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每日一句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幕末(下):十二則暗殺風雲錄(二版一刷)

幕末(下):十二則暗殺風雲錄(二版一刷)

  • 定價:250
  • 優惠價:9225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折200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買了此商品的人,也買了...

上頁 下頁
 

內容簡介

  江戶幕府無視先祖「鎖國」之令,竟意圖與重兵進逼的歐美列強交往,滿腔熱血的志士怒而倒幕,以暗殺為血腥的時代揭幕。對幕末的日本而言,櫻田門外的暗殺事件確實發揮了促進歷史躍進的作用;暗殺自此變得面貌複雜,既可如史詩般崇高受人謳歌,亦可能是攫取功名利祿的不入流手段而已。

  司馬遼太郎聲稱厭惡暗殺手段,卻以此為主題,花費一年時間,寫就十二則短篇小說。「歷史有時是靠鮮血染成的。雖然人們並不期待如此,可是暗殺者、被暗殺者的屍骸卻同樣是歷史的寶貴遺產。」──司馬遼太郎便是由此觀點,重新審視幕末的暗殺事件,將焦點集中在人物本身與事件的關係,由小見大,描繪出狂瀾奔騰的幕末時代。

出版緣起

  潮,  ,讀如shio。
  歷史如海,潮騷不息,皆為人事起伏;
  潮起有時,潮退有徵,不外時機二字。
  從古事傳說到文明開化,從戰國紛起到幕末騷動,
  從信而有徵的冊頁記載到隱約其人的鄉野傳唱,
  【潮】系列為你揭露精彩絕倫的日本歷史面目。

作者簡介

司馬遼太郎

  一九二三年生於大阪,大阪外語學院蒙古語系畢業,原名福田定一,筆名乃「遠不及司馬遷之太郎」之意。一九六○年以忍者小說《梟之城》獲直木賞後,幾乎年年受各大獎肯定。六一年辭去記者工作,成為專職作家,慣以冷靜、理性的史觀處理故事,鳥瞰式的寫作手法營造出恢宏氣勢。一九九六年病逝後,其「徹底考證」與「百科全書」式的敘述方法仍風靡無數讀者,堪稱日本最受歡迎的大眾文學巨匠。中譯作品有《新選組血風錄》《幕末─十二則暗殺風雲錄》《最後的將軍──德川慶喜》《宛如飛翔》《宮本武藏》《項羽對劉邦:楚漢雙雄爭霸史》《鎌倉戰神源義經》等。

  著作:《新選組血風錄》《幕末─十二則暗殺風雲錄》《最後的將軍──德川慶喜》《宛如飛翔》《宮本武藏》《項羽對劉邦:楚漢雙雄爭霸史》《鎌倉戰神源義經》

譯者簡介

孫智齡

  一九六三年生,日本東洋大學文學碩士。職業家庭主婦,業餘從事日文小說翻譯。譯作有《幕末》《陽暉樓》《平家物語》(一、二冊)《花食》《東京爬樹偵探》《光球貓》(皆遠流)等。

導讀者簡介

林水福

  一九五三年生,雲林縣人。日本國立東北大學文學博士,專研日本平安期文學及近現代文學。曾任日本梅光女學院大學助教授、東北大學客座研究員、輔大日文系主任。已發表學術論文數十篇於中日學術專刊;散文、評論散見各報章雜誌。譯著有《蒼狼--成吉思汗》、《沉默》、《母親》、《影子》、《醜聞》等十數本。

 

目錄

總目錄

〈上〉
導讀 幕末暗殺事件的啟示與真義  林水福
櫻田門外事變
怪傑八郎
花屋町的襲擊
猿路口的血鬥
斬冷泉
祇園舞台

〈下〉
土佐夜雨
逃命小五郎
大難不死
彰義隊的算盤
火燒浪華城
最後的攘夷志士

後記
天皇.年號一覽表

 

導讀

幕末暗殺事件的啟示與真義  林水福

1
  《幕末》原題為《幕末暗殺史》,從昭和三十八年一月起至十二月止於《ALL讀物》上連載。單行本《幕末》是由〈櫻田門外事變〉及〈怪傑八郎〉、〈花屋町的襲擊〉、〈猿路口的血鬥〉、〈斬冷泉〉、〈祇園舞台〉、〈土佐夜雨〉、〈逃命小五郎〉、〈大難不死〉、〈彰義隊的算盤〉、〈火燒浪華城〉、〈最後的攘夷志士〉十二篇讀立的短篇小說組合而成的。

  《幕末》是繼《新選組血豐錄》之後發表的,同時另有以土方歲三為主角的《劍,飛騰吧!》與描繪幕末風雲人物(土反)本龍馬的《龍馬行》。在那一時期司馬遼太郎將焦點集中在幕府末期的變革。

  《新選組血風錄》裡有濃厚的子母澤寬《新選組始末記》(子母澤於大正十二、三年深入調查新選組事蹟,遍訪繼新史學者尾佐竹猛、井野邊茂雄、藤井甚太郎等,多方取材始撰成)的影子,到了《劍,飛騰吧!》對新選組的理解、解釋,以及全貌的掌握逐漸有遼太郎個人特殊的味道。

  《幕末》可說是上述大作撰寫時的「餘滴」吧!

  雖說是「餘滴」卻相當清爽可口。

  遼太郎為什麼寫這一部暗殺史?意圖何在?寫法如何?

  在《幕末》單行本上,遼太郎說:

  「儘管口中常唸『我討厭暗殺』。

  可是,這一年來,寫了幾百張稿紙。

  暗殺者的定義是「沒有任何暗示,也不發警告,突然襲擊,或者以使用詭計殺害他人者」是最卑劣的人!

  這種觀念,可能是向我這樣生逢太平盛世,不必「為天下而死」的讀書人的夢囈吧!

  歷史,有時需要靠鮮血寫成。

  儘管我們不喜歡;暗殺者,與被凶手擊斃的屍骸都是我們歷史的遺產。

  以這種眼光,重新審視發生在幕末的暗殺事件,且以小說方式撰寫。」

  日本從萬延元年到慶應三年,短短的七、八年間,留下無數的暗殺記錄。政治上有大改變時,往往出現各種恐怖行動,法國大革命、俄國革命的過程中,也有類似的現象。

  恐怖行動的政治改革所產生的直接作用意外地少。恐怖行動主義者無視於公家法律的存在,對社會、政治的矛盾,企圖以身體去修正、改變,因此,才有暗殺的行為產生。當然,暗殺者、被暗殺者,各有其理論;只是,也有其理論處理不了的問題。

  司馬遼太郎在《幕末》,不從政治面切入,而是以暗殺者及其事件為中心,將焦點集中在暗殺者與被暗殺者身上,成功地刻畫出動亂期的人物造型。

2
  如上述《幕末》由十二個短篇小說組成,以人物為重點;然而,它究竟有何特色?尤其是在暗殺者身上表現出什麼特殊的性格?

  〈櫻田門外事變〉被暗殺的對象是井伊直弼。根據歷史記載,井伊生卒年是一八一五~六○,江戶幕府末期大老,因將軍繼位問題與水戶派對立,主張第十四將軍由紀州藩的慶福繼任;一八五六年私自與五國締約,為了鎮壓反對者掀起安政大獄,株連甚廣。後被水戶派暗殺。

  〈櫻田門外事變〉執意暗殺井伊的有兩家人,即有村兄弟與日下部阿靜、松子母女。

  有村家大哥俊齋在一次偶然機會認識了西鄉吉兵衛(隆盛)和大久保利通(一藏),三人結成莫逆之交,受薩摩藩前藩主齊杉的影響,立志現身「井伊斬奸」的工作。

  日下部伊三次-薩摩藩最有名的尊王攘夷志士,曾出仕水戶藩,安政大獄時被捕死於獄中,

  「井伊不亡,國家必垮」--這也可說是伊三次的遺言;未亡人阿靜及其女松子,靠這句話活下去,把弒夫之仇與為國(藩)除害兩者合而為一。半為籠絡,半為報答,阿靜把松子許配給有村三兄弟中的老三治左衛門,就在治左衛門出發暗殺井伊的前一天。

  把女兒嫁給毫無生還機會的男子,是犧牲,也是報答。

  後來,治左衛門自殺,長兄俊齋娶松子為妻,是另一種「弟終兄及」,松子與治左衛門是否有夫妻之實,也就沒有人追問了。

  薩摩藩計畫與水戶藩聯合暗殺井伊,事到臨頭,只剩下有村兄弟兩人,為了顧及薩摩藩的名譽,兄弟兩人抱著必死的決心;水戶藩感於兄弟倆的義氣,也就不計較薩摩藩的失信了。

  可以說兩兄弟的義氣挽救了薩摩藩的面子。

  義氣,這東西雖有封建、老舊的味道;然而,整個社會義氣蕩然時,也就減少幾分可愛與純真。

  《幕末》描述的暗殺者、被暗殺者之間,流動的「義氣」與「武士道」精神,是日本國民的性格。

  身為小說家,把歷史上的暗殺事件寫成小說,為了使故事更加精彩可讀,難免添油加醋,但司馬遼太郎仍未完全抹殺、歪曲歷史的真相。

  例如對於〈大難不死〉中的聞多(明治維新後改名井上馨),在司馬筆下「聞多和俊輔對女人都沒有什麼品味可言;不過,俊輔多少有選擇,還算是正常人的心態。至於聞多卻是來者不拒,只要是女人就可以。對於女人不講求品味,對於人生志業也不會有所堅持。聞多與俊輔同屬尊王攘夷派,然而當兩人從橫濱出發,抵上海港,目睹全然西化的上海港時,聞多就說:「俊輔啊!雖然國內口口聲聲吵著要攘夷,我可放棄了。你看看這些軍艦,要是他們全攻了過來,也管不了什麼攘夷不攘夷的了。」

  〈大難不死〉中的聞多,多次被刺,總是逃過一劫。司馬遼太郎對聞多的評語是:「這個男人或許當初在山讚井町的袖解橋下就該一命嗚呼也說不定。後來,他在維新政府伊藤博文的庇蔭下,歷任顯職,而以貪官污吏的巨魁之名遺臭後世。」

  與《大辭林》對井上馨的說明:「一八三五~一九一五,政治家,長州人。通稱聞多。活躍於討幕運動,第一次伊藤內閣時以外相身份致力於條約改正。歷任農相、內相、藏相等。在財政界份量重。」

  兩者比較,遼太郎藉小說針砭人物之意圖相當明顯。

  又〈逃命小五郎〉中描述的是桂小五郎,毫無武士氣魄,遇難則逃,「一逃再逃,四處奔逃,最後,竟然成了為逃而逃」。無數的武士,棄屍荒野,桂卻存活下來,受到新政府以元勳之名禮遇。因此,遼太郎說:「所謂的元勳,不過是活下來的一群人。至於維新後,充當政治家的桂反而未能施展抱負,或許,能多次死裡逃生,正是桂真正的才能所在吧!」

  司馬以「鳥瞰的方法」撰寫歷史小說,仔細蒐集史料,深入研讀,以自己直接的感覺不斷探尋歷史人物的「虛實」,這種態度與傑出的歷史學家相通。《幕末》所描述的各種人物造型,心理與行動,栩栩如生,此外,還可窺見司馬史家的史才、史識、史通!

後記

  雖然嘴巴裡一直唸著:「討厭暗殺這種行為。」

  可是,這一年下來,也寫完了數百張稿紙。

  暗殺者的定義是:沒有任何暗示或警告,突然出手襲擊對方,或是使用詭計置人於死。這樣的人,可說是最卑劣、下流了。

  雖然我認為「為了天下人的利益,不得不死」的觀念,在客觀的角度上來看全無根據,但這可能是我這種生逢太平盛世的讀書人,才會有的囈語吧!

  有時候,歷史還是靠鮮血染成的。

  所以,即使我們不願意,暗殺者與被暗殺的人,都仍是歷史的寶貴遺產。

  我希望能從這個立場重新審視幕末的暗殺事件,並嘗試以小說的形式,將它記錄下來。

  為什麼說是「小說的形式」呢 ? 因為幕末的暗殺事件,原是迫於當時政治形勢的一種政治現象。所以,書中的主題,再怎麼說都是政治思想本身,而若要寫歷史,自然就得對政治情勢和政治思想有所交代不可,這麼一來,它可能要占去本書大半的篇幅。

  若是對歷史不感興趣的讀者,這可要比過時的政治新聞版還要枯燥無味呢!

  因此我盡量避免從歷史角度去探討問題,而將重心擺在人物本身以及事件的關係上。既然不是在寫歷史,對於眾說紛紜的事件,筆者也就大膽放手,採用自以為與事實較為接近的說法,加以改寫成小說。

  雖然暗殺是歷史畸形的產物,可是,我們卻也可以從它感受到當時「歷史」的沸點究竟有多高。俄國革命黨計畫暗殺俄皇亞歷山大二世時,在整個過程中計畫曾更改了十一次,直到成功,總共長達十五年之久。對於他們的執拗,恐怕是生活在太平盛世的人很難想像的吧!

  在這本小說中,並未收錄以殺人著名的岡田以藏和河上彥齋,對於這兩位幕末時期典型的暗殺者,井上友一郎氏、海音寺潮五郎氏以及今東光氏都有詳細精彩的作品問世,我就不再多此一舉了。

  寫完這本書時,不禁對暗殺者究竟能為歷史帶來多少貢獻,感到懷疑。

  答案恐怕是否定的。

  不過,「櫻田門外之變」卻是個例外,它的確發揮了讓歷史向前躍進的作用。這可能也是世界史上難得一見的例外吧!

  之後,受其影響而盛行於幕末時期對佐幕人士、開國主義者的暗殺行為,都只能列為二流,而暗殺者的素質,也日趨低下。櫻田門外的暗殺者則懷有崇高的史詩精神,從容赴義的情懷。

  可是,隨著二流、三流的衍生,暗殺無形中已經職業化,成了獲取功名、利祿的一種手段而已。

  暗殺是絕不受肯定的行為。然而,由於這群暗殺者的存在,使得幕末史上增添一分幽暗中的華麗,卻是不可否認的。

昭和三十八年十一月

 

詳細資料

  • ISBN:9789573267058
  • 叢書系列:日本館-潮系列
  • 規格:平裝 / 16k菊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二版一刷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火燒浪華城

1
說到浪華(編注:大阪)的道頓堀,大都是一些戲臺子。不過,在這兒卻有一間古色古香的旅館——鳥毛屋。

元治元年九月十三日的傍晚,這間鳥毛屋的大門玄關裡,進來了八名浪人。

「我們是上京裡來參觀的,想暫時住在這兒。」

負責櫃臺的光子說了一聲請,八名浪人隨即登上臺階。在這群人中,有一位長得非常可愛,討人喜歡的年輕人,光子也就是衝著他的關係,才讓這群浪人住進旅館裡。

可是,愈仔細觀察這群浪人,愈會發現每個人的眼神都不尋常。

而且,大家在留宿簿上雖然都寫著「越後浪人」,但很明顯是偽造的。因為,他們說話時的鄉音太重了,不管是誰,都是一口濃重的土佐腔。

「要真是土佐藩的人,那可麻煩囉!」

旅舍老間小聲地向光子發牢騷,卻未向官府報告此事,也因此,日後受到官府嚴厲申斥。

這也難怪。京都才剛受到長州藩各隊以及土佐浪士隊掀起皇宮蛤御門之亂。此刻大阪各地都在嚴加搜捕殘黨,尤其新選組的人,還特地出差到此,他們只要見到長州人,一律格殺勿論。

土佐浪人也難逃同樣的下場。

雖然土佐藩本身是佐幕派,不過,下級武士卻都傾向於激進派的尊王主義,甚至不惜脫藩,投奔長州。在這段時間,例如所謂的天誅組騷動、池田屋事件,以及最近的蛤御門之變,參加的土佐浪人更是不計其數。

「光子小姐,妳可要留心些呀!」

旅舍老闆說著。這位光子小姐是上一任老闆生前留下唯一的女兒,由於沒有親人可依靠,姿色又平平,終始沒有人上門提親,一晃眼,她也過了適婚年齡。

老闆因為提防這筆浪人,所以,特別吩咐光子留意他們的起居。

「一有什麼動靜,立刻來通知。說不定是強盜呢!」

八名浪人被安排住在裡間十蓆大的房裡。光子觀察他們,發現這群人有幾處相似的地方,那就是,每個人都是服裝襤褸、荷包寒酸,以及同樣一副疲憊不堪的倦態。

即使如此,他們卻像身負重任似地經常交頭接耳,頻頻出入旅舍。

——究竟,他們在計畫什麼呢——

光子決定接近那位可愛的年輕人。這年輕人的前髮像是才剃去不久,一起來的同伴都這麼叫他:

「小鬼、小鬼。」

外號小鬼的年輕人,相貌的確不同凡俗,蘋果般光鮮可人的臉蛋上長著一對細長的眼睛,不時閃爍著機敏、慧黠。

他的體格屬於瘦弱型,說是弱不禁風也許還來得更恰當。不過,這看似平凡無奇的體格,日後居然還活得九十四歲的高壽,怕是光子小姐也難以想像吧!

——真是可愛——

年輕人也感受到光子對自己的好感。某天夜裡,他來到位於樓下四蓆大的光子房間。

「能不能請妳幫我縫這個——」

年輕人指著褲腳製開一尺長的破洞,以近似撒嬌的聲音央求著。

「這是在附近的土堀場,被野狗給抓破的。」

光子讓他脫下褲子,才發現上頭竟然沾著斑斑血跡。什麼野狗,準是殺人。

——難道這像孩子般的男人也會殺人——

土佐人果真教人畏懼!

更教光子意外的是,年輕人答道今年已經二十二歲。那可是道道地地的男人了,如此一想,光子心裡不由得愈加駭怕。她蠕動著嘴唇:

「這不是狗血。」


「不,妳別誤會」

年輕人一緊張,忙從懷裡掏出紙包著的饅頭,硬塞到光子手上,說道:

「拜託妳吃,好嗎?」

彷彿希望用饅頭塞住光子的嘴巴似地。光子不禁為他孩子氣的舉動感到好氣又好笑。

「你應該只有十六、七歲吧?」

「咦?光子小姐不相信我已成年,不如今晚讓我抱妳入睡,怎樣?」

「討厭!」

光子沒想到這年輕人居然語出輕薄,顯然是二十二歲男人的世故與油條。

「留宿簿上的田中顯助,真是你的名字嗎?」

「妳真會盤問啊!」

「可是,大家為什麼都叫你小鬼呢?」

「那只是我的外號嘛!大概是因為我長著一副娃娃臉吧!」

「田樂!」

「妳在說什麼?」
「我替你取的外號。你呀!個子矮小,腰間卻佩帶這麼一把長刀,看起來就像沾味噌的丸子串——田樂呀!」

「妳是說這把刀嗎?」

說著,年輕人突然唰——地一聲,抽出亮晃晃的長刀。就算不懂刀的人,也都看得出來,那刀上還沾著怵目的斑斑血痕。

「快點收起來,要不有什麼差錯,可會引來騷動。」

——騷動——

顯助抬起軒昂清澈的眼睛。不錯,他們正準備掀起一場騷動,而且,說不定這場騷動能改變歷史,扭轉乾坤呢!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風雲時代】奇科幻武俠聯合大展66折起,參展品項單書79折雙書75折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2019寶瓶文化全書系展,單書79折,任選2本75折
  • 2019柿子文化全書系展,7折起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