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配合防疫政策客服中心服務時間調整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曬書祭
12神探俱樂部

12神探俱樂部

El Enigma de París

  • 定價:350
  • 優惠價:9315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折280
  • 使用購物金最高可抵100詳情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 分享
 

OKAPI 推薦

  • 【譯界人生】她似乎雲淡風輕,卻是執著--專訪譯者葉淑吟

    文/博客來編輯2014年04月10日

    「大約小學四年級時,一次以遠洋船員為職的父親返家時,帶回一袋錢幣,其中有來自烏拉圭的錢幣。只是自己完全看不懂上面的文字,當下便立誓將來有一天,一定要看得懂。」懵懂卻堅定的想望,就此在小女孩的內心萌芽。她是葉淑吟,一名西班牙文譯者。 不知道能夠如此堅定的人有多少,但我相信,多數人 more
  • 2010/12月推理藏書閣嚴選《12神探俱樂部》:黃金時代的最後一眼?

    文/陳國偉2013年04月09日

    這幾年透過台灣出版市場的競爭,出版社紛紛試圖開拓英美以外的翻譯出版場域,因此除了過去常見的本格推理或冷硬派之外,包括歐洲的瑞典、冰島、義大利、西班牙等推理或犯罪小說,都進入了我們的視界。而現在,帕布羅.桑帝斯《12神探俱樂部》展示了出身自阿根廷的推理小說家,怎麼構築一個我們既熟悉 more
  • 看更多
 

內容簡介

全世界的名偵探都出現在同一個地方,怎麼能不發生命案?
如果連神探都被幹掉,誰來主持正義?
當破案者竟成了受害者,且看老是負責裝笨的助手,
如何擺脫旁觀者的宿命,一躍成為主角!

  第一部探討名偵探與助手
  亦師、亦敵、亦友的特殊情誼
  再創推理寫作新局的大膽嘗試
  這是一則名偵探英雄神話的預言,
  也是一段犯罪調察理論的哲學辯證,
  更是一部打破類型小說書寫的迷人之作。

  對於阿根廷神探的助手薩瓦迪歐來說,代替恩師初次參與「十二神探俱樂部」的盛會,正是一個踏入犯罪偵察世界、展開新人生的機會。他不但可以親自見到心目中的傳奇偵探,還能與他們的助手平起平坐、分享各種調查心得。然而,隨著死者與謎團接連出現,薩瓦迪歐卻發現,這場原本嚮往不已的美夢,已經成為改變他一生的惡夢……

  十九世紀末的巴黎,正處於顛覆歷史的革新當中,為了迎接即將來到的世博會,工程師艾菲爾準備建起怪物般的高塔震撼世人。當全世界都在展示實證主義發展出來的進步科技,舉世聞名的十二神探,也將首度齊聚一堂,向大眾公諸他們經手的最著名之案件、最擅長使用的調查器具,以及他們對犯罪偵查的哲學理念。

  然而,就在開幕之前,法國偵探路易卻從興建中的鐵塔墜落離奇死亡,他死前才剛接受委託,調查意欲破壞鐵塔興建的神祕主義份子。這件命案讓此次聚會蒙上陰影,也引發了偵探們彼此間長久以來的爭鬥和心結,俱樂部的其他成員決定使出渾身解數,優先調查這樁案件。與此同時,偵探們的助手也躍躍欲試,究竟是有人蓄意針對這個偵探俱樂部成員行凶,或者是這場難得的盛會竟也吸引了犯罪者想來和神探們一較高下?

  「不論是愛倫.坡還是後來的柯南.道爾,旁白都不是偵探本人,而是偵探的朋友。若要說我從敘述的藝術學到什麼,那就是旁白的角色不必太聰明。擔任旁白的角色不用知道真相的全貌;他應該像個讀者,也就是當個滿腦子疑問的人。」by 帕布羅.桑帝斯(本書作者)

  帕布羅.桑帝斯將時光拉回十九世紀末的巴黎,一個科學工業高度發展、神祕主義卻依舊盛行的城市,也是偵探文學自成類型的年代。他架設了一個古典推理神探縱橫其中的舞台,偵探與助手的角色看似虛構卻又有某種似曾相識之感,兩者在辦案的過程中既有師生情誼,也彼此鬥智挑戰。

  他有意識地描寫偵探這個行業、各種犯罪調查的邏輯方法與哲學,以及神探和助手間亦師亦敵亦友關係的大膽探索,讓這本小說不只具有謎團與推理過程,也創造出推理類型小說無比迷人的全新閱讀感受。

作者簡介

帕布羅.桑帝斯

  一九六三年出生於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他曾在布宜諾斯艾利斯大學攻讀文學,當過記者和漫畫書編劇。他出版過十餘本青少年叢書,並因此在二OO四年獲得阿根廷柯內克斯白金獎。他的著作也包括小說,諸如《翻譯》(La traduciin, 1998)、《哲學與文學》(Filosofia y Letras)、《回憶劇院》(El teatro de memoria)、《伏爾泰的書法家》(El caligrafo de Voltaire)、《第六盞燈》(La sexta limpara),作品已被翻為法文、義大利文、葡萄牙文、德文、捷克文、希臘文、荷蘭文,以及俄文。

  《十二神探俱樂部》於二○○七年獲第一屆美洲之家拉美小說星球獎(Planeta-Casamerica),此獎由西班牙星球出版社所設,專門針對拉丁美洲小說作者,獎金高達二十萬美金。

譯者簡介

葉淑吟

  西語系畢業。

  喜愛語言學習及拉丁美洲文學,包括小品、小說、詩詞與歌曲等。

  最推崇的作家有波赫士(Borges)、賴內茲(Mojica Lainez)的文學作品以及貝內德地(Mario Benedetti)的詩集。

 

目錄

第一部  神探奎格的最後一起命案
第二部  神探座談會
第三部  鐵塔之敵
第四部  火痕
第五部  第四條門規
作者訪談
 

閱讀的角度,隱在不張揚的繁複之下-關於《十二神探俱樂部》

  我們注視的從來不只是事物本身;我們注視的永遠是事物與我們之間的關係。

─《觀看的方式》,約翰.伯格

  您,喜歡讀小說吧?

  既然已經翻開這本書,或許您覺得這問題是句十足的廢話,又或許您覺得因為拿起這本書,所以這問題問的,可能是您對「推理」類型小說的閱讀興趣;但請勿多慮。毋關類型流派,不管經典粗俗,這個問題很單純,問的只是:您都已經翻開這書了,那麼,您應該喜歡閱讀以「小說」型式呈現的故事吧?其實,結尾的疑問詞「吧」,就已經表明預設立場、假設您的答案是肯定的了。

  那麼,您為什麼喜歡讀小說呢?

  這個問題的答案絕對五花八門、因人而異;暫先撇開學術研究或者技法分析之類的理由不提,不管是因為這是個便宜的娛樂行為(相對於進行其他娛樂行為的花費而言)、這是個看起來彷彿有氣質的休閒活動(相對於進行其他休閒活動的感覺而言),還是因為自小養成的習慣、學校得交的作業、同儕之間的流行、對於作者的喜愛……等等原因,會讓您翻開一本小說,隨著字句一行行被拉進另一個世界,忘了脖子發痠、兩眼乾澀、還沒吃飯或者已經在馬桶上坐了太久,最主要的因由,或許十分單純。

  因為「好奇」。

  好奇故事裡的那些事是怎麼發生的、世界是怎麼構成的,好奇故事裡的角色們是怎麼樣的人、即將面對怎麼樣的遭遇……每個故事,都是箇中角色們(尤其是主角)的人生片段,讀者們藉由閱讀,可以進入其中。不過,難道讀者們自己沒有日常瑣事待辦、沒有大小問題得煩?特地進入他者的人生旁觀,難道只是因為某種窺探八卦的天性使然?

  不。因為您在翻讀小說的時候,讀的並不只是「故事」。

  約翰.伯格在《觀看的方式》裡提及,「我們注視的從來不只是事物本身;我們注視的永遠是事物與我們之間的關係。」雖然該書的「注視」標的係指「影像」,但也正好點出閱讀故事時的心態重點:無論您讀的故事發生在現代社會還是古代宮廷、有機器人還是魔法師、得對付鬼怪還是外星異獸、要忙著找殺人犯還是談戀愛,這些故事總有些因素,與小說之外的現實人生隱隱相連,閱讀時分,於是有了將自己代入故事情境當中的想像,或者由角色的某些心境對照自己作為的思索──經由這些鏈結牽扯,故事成為對現實當中某些物事的映射,讀者們對於故事的好奇,其實隱著「如果是我,那會如何?」的揣想。

  而對席穆多.薩瓦迪歐而言,這樣的想像,獲得了實現的機會。

  薩瓦迪歐是個鞋匠的兒子,住在阿根廷的布宜諾艾莉斯;父親修鞋的手藝高超,雖然節儉,但每年在薩瓦迪歐生日時,都會送他一盒拼圖當成禮物。一八八八年二月某日,薩瓦迪歐在報上讀到城裡的神探雷納多.奎格公開召募學生,準備破天荒地傾囊教授自己的學問。薩瓦迪歐常在《犯罪現場》雜誌裡讀到神探破案的故事,對那些乍看之下不可思議的謎案很感興趣,常常想像自己成為神探之一;他知道舉世聞名的十二神探中,奎格是唯一沒有助手跟班的神探,奎格的登報公告,是想要替自己找個助手?還是想要訓練接班人?無論奎格的盤算為何,對薩瓦迪歐而言,都是個大好機會。

  鞋匠之子寄出申請。《十二神探俱樂部》,故事開始。

  以一個故事而言,用第一人稱視角為讀者敘述一切的主角薩瓦迪歐,本來就身具引領讀者進入故事的作用,而《十二神探俱樂部》開宗明義,在第一章就讓主角進入一個原來只能經閱讀想像的世界;如此一來,薩瓦迪歐的身分有了兩個意義:其一是替讀者拉出所有情節的主要角色,其一,則是進入幻想世界、滿足自己好奇心的另一個讀者──一個代替現實世界其他讀者進入夢想、實地體驗的讀者。

  有趣的是,薩瓦迪歐所擔任的職務是偵探助手,或是奎格所謂的「跟班」。

  這類角色的作用,並不只是單純地協助偵探辦案而已:大多數時間,他們除了負責替主角們蒐集情報、替讀者們提出問題、替情節提供前進的推力之外,也得要忽略、蒙蔽某些資訊,好用來欺瞞、誤導讀者對於後續劇情的判斷,以增加橋段轉折、提高閱讀驚奇,讓讀者在一切真相大白之後,對主角的智慧(以及作者的巧妙安排)發出不由自主的讚嘆。

  是的,您一定已經發現:負責這類工作的角色,幾乎所有小說裡頭都有。

  再仔細一想,您會明白:大多數情況,這些角色都是幫襯作用居多的配角,但在推理小說,尤其是古典推理當中,「助手」一職,的確有個與其他小說配角不大一樣的位置──無論是阿嘉莎.克莉絲蒂(Agatha Christie)筆下偵探白羅(Hercule Poirot)的夥伴海斯亭上校(Captain Arthur Hastings)、柯南.道爾(Arthur Conan Doyle)筆下偵探福爾摩斯(Sherlock Homles)的搭檔華生醫師(Dr. John H. Watson),或者是這個文類開山祖師、愛倫坡(Edgar Allen Poe)筆下偵探杜賓(C. Auguste Dupin)的好友(在杜賓出場的幾篇作品裡,都未提及這位助手的名號),都可以看到偵探助手除了上述工作之外,真正重要的任務。

  這個任務,就是記錄偵探辦案的過程。

  也就是說,這些以主觀視點帶領讀者行進整個故事的角色,其實不著痕跡地讓讀者以他們的視角觀察整樁事件始末:在故事的進行當中,他們沒法子洞悉一切,而是雖然牽扯其中、卻一直搞不清楚重點在哪兒、關鍵是什麼,使得必須透過他們的眼睛參與故事的讀者,也不得不直呼這些事件的發展實在太神祕難解、偵探的眼光實在太精明睿智。記得有位現實生活裡的醫生認為,同福爾摩斯一同辦案的華生醫師,可能有夜盲的症狀;因為在〈花斑帶事件〉(The Adventure of the Speckled Band)中,福爾摩斯和華生埋伏在暗室,福爾摩斯清楚看見某物出現,但華生卻描述自己什麼都看不到──這位替華生診斷的醫師,大約是多慮了,事實上,華生只是忠實地執行了身為助手的任務:未到最後關頭,不能把真相告訴讀者,因此就算他其實看得一清二楚,也得寫道自己眼前只有漆黑一片。

  因為助手雖是讀者與故事之間的橋梁,卻也是用以蒙蔽真相的簾幕。

  也因此,薩瓦迪歐在《十二神探俱樂部》中的身分,就變得更有趣了──他是代替讀者進入想像世界的另一個讀者,理應替讀者揭開偵探辦案過程當中種種看似神祕的表象、顯露其真實運作的內裡;但卻又因為他是助手,是故也肩負了替事件塑造形象、故意為讀者的推理指出錯誤方向的責任。

  主述者身上堆疊了許多複雜,這個故事的閱讀趣味,層次於是也豐富了起來。

  倘若您不是推理小說的愛好者,《十二神探俱樂部》可以提供許多類型小說之外的閱讀樂趣:薩瓦迪歐從中下階層的鞋匠之子,一躍進入受人景仰的偵探行業,他對所見所聞的描述紀錄,正是所有小說引導讀者穿透表面、直達內裡的過程;從第二部開始,故事主要的進行場景轉向法國巴黎,時值一八八九年世界博覽會開幕前夕,巴黎處於現代科學技術正要蠻橫發展、神祕主義卻仍深植人心的時點,作者帕布羅.桑帝斯在角色的對話、物件的描述、場景的勾勒及橋段的轉折處理上,也呈現出如此矛盾但是繽紛的樣貌,讀起來目不暇給,十分過癮。

  倘若您是個推理小說的愛好者,那麼還能在故事中讀出另一些有趣。

  來自世界各地的神探,因為文化背景截然不同,對於偵察推理的解讀也大異其趣;薩瓦迪歐在故事開始坦承「老實說,我對血淋淋的命案興趣缺缺,吸引我的是別的:乍看之下不可思議的謎案。我喜歡感覺那循序漸進但充滿驚奇的推理,是如何釐清了混亂但可以挖掘真相的世界」的這段話,或許也說中了某些沉醉於種種奇妙謎題的推理迷心聲;故事裡對偵探的形象與辦案的真相提出質疑,對解決謎案及真正街頭犯罪之間的關係提出反詰……或許您還會發現,這個故事的時空背景設定在十九世紀末,其實有兩個特別的意義。

  一是福爾摩斯,另一則是開膛手傑克(Jack The Ripper)。

  承繼愛倫坡創造出來的神探形象、開創百餘年推理類型的第一神探福爾摩斯,首度登場的案子是一八八七年的〈血字的研究〉(A Study in Scarlet);《十二神探俱樂部》故事裡雖然沒有福爾摩斯登場,但卻在事件安排的年份上,做了致敬的動作;而著名的開膛手傑克案件,則發生在一八八八年(案件發生的『Whitechapel』區後續仍有謀殺案,但因手法不同等等因素,被認為與開膛手傑克沒有關聯)──《十二神探俱樂部》中約略提及了這個案子,而十二神探成員之一的英國神探卡勒.勞森,在故事裡也並未將開膛手傑克緝捕到案。

  這是《十二神探俱樂部》中,虛實交纏的刻意表現。

  法國巴黎的確在一八八九年舉行了世界博覽會,但在會中並沒有十二神探共聚、還遇上謀殺案的事情發生;開膛手傑克的確在一八八八年的倫敦行兇,但並沒有任何知名神探偵察本案(事實上,英國警方曾經為了這個案子,徵詢過包括柯南.道爾在內的推理作家意見,可惜作家們雖在自己的故事裡緝凶懲奸,但沒法子在現實中也順利破案);薩瓦迪歐喜歡解謎而非命案、神探們經由助手在雜誌上傳頌的功績似乎與真相不完全相同……作者桑帝斯似乎無時無刻提醒著讀者:這個故事經由某些物質及精神層面元素與現實串接,但它並不是現實,一如著重縝密推理的密室謎團及孤島懸案,當中反映人性的種種面向,雖與現實當中的謀殺內裡相通,型式卻大不相同。

  以故事架構而言,《十二神探俱樂部》也有幾番巧妙。

  其一,是故事伊始、薩瓦迪歐進入奎格門下時提出的疑問:一向獨來獨往、沒有跟班的奎格開班授徒,為的是要尋找助手、還是打算培養另一個偵探?這個疑問貫穿全書,有時會直接了當地被提出來質疑,有時則以角色們對助手及偵探身分的各種角度解讀來討論(薩瓦迪歐還有過『我不認為這個推斷正確,但是我想這個答案,比較符合助手的身分。』之類的想法)。隨著故事進展,十二神探俱樂部的真實內裡慢慢揭曉,一直不被所有角色們重視、不確定自我定位為何的薩瓦迪歐,在接近結尾的時候,終於明白了自己該站的位置──這是吸引讀者閱讀的主要「好奇」之一。

  其二,是書中出現的案件們。

  這些案件有的在神探或助手的話語當中簡單描述,有的則出現在主線故事當中,包括在第一部當中,奎格著手調查的巫師殺人案,以及連結第二到第五部,發生在法國巴黎的連續殺人案。這些大大小小的案件,有的反應出經手神探的特質與思考模式,有的則是構成故事的主要關鍵,各有各的功用,也各有各的精采。

  其三,則是故事裡最主要的兩組命案,存有奇妙的對照。

  第一組命案,是發生在布宜諾艾利斯、由奎格偵辦的巫師殺人案;這起案件不但是薩瓦迪歐初次參加的偵查工作,也替他在第二部被派往巴黎埋下因由。第二組命案,自然是發生在巴黎,由與奎格一起成立十二神探俱樂部的波蘭神探維克多.阿薩奇負責的連續殺人案;這些案件似乎與正在興建的艾菲爾鐵塔反對事件相關、與巴黎潛伏的祕密結社有涉,而且在水落石出之後,您還會發覺:這兩組案件雖然看起來毫不相干,但是隱在案件當中未曾言明的部分(別忘了,薩瓦迪歐是個會欺瞞讀者的偵探助手──這是他的任務,雖然有些時候,他是在無意之中執行的),其實存在著緊實的關聯;更有趣的是,這個關聯,還牽涉到古典推理當中某個不成文的禁忌。

  就算不談這些饒富巧思的設定,閱讀《十二神探俱樂部》的經驗,也已十分愉快。

  作者桑帝斯對於場景的描寫透著一種魔幻的氣味,綿密細緻,卻頗為節制、不至於過份囉嗦:奎格堆滿資料的書房、戲院迷宮似的後臺、世界博覽會混亂與神奇並呈的展場,以及某個角色在牆上寫滿各式摘句的住家,每個場景都透著半真半假的迷幻色彩。此外,故事當中角色們的對話,也讀得出桑帝斯的用心經營:不同個性的神探、對事件不同角度的解讀,不但每個讀起來都自成理路,還在彷彿不經意的日常對話當中,就塞進許多令人驚豔的佳句。

  大約無法否認:《十二神探俱樂部》,具備了推理小說的類型框架。

  但事實上,故事裡神探們對於推理的種種比喻,幾乎可以視為對於小說閱讀的種種看法──在神探眼中的推理,像是拼圖,像是從某個角度才會看出真貌的錯覺圖像,像是提出謎題但自己也是謎的獅身人面獸,像是可以簡單消除痕跡、內裡卻總是留下印記的阿拉丁黑板;而閱讀故事,正如使用角色及情節、對照現實拼湊圖像,正如在現實當中經歷紛紛擾擾之後、可以順著故事的理絡看出不同的生命面貌,正如面對一道守護人生真理的謎題、還思索著這個謎題擺出來的另一道謎語,也正如總覺得自己記性欠佳、過目即忘,但讀過的好故事,總在心裡的某處留下無法抹去的刻痕;原以為已經消失遺忘,但實際上,這樣的故事,已經成為自己的一部分。

  這是對推理的闡述。但,也是閱讀小說的種種角度。

  以大眾小說的易讀姿態顯示文字技巧,以類型小說的既定結構跳脫思考限制,讓讀者持續好奇地一面追讀情節,一面對照自己,便是一個頗成功的故事。《十二神探俱樂部》以不張揚的繁複描繪世界,以極精準的架構搭建情節,不但有閱讀時的爽快,也有值得思索的餘韻;但,它究竟是不是個好故事?還需要一個步驟進行最後審核,才能決定。

  您,喜歡讀小說吧?

  那,就請您開始吧。

臥斧(文字工作者)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6272363
  • 叢書系列:FICTION
  • 規格:平裝 / 344頁 / 16k菊 / 14.8 x 21 x 1.72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1

我名叫席穆多.薩瓦迪歐。我父親從日內瓦北部的一處小村莊來到布宜諾斯艾利斯,以當鞋匠為生。他娶我母親時,已經開了間自己的鞋舖,但只專做男鞋,他對女鞋不在行。孩提時我經常幫他工作,時至今日,當我們這行提起我如何辨別犯罪現場鞋印的方法(薩瓦迪歐法),我都將這項發明歸功於那段奔波在鞋撐和鞋底間的日子。偵探跟鞋匠,都是從下面看清楚世界的全貌,他們的注意力著重在人們走偏那刻的腳步。

我父親連索.薩瓦迪歐生性節儉:每當母親想多要點錢,他就直嚷嚷我們會落得煮靴子底的窘境,據他說,拿破崙的軍隊在長征俄羅斯時,曾幹過這種事。不過,不管節儉的特點是來自他的天性還是由於他的人生經歷,每年他還是會破例花費一次:在我生日那天,送我一盒拼圖。起先是一百片的,之後遊戲的困難度慢慢增加,直到一千五百片的。拼圖是義大利特里亞斯德製造的,木盒包裝,拼完後,就會知道那是米蘭圓頂教堂或帕德嫩神廟的水彩畫,是一張古老的地圖,或者一群怪物正虎視眈眈世界的邊陲。我父親認為,拼圖能訓練腦力,將圖畫深深烙印在腦海裡。我通常要花上許多天才拼得完,他會興致勃勃地幫我,但老是搞錯位置,他的注意力偏重在拼圖塊的顏色,而不是形狀。我會讓他幫忙,再趁他不注意時,修正位置。

雷納多.奎格曾斷然說過:「犯罪調查和拼圖完全是兩回事。」然而,就是拼圖這個遊戲,讓我回覆了奎格在一八八八年二月刊登在報上的訊息。不久之後,他成了我的導師。雷納多.奎格,不但名氣響叮噹,也是城裡唯一的偵探,他破天荒地要在一群毛頭小伙子面前,傾囊傳授學問。入選者會在接下來一年期間,學習犯罪調查技巧,擁有成為任何一位偵探助手的資格。我仍留著那張剪報,刊出消息的同一頁,還有一則印度巫師來到我們國家的新聞,他的名字叫卡立當。

我對神探登報的訊息印象深刻,除了那是則公告外,更因為向來獨來獨往的神探奎格,終於願意與人分享自己的工作經驗。奎格是十二神探之一,這個俱樂部聚集了全世界的菁英偵探,每個神探都有自己的跟班,只有奎格例外。奎格經常在《犯罪線索》雜誌裡,替自己的立場辯解:跟班可有可無,孤獨比較符合偵探的形象。俱樂部的另一名神探維克多.阿薩奇,是他的摯友,也是最強力抨擊他新點子的人。他說,奎格若願意訓練助手,等同推翻了過去的工作理念。



2

我寄出申請希望入選,信裡陳述了提筆的動機。然而,有個規則絕對要遵守:萬萬不可提起過去的經歷:在犯罪調查中,不管過去曾做過什麼,沒有加分效果。我跟父親要來幾張生意用的信紙,上面的抬頭印有「薩瓦迪歐鞋鋪」字樣和漆皮靴子的圖案。我剪去了信頭;我可不想讓奎格知道,我是鞋匠的兒子。

我在第一封信寫道,自己對報上的重大犯罪案件一直感興趣,所以想學習犯罪調查的技巧。但我撕了信,決定重寫一封。老實說,我對血淋淋的命案興趣缺缺,吸引我的是別的:乍看之下不可思議的謎案。我喜歡感覺那循序漸進但充滿驚奇的推理,是如何釐清了混亂但可以挖掘真相的世界。

會員評鑑 TOP

會員評鑑等級 ,共 4 位評分。

感謝您為本商品發表您的看法,這是專屬於博客來會員的發表園地。 看更多書評請前往 【讀者書評】專區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簡體館閱讀季。克蘇魯神話│歐美圖像小說│恐怖驚悚作品│翻譯文學參展書精選2本77折。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新太空競賽
  • 逆寫中國
  • 司法特考展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