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悲觀主義的花朵

悲觀主義的花朵

  • 定價:290
  • 優惠價:9261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折232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內容簡介

  愛到深處,你無法不成為一個悲觀主義者。
  在本書的每一頁,你都可以感到--愛情像玻璃一樣刺傷自己。
  劇作被譽為「年輕一代的愛情聖經」的廖一梅,最讓人痛的小說。

  我知道我終將老去,沒有人能阻止這件事的發生,你的愛情也不能。

  我將從現在起衰老下去,開始是悄無聲息的,然後是大張旗鼓的,直到有一天你看到我會感到驚訝──你愛的人也會變成另一個模樣。──節錄自《悲觀主義的花朵》

  小說一開始,是這般獨特迷人詩意,
  但它述說的,卻是純真世故、痛徹心扉的愛情。

  年輕的陶然,愛上已婚作家陳天。
  訴說愛、表達愛,對戀人而言,是那麼自然,
  但對陶然來說,卻萬般難。
  因為她與世界之間,早已築起理性克制尊嚴之牆。
  自我或愛情,她僅能擇一。

  她最後陷落愛情。原本冷靜、規律、有秩序的世界,在她身後碎裂一地,但她無法也無能。

  可是愛啊,和時間玩起迷藏,又和命運玩著躲貓貓。
  原害怕冷卻的陳天,卻畏懼起陶然的沸騰。
  於是她將幾乎爆炸的愛,緊緊又牢牢地禁錮在她的身體裡。
  愈愛,她的人生愈失守……

  你得忍住心中的吶喊與悲悽,才能讀完這樣一本懺情小說。

  作者廖一梅的愛情語言,精準到讓人一讀難忘,她所點破的愛情本質,更讓我們震懾──我們渴望日復一日的幸福,其實是種徒勞;愛情讓原本孤獨的生命更加孤獨,儘管如此,當我們翻閱它,我們走過的斑駁的愛與痛,依然聚攏到我們眼前。

  廖一梅最令人動容的愛情詮釋:
  .人們渴望日復一日的幸福,其實有了日復一日也就不再有幸福。
  .每個人都很孤獨。在我們的一生中,遇到愛,遇到性都不稀罕,稀罕的是遇到了解。
  .所有的愛情都是悲哀的,可儘管悲哀,依然是我們知道的最美好的事。
  .幸福到來的時刻,得給它加上一丁點兒輕微的苦澀,這樣就能記得更牢。
  .我等待著置我於死地的愛情。
  .我們最愛的人是給我們痛苦最多的人。太多的甜蜜讓人厭倦,太多的痛苦又引不起興趣,能使我們保持在這個欲罷不能的痛點上的人,我們會愛他最久。
  .他們的愛情太過美麗,生命裡容不下如此純潔美好的東西,保持它原封不動的最好方法就是把它及時毀滅。
  .愛情,你忍不住要伸了手去握緊它,可握住的時候已經碎在手裡了。

本書特色

  ◎廖一梅是中國劇壇屢創奇蹟的編劇作家,她的話劇作品,是觀眾口耳相傳,且是文藝青年們的集體記憶。

  ◎小說一開始就令人動容不已:「我知道我終將老去,沒有人能阻止這件事的發生,你的愛情也不能。我將從現在起衰老下去,開始是悄無聲息的,然後是大張旗鼓的,直到有一天你看到我會感到驚訝──你愛的人也會變成另一個模樣。」

作者簡介

廖一梅∕劇作家,作家

  畢業於中央戲劇學院,現為中國國家話劇院編劇。她是中國當代戲劇舞臺上最成功、最具號召力的創作者之一,而她的長篇小說《悲觀主義的花朵》出版後便被《文匯報》書評版稱為年度最好的小說。

  廖一梅是中國近年來屢創劇壇奇蹟的劇作家。她的作品《戀愛的犀牛》從一九九九年首演風靡至今,演出超過千場,被譽為「年輕一代的愛情聖經」,是中國小劇場戲劇史上最受歡迎的作品。她的「悲觀主義三部曲」的其他兩部劇作《琥珀》和《柔軟》,皆令人印象深刻,引起廣大的迴響。

  話劇作品:《柔軟》(2010);《魔山》(2006);《豔遇》(2007);《琥珀》(2005);《戀愛的犀牛》(1999)。

  電影作品:《生死劫》(2005)獲紐約翠貝卡國際電影節最佳影片金獎;《像雞毛一樣飛》(2002)獲第五十五屆洛加諾國際電影節青年評委會特別獎,香港國際電影節費比錫影評人大獎;《一曲柔情》(2000)獲美國孟菲斯婦女電影節金獎;《千年等一天》(1999)。

  電視劇作品:《絕對隱私》(2004);《龍堂》(1998)等。

  著有:《像我這樣笨拙地生活》、劇本集《琥珀 戀愛的犀牛》、《柔軟》。長篇小說《悲觀主義的花朵》、《魔山》。

 

臺灣版 序言

  作為一個劇作家,《悲觀主義的花朵》對我的意義非常特別。到目前為止,這是我唯一一部長篇小說。

  一本書跟一個人一樣,每個人的命運千差萬別,每本書也一樣。《悲觀主義的花朵》二○○三年完稿,由作家出版社出版。贏得好評,但一直安靜無比,賣掉了一萬冊後便再無聲息。二○○八年新星出版社再版,忽然如同一本新書被人發現一般,長銷到現在。我只是寫了這本書,其他的就是它的命了。此刻,我也如同一個在岸邊送行的人,送友人上船,駛向遠方,在岸邊揮手的人是我,船上的人也是我,另一個時空中的我。

  生命本身常使我感到無能為力。生活就如同一堵堅硬、斑駁的石牆,我們都曾經不顧一切,一而再再而三地撞向這堵牆,牆從來都紋絲不動,始終如一,我們的頭破血流也從未停止。但即使如此,我也希望能從石牆的夾縫裡開出一朵花來。生活讓我們所經歷的內心的傷痛,最終還是會在這個廢墟裡開出一朵花。這就是悲觀主義的花朵。對我來說,這也是人保持尊嚴的最佳方式。

廖一梅
二○一二年初夏

二○○八年版 後記

  那部演出過很多版本的話劇《戀愛的犀牛》,寫於一九九九年年初,我剛結婚不久,從義大利蜜月回來。這是個可能誤導觀眾的資訊,所以避免跟人提起。「新婚的人為什麼寫這麼一齣戲?」──這是常見的疑問。現在時過境遷,我說起這個,是想說我是個過分認真的人,總想給生命一個交代。這種愚蠢的努力簡直成了我的噩夢,當然,也是最終的救贖。

  小說《悲觀主義的花朵》二○○三年完稿,在校對完最後清樣,下廠印刷的時候我懷了孕。二○○五年三月,《琥珀》在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首演,演出結束後趕去半島酒店的酒會,在我忙著點頭道謝的時候,有人忽然問我:「孩子好嗎?」我當時嚇了一跳,那個夜晚我生活在《琥珀》的世界裡,的確忘了我有一個好看的孩子,忘了我是因為那個小小的傢伙改變了劇中的結局。

  寫作,我時常希望它對我只是遊戲,但實際上它直接參與了我的生活,干涉著我的身體,甚至控制了我的內分泌。或者相反,那些文字,無論是書還是劇本,都是生命的分泌物,痛苦的,困惑的,好奇的,癡迷的,驕傲的……面對一個作者,無論是讀者觀眾,還是朋友,總會有個問題:「為什麼這麼寫?你是怎麼想出來的?」這是個永遠無法回答的問題,我很希望那一切是我「想」出來的,但是不是,那是整夜燃燒的蠟燭最後剩在托盤裡的那點兒蠟油,我將它們塑之成形。

  我是個低產的編劇,更是個低產的作家,以前曾給報紙雜誌寫過專欄,後來作罷。那不是適合我的工作,我沒有那麼多的話要說,對一些當時看似熱鬧,其實卻毫無意義的事情發表看法也實在沒有必要。我討厭廢話,討厭枯燥、無趣、缺乏意義的言談,別人的和自己的都討厭,如果不是非說不可,我寧可閉嘴。

  《戀愛的犀牛》、《琥珀》和《悲觀主義的花朵》,是我偏愛的作品。有個高產的朋友曾在他的書裡說過:「如果我的書能安慰你的生之噩夢,我很榮幸。」大家常常把他當成笑談,但我知道他是認真的,我沒有他那麼自信,但是就借用他的話吧。

  還有個作者的俗套,就是感謝。我從未這樣做過,但我決定這一次不再免俗。一感謝我的丈夫,迄今為止,我全部話劇作品的導演。作為一個曾經著名的憤青,他其實是寬的,厚的,是生命中好的那一面。我知道我不是沒有優秀品質,但這些品質對世俗的平靜生活並無幫助。容忍我對日常瑣事缺乏熱情,急躁脾氣和抑制不住的冷嘲熱諷,是源於他對生命更大更堅定的信心,這種信心是我所沒有的,它即使不能改變,至少安定了我的情緒。當然,他的經常的不經意的正確也會激起我的不安,但他對我凌晨時分間或發佈的奇談怪論和絕望言辭一直保持著溫和的態度,以朋友的善意將我的尖刻理解為聰明,以傾聽的無形之力暫時分散了要淹沒我的洪水。謝謝他。

  計劃出版這兩本書的時候,我正在讀莎拉.肯恩的劇本集,她是英國當代最有影響力的劇作家,生於一九七一年,一九九九年在醫院的洗手間自縊身亡,寫過五齣戲和一個電影劇本,劇作驚世駭俗,不同凡響。我該感謝老天,為我適可而止的才能,以及,尚能忍受的痛苦,尤其是,還有慰藉,憐惜,凝神微笑的瞬間,可以表達和難以表達的愛意……謝謝。

二○○七年十一月
UHN窗前
冬日難得的耀眼陽光下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6249945
  • 叢書系列:Island
  • 規格:平裝 / 272頁 / 16k菊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男人只會變老不會成熟。
──保羅‧艾呂雅《公共的玫瑰》


再也找不到你,你不在我心頭,不在。
不在別人心頭。也不在這岩石裡面。
我再也找不到你。
──里爾克《橄欖園》

1
我知道我終將老去,沒有人能阻止這件事的發生,你的愛情也不能。我將從現在起衰老下去,開始是悄無聲息地,然後是大張旗鼓地,直到有一天你看到我會感到驚訝──你愛的人也會變成另一個模樣。

我們都會變成另一個模樣,儘管我們都不相信。

阿趙在固執地胡鬧,狗子在固執地喝酒,徐晨在固執地換姑娘,愛眉固執地不結婚,老大固執地無所事事,我固執地做你的小女孩,我們固執地在別人回家的時候出門,固執地在別人睡覺的時候工作,固執地東遊西逛假裝天真,但是這些都毫無意義。

你要知道我已經盡了力,為了答應過你的事我盡了全力,你專橫而且苛刻,你求我,你要我答應,你要我青春永駐,你要我成為你的傳奇,為了你的愛情我得年輕,永遠年輕,我得繼續任性,我得倔強到底──你只愛那個女孩,那個在時間的晨光裡跳脫衣舞的少女。

我們從年輕變得成熟的過程,不過是一個對自己欲望、言行的毫無道理與荒唐可笑慢慢習以為常的過程,某一天,當我明白其實我們並不具備獲得幸福的天性,年輕時長期折磨著我的痛苦便消逝了。

「凡是改變不了的事我們只能逆來順受。」我們的需求相互矛盾、瞬息萬變、混亂不堪,沒有哪一位神祇給予的東西能令我們獲得永恆的幸福。

對於人的天性我既不抱有好感,也不抱有信任。

2
夜裡,我又夢見了他──他的頭髮完全花白了,在夢中我驚訝極了,對他已經變老這個事實驚訝極了。我伸出手去撫摸他的頭髮,心中充滿了憐憫……

實際上他永遠老不到那個程度了。

九個月前,我在三聯書店看到陳天的文集,翻開首頁,竟然有他的照片。陳天從不在書上放自己的照片,但是現在不需要徵得他的同意了。我看著照片上的那張臉,鼻子,眼睛,嘴唇,下巴,這個人似曾相識,彷彿跟我有著某種聯繫,那感覺就像我十八歲見到他時一樣,但是具體是哪一種聯繫卻說不清。

我買了那四本書,用書卡打了九折。

那天晚上,我一直在讀那些書,黎明破曉之前,他出現了。
我在熟睡,我看見自己在熟睡,他緊貼著我,平行著從我的身體上方飛過,他的臉和我的鼻尖近在咫尺,他如此飄過,輕輕地說:「我是陳天。」好像我不知道是他似的。的確,那張飛翔的臉看起來不是陳天,彷彿一個初學者畫的肖像,完全走了樣子,特徵也不對,但是我知道是他,除了他別無他人。
陳天曾經多年佔據著我的夢境,在那裡徘徊不去。

此刻,在北京的午後,在慵懶的,剛剛從夜晚中蘇醒的午後,在所有夜遊神神聖的清晨,在沒有鳥鳴,沒有自行車的叮噹聲,沒有油條氣味的清晨,我想起他,想起吸血鬼,想起他們的愛情。

我試圖談起他。

3
首先應該談起的不是陳天,而是徐晨。

徐晨竹竿似的頂著個大腦袋,不,那是以前的記憶,他的腦袋不再顯得大了,像大多數三十歲的男人一樣,他發胖了,不太過分,但還是胖了,這讓他顯得不像少年時那麼青澀凜冽。

這是我的看法,我知道他會不以為然,他愛他不著調的、結結巴巴的、消瘦的青春時光──比什麼都愛。

「我是一個溫柔提供者。」徐晨一邊說一邊點頭,彷彿很同意他自己的觀點似的,然後又補充說:「我是一個作家。」

「對,沒錯,美男作家。」

「偶像作家。」他糾正我。

「人稱南衛慧,北徐晨……。」我拿起桌上的一張《書評周刊》念給他聽,他的照片夾在一大堆年輕美女作家中顯得很是突兀。

「胡說八道!」他把報紙搶了扔到一邊,「完全是胡說八道!」

「你不是要成為暢銷書作家嗎?急什麼?」我奇道。

「我指的暢銷書作家是海明威、米蘭‧昆德拉!再說說,普魯斯特都算!」

「原來是這個意思。」

我和徐晨可以共同編寫一本《誤解詞典》,因為幾乎所有的問題,我們都需要重新界定和解釋之後才能交談。我們經常同時使用同一個詞,卻完全是不同的意思。我們就在這種深刻的誤解中熱烈地相戀了兩年,還曾經賭咒發誓永不分離。
像大多數戀人一樣,我們沒有說到做到。

但是在講述這一切的一切之前,我應該首先指出我對故事的情節不感興趣;其次不標榜故事的真實,像前兩年那些領導潮流風頭正健的年輕作家們常幹的那樣。這兩點都基於我不可改變的身分──一個職業編劇。

我是以編造故事來賺錢的那種人,對這一套駕輕就熟。想想,一個故事怎麼能保證在二十集,九百分鍾的時間裡恰當地發生、發展,直至結束,有的故事要講很久,有的雖好卻很短小,而我必須要讓這些形態各異的故事具有統一性,而且在每個四十五分鍾之內都有所發展,出那麼幾件小事,隨著一個矛盾的解決又出現另一個矛盾,到一集結束時剛好留下一個懸念。如果這套戲準備要在台灣的黃金檔播出,長度就要加長到三十集,因為他們的黃金檔不接受二十集的電視劇,而不在這個檔播出就不能掙到錢。所以我曾經接過一個活兒,把一個電視連續劇從二十集變成三十集。加一兩個人物是少不了的,男女主人公嘛,只能讓他們更多
一點磨難,橫生一些枝節,多誤解一段時間。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下一秒,危險滋味」────2020夏日小說節49折起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畢業就業考試展
  • 今周刊全書系
  • 2020格林全書系66折起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