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再見溪谷(電影書衣版)

  • 定價:240
  • 優惠價:69166
  • 優惠期限:2019年05月31日止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買了此商品的人,也買了...

上頁 下頁
 

OKAPI 推薦

  • 【日常中的小小惡意】戴偉傑:惡意,有時是自以為是的道德審判

    文/戴偉傑2015年01月08日

    日本作家辻村深月擅長揣度普通人的犯罪動機,發現生活中的小小惡意──那種你有我也有的念頭。她的小說《沒有鑰匙的夢》女主角良枝在懷孕期間患得患失,擔心自己沒照顧好寶寶,還有寶寶不定時的啼叫哭嚎,她有時忍不住竟這麼想:真的好希望寶寶就此消失……;《太陽坐落之處》裡的紗江子撕 more
  • 【日‧和‧本】菊池寬、書店大獎與四國

    文/鬼武士2014年05月02日

      關鍵字:四國! 幾天前總算抽空看了《KANO》,棒球熱血青春無敵自然不必多說,讓我眼睛一亮的是,情節中竟出現了菊池寬先生!當年仍是採訪記者的他,竟和嘉農有這麼一段淵源,實在沒有想到。好,這……和書有什麼關聯?菊池寬是誰? 時間再往前回溯,三月中旬,本人有幸生平 more
  • 看更多
 

內容簡介

日本暢銷作家 《惡人》作者吉田修一
讀者期待已久電影改編作!


  真木陽子 、大西信滿主演
  今年冷冬最備受爭議、最糾葛的愛
  2014/02/14在台上映

  因為寂寞,人會犯下多深重的罪孽?
  因為寂寞,人會渴求多虛無的幸福?

  一名四歲男孩被發現陳屍於桂川溪谷。經證實,為住在附近的居民立花里美的獨生子「萌」。

  里美在案發前一天因遍尋不著兒子而至派出所報案,警方最初認為這可能是一椿綁架勒贖案,但數天之後,調查方向一百八十度轉變,立花里美因未坦誠交代案發當天行蹤而遭警方認為涉案嫌疑重大……

  另一方面,出版社記者渡邊在偶然的機會下得知,住在里美家隔壁的尾崎俊介在十五年前就讀大學時,曾與同儕因酒後行為不當而犯下性侵案。由於尾崎俊介與妻子加奈子沒有正職,也沒有人知道他們的過去,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渡邊便著手調查起當年的案件,沒想到卻讓他發現了這對年輕夫妻的天大祕密。與此同時,警方也察覺尾崎的過去,懷疑他與立花里美有染,並且可能是這椿幼童殺害案件的共犯……

  十五年前的那樁罪,是否埋下了十五年後的不幸的種子?

  繼《惡人》之後,吉田修一再次探討「加害者 v.s. 被害者」、「罪惡、後悔、原諒、幸福」之間的複雜糾葛!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吉田修一YOSHIDA SHUICHI

  為所有浮遊於城市的孤寂靈魂而寫 

   生於一九六八年,高中以前生活在日本長崎,後遷到東京。法政大學企業管理系畢業。以〈最後的兒子〉獲得第八十四屆文學界新人獎,步入文壇,該作品亦是第 一一七屆芥川獎入圍作品。此後陸續發表〈碎片〉、〈WATER〉等作品。二○○二年以《同棲生活》獲山本周五郎獎,同時期再以《公園生活》奪下第一二七屆 芥川獎。

  其他著作有《熱帶魚》、《東京灣景》、《地標》、《長崎亂樂(土反)》、《7月24日大道》、《惡人》、《最後的星期天》、 《春天,相遇在巴尼斯百貨》等。其中,《惡人》將吉田文學推向另一高峰。不僅首次的新聞連載小說獲得各方好評,更一舉拿下了日本兩大新聞報社(朝日新聞 社、每日新聞社)的大佛次郎獎與每日出版文化獎。

  吉田修一擅長描寫年輕人在都會生活的當下心情,貼近真實的文字描述引發無數讀者共鳴。他自己十八歲才到東京,覺得自己「既不屬於東京,也不屬於故鄉」,在兩者之間游移的孤獨和鄉愁,就成了他書寫的動力。

譯者簡介

劉姿君

  畢業於台大農學經濟系,曾於日商公司、出版社任職。現為文字工作者,譯有《最後的兒子》、《地標》、《春宵苦短,少女前進吧!》、《為青年設立的讀書俱樂部》等書。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1203614
  • 叢書系列:吉田修一作品集
  • 規格:平裝 / 224頁 / 16k菊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盛夏清早,氣溫便已逐步攀升。四周樹林裡響起的蟬鳴彷彿是為另一個大熱天發愁。

即使在窗戶緊閉的室內也聽得見蟬鳴。旅行車旁抽菸的記者因陽光瞇起眼睛,在攜帶型菸灰缸裡捻熄了菸後,回到了駕駛座上。從窗簾縫隙窺視碎石廣場的尾崎俊介看到這裡,才離開窗邊。

「剛才有人來過吧?」
俊介對著腳邊抱著枕頭的妻子加奈子的睡臉說。

室內只有電風扇轉動著,攪動了濕黏的空氣。屋裡有部上了年紀的冷氣機,只有聲音大,絲毫沒有冷卻效果。枕畔設定在八點五分的鬧鐘還沒響。
「吶,有人來過吧?」俊介再問一次。

加奈子在被窩裡翻個身,問:「外面大概有幾輛車?」
俊介又從窗簾縫隙看出去,回答:「四輛。……剛才來的應該不是記者吧,這麼一大早的。」

加奈子枕邊放著一張皺巴巴的五千圓鈔。俊介正想撿起來,加奈子彷彿對室內的悶熱不勝厭煩,答道:「剛才來的是里美小姐。」她的人中上浮現了汗珠。

「她來幹麼?」
俊介沒把窗簾拉開就直接打開窗戶。別說早晨的微風了,流進室內的淨是蒸氣般的熱氣。

「她說快遞會來,要我幫忙收。」
俊介跨過如此回答的加奈子。加奈子溫熱的體溫從腳下的墊被傳到腳底。

「快遞?」
「對,說她訂了化妝品還是什麼的。」

「化妝品?現在她還有心情訂那種東西?」
俊介走進廚房。冷冷的地板吸走了剛才踩在腳下的加奈子的體溫。他從冰箱裡拿出一瓶冰涼的咖啡,一倒進加了冰塊的玻璃杯,鬧鐘就響了。那好似在水裡響的鈴聲,聽著聽著反而令人想睡。

他聽到加奈子按停了鬧鐘,走向廁所。俊介往餐桌的椅子上坐,拿起放在吐司袋上的遙控器打開電視。轉了幾台,畫面出現了熟悉的社區景象。廁所傳來清晰的水聲。俊介把電視的音量調高。

是里美在碎石廣場遭平面媒體記者和電視記者團團包圍的畫面。這段影片他不是第一次看見,里美的臉上依舊打著粗粗的馬賽克。

「請不要擅自亂拍!你們有什麼權利這麼做!從這裡開始是我的地盤!」
畫面中,里美口沫橫飛地大罵。她以足尖在自己腳邊畫了一條線,瞪視著鏡頭。

就算透過電視,這女人的聲音還是一樣沒品。其實不是聲音沒品,恐怕是她的話本身缺乏品格──俊介這麼想。
他從椅子上站起來,打開流理台的窗戶。為了不讓沙拉油瓶倒下,手臂扭成不自然的角度,害他差點抽筋。窗戶一開,蟬鳴聲頓時大響,戶外的熱氣流進了堆著待洗碗盤的水槽。

電視仍繼續播放著里美的畫面。今天是星期六,播的是一週重點新聞回顧。此刻播的應該是星期一的狀況;隔天,里美揮動剛買的礦泉水,朝著跟著她去買東西的攝影師潑水。俊介在傍晚的新聞節目裡看到了這段影片,攝影鏡頭潑濕的那一瞬間,簡直就像自己被潑了水似的,不由得伸手擋在胸前。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2019日本文學季】49折起─「就算有二十億光年的孤寂」─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采實文化全書系
  • 便當食譜

瀏覽此商品的人,也瀏覽...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