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餘震
  • 定價:260
  • 優惠價:9234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折208
運送方式: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全球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香港、澳門、新加坡、馬來西亞
載入中...

買了此商品的人,也買了...

上頁 下頁
 

內容簡介

  本書收錄四則中篇小說:〈餘震〉、〈阿喜上學〉、〈向北方〉、〈花事了〉。

  〈餘震〉為馮小剛導演、電影《唐山大地震》原著小說。

  1976年7月唐山發生大地震,二三十萬人傷亡,數千家庭破碎。講述了一個唐山普通家庭在震後30年間的悲歡離合,描寫當中的親情和家庭觀念,以及經歷者內心的創痛。天災發生時,人性會被逼到極限,受災者外在、內心兩方受創。傷害不僅是在災難發生的瞬間,也會伴隨著那些活下來的人,和他們日後的生活當中發酵。毀壞的房子可以重建,但內心的重建卻不容易。幾十年過去,心靈深處的廢墟和餘震卻可能持續存在。然而親情的力量最能撫平療癒這樣深刻的傷痛。

  〈阿喜上學〉清末,金山唐人街幾乎清一色的男人群裡,開始出現了少數幾個年輕女子。她們飄洋過海來到金山,或為人妻,或為人婢,後來由於各樣的因緣際遇,進入了當地的公立學堂,與白人的孩子們一起接受教育。在大英帝國體制下的教育系統裡,她們遭遇了另外一種窘迫 - 那是與她們生來就熟稔的貧窮不完全相似的窘迫。她們被眾多的敵人包圍,諸如膚色,諸如性別,諸如年齡。她們的故事,與同時代許多驚天動地的歷史事件相比,實在微不足道。所以,她們就輕而易舉地被人淡忘了。連她們的後代回憶起她們時,也是一臉茫然。阿喜,便是幾個少女中的一個。

  〈向北方〉陳中越,生長在中國南方,卻嚮往北方的寬闊、簡單明瞭、無所畏懼……成年後他在多倫多擔任兒童聽力康復師,某年往北到達蘇屋瞭望台(印第安和平協定區)工作。他遇到了一位藏族女性(雪兒達娃/藍色月亮)以及藏加混血早產聾孩尼爾(尼瑪/太陽)。中越雖然和妻子瀟瀟分居,卻時時掛心著兒子小越。兩個家庭發生了什麼事情呢?

  〈花事了〉溫州兩大百貨商號文家廣源和花家四通原本旗鼓相當,卻也因競爭結怨。文家有三位少爺,花家有兩位小姐,文二少爺為何和花二小姐訂了親,最後卻和花大小姐成婚?中國變色至新政府時,中間發生了哪些事情?人在大時代中有哪些際遇?

作者簡介

張翎

  浙江溫州人。1983年畢業於復旦大學外文系。1986年赴加拿大留學,分別在加拿大卡爾加利大學及美國辛辛那提大學獲得英國文學碩士和聽力康復學碩士。現定居於多倫多市,在聽力診所任主管聽力康復師。二十世紀九○年代中後期開始在海外寫作發表。

  主要作品有《張翎小說精選集》、《金山》、《溫州女人》、《交錯的彼岸》、《望月》(海外版名《上海小姐》),《雁過藻溪》、《盲約》,《塵世》等。曾獲中國首屆華僑文學獎評委會特別大獎,人民文學獎,十月文學獎等獎項,並被《中華讀書報》評為2009年年度作家。小說多次入選各式轉載本和年度精選本。其中篇小說《羊》、《雁過藻溪》和《餘震》以及長篇小說《金山》分別進入中國小說學會2003年度、2005年度和2007年和2009度排行榜。長篇小說《金山》將被翻譯成英法德意荷西等九國語言在全球發行。近年獲將紀錄為:中國小說學會海外作家特別獎 (2010)、華語文學傳媒大獎 - 年度小說家獎(2009)《中華讀書報》年度小說家獎(2009)、《當代》年度五佳長篇小說獎(2009)、《南方周末》年度文化致敬榜(2009)、中國首屆中山杯華僑文學獎-評委會特別大獎(2009)、《北京文學中篇小說月報》雙年度優秀小說獎(2009)。

 

目錄

餘震

阿喜上學-金山人物系列之一

向北方

花事了

 

詳細資料

  • ISBN:9789571352381
  • 規格:平裝 / 272頁 / 16k菊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1976年7月24日 唐山市豐南縣

李元妮在一條街上挺招人恨的。

李元妮是她在戶口冊上的大名,其實在街坊嘴裡,她只是那個「萬家的」──因爲她丈夫姓萬。街坊只知道她丈夫姓萬,卻沒有幾個人知道他的名字,所以眾人只稱呼他「萬師傅」。當然萬師傅只是當面的叫法,背後的叫法就很多樣化了。

萬師傅是京津唐公路上的長途貨車司機,一個月掙六十一塊錢工資,比大學畢業的技術員還多出幾塊錢。萬師傅個子極爲壯實,常年在路上奔走,曬得一臉黑皮。十天半個月回趟家,搬張小板凳在門口一坐,高高捲起褲腿,一邊搓腳丫子上的泥垢,一邊吧噠吧噠地抽悶煙,那樣子和耬草耙土的鄉下人也沒有太大區別。別看萬師傅一副土老冒的樣子,他卻是一條街上見過最多世面的人。萬師傅常年在大城市之間走車,大城市街角裡撿起來的一粒泥塵,帶回小縣城來也就成了時新了。雖然萬師傅對自己很是苛省,萬師傅對老婆孩子,卻是極爲大方的,每趟出車回來,總是帶回大大小小各式各樣的物件。所以萬家無論是吃的穿的還是用的,和一條街上的人都有些格格不入。

李元妮招人恨,除了丈夫的原因,也還有她自己的原因。李元妮上中學的時候,曾經被省歌舞團挑上,練過幾個月的舞蹈。後來在一次排練中摔成骨折,就給退了回來。李元妮回來後沒多久就嫁了人,過了兩年又生了孩子。同樣是人的媳婦人的媽,李元妮和街上那些媳婦那些媽卻很有些不同。李元妮的頭髮上,永遠別著一枚塑膠髮卡,有時是豔紅的,有時是明黃的,有時是翠綠的。那髮卡將她的頭髮在耳後攏成一個彎月型的弧度,襯著一張抹過雪花膏的臉,黑是黑,白是白。李元妮的外套裡,常常會伸出一道淺色的襯衫領子,有時尖,有時圓,有時鎖著細碎的花邊。李元妮的衣兜上,常常會縫著一顆桂圓色的或者磚紅色的有機玻璃鈕扣。李元妮穿著這樣的衣服梳著這樣的頭髮,一踮一踮地邁著芭蕾舞嬢的步法行雲流水似地走過一條滿是泥塵的窄街,只覺得前胸背後貼滿了各式各樣的目光,冷的熱的都有。她早已習慣了這樣的目光,這些目光在一定程度上彌補了早夭的演員生涯留給她的種種遺憾。

這一天萬家院子裡很早就有了響聲,是李元妮在唱歌。李元妮的歌聲像是有了劃痕的舊唱機,一遍一遍地轉著圈迴圈著 - 因爲她記不全歌詞。

溫暖的太陽啊翻過雪哦山
雅魯藏布江水哦金光閃閃啊啊啊
金光閃閃,金光閃閃……

街坊便猜著是萬師傅回家了。只有萬師傅在家的日子裡,萬家的「那個」才會起得這麽早。果然,李元妮的唱機還沒轉完一圈,屋裡就響起一陣滾雷似的咳嗽,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 那是萬師傅常年抽煙造下的破毛病。萬師傅呸的一聲吐出一塊濃厚的痰,連聲喊著他的一雙兒女:「小登小達,再不起來我和你媽就走了。」這天萬家四口人是盤算好了去李元妮娘家的 - 李元妮的小弟在東海艦隊當兵,正趕上在家歇探親假,李家的七個兄弟姊妹約好了,一起在娘家聚一聚。

小登小達卻一點也沒有動靜。昨晚天熱得有些邪乎,兩個孩子撓了一夜的痱子,到下半夜才眯糊著了,這會兒睡得正死。李元妮走過去,看見小登手腳攤得開開的,蛤蟆似地趴在床上,一條腿壓在小達的腰上。小達的腦袋磕在膝蓋上,身子蜷成圓圓的一團,仿佛是一個縮在娘肚裡等待出生的胎兒。李元妮罵了聲丫頭忒霸道,就將小登的腿撥開了。

會員評鑑 TOP

會員評鑑等級 ,共 2 位評分。

感謝您為本商品發表您的看法,這是專屬於博客來會員的發表園地。 看更多書評請前往 【讀者書評】專區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壞掉的大人】村上春樹X安徒生:我和影子分開,然後把自己留在世界末日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國際書展
  • 2019套書展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