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遮蔽的圖伯特:國際藏學家解讀西藏百題問答

Authenticating TIBET: Answers to China’s 100 Questions.

  • 定價:700
  • 優惠價:9630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折560
運送方式: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全球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香港、澳門、新加坡、馬來西亞
載入中...

買了此商品的人,也買了...

 

內容簡介

  圖伯特(即中文習稱的西藏)──其民族、文化與宗教──長久以來不只讓人心神嚮往,也是爭議的焦點。自從一九五九年中國對雪域(註:雪域高原)進行「和平解放」,在拉薩導致人民起義以及達賴喇嘛流亡印度以來,圖伯特就一直處於爭論的核心。一九八九年,中國政府出版了一本名為《西藏百題問答》的小冊子,試圖針對達賴喇嘛與其支持者所發出的批評,一一作出反駁,並且提供一套中國版本的「西藏真相」。本書就是對那本小冊子的回應。

  在本書中,國際藏學家針對中國的一百個問題,提供了清楚明確、不偏不倚的回答,並且公平處理中國對圖伯特的、對達賴喇嘛與他的支持者的看法。雖然這些學者駁斥了中國的許多說法,他們卻不對圖伯特運動作出全面性的背書。相對的,他們是提供一個正確、有歷史根據的評估,考量到的層面不只是圖伯特的過去,還有麻煩不斷的現在。

  本書的設計,更是針對普通的讀者,以期作一部簡明的參考書。去除了強烈主觀又沒有事實根據的看法與攻訐後,期待可撥開籠罩圖伯特爭議之烏雲,讓真相終於能夠水落石出。

作者簡介

本書作者群(排序比照英文版)
Robert Barnett羅伯.巴聶特

  (紐約哥倫比亞大學兼任教授、圖伯特資訊網創辦人之一)

Anne-Marie Blondeau安瑪莉.布隆鐸

  (巴黎高等研究實用學院宗教科學部資深教學主任)

Katia Buffetrille卡提亞.畢菲特里耶

  (巴黎高等研究實用學院宗教科學部研究員)

Anne Chayet安娜.莎耶

  (法國國家科學研究中心前研究主任)

Thierry Dodin提耶里.多登

  (德國波昂大學藏學家、圖伯特資訊網創辦人之一)

Andrew M. Fischer安竹.費雪

  (荷蘭海牙社會科學研究院高級講師)

Janet Gyatso珍內特.嘉措

  (哈佛大學神學院教授、2000-2008國際藏學協會主席)

Amy Heller阿米.海勒

  (巴黎東亞文明研究所特約顧問)

Samten G. Karmay卡爾梅.桑丹

  (法國國家科學研究中心前研究主任、1995-2000國際藏學協會主席)

Per Kvaerne倍爾.克維那

  (挪威奧斯陸大學退休教授)

Fernand Meyer費南德.邁爾

  (巴黎高等研究實用學院科學史與思想史部門研究主任)

Jampa L. Panglung強巴洛桑邦隆

  (德國巴伐利亞科學與人文學院中亞研究委員會前研究員)

Tsering Shakya茨仁夏加

  (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大學亞洲研究所教授)

Elliot Sperling艾略特.史伯嶺

  (美國印第安那大學中亞研究系副教授)

Helga Uebach海爾格.尤巴克

  (德國巴伐利亞科學與人文學院中亞研究委員會前研究員)

譯者簡介

謝惟敏

  台灣花蓮人。台灣大學歷史學學士,多倫多大學歷史學碩士。
  目前旅英從事翻譯工作,另譯有《龍在雪域》(左岸)。

 

目錄

唐納德.洛佩茲前言
英文版前言 
銘謝                
縮寫與體例  
地圖              

第一部 歷史事實

1. 某些在國外的西藏流亡者一直聲稱:西藏和中國是兩個不同的國家。歷史事實究竟是怎樣的?
圖伯特帝國∕海爾格.尤巴克
元朝∕艾略特.史伯嶺

2. 有些西藏人說,元朝皇帝忽必烈與西藏的教派領袖八思巴只是建立了「施主與喇嘛」的關係,並非隸屬關係。這種說法對嗎?
艾略特.史伯嶺

3. 元朝是怎樣在西藏行使主權的?
艾略特.史伯嶺

4. 有人說,西藏在元朝列入中國版圖,是當時蒙古人征服中國的結果,這與當時英國侵佔的殖民地印度和緬甸一樣;正如印度不能把緬甸看作印度的一部分,中國也不能把西藏看作是它的一部分。你們對這個觀點的見解如何?
艾略特.史伯嶺

5. 中國明、清兩個王朝在西藏是否繼續行使了國家主權?
明朝∕艾略特.史伯嶺
清朝∕安娜.莎耶

6. 請具體談談達賴喇嘛與班禪額爾德尼的產生經過。他們的就任與中央政府有什麼關係?
安娜.莎耶

7. 有些什麼歷史文獻能證明西藏是中國的一部分?
安娜.莎耶

8. 早在本世紀初期就出現了「西藏獨立」的問題,這是怎麼回事?
茨仁夏加、安瑪莉.布隆鐸

9. 還有人說,中國只是對西藏擁有宗主權。這種說法對嗎?
茨仁夏加

10. 英國與美國過去與西藏的政治有何牽連?
茨仁夏加、安瑪莉.布隆鐸

11. 世界各國政府是怎樣看待「西藏獨立」的?
安瑪莉.布隆鐸

12. 一家美國報紙聲稱:說西藏自一九五○年才成為中國的一部分;七十年代後期,美國卡特政府時才正式承認中國對西藏的主權要求。這符合歷史事實嗎?
安瑪莉.布隆鐸

13. 中國人民解放軍是在什麼情形下決定進軍西藏的?
卡爾梅.桑丹

14. 中國中央政府與西藏地方政府簽定的《關於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議》的內容是什麼?
安瑪莉.布隆鐸

15. 達賴喇嘛當時對這個協議持什麼態度?
安瑪莉.布隆鐸

16. 西藏和平解放後,中國政府在西藏實行了哪些政策?
艾略特.史伯嶺

17. 一九五九年西藏發生叛亂的原因是什麼?
強巴龐隆

18. 中國政府是怎樣處置一九五九年參加叛亂人員的?
艾略特.史伯嶺

第二部 人權問題

19. 一九五九年民主改革以前,西藏的人權情況如何?
羅伯.巴聶特

20. 現在西藏人民享受哪些權利?
羅伯.巴聶特

21. 有人說,西藏有幾百所監獄,關押了幾千名政治犯。又有人說,西藏現有七十三座監獄,關押八萬犯人。事實究竟如何?
羅伯.巴聶特

22. 有的外報報導:中國人屠殺了一百萬多萬西藏人。這是真的嗎?
羅伯.巴聶特

23. 一九八七年西藏處決了兩個犯人。他們是政治犯嗎?
羅伯.巴聶特

24. 美國國會要求釋放「思想犯」格什.洛桑旺珠。究竟是怎麼回事?
羅伯.巴聶特

25. 有人說,中國在西藏不按法律程序審判,將犯人交群眾大會公審後立即處決。真相是這樣嗎?
羅伯.巴聶特

26. 有人說,中國在西藏搞「種族隔離」、「種族歧視」。真相是否如此?
羅伯.巴聶特

27. 有人說,藏族人在西藏沒有行動自由,藏族幹部和十八歲以下的兒童不許出國。真是這樣的嗎?
羅伯.巴聶特

28. 達賴喇嘛等人說,西藏兒童被剝奪了受教育的權利,西藏變成了文盲地區。真實情況是這樣嗎?
羅伯.巴聶特

29. 據說藏族人中失業與童工現象嚴重。情況究竟怎樣?
羅伯.巴聶特

30. 達賴喇嘛身邊的人還說,西藏的醫院只為漢人提供醫療服務。這是真的嗎?
羅伯.巴聶特

31. 西藏的藏族人的現在平均壽命多少?可否與和平解放之前的情況進行比較?
羅伯.巴聶特

32. 有人說,中國在西藏強迫絕育和殺嬰,實行種族滅絕,真是如此嗎?
羅伯.巴聶特

第三部 對達賴喇嘛的政策

33. 中國政府對達賴喇嘛採取什麼政策?
倍爾.克維那

34.  達賴如果回國,能不能定居西藏?
倍爾.克維那

35. 對於達賴喇嘛出訪其他國家,中國政府持何態度?
倍爾.克維那

36. 中國政府和人民同達賴喇嘛的根本分歧是什麼?
倍爾.克維那

37. 中國政府對達賴喇嘛一九八七年九月在美國提出的「五點建議」持何態度?
倍爾.克維那

38. 中國政府對達賴喇嘛於一九八八年六月在法國的斯特拉斯堡就西藏問題提出的「新建議」如何評價?
倍爾.克維那

39. 中國對達賴身邊的某些人提出的「大藏族自治區」的設想作何評價?
安瑪莉.布隆鐸

40. 中國為什麼不能同意在西藏實行「一國兩制」?
安瑪莉.布隆鐸

41. 對跟隨達賴流亡國外並已加入外國國籍的藏人,中國政府允許他們回國嗎?如果允許,需要辦理什麼手續?
安瑪莉.布隆鐸

42. 流亡在國外的達賴喇嘛與在國內的班禪大師關係如何?他們之間有無聯繫?
安瑪莉.布隆鐸

第四部 人口問題

43.  一九五一年和平解放以來,西藏的藏族人口是否減少了?
安竹.費雪

44. 達賴等人說,中國向西藏遷移了七百五十萬漢人,使藏族在西藏淪為少數民族。真實情況是這樣嗎?
安竹.費雪

45. 中國藏族人口一共有多少?他們的分布情形怎樣?
安竹.費雪

46. 中國共有多少個民族?人口較多的少數民族除藏族外,還有哪些民族?
安竹.費雪

47. 西藏自治區內有哪些少數民族?分布情況怎樣?
安竹.費雪

第五部 宗教信仰

48. 中國政府對西藏的宗教信仰採取什麼政策?
安瑪莉.布隆鐸

49. 有人說,中國共產黨在西藏毀滅了宗教。這是事實嗎?
安瑪莉.布隆鐸

50. 還有人說,中國政府撥款維修西藏寺廟是為了招徠外國遊客。是這樣嗎?
安瑪莉.布隆鐸

51. 藏族人能自由參加宗教活動嗎?
安瑪莉.布隆鐸

52. 寺廟的管理機構及其領導人是怎樣產生的?他們與政府是什麼關係?
安瑪莉.布隆鐸

53. 西藏有專門培養宗教人才的學校嗎?
安瑪莉.布隆鐸

54. 請介紹一些喇嘛的情況。他們的生活非常緊張嗎?
安瑪莉.布隆鐸

55. 西藏有哪些著名寺廟?這些寺廟的現況如何?
安瑪莉.布隆鐸

56.  藏傳佛教是如何興起的?它有哪些教派?
安瑪莉.布隆鐸

57. 據報導,中國將要成立「藏傳佛教指導委員會」。此委員會的任務是什麼?
安瑪莉.布隆鐸

第六部  自治權利

58. 中國政府對少數民族採取什麼政策?
提耶里.多登

59. 西藏自治區是何時建立的?中國一共有幾個民族自治區?
提耶里.多登

60. 西藏作為一個民族自治區,它有哪些自治權利?
提耶里.多登

61. 西藏自治區制定了哪些自治法規?
提耶里.多登

62.在西藏自治區的政府官員中,藏族人和漢族人各占多少?
提耶里.多登

63. 西藏自治區歷屆的政府首腦是誰?他們都是藏族人嗎?
提耶里.多登

64. 歷任西藏自治區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的主任是誰?他們都是哪個民族的人?
提耶里.多登

65. 西藏自治區下轄多少縣、市?這些縣、市的縣長、市長都是哪個民族的人?
提耶里.多登

66.除了西藏自治區外,中國還有哪些藏族自治的地方?
提耶里.多登

67. 為什中共西藏自治區黨委第一書記都不是藏族人?
提耶里.多登

第七部  文化教育

68. 中國對於西藏的傳統文化採取什麼政策?
阿米.海勒與安瑪莉.布隆鐸

69. 有的外國報刊說,中國不重視西藏的歷史文化。情況究竟怎樣?
阿米.海勒

70. 中國政府是如何對待西藏傳統文學藝術的?
阿米.海勒與安瑪莉.布隆鐸

71. 在保護西藏文化古跡方面做了哪些工作?
阿米.海勒

72. 中國對藏學的研究情況怎樣?
阿米.海勒與安瑪莉.布隆鐸

73. 藏學研究中心是幹什麼的?負責人是誰?
阿米.海勒

74. 據說藏族醫藥學很有特色。中國在發展藏醫藥學方面作了哪些努力?
費南德.邁爾

75. 藏文的使用情形怎樣?
阿米.海勒與安瑪莉.布隆鐸

第八部 經濟發展

 歷史性的比較
 安竹.費雪

 過去五十年來國家干預對於圖伯特地區的影響
 安竹.費雪

76. 西藏經濟發展情況怎樣?

 發展的限制與優勢
 安竹.費雪

77. 中央對西藏經濟發展採取什麼政策?提供了哪些幫助?


78. 西藏經濟發展有哪些優勢?

83. 當前西藏經濟發展面臨哪些困難?

 外國投資與貿易
 安竹.費雪

79. 目前,外國在西藏有無合資、獨資經營項目?

80. 西藏還打算在哪些方面與外國廠家合作?

81. 外國人如何去西藏投資?

82. 西藏的旅遊資源情況怎樣?外國人如何去西藏旅遊?
卡提亞.畢菲特里耶

84. 據報導,中國在西藏布署核武器,傾倒核廢料,破壞環境。這是事實嗎?
提耶里.多登

第九部 人民生活

85. 現在西藏人民的生活情況怎樣?與過去相比有何變化?
卡提亞.畢菲特里耶

86. 西藏人民的生活水平為什麼比其他漢族地方的低?
安竹.費雪

87. 藏人與漢人是否同工同酬?
卡提亞.畢菲特里耶

88. 藏族人有哪些風俗習慣?
卡提亞.畢菲特里耶與珍內特.嘉措

89. 西藏有哪些節日?
卡提亞.畢菲特里耶與珍內特.嘉措

第十部 關於拉薩騷亂

90. 有人說,去年(一九八七年)與今年(一九八八年)在拉薩發生的是「和平示威」,卻受到鎮壓。真是如此嗎?
羅伯.巴聶特

91. 騷亂的起因是什麼?與達賴集團有無關係?
羅伯.巴聶特

92. 有人說,拉薩警察在制止騷亂中亂抓人、打人。還打死不少人,情況究竟怎樣?
羅伯.巴聶特

93. 在騷亂中被逮捕的人目前已釋放了多少?還有多少人在押?待遇如何?準備怎樣處理?有沒有因參加騷亂而被處決的?
羅伯.巴聶特

94. 幾次騷動中有無外國人在場?有無任何外國人被拘留、被警告、被驅逐?
羅伯.巴聶特

95. 宗教領袖和拉薩市民對一九八七年九月以來發生的幾次騷亂持何態度?
羅伯.巴聶特

96. 為什麼騷亂期間不讓外國人去西藏旅遊、採訪?為什麼限制外國記者去西藏?
羅伯.巴聶特

97. 幾次騷亂後,西藏自治區有無領導人因此被革職或升遷?有無向西藏派去更多的軍隊和警察?
羅伯.巴聶特

98. 騷亂後當局採取了什麼防範措施?是否還允許民眾遊行示威?
羅伯.巴聶特

99. 現在西藏的形勢怎樣?
羅伯.巴聶特

100. 有的外國報紙說,最近西藏當局派人進入寺廟,要把參加騷亂活動的喇嘛、尼姑趕出寺院。情況是否如此?
羅伯.巴聶特

圖伯特與中國的比較年表
解釋名詞
參考書目
本書作者群

 

中文版前言

圖伯特、Tibet與命名的力量

  唐曰烏斯國、明曰烏斯藏
  今曰圖伯特、又曰唐古忒

-《西藏誌》

  上述文字是清初一個關於地名沿革的有趣評語,徵引自一部十八世紀佚名作者的Tibet方志,也許會讓讀者感覺是瑣碎而玄秘的藏學知識,雖然令人感到好奇,卻似乎與今日理解Tibet議題沒有什麼相干。而它也確實相當奇怪:作者說在他的時代,這個地方稱為「唐古忒」(“Tangut”),又稱為「圖伯特」(Tibet)。這一點真的與現代讀者無關嗎?正好相反,作者藉由告訴我們「圖伯特」這個名字在清朝就是Tibet的名字之一,碰觸到一個二十一世紀初嘗試以中文寫作Tibet的人都必須面對的問題:若要以完整而不可分割的文化與民族整體來稱呼那一塊廣袤的土地,而不只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內部數個行政區之堆砌時,究竟該怎麼辦?

  這個問題的急迫性之所以未引起重視,很大的程度正是因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內指稱Tibet與Tibetans的名詞已經非常僵化。然而那樣的拘泥與束縛早該讓我們質疑建構在這些名詞之上的人為結構。即使我們不談意識形態或後現代的術語(以及囈語),然而在這個例子裡,語言就是力量。因為中國能夠安排、限定關於Tibet詞彙的意義與範疇,因此有了界定Tibet、定義Tibetans的本事。它允許中國在討論Tibet議題時,可以單方面決定其最基本的條件。這些議題將在本文之後的章節陸續提到。

  現在我們看到有愈來愈多以中文寫作的文章、部落格的貼文──有些來自圖伯特的作家、許多來自台灣的網友、甚至還有想辦法突破中國網路防火牆的人──正在接續上述這位十八世紀的不知名中文作者所未完成的,就是使用「圖伯特」,或者它的一個變化形式,「圖博」,來稱呼Tibet,是一件令人欣喜和期待的事。而就是為了本文即將闡明的理由,本書將使用「圖伯特」來指稱Tibet文明所在的世界和博巴(譯按:亦即中文習稱的「藏族」)所生活的地方,一個疆界遠比今日西藏自治區更加悠遠遼闊的國度。

  大部份使用中文的人所習用的Tibet 正式名稱,是西藏。這個名詞的來源廣為人知,從官方修訂的歷代正史與其他常見的文獻所紀錄的用法,亦一目瞭然,容易理解。西方的圖伯特支持者有一種普遍的錯誤觀念,那就是西藏意謂著「西方的藏寶屋」,而會如此命名是因為中國視此區為一礦藏極為豐富、有待開採開發的寶地,這當然是大錯特錯。西藏一詞的「藏」字,雖然可以意謂「儲存」,但在這裡只是因為它音譯了Gtsang,指的是組成此區的一部份,一般稱為圖伯特中部地區,也就是博伊(譯按:即中文習稱的「藏文」)裡的Dbus-Gtsang。在明代,Dbus-Gtsang被翻譯成「烏斯藏」。 清朝時,這個名詞則變成了「衛藏」(也是Dbus-Gtsang之音譯),最後再演變為「西藏」,以表示其方位在西邊,而其兩個音節的聲音,又與之後中華民國政府為圖伯特東南部的康區(Khams)創建之行省「西康」相類似。

  這一切所造成的結果是,「西藏」至今指稱的,依舊只有圖伯特中部以及一小部份的康區,而這個名詞所傳達的,就是上述的定義,也唯有那層意義而已。然而藏學研究的更廣闊世界,也是博巴所思維感知的世界,係將Tibet看成是三個主要地區所組成的地方:圖伯特中部(衛藏)、康與安多。目前有許多來自圖伯特、台灣、中國的作者與部落格作家,愈來愈體會到這一點,因此,也愈來愈多人使用圖伯特(或圖博)來指稱博巴所理解的Tibet。這當然具有顛覆的意義:博巴在中文的書寫裡,使用一個他們自己選擇的名字,是為了重新掌握他們被剝奪的,並且採取行動來定義他們自己。

  今日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有一整套少數民族和各種與民族相關的語系,充滿了藉由定義以遂控制目的的政治操作。「少數民族」這個名稱本身,就已將所有如此被稱呼的民族貶降為同一層次,不論他們是人口數百萬、曾是一個政治強權、不但有自己的政府、還有嫻熟自己語言的官僚系統、擁有一部充滿自覺的歷史;或者人口不過數萬、沒有國族史的族群。

  我們如果聰明的話,就應該記取「西藏」的意義先天即由政治所定義的事實:在國民黨統治時期,其定義的範圍甚至比現今更小得多,因為康區的絕大部份(甚至一部份的「衛」,Dbus),都被畫進國民政府的西康省地圖裡,雖然國民政府對此區鞭長莫及,只有在名義上統治而已。更不要說,今日位於青海、雲南、甘肅境內的圖伯特區域,都不包括在一九四九年以前所定義的「西藏」之內,一如它們今天也都不被涵括在其中。因此,傳統與歷史的Tibet,至今都沒有一個單一的、中國官方所承認的中文名詞來指稱。當然,我們可以使用說明性的文字來描寫它,如「藏族居住地區」。然而,那是個描述,而不是個稱呼。這麼多作者漸漸偏好使用圖伯特一詞,顯然其來有自。

  描述圖伯特地區的詞彙,以其特殊的拘泥和僵化,拖累了描述博巴作為一個民族的詞彙,使之蹇滯難通。如果Tibet只能等同於西藏,而西藏∕Tibet僅只能指西藏自治區,描述博巴整體的名稱也被附加人為的僵硬規矩。他們可以被描述為「藏族」,然而「西藏人」只能單指西藏自治區內的居民。中國官方甚至指定,博伊也必須依樣畫葫蘆,分別使用Bod-rigs(藏族) 與Bod-pa(西藏人)來顯示這兩者之間的區別。這是一個相當晚近才創造出來的區分,而這一點,由紅軍回憶長征時經過康區的一些地方所做的紀錄可以清楚地看出來,在這些作品裡,我們發現中國人是有意識到,至少在一九四九年以前,博伊的名詞Bod-pa(亦即中國官方指定翻譯中的「西藏人」)並不限定於達賴喇嘛政府轄下(也就是現今的西藏自治區)的居民而已。因此我們讀到了紅軍建立一個壽命很短、只在康區一些地方運作的「圖伯特人民的政府」,他們稱為「波巴人民政府」,「波巴」就是音譯博伊的Bod-pa。
除了博伊以外,目前世界上所有的現代語言之中,在談到博巴所屬的整體文化與歷史世界時,都使用Tibet一字的各種變化形式來表示。在那些語言裡,現代中文所產生的束縛限制、種種用來支持中國對Tibet與Tibetans作政治定義的設限與規矩,都不適用。愈來愈多圖伯特、台灣與中國的作者與網路作家選擇使用「圖伯特」一詞,顯示了他們對這個問題的瞭解,不但深刻,而且是嚴肅懇切的。除了圖伯特以外,許多人在他們的作品中紀錄了Tibetans 作為一個民族的名稱(「博彌」、「博巴」,亦即博伊中的Bod-mi、Bod-pa),Tibetan作為一種語言(「博伊」、「博蓋」,Bod-yig、Bod-skad)等等,都是為了避免使用中文名詞「藏」,特別是它與「西藏」有關時,所影射的限制。

  諷刺的是,中文裡唯一一個 “Bod” (譯按:博伊中的Tibet)被正式規定為可以名正言順地指稱Tibet的地方,是唐朝稱呼Tibet的名字吐蕃(音:Tufan),這個名詞的發音受到官方的指定,現在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各處,都已經被讀作Tubo、也依此音譯為羅馬化的漢語拼音字母。然而,這個唸法早在一百年前已被法國語言學家也是漢學家的伯希和(Paul Pelliot)徹底地剖析、清楚地顯示為謬誤了。我回想起許多年前參加一個研討會,會中一位中國同行不斷地提起 “the Tubo Kingdom”(吐蕃王朝)。一位藏學界的泰斗傾身對我低語:「難道沒有人要同情一下這個可憐的人,告訴他伯希和早在一九一五年即已說明了那個字不能念成bo?」當然,我們的中國同行有可能早就知道伯希和對此問題的評析;然而,政治無疑在這裡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對中國學者而言,去想像Bod這個名字,唐代人早有所悉,並揉和於當時指稱圖伯特國家的中文名字裡,顯然是馬克思主義歷史目的論裡一個不容造次的成分:它似乎在表面上顯示,即使是在那麼古老的時代裡,博巴與漢族已經愈來愈接近,勢不可擋了。

  有趣的是,如同伯希和所顯示的,希望把吐蕃唸成Tubo,想見到Bod這個名字出現於中文書寫之中,其濫觴並不來自於中國官修正史的傳統,而是來自西方十九世紀的東方學專家(Orientalists)的作品,從雷慕沙(Jean-Pierre Abel-Remusat, 1788年-1832年)到柔克義(William Woodville Rockhill, 1854年-1914年)與其他人等等,此一傾向殊為明顯。我們可能會注意到,就算我們接受了蕃(fan)應該念成bo,我們還是得解釋第一個字,吐(Tu)的問題,而關於這個問題,他們的想像簡直到了天馬行空的地步。伯希和文中所提到的一些東方學者,幻想著古代的圖伯特使用 “Mtho-Bod” 或者 “Stod-Bod” 這樣的名字。這兩個名字皆翻譯成類似於「高博」(High Tibet)或「上博」(Upper Tibet)的說法。然而,這樣的名字,在古代的博伊文獻裡並沒有證據可以支持。更重要的是,它們也不曾出現於圖伯特帝國時期的雙語史料中,其中Tufan只是翻譯成Bod而已。未得到這些史料的佐證, “Stod-Bod”與 “Mtho-Bod”看起來只不過是十九世紀為了炮製一個並不存在的名字,而在字典裡、辭表裡搜求尋覓,所牽強附會的結果而已。

  事實上,圖伯特高原對於唐代以前的此地居民而言,並非統一的畛域。我們所知的圖伯特帝國早期、或帝國尚未建立時期的每一件事,皆告訴我們這是一個四分五裂、沒有明顯齊一現象的地方──族群、語言、與宗教上皆如此──也一直沒有任何 “Bod” 作為一個大地理區域之意識的文獻證據,一直到圖伯特皇帝與他們的軍隊遠征吐谷渾(’A-zha)、蘇毗(Sum-pa)、象雄(Zhang-zhung)、瓊波(Khyung-po)及其他族群的地區,並且創造出Bod的意識為止。雖然如此,我們確實擁有Bod這個名字在更早期就被使用的證據,然而其來源僅囿限於高原的中南部地區,而我們知道這件事,是因為成書年代大約在公元前一千五百年至公元前九百年之間的印度文學《吠陀經》裡曾談到 “Bhoja”(波札) ,然而它並不是一個在帝國之前遍及圖伯特高原的名詞。而確實,鑑於帝國建立之前與帝國建立初期,高原上的居民所處的分裂狀態,它又豈能不是如此?去假設那個時期住在圖伯特高原上的人都視自己統一在一個旗號之下,或者他們全都瞭解高原以外地方的地形,因此普遍地認為他們所住的地方是「上」、「高」圖伯特,這是完全經不起檢驗的看法。

  事實是,如同伯希和在一九一五年時所解釋的,在唐朝的正史中,對吐蕃這個名字之起源有一個合理而令人滿意的解釋。我們在《舊唐書》〈吐蕃傳〉的開頭找到一段文字描述它起源,據說它是來自一個鮮卑的族名「□髮」(Tufa),並由後來建立南涼國(397年-414年)的後人繼承此名:「以□髮為國號,語訛謂之吐蕃」。換言之,吐蕃之所以變成Tibet的名字,就是因為其正確的名字「□髮」在發音時以訛傳訛所導致的結果。而一開始用來指稱Tibet這個地方的,就是□髮(Tufa)的族名;直到後來它才音訛地變成吐蕃(Tufan)。「□髮」的古代發音實際上更加接近 “Tupat”,並早在公元八世紀,即由中亞的突厥人所紀錄,寫為突厥語的Tupet從這裡,它再輾轉西傳,進入阿拉伯語及波斯語,寫成Tubbat與其他類似的拼法。稍後,在中世紀末期的歐洲,馬可波羅(1254年-1324年)的遊記將它拼寫為Tebet,另外類似的寫法也出現在中古時期不同歐洲旅行者的紀錄中。 “Tibet”與其他類似的稱呼就此陸續進入歐洲各國的語言之中。

  一個部族的名字歷經長途的旅程,最後轉變成為一個地理的名字,也許看起來十分迂迴曲折,然而這並非鮮見的例子,畢竟,「亞美利加」( “America”)也有類似的經歷。更重要的,一個小地方的名字(□髮∕吐蕃,似乎一開始只局限於圖伯特高原的東北部邊緣一帶),漸漸轉變成為指涉一個大地區的名字,並非罕見, 另外類似的例子有「亞細亞」(“Asia”,亞洲)與 「阿非利加」(“Africa”,非洲),這兩個名詞的指涉範圍,後來備受擴張,遠超過它們在古希臘羅馬時代地中海諸古典語言裡的原始意義。因此,這個帶點地方性質的、在唐代以前出現的名字,「□髮∕吐蕃」,後來在中文裡已經澈底改頭換面,指稱的是它原來的地點以西的廣大圖伯特地區。這個名字,與實際居住在此高原上的原住民所使用的各種名字(如蘇毗、象雄等),並無關連,就如同「亞美利加」與西半球上任何本土名字(如馬雅、阿茲特克等)皆不相關一樣。

  值得一提的是,當學者端智嘉與陳慶英把《舊唐書》與《新唐書》中的〈吐蕃傳〉翻譯成博伊時 ,他們肯定知道舊有的Stod-Bod(上博)概念,然而他們似乎拒斥了它,把Tufan翻譯成Thu-Bhod。我們可以想像他們不能全然拒斥已經政治化、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根本教條的Tubo,然而他們可以很有技巧地處理它,或許將它翻譯成近似 “Tibet”的名詞,而不是直接了當地將fan/bo 與Bod等同劃一。

  簡言之,《舊唐書》〈吐蕃傳〉開頭所提到的中文名字,可以被視為在圖伯特之外、也是現代中國以外的世界各地,所普遍所使用的名字──Tibet──的一個雛型。而Tibet,作為普世所接受的一個文化與歷史的畛域,並不是現代的「西藏」。令人欣悅的是,新一代以中文書寫或發表網路文章的作者們已經重新發現、並採納了「圖伯特」,作為這塊他們深深關懷的土地一個清晰明朗、無法混淆的稱呼。

艾略特.史伯嶺

 

詳細資料

  • ISBN:9789578016644
  • 叢書系列:自然人文系列
  • 規格:平裝 / 608頁 / 17 x 23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會員評鑑 TOP

會員評鑑等級 ,共 1 位評分。

感謝您為本商品發表您的看法,這是專屬於博客來會員的發表園地。 看更多書評請前往 【讀者書評】專區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Let's Learn】五南暢銷展,66折起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我識年終充電展
  • 大境。出版菊聯展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