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最仁慈的愛

最仁慈的愛

The Kindest Thing

  • 定價:300
  • 優惠價:79237
  • 優惠期限:2019年10月14日止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內容簡介

有個問題在我腦海來回擺盪,如鐘擺般:
拒絕丈夫絕望求死的懇求,是因為我愛他,還是因為,我不夠愛他?

在他人眼裡,她是真情流露的悲傷妻子,還是致丈夫於死的殺人犯?
最撕裂的決定,最痛心的溫柔,最龐大的代價。

  英國犯罪作家協會(Crime Writers Association)傑出成員、匕首獎入圍肯定作家最暢銷力作!

  甜美回憶與殘忍現實糾纏交錯,衝突情節足以媲美《姊姊的守護者》!
  各界一致稱譽!

  「我想要自己決定什麼時候走。我想要死得有尊嚴。而這對我來說,就是自己決定時間……妳會幫我嗎?」他靜靜地說。

  「我做不到!我想要留住你,愈久愈好,我不要幫你提早離開……這不公平!你不該問我。我根本不想要你死,為什麼我要讓這件事提早發生?我會盡我所能幫你,但不是幫你死啊!」

  在五十歲生日這天,黛柏拉將面對的,並不是充滿歡樂氣氛的慶生派對。待在看守所九個月之後,她必須在法庭度過她的生日,因為她被控謀殺結褵二十四年的丈夫。

  奈爾——黛柏拉的丈夫——罹患了運動神經元疾病(肌肉神經控制喪失,以至死亡),先是四肢不聽使喚,接著咀嚼、吞嚥、語言能力逐漸退化,最後連呼吸都發生問題。病發一年九個月之後,他開始懇求黛柏拉幫助他擺脫這一切折磨,深愛丈夫的黛柏拉在極度不捨之下同意提供協助。為了讓一對兒女保有心理的健康,夫妻倆沒讓孩子知道這項安排,不料在丈夫過世九天之後,視父親為偶像的小女兒竟跑去報警……

作者簡介

凱絲.史丹克里夫(Cath Staincliffe)

  從小在英國布拉福(Bradford)與托奎(Torquay)生長,凱絲自伯明翰大學(Birmingham University)戲劇藝術系畢業後,便移居曼徹斯特,開始工作生涯。凱絲熱中犯罪小說的閱讀與創作,為英國犯罪作家協會(Crime Writers Association)的成員之一,同時也是英國獨立電視台(ITV)熱門影集《藍色謀殺》(Blue Murder)的劇本作家,該影集曾創下八百四十萬的收視人潮。凱絲有多本著作入圍犯罪作家協會克雷西(新血)匕首獎(John Creasey﹝New Blood﹞Dagger)、圖書館匕首獎(Dagger in the Library)等大獎,《最仁慈的愛》為其第十一本著作。目前和丈夫及三個孩子一同住在曼徹斯特。

譯者簡介

劉曉樺

  台大人類學系畢業,美國聖地牙哥州立大學會計碩士。曾任職於資訊公司,現為全職譯者。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1207490
  • 叢書系列:iFiction
  • 規格:平裝 / 352頁 / 15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
明天是我的生日。五十歲生日,知天命的五十歲。我不會舉行什麼生日宴會,因為我人將在法庭上,罪名是謀殺——這種慶祝方式更特別。對不起,我為我輕佻的態度道歉,我只要一害怕就會這樣。儘管恐懼壓擠我的五臟六腑,繃緊我的背脊,但我腦子裡卻滿是不相干的戲謔與嘲諷。這大概是一種防衛機制吧,我猜,用來掩飾幾乎要消融在恐懼之中的自己。

庭上覺得我這樣愛逞口舌之快很棘手。我的律師很快明白這一點,要我把嘴巴關緊一點。死了丈夫的老女人不該妙語如珠,這樣太目中無人,太沒血沒淚,讓人不舒服——特別是有那十億分之一秒間他們也覺得我的話好笑;他們臉上閃過一絲笑意,但隨即換上擠臉皺眉的表情,坐立不安,大嚥口水,用手指撫平僵硬的襯衫衣領。他們期望見到的是一名難掩輕嘆和羞愧之意,懇求大家大發慈悲的受害者,而不是一名伶牙俐嘴、樂在其中的賤貨。若換個世紀,我不是會被套上毒舌鉤,就是在村子的池塘裡載浮載沉。但在現代呢,等著我的是皇家刑事法院,還有全國媒體的頭條新聞。

每當恐懼過度膨脹,虎視眈眈要吞噬我時——就像現在——我便把思緒拉回奈爾身上,回想我們曾經擁有的點點滴滴,把時間倒回到我們之間的一切被簡化成一個罪大惡極的罪行之前。那些過往時光啊!

我真希望他現在就在我身旁,只要他的一個眼光,我就能夠平靜下來。他的凝望總能帶給我力量,給我愛,令我微笑。不管事情變得多黑暗,他都能保持他那譏諷般的似笑非笑。然後,事情果然陷入黑暗,從一開始就毫無光明可言。不過這個願望不合邏輯——如果奈爾還在,我就不會在這兒。他正是我置身此地的原因。

◆◆◆
奈爾第一次提起這件事,是在他診斷出罹病後的幾個星期。那時我們還沒從震驚中恢復過來,還在摸索新的相處模式。從前的默契彷彿只剩空殼,就像是有道新光線打下來,將我們的手勢和互動染上錯誤的色彩。

但他痛恨的——我們都痛恨的——是有那麼一陣子,每一個微笑、每一眼目光、每一下觸摸都因為他對病情的預測而變得沉重不堪。

有一晚,我們很晚才吃飯,邊吃飯邊喝酒,吃飽了又繼續喝,兩人都喝得醉醺醺。我們一起翻閱舊照片,替蘇菲的美術作業準備各種紀念照。奈爾和我看著一張又一張照片,緬懷小孩的成長過程,回憶那些再也不會看見的面孔,回想每一個生日、每一次假期,以及其他我帶著相機拍照的日子。家裡的攝影師一直都是由我擔任。

「至少我現在不用擔心會得肝癌。」
我咯咯笑起,舉起我的酒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他又倒了杯酒,開口說:「病情惡化後我想要留在家裡,不要去安寧病房或醫院。」
「好。」我一口答應,沒有一點遲疑。

他搜尋我的目光:「黛柏拉,我想要自己決定離開的時間,如果我需要幫助……」
恐懼在我胃裡翻騰。他的話讓我陡然清醒,但我還是假裝醉眼迷茫,掩飾我的驚慌,口齒不清地說:「醫生一定會幫你,不用擔心啦,他們現在都嘛這麼做。」

但他不肯放過我,緊盯我的臉,固執道:「我不是在說他們。」
我很害怕,害怕他的請求,害怕我自己的怯懦。我想要拒絕他;我的第一直覺就是拒絕。我閉上雙眼,頭往後傾,逃避他的目光。心情平復之後,我睜開眼,看見他目光低垂,凝視咖啡桌,手指將灑翻的酒拉成一條線。

過了一會兒,我們又開始喝酒、翻閱相片,但是酒現在嘗起來酸澀不堪,兩個人也只是敷衍地看圖回憶:亞當愛死那輛三輪車了,蘇菲在吃沙耶。
那一晚我早早醒來,渾身顫抖,頭痛宿醉,感覺全身髒兮兮。

那時候,我以為他會將我的沉默當作拒絕,從此不再提起那個問題。每一回我允許自己正視他的病——那無可避免也無法阻止的結果——恐懼便湧上心頭;不只是失去他、失去至親的恐懼,還有他會再問我一次的恐懼。如果我拒絕,那我對他的愛、我對他的熱情又算什麼?那是否意味我沒有準備好要陪在他身邊,讓他主宰自己的生命?如果我同意呢?那又代表什麼?我要怎麼承受自己殺死他的事實?怎麼承擔打破禁忌的後果?

會員評鑑 TOP

會員評鑑等級 ,共 2 位評分。

感謝您為本商品發表您的看法,這是專屬於博客來會員的發表園地。 看更多書評請前往 【讀者書評】專區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熱門影視小說66折起】─追劇看不到的內心戲都在這裡!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曾經放棄的也能學回來!
  • 找到你真心愛的手作良品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