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大瓷商(下)

大瓷商(下)

  • 定價:260
  • 優惠價:9234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折208
  • 再折扣【6/27讀書日】圖書雜誌滿699再95折!
  • 【分級買就送】讀書日:分級會員OPENPOINT點數最高5倍送,也可改選1%購物金(部份除外) 詳情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買了此商品的人,也買了...

上頁 下頁
 

內容簡介

中國第一部反映豫商文化的長篇小說
從光緒年間到日本侵華,跨越六十年的史詩大作
描繪神垕古鎮的興衰起伏,豫商與鈞瓷休戚與共的宏偉畫卷

  大宅門內的兄弟相爭,瓷商家族間的利益相奪,
  紫禁城裡的派系相鬥,亂世中的兒女情長,
  造就一段不朽的豫商傳奇。

  ★看沒落瓷商家族,如何從窮困潦倒到叱吒商場
  ★看晚清中國商人,如何在列強壓境中創造商機
  ★看豫商留餘之道,如何覆手翻雲成為眾商之首

  光緒皇帝發動維新變法,可惜不過百日即宣告失敗,太后慈禧大舉掃蕩維新人士。盧家三少爺盧豫江因發言不慎,被誤認為是維新黨人。時至今日,董盧兩家已傳到第二代東家董克良和盧豫海的手中。董克良想趁此機會,藉朝廷之手將盧家趕盡殺絕,盧豫海將如拯救盧家於滅族之難?董盧兩家糾纏了半世紀的仇恨,是否會有化解的一天?

  近年來,反映晉商文化的長篇小說《龍票》、《喬家大院》、《白銀穀》,反映徽商文化的長篇小說《紅頂商人胡雪巖》,反映滇商文化的長篇小說《大馬幫》、《錢王》等作品相繼問世,但堪稱中國商業發祥地的河南,卻沒有一部可以傳誦的豫商文化小說,作者南飛雁深感遺憾,並以鈞瓷文化為主題,創作了中國首部反映豫商文化的長篇小說《大瓷商》。

  鈞瓷文化是構築厚重的中原文化體系極為重要的一環,也是河南獨有,其他省份皆無的獨特文化。南飛雁創作的《大瓷商》講述了千年古鎮禹州市神垕鎮近百年的變遷,描繪出豫商文化和鈞瓷文化密不可分的宏大景象。

作者簡介

南飛雁

  男,1980年生,中國作家協會會員,河南省委宣傳部首批簽約作家,文學學士。

  出版有《冰藍世界》《大路朝天》《大學無煩惱》《幸福的過山車》《夢裡不知身是客》等五部長篇小說。長篇小說《大路朝天》在2002年首屆華人在校大學生長篇小說徵集出版活動中脫穎而出,名列榜首。

  中篇小說《紅酒》、《曖昧》、《燈泡》等,其中《紅酒》入選《2009中國小說(北大選本)》和《2009年中篇小說(21世紀中國文學大係)》。曾擔任數十部電影、電視劇編劇和文學編輯,其中《少林四小龍》獲得第十五屆美國洛杉磯國際家庭電影節入圍獎。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1854878
  • 叢書系列:戲非戲
  • 規格:平裝 / 320頁 / 16k菊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人有病,天知否

盧豫海在接到母親的長信後,才得知這場震驚朝野事件的前因後果。萬分駭然之餘,他對父親的身體更加擔憂,恨不能立即回到神垕。但母親在信中說,父親相當頑固,只要遼東商路一天不開,他就別想回神垕去。盧豫海只能不斷去信問候,把一腔牽掛都化作筆墨。其實他從來沒有放棄去遼東的大計,但田老大再三派人去打探,得來的消息總是說俄國老毛子霸占了旅順口和大連灣,眼下朝廷在那裡只有金州孤城一座,駐紮了幾千老弱殘兵,周圍全是老毛子的軍營!據說老毛子的沙皇已經下令在大連灣和旅順口設立警察署,實行軍事管制,別說是生意人,就是普通老百姓都不能自由進出。盧豫海萬般無奈,只有滯留在煙臺苦等機會。這一等又是幾個月過去,眼看離家北上將近一年,雖然煙號的生意做得火紅,卻連遼東的土地都沒踏上一步,盧豫海不禁又氣又急。偏偏這時候又有消息從遼東傳來,老毛子夜間突襲金州城,驅趕了朝廷的地方官,有模有樣地建起了「關東省」,還規畫出金州、貔子窩、旅順三個市,設立了遠東大總督府,下設民政、財政、外務等機構,儼然已是國中之國了。可朝廷對此毫無辦法,竟默認了這個現狀。盧豫海一氣之下得了大病,整天發著無名熱,額頭燙得跟燒炭似的,一病就是十多天。苗象林不得已向總號告急,張文芳也給總號去了急電。盧維章的回電很快,卻只有四個字:就地治病!
盧豫海這場大病下來,整個人瘦了一圈,每天連生意都懶得問,只是盯著田老大給他的那份遼東地圖發呆。苗象林也不敢打擾他。到夏天快過去的時候,神垕突然來了急電,卻似是盧王氏發的:父病重,速歸。盧豫海見了電報,宛如被人當頭打了一棒,不顧自己大病初癒,立刻啟程返鄉。張文芳臨時被他調到煙號主持大局。此時的煙號是盧家老號唯一的出海分號,一半多的宋鈞和粗瓷都由此轉銷出口,地位遠在津號之上。張文芳不知道二爺為何突然回家,滿腹狐疑地匆匆趕到煙臺,櫃上的夥計才告訴他,二爺已經走兩天了。張文芳看了盧豫海留下的信,才知道大東家病重,嚇得老漢立刻給總號去電詢問,回電卻說一切正常,大東家病情並未惡化!
這兩份截然不同的電報難倒了張文芳。二爺在信上說務必隱瞞此事,萬不可對外聲張。盧王氏發給盧豫海的電報他也看到了,的確是從開封府電報局發出來的,用的發電標碼也是汴號常用的「辛酉」二字。難道是二爺自作主張嗎?私自返家可是有違盧家家法啊。可二爺走了好幾天,走的是水路還是陸路完全不得而知,就是追也不知上哪裡追?張文芳知道事關重大,電報局裡又是人多眼雜,像這樣的大事也不能總以電報來往。他急得坐臥不安,左思右想也毫無辦法,只能留在煙臺一面維持煙號的生意,一面苦苦等候消息。
此刻的神垕盧家老號從外表看來雖跟往常一樣,但總號裡已亂成一鍋粥了。在楊建凡奉盧維章之命在維世場專心研究降低工本之策後,盧家老號總號的大局全由苗象天一人獨力維持。盧豫海北上這一年裡,尤其是在董振魁、董克溫父子死後,盧維章的病時好時壞,苗象天跟盧豫川因為生意上的事頻頻爭執,幾乎到了翻臉的地步。就拿煙號生意來說,苗象天定的是每發出十箱貨,鈞興堂宋鈞占六,鈞惠堂粗瓷占四,這個安排惹惱了盧豫川。鈞惠堂的毛利本就遠低於鈞興堂,全靠數量來支撐,苗象天這樣的安排無異於雪上加霜。長此下去,哪裡還有鈞惠堂的活路?
盧豫川震怒之下直闖總號老相公房,當著眾人的面質問他為何分配不公。苗象天也沒想到他會如此不留情面,公事公辦道:「洋人開出的訂單就是宋鈞六粗瓷四,象天這是按訂單發的貨,何來不公之理?」
盧豫川冷笑,「鈞興堂和鈞惠堂同是老號的堂口,毛利不同也就罷了,可總號連出貨都得分高低上下,這豈能服人?莫非老相公覺得我鈞惠堂就不如鈞興堂?我盧豫川就不如弟弟了?」不待苗象天辯駁,他繼續咄咄逼人道,「沒錯,煙號的生意是豫海一手打出來的,但分配如此不公,難道也是豫海的意思?你父親的死,的確是我盧豫川的錯,但你要報仇就來拿我的命好了,何至於在生意上下黑手?你以為這樣做就能給你父親報仇嗎?」
苗象天氣得臉色慘白,道:「大少爺何出此言?家父的死,這十幾年來我早已不提了,大少爺何必把家事和生意攪在一起,苦苦相逼?也罷,生意說到底是你們盧家的,若是看我不順眼,我辭號就是!」
盧豫川不屑道:「你辭號就辭號,我就不信少了你,盧家的生意就做不成了!」
苗象天領教了盧豫川刻薄的話語,仰天長嘆道:「爹,我終於明白您是如何被他活活氣死的了!」當下就揮筆寫了辭呈,拉著盧豫川直奔鈞興堂去找盧維章評理。盧維章躺在病榻上下了決斷,好言挽留住苗象天,又當面斥責了盧豫川,但發貨的比例卻變成了五五分。苗象天看著盧維章日漸沉重的身子,不忍再以這些事情打擾他養病,對盧豫川抱定了能避則避的主意。而盧豫川雖然被叔叔痛責一番,目的卻達到了,並趁機讓自己的親信在總號上下大造輿論,說苗象天公報私仇,難以服眾。苗象天向來是以鐵腕治下,得罪了不少下屬,再加上盧豫川的煽風點火,在總號的地位陡然變得岌岌可危。
此事過去後不久,某個晚上,盧維章吃飯時還好好的,夜裡病情卻突然惡化,鎮日裡只有兩三個時辰清醒,其餘的時間都在昏迷之中,人眼看就要不行了。即便如此,盧維章仍沒有召回盧豫海,還是盧王氏暗中吩咐苗象天祕密給兒子去了封急電。誰知幾天後張文芳冒冒失失地來電詢問大東家的病情,還是從煙臺發來的,這無異於把盧豫海的去向弄得盡人皆知了。苗象天氣得直嘆氣,只得按盧王氏的意思,對外封鎖消息,公開復電嚴詞否認。其實苗象天也看得出來,盧維章肯定熬不過這個冬天了。而總號在盧豫川的挑唆下亂成這個樣子,他是無力回天了,只能日夜盼著盧豫海早日回來。眼下能鎮住盧豫川的,也只有盧豫海這個「拚命二郎」。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文字十字星系 _2019華文創作展69折起;精選2書75折;指定文學雜誌加購66折起 !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兒童暑期閱讀
  • 大塊暢銷展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