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每日一句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雲中歌 卷二 情亂長安城

雲中歌 卷二 情亂長安城

  • 定價:220
  • 優惠價:79174
  • 優惠期限:2019年12月06日止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優惠組合

買了此商品的人,也買了...

 

內容簡介

卓越亞馬遜五顆星評價!  新浪網千萬讀者點擊擁戴!
中國古典言情第一人 桐華 嘔心瀝血之作!
繼《步步驚心》席捲收視狂潮後,《雲中歌》電視劇即將開拍!

  封面採用「仿書盒設計 + 鑲嵌式同心圓扣」

  不願再錯過,不想再放手,
  蒼茫山巔的綰髮之約,這次能否永結同心情緣?

  原來,雲歌朝思暮想的「陵哥哥」果真在長安城裡!
  如今,他孤身一人應付著爾虞我詐,只能趁夜半登高望星,想念那金沙中的綠羅裙。
  然而,陰錯陽差竟使雲歌咬牙捨棄了兒時承諾,心中的天秤漸漸偏向孟玨……

  廚藝響遍長安的雲歌被召入霍府做菜,不料再度撞見孟玨與霍成君親暱談笑,
  心傷難抑欲匆匆離去之際,卻意外被誤認為暗殺皇上的刺客,
  在重重包圍下,落入深不見底的黑洞,吞噬她所有的光明、希望與生機……

  雲歌與孟玨、劉病已與許平君,
  還有那天之驕女霍成君,以及高高在上卻無比孤寂的劉弗陵……
  可有幾人能寫下美麗的故事,得到屬於自己的幸福?

作者簡介

桐華

  生於中國西北,畢業於北京大學,現為旅美作家,被讀者譽為「燃情天后」與「中國古典言情第一人」。

  「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是她從小看慣的景色,嚮往著「小橋流水人家」,工作後索性跑到南方,領略一番芭蕉夜雨、薄暮昏冥。一直覺得人生不管是「大江東去,浪淘盡」,還是「楊柳岸,曉風殘月」,都該體會經歷。喜歡沉浸在各色的文字世界中,從古龍到席絹,從《紅樓夢》到《百年孤寂》,來者不拒。

  作品包括《步步驚心》、《大漠謠》、《曾許諾》(即將出版)等。

 

目錄

【第 九 章】兩生花
【第 十 章】水中影
【第十一章】往昔夢
【第十二章】情思亂
【第十三章】月虹歌
【第十四章】歌者去
【第十五章】堪憐惜
【第十六章】結同心
【第十七章】花事了
【第十八章】火焚天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6158667
  • 叢書系列:荼蘼坊
  • 規格:平裝 / 224頁 / 15 x 21 x 1.12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書籍延伸內容

野人、小樹、自由之丘全書系

 

內容連載

雲歌輕聲說:「小隱隱於山,大隱隱於市,你的叔叔不好應付呢!」
孟玨寬慰雲歌:「不用擔心,風叔叔沒有子女,卻十分喜歡女兒,一定會很喜歡妳,只怕到時,對妳比對我更好。」

屋內不冷也不熱,除了桌椅外,就一個大檀木架子,視野很是開闊。
檀木架上面高低錯落地擺著許多水仙花,盈盈一室清香。

「雲歌,妳在這裡等著,我去見叔叔。不管發生什麼聽到什麼,妳只需要微笑就好了。」孟玨叮囑了雲歌一句,轉身而去。
雲歌走到架旁,細細欣賞著不同品種的水仙花。

遙遙傳來說話聲,但隔得太遠,雲歌又不好意思多聽,所以並未聽真切,只覺得說話的聲音極為嚴厲,似乎在訓斥孟玨。
「做生意免不了和官面上的人來往,可無論如何,不許介入漢朝現在的黨派爭執中。你在長安結交的都是些什麼人?動輒千金、甚至萬金的花銷都幹什麼了?為什麼會暗中販運鐵礦石到燕國?別和我說做生意的鬼話!我可沒見到你一個子兒的進賬!還有那些古玩玉器去了哪裡?不要以為我病著就什麼都不知道。小玨,你如此行事,我身體再不好,也不能放心把生意交給你,錢財的確可以鑄就權勢之路,卻也……」

來人看到屋內有人,聲音忽然頓住,「小玨,你帶朋友來?怎未事先告訴我?」
本來幾分不悅,可看到那個女子雖只是一個側影,卻如空潭花,山澗雲,輕盈靈動,與花中潔者水仙並立,不但未遜色,反更顯瑤台空靈。他臉色仍然嚴厲,心中的不悅卻已褪去幾分。

雲歌聽到腳步聲到了門口,盈盈笑著回身行禮,「雲歌見過叔叔。」
孟玨介紹道:「風叔叔,這是雲歌。」
雲歌又笑著,恭敬地行了一禮。

不知道風叔有什麼病,臉色看上去蠟黃,不過精神還好。
風叔叔盯著雲歌髮髻邊的簪子看了好幾眼,細細打量雲歌片刻,讓雲歌坐下,開口就問:「雲歌,妳是哪裡人?」

「我不知道。我從小跟著父母東跑西跑的,這個地方住一會兒,那個地方住一會兒,爹爹和娘親都是喜歡冒險和新鮮事情的人,所以我們去過很多國家,也住過很多國家,不知道該算哪裡人。我在西域很多國家有家,在塞北也有家。」

風叔難得地露了笑,「妳漢語說得這麼好,家裡的父母應該都說漢語吧?」
雲歌愣了一下,點點頭。是啊!她怎麼從沒有想過這個問題?父母雖會說很多國家的語言,可家裡都用漢語交談,現在想來,家中的習俗也全是漢人的風俗,可父母卻從沒有來過漢朝……

一直板著臉的風叔神情變得柔和,「妳有兄長嗎?」
「我有兩個哥哥。」

風叔問:「妳大哥叫什麼?」
雲歌猶豫了下,方說:「我沒有見過大哥,他在我出生前就去世了。我說的兩個哥哥是我的二哥和三哥。」

風叔眼中有疑惑,「那妳二哥叫什麼?」
「單名『逸』。」

風叔恍然大悟地笑了,神情越發溫和,「他現在可好?」
「二哥年長我很多,我出生時,他已成年,常常出門在外,我已兩三年沒有見二哥了,不過我二哥很能幹的,所以肯定很好。」
「妳娘她身子可好?」
「很好。」
雲歌雖然自小就被叮囑過,不可輕易告訴別人家人的消息,可風叔問的問題都不打緊,況且他是孟玨的長輩,換成她帶孟玨回家,只怕母親也免不了問東問西,人同此心,雲歌也就一一回答了。

風叔再沒有說話,只是凝視著雲歌,神情似喜似傷。
雖然屋子內的沉默有些古怪,風叔盯著她審視的視線也讓雲歌有些不舒服,可雲歌謹記孟玨的叮囑,一直微笑地坐著。

很久後,風叔輕嘆了口氣,極溫和地問:「妳髮髻上的簪子是小玨給妳的?」
雲歌雖不拘小節,臉也不禁紅起來,只輕輕點了點頭。
孟玨走到雲歌身側,牽著雲歌的手站起,雲歌抽了幾下,沒有抽出來,孟玨反倒握得越發緊。

孟玨向風叔行禮,「叔叔,我和雲歌還有事要辦,如果叔叔沒有別的事情囑咐,我們就先告退了。」
風叔凝視著手牽著手、肩並著肩而站的孟玨和雲歌,一時沒有說話,似乎想起了什麼,神情有幾分恍惚悲傷,眼內卻透出欣喜,和顏悅色地說,「你們去吧!」又特意對雲歌說:「把這裡當成自己家,有時間多來玩,若小玨欺負了妳,記得來和叔叔說。」

風叔言語間透著以孟玨長輩的身分,認可了雲歌是孟玨什麼人的感覺,雲歌幾分尷尬,幾分羞赧,只能微笑著點頭。
 

特惠贈品

載入中...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文學限時動態─【2019文學祭49折起】─故事組成的世界裡,有些什麼正在發生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滿額送限量【我讀我大器.布質書衣】
  • 【食譜‧手作書5折起】用時間兌換幸福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