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網站

:::會員服務|快速功能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青椒苗:鄭清文短篇小說選3

青椒苗:鄭清文短篇小說選3

  • 定價:350
  • 優惠價:9315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折280
運送方式: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全球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香港、澳門、新加坡、馬來西亞
載入中...

買了此商品的人,也買了...

上頁 下頁
 

OKAPI 推薦

  • 【特稿】大水河下的翻滾與暗渦──悼鄭清文先生(1932-2017)

    文/呂佳龍2017年11月06日

    文/呂佳龍 短篇小說〈土石流〉中,鄭清文說了一個這樣的故事: 〈土石流〉收錄於《青椒苗:鄭清文短篇小說選3》 拋妻棄女的林春發25年後歸家,阿娥母女並無意原諒,母女各有心計想致林春發於死地。這個敗壞無用的男人,在暴雨導致土石流的一夜,為拯救不良於行的女兒,雙雙遭到掩埋,看似父 more
  • 【週二|台灣同志文學簡史】紀大偉:鄭清文寫天體營

    文/紀大偉2012年12月11日

    青椒苗:鄭清文短篇小說選3 台灣文壇長青樹鄭清文著作等身 ,曾在華南銀行任職40年,卻總能非常自律地在下班後寫出成績斐然的短篇小說,例如〈三腳馬〉等等。1999年,齊邦媛、王德威編選了以《三腳馬》 為書名的鄭清文小說選英文版,由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出版,獲美國舊金山大學環太洋中心「桐山環 more
  • 看更多
 

內容簡介

  那個地方,我住過。那些人,是我的親人
  因為兩邊可以往來,我就有兩個故鄉,兩個童年

  敬天 愛人 召喚種種本質 向生命致上最大敬意
  國家文藝獎得主 鄭清文 繼《鄭清文小說全集》後最精選之作

  他們,不再耕作。傳統村莊普遍遭遇的土地變遷與道德問題∕【屋頂上的菜園】
  天災人禍,崩解的除了土地,還有早已傷痕累累的親子情∕【土石流】
  被病痛拖磨的阿公,以鄰人的偏方殺貓作藥引,仍救不回親人生命的無奈∕【貓藥】
  站在社會變革第一線,記者正面臨一樁政治的寓言∕【中正紀念堂命案】
  雙雙對對,成大富貴。有情人手裡握著的收集品,是形單影隻的無緣印記∕【搜集者】
  狼來了,學院內師生間學術與身體角力的敏感界線對決∕【狼年記事】
  成長記憶,家族與個人的命運再度變身交錯∕【青椒苖】
  青春苦澀戀愛夢。我們的一再錯過,是否會有盡頭∕【大和撫子】

  勾勒斯土斯民鮮活輪廓,小說家鄭清文寫其熟悉的土地,以文字圈圍,道出身邊人事情感的隱密之音;他的文學眼光,始終離不開台灣這片不斷變化中的母土。小說以簡潔筆法貫穿全冊,不管是舊社會鄉村人物或現在台灣正發生的社會政治事件,鄭清文書寫平淡人情,透顯其文字結實的力量,照映台灣世代人物的生存情境。

本書特色

  ◎台灣本土重要代表作家鄭清文,再現小說技藝精彩力作
  ◎作家重要榮耀:1999年以《三腳馬》英譯本,獲重要國際性文學獎美國「桐山環太平洋書卷獎」小說獎,為台灣作家第一人。2003年獲世界華文文學終身成就獎,2005年再獲第九屆國家文藝獎。

作者簡介

鄭清文

  新北市(原台北縣)人,一九三二年出生於桃園。
  國立台灣大學商學系畢業,任職華南銀行四十多年,一九九八年一月退休。

  一九五八年在《聯合報.聯合副刊》發表第一篇作品〈寂寞的心〉,一九六五年出版第一本小說集《簸箕谷》,一九九八年出版《鄭清文短篇小說全集》七卷。

  一九九九年英文版《三腳馬》出版(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出版),獲該年度美國「桐山環太平洋書卷獎」(現改名「桐山獎」);同年該書由麥田出版中文版《鄭清文短篇小說選》。

  作品以短篇小說為主,多篇作品被譯成英、日、德、韓、捷克、塞爾維亞文。曾獲台灣文學獎、吳三連文學獎、時報文學獎推薦獎等獎項。

  二○○五年,獲第九屆國家文藝獎。

 

目錄

屋頂上的菜園
土石流
貓藥
中正紀念堂命案
收集者
狼年記事
青椒苖
大和撫子
後記

 

後記

  新春初三,我去三哥的大女兒家,會見三嫂。二女兒也去了。她對我說:

  「當時,如果做屘叔仔的女兒,可能有機會讀大學。」

  三哥有三個女兒,當時還在作田,三個都只讀完國小,就去工廠做女工了。

  她長得小巧,我喜歡她,每次回鄉下,就說要她做女兒。她就笑著躲起來。

  聽了她的話,就想到了自己,我是給舅父收養的。其實,在我之前舅父本要收養三哥,也把他帶回家,只是他已經懂事了,不習慣,自己跑回家去。

  因為生母是養父的姊姊,兩邊往來還密切,也沒有人阻止我回本家。我知道,有些人被收養,是不准去認親的,有的還由養家報出生。

  因為兩邊可以往來,我就有兩個故鄉,兩個童年。

  我有四個哥哥,我都寫過,用不同的方式寫過。

  收在這本《青椒苗》的,從不少場面,可以看到他們的身影。

  〈屋頂上的菜園〉以三哥為主,大哥和四哥都有現身。

  〈青椒苗〉主要是寫四哥。青椒苗被竊,是事實。我了解當時四哥的心境,就是台語說的「搥破心肝」。四嫂和兩個養子女,都有其人。

  〈貓藥〉寫的是殺貓做藥的故事。這件事,本來是發生在我生母身上。當時,她是癌末。我卻把它寫在生父身上。

  生父大我四十六歲,我懂事的時候,他已經很老了。之前,他的工作是去金瓜石當礦工。我回去,也不一定碰得到他。

  那時,家事,包括農事,是由生母掌管,生母先過世,之後由大哥當家。生父退休之後,只管看牛的工作。

  殺貓的那個人,是生父母的養女。我知道,當時父母家有兩個養女,依照習慣,養女是要配給兒子做媳婦的。二哥大我十八歲,和她們比,只能算是小弟,所以,唯一可能匹配的男人是大哥。我到現在還一直有一個疑問,為什麼大哥娶的是大嫂,而不是另外那個養女。

  殺貓的場面我有在場。這位姊姊,一邊殺貓,一邊抱怨。為什麼親生的女兒不做,為什麼媳婦不做。大哥是不是挑了一個百依百順的,而捨去另外一個敢說敢做的女人?這位姐姐嫁出去,也生了幾個子女,都非常優秀。

  現在,四個哥哥都已過世了。實際上,我還有兩個姊姊,也都已過世,大姊最長壽,去年以九十七歲高齡往生。

  寫到這裡,又想到姪女的話。如果沒有給舅父收養,我會有怎麼樣的一生呢?

  我常常這樣想,很可能走四哥的路。

  大哥很會管事,也愛指揮,二哥和三哥不大聽從,四哥卻很尊敬大哥,也很聽話。這一點,我很像四哥。

  比如,在分田地的時候,他們從住家附近開始,也就是以通往外界的後壁溝為準,將田地分成四段,依序分給大哥、二哥、三哥,所以四哥分到的是靠近墓仔埔的埔尾。他沒有計較,如果是我,我也不會計較。

  大哥知道的事情多,看法也多。我回到埔仔,會跟著大哥問東問西。四哥話不多。中午他在竹叢下休息,會幫我擠痘。農人的指甲是「鐵甲指」,擠痘痘很痛,我眼油直流,擠完卻很舒服。

  以前,我的哥哥他們耕田的地方,因為開了一條三十公尺的大馬路,已變成市區了。他們不再耕田了。他們的子女,有了可以計坪出售的土地之後,有的因為沒有學到謀生的技能,只能閒待在家裡,喝茶看電視,有時也跟團出國走一走。

  改變實在太大了。不過,那些人,是我的親人,那個地方,我住過,留下許多寶貴的經驗和記憶。

  這些作品,採用小說的形式,會有虛構的部分,因為虛構是小說的基本,不過感情是真的。有人說,虛構並非事實。其實,虛構是超越事實,是在追索真實。

  本書這些作品,都是《鄭清文短篇小說》出版以後寫成的。這些作品以外,我還寫了一些小說和童話。童話已出版,小說還有一部分沒有寫完,希望能繼續寫,寫得更完整,更充實。

  這本書的出版,小女兒谷苑,用心用力,才能順利在九月間和讀者見面。

鄭清文 2012年8月16日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1738093
  • 叢書系列:麥田文學
  • 規格:平裝 / 304頁 / 16k菊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收集者
●神保町

  元昌帶隊去日本旅行,今天是最後一天,是自由活動,明天就要搭機回台灣了。

  二十多名的團員,有的有自己的行程,打算多留幾天,一早就脫隊。另外的幾個人,跟何太太出去採購。何太太每年至少來日本一次,對東京市區很熟悉,採購也很內行,知道去什麼地方買藥,買化粧品,或電氣用品。

  「聽說,東京有一條很有名的舊書店街,我很想去看看。」
  現在,只剩下明玉一個人了。
  「妳為什麼不去逛百貨公司?」
  「百貨公司,台灣也有。」
  「妳懂日文?」
  「不懂。」
  「妳想看看日文的舊書店街?」
  「嗯。」
  「為什麼?」
  「我喜歡書,我喜歡逛舊書店。以前,我就常去牯嶺街。我很想看看日本的舊書店。我也來過東京兩次,卻一直沒有機會。」

  東京有幾處舊書店街。元昌以前來日本留學也曾去過,他馬上想到神保町。
元昌每年帶隊來日本多次,這是第一次,有團員要求想看看舊書店街。
明玉以前當過他弟弟元興的家教,這一次,她剛好放暑假,是他邀她加入旅行團的。明玉穿著淡紫色的套頭衫,紫色短褲,和淺咖啡色的布鞋。
  
她個子矮小,只有一百五十多公分,而他自己有一百八十公分,兩人相比,她只到他肩膀的高度。

  他們坐電車到舊書店街附近。一下車,他拉她的手。

  以前,明玉當弟弟元興的家教時,元昌曾經和她約會過。她教元興英文。給他印象最深的是,她教元興記英文,不要只記單字,要記整句。以後,元興英文頗有進步,他自己也得到一些啟示。他讀日文,也試著去記整句。

  明玉很好奇,問他日本的女學生,為什麼襪子不拉直,只擠在小腿的一半,為什麼市區還有電線桿,上面還貼著一些廣告或標示。也問他,日本人為什麼那麼多人騎腳踏車,而不騎機車。

  「好多書店喔。」
  元昌告訴她,以前書店更多,現在已有一部分改成一般商店了。
  「為什麼?」
  「也訐,不需要那麼多舊書店吧。」
  「呃。」

  元昌帶她邊走邊看。有的書店也賣新書,不過書價較低,是訂價的八折或九折。

  有些是專賣店,只賣一類或幾類的書。有的專賣文庫版的書,有的賣全集,有的賣美術書、漫畫書。也有的專賣與中國有關的書籍,有日文,也有中文,中文書也有簡體字。

  有些日文書,書名雖然是漢字,卻和中文的意思不同。「病氣」是「疾病」,不過還可以了解。「論理學」是「邏輯」,就相差較遠了。

  雖然如此,明玉還是一直看下去。有時,她也會進去店裡面看看,從書架上拿下書來翻一翻,再放回去,而後轉頭向他輕輕一笑,露出淺淺的酒窩。

  也有幾家是賣外文書,以英文為主,也有法文或德文等,她也會進去看看,看日本人讀什麼外文書。

  一般而言,書店裡會將書籍分類,並且整理得很整齊。但是,也有少數書店,把書堆放一起,由讀者自己尋找。

  舊書店街,除了書店,也有其他的店,有便利商店,有飲食店,也有骨董店。

  「等一下。」

  明玉輕叫一聲,拉住他。

  明玉看到,一家禮品店的櫥窗裡,擺著各種禮品。她正指著櫥窗的一角,陳列著各種貓頭鷹。有陶瓷、有玻璃、有木雕、有布料,也有皮革製品。

  在旅行期間,他發現,明玉看到各種動物,尤其是貓頭鷹時,總會停下來,仔細看一下。

  他們走進店裡,她選了一隻,是用皮革製成的。

  「那是一對。」

  女店員說,指著另外的一隻。元昌替她翻譯。

  「我,我只想買一隻。」
  「許多鳥都是成對的。這隻大一點的,是公的,小一點的,是母的,剛好是一對。」

  女店員看著兩個人說。

  「一對也是一呀。」
  「真的,我只想買一隻。」

  明玉把貓頭鷹放下,向外走了幾步。

  「另外一隻,我來買。可以嗎?」
  「為什麼?」
  「我看它們都很精緻。把它們拆開……」
  「……」
  「妳很喜歡,對不對?」
  「……」
  「好了,把它們包起來。」

  女店員,把兩隻包在一起。

  「要分開包。」

  明玉說。

  「沒有關係了。回去,一隻給我就行了。」

  元昌了解,一般收集東西的人,都希望收集更多,更齊全。

  他們走出店門,經過兩個巷口。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張皓宸最新短篇小說集《後來時間都與你有關》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商周x啟示全書系
  • 共和國全書系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