東西。就因為已有所期待,所以在昨晚的聯歡會上,她拿著酒壺到處幫人斟酒。豈知從他們酒醉的口中吐露出來的,都是針對近來保護野生動物風潮所發的牢騷,或是關於狩獵的吹噓之詞。

其中最差勁的一位,莫過於來自新潟,名叫瀧澤的男子。
偌大的宴會場中,美佐子的目光之所以停留在瀧澤身上,自然有她的想法。
首先,會場來賓幾乎是五十幾歲的男性,只有瀧澤的年紀看起來與她相仿,她以為這個人應該比較單純、比較容易說話。再者,她的確對年輕叉鬼比較感興趣。

只要看看與會人士就知道,叉鬼的世界也受到高齡化的影響。美佐子因此以他的年齡來推斷,他一定是自願成為叉鬼的,這種動機引起她高度的興趣。
原以為瀧澤的年紀與自己相距不遠,說不定還年輕些,想不到竟然長她四歲。不過,與周遭其他男性相比,他看起來就像是他們的兒子。因此,沒有必要以客套話開場,兩人隨即相談甚歡。

但不久後,一聊到狩獵話題,瀧澤整個人就完全變了樣。之前在他身上所未察覺到的野獸氣息,突然從他的胸口竄了出來。
「獵熊真的那麼有趣嗎?」美佐子問道。
「當然很有趣囉!」瀧澤回答。
「是不是讓人感覺全身血液沸騰呢?」
「沒錯!」
「無論如何都無法停止狩獵嗎?」
「停不了啊!」

美佐子直視著瀧澤酒醉後充血的眼睛。他的雙眸露出凶暴的神色,讓人不寒而慄。她立刻轉移目光。瀧澤一邊露出靦腆的笑容,一邊低著頭。
美佐子確信她剛才瞥見的那道目光,才是這個男人的本質。
結果,這個男人跟其他老頭沒什麼兩樣。

他的年齡,讓她原本還期待現代叉鬼會有與上一代不同的看法。顯然,這是她的失誤。
望著瀧澤隱藏著驚鴻一瞥的本性,露出和藹的笑容,美佐子深深感到幻滅……
「我可以坐在這裡嗎?」有個男子的聲音突然打斷她的思緒。
男子站在沙發前,微笑地用手指著美佐子右邊的座位。

「請!」
她點頭致意後,男子道過謝隨即坐了下來。他穿著牛仔褲,體格結實,滿臉鬍子。年紀應該超過三十五歲,要是沒有那惱人的鬍子,五官看起來或許還蠻順眼的。
「在剛剛的討論會上,您提出的意見相當明確。」
果然是衝著我的話而來,美佐子擺好架勢。看來他們不來向我抱怨幾句,是不會善罷干休的。
「我只是坦誠說出內心的想法而已。而且我認為我提出的問題,並沒有離題很遠。」
男子微微一笑。
「我看起來像叉鬼嗎?」
被對方這麼一問,美佐子重新打量男子的長相。

「這個嘛……至少不像上班族。」
她一邊思索,一邊在腦海中搜尋。
「我記得在昨天的聯歡會上好像沒見過你?」
「因為我來晚了,只參加了續攤,而續攤的場子中並沒有妳。」男子說道,像是在確認似的。
這位遲到而參加續攤的人,到底是何方神聖呢?
男子似乎察覺到她心中的疑問,於是向她說了一聲抱歉,隨即遞上自己的名片。
名片上只印著吉本憲司,以及攝影師的頭銜。這下她終於明白了。

她慌張地翻開自己的包包,拿出名片,稍微猶豫了一下,才把名片遞給吉本。
因為她不喜歡自己的名字,佐藤美佐子,她覺得太過平凡,是個菜市場名,很俗氣。如果漢字選用美紗子或未砂子,雖然發音都一樣,至少看起來還文雅一點,她不禁怨起自己的父母。而且比她小四歲的妹妹,名叫由梨繪,聽起來就時髦多了!
「請問您是拍攝哪一方面的照片呢?」
美佐子一問,吉本回答得非常自然,絲毫沒有炫耀的意味。

「是野生動物的照片,以北海道的褐熊和羚羊為主。最近也拍攝日本黑熊。」
原來如此,美佐子再次了然於胸。因為這層關係,所以他與叉鬼有點交情。
「回到剛剛的話題,妳說得那麼斬釘截鐵,是不是有什麼特別用意呢?」
被對方這麼一問,美佐子搖頭說,沒有。她重新向對方解釋,這純粹是她個人非常單純的疑問而已。

吉本默默聽她說完之後,說了一句:
「剛好毀掉半座山。」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我聽不懂。」
「我就說嘛!妳應該不懂,不過那些叉鬼是這麼說的。」
吉本的眼神望著遠方,彷彿在思索。不過,除了露出動物攝影師的溫和笑容之外,沒再多說什麼。
剛好毀掉半座山。美佐子揣度著這句話究竟是什麼意思。
美佐子感覺自己的心像是被人重重地捶了一記。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誰是真正的怪獸?──孩子需要的是美麗謊言還是殘酷真相?《優蕾小鎮的庫瑪》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三采全書系
  • 臉譜全書系特價5折起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