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再見村長:馬崙短篇小說集

  • 定價:430
  • 優惠價:9387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5折366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內容簡介

  李如盛在一棵紅毛榴槤樹下把死掉的生魚葬了,他眼皮連眨幾下,突地雙手抓住鋤柄,垂下頭哭了。

  村長從李如盛手中拿回鋤頭,用溫和的聲調說:「阿列(弟弟),如果是你心愛的東西失掉了,你會有什麼感覺呢?」

本書特色

  榮獲第八屆「馬華文學獎」

作者簡介

馬崙

  (1940-),第八屆馬華文學獎得主。本名邱名崑,筆名有馬崙、夢平,另署丘岷、龍琦、晉逖、邱子浩等。創作的作品文類多元,計有小說、散文、文學評論、文史傳記及兒童文學等。其中小說是為主力,目前小說集已超過二十五本之多,是公認的健筆。

 

目錄

「馬華文學獎大系」總序
【代序】我的文學情懷--駱駝竟然歡笑了
【導讀】他不是綠洲,他是尋找綠洲的駱駝──論馬崙小說自選集
1 歡聚時光
2 鐵道上的火花
3 再見村長
4 娘惹妹
5 旱風
6 愁雨
7 不碎的海浪
8 老人與破傘
9 街邊親人
10 山鷹
11 打賭
12 無根的花木
13 讀報的良宵
14 抓一朵友誼
15 霸王載妖姬
16 白鴿西飛
17 飛向子午線
18 西歸又南飛
19 海鬥
20 紫浪血花濺
21 張開黑傘
22 終曲悠揚
【年表】
 

代序

我的文學情懷--駱駝竟然歡笑了

  也許,我亦有資格被稱為所謂「資深寫作人」吧?

  自從一九五六年五月二十二日在新加坡《南方晚報.綠洲》副刊發表第一個短篇小說《風雨之夜》(署名為乳名邱亞皎)之後,我算是正式走上馬華文藝這條漫長而艱辛的道路;個中的苦樂是參半的。跟我一同住在新山的好友馬漢兄,曾在二○○五年三月二十日的《南洋商報.商餘》副刊介紹我是馬華文壇上的「駱駝」,三毛也寫過名著《哭泣的駱駝》。--今天我僥倖獲得第八屆馬華文學獎,此刻我是一頭歡笑的「駱駝」!

  到了今天,我依然覺得自己選擇文學之路是對的。我跟許許多多文學界的同好一樣,始終無怨無悔,因為創作就是收穫。在工作餘暇爭取時間寫下一些作品,我們的生命將不留白,個人的人生就更有意義而充實起來。這回,有機緣上臺得獎是我天大的福分,也是我畢生最大的榮耀!感謝吉隆坡暨雪蘭莪中華工商總會給我這份光彩,感謝眾多寫作界友好數十年來的關愛與指教,尤其是七位擔任評審的著名學者及作家們,您們的評審報告,日後我將盡可能讓它出現在我的專集裡頭。此刻,我也要趁機向我的內人李舒貞和兒女說聲謝謝,並對我因為搞些文藝史料而影響了住家的環境衛生致表歉意。

  同時,小弟在此問候所有駕臨的嘉賓和文友們,致謝大家!

  主辦當局囑咐我要發表一些文壇感言,而我有感要發。我總覺得最佳的文學作品,是不分什麼派別的。數千年來,古今中外的文學觀無不如此:只要您認真而真誠地創作,任何作家的心血都不至於白費。僅是某個時代的文學流派會在相關者的蓄意操縱下略佔優勢罷了。當今比較傳統與保守的老一輩作家,請勿自我邊緣化或矮化自己,因為惟有不斷地寫下去,我們才能保有自己的定位。縱使在最不利的寫作環境裡,也應當堅持下去,切莫放棄。

  年輕作家的創作精神固然可喜,力求創新,尋求突破本是所有創作者共同抱負與理想,然而作者之間基本的互敬互重更為重要,犯不著由於自己的文學觀,隨意為文攻擊不同流派的作者。「創新」是正確的走向,若是刻意去「創心」,就會創傷了文友之心,那就大可不必。

  請讓文藝園圃真正的百花齊放吧!能夠切實地實踐的文苑園丁,才是一流的編輯。幸而,本地有三幾位主編已可謂稱職。願我們繼續擁抱文學,推動馬華文學國際化。

  臨末,我要再次感謝勞苦功高的主辦當局,感謝嘉賓們的光臨,並向所有出席者道謝--感謝大家,恭祝大夥兒家庭幸福、事業如意、心想事成、身體健康!

(本文為馬華文學獎的得獎感言)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5976774
  • 叢書系列:馬華文學獎大系
  • 規格:平裝 / 358頁 / 16k菊 / 14.8 x 21 x 1.79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歡聚時光

莎伊娜坐在軋軋發響的德士裡,她的心像車窗外的風那樣的輕快!

車窗外,晴朗的天空,流雲如雪地飛過綠意的原野和山巒。跟著車輪的轉動,一張張的天然畫景呈現在她眼前。她滾動著發亮的眼珠,心窩裡暖暖的;她瞟望廣袤無比的膠園、椰林和遼闊無涯的原野。她想,一切如此美好可愛,人生哪不能掘尋自己的幸福呢?

同車的一位馬來老婦,瞅著莎伊娜浮著笑意的鵝蛋型臉兒,好奇地問道:「小姐,妳要到哪裡去?」

莎伊娜收斂投向窗外的眼光,轉過頭來,清秀的長眉下,那雙亮閃閃的眼睛帶著笑意,答道:「我要到峇株巴轄。媽及(Makcik,阿嬸),妳呢?」

老婦的視線凝視著她,眼色裡,有著困惑的神情。莎伊娜好生納罕。她想:準是我的服裝和膚色引她興起疑竇吧!

老婦慢吞吞地回答說,她要回峇株都朱。莎伊娜「唔」的一聲,便撇開對方凝視的目光,朝窗外放眼眺望。

一瞬間,莎伊娜的心情沉下來:那老婦的眼色,使她的思想游移了。她很喜歡思慮,甚至考究一件事由的首尾;那是她很早便養成的習慣了。此刻,她投入回憶之境域;她想起了伯母成天咕嚕的話:「嘿,我說嘛,那簡直就是多餘!去看他們,還要在那兒住兩三天――我是最反對的!有什麼意思呢?還不是給妳帶來苦惱……」

「豆子豈能忘掉豆殼?」伯母惹起莎伊娜的母親替她辯護:「我覺得她這樣做一點也沒有錯,我贊同她去走動走動――妳想,讓他們能夠團聚,難道不是一樁好事嗎?我常常這樣想,她還有一部分是屬於他們的,那是感情。讓她和他們建立良好的關係,是我的責任。」

「哼,虧妳想得那麼周全!他們之間還有什麼感情關係可說的?」伯母嗤之以鼻。跟著,她轉對著莎伊娜,帶點調侃地說:「嘖,人家不要妳,才把妳送掉,像把一隻小羊那樣地送給別人。現在,妳還同他們來往;換做我,啐,我才不看他們哩!」

「我不跟妳說了。」莎伊娜頭一扭,便走開了。

莎伊娜很不高興,還有點氣忿。「妳是人家不要才送掉的!」這句話,伯母不止對她說過二十次了。每次都使她的心刺痛了一陣,她的自尊心被伯母傷害得起了疙瘩。她委屈地紅了眼圈,淚水差點沒掉下來。

四年前,她聽了這些話,準要恨恨地朝地面啐一口痰;她恨透了那個女人!她是自己的親人,事實上卻似仇人。她想:倘若自己「直接」出生在家裡,不是可以省卻伯母無謂的中傷嗎?

前年,好心的母親,費了兩三天的口舌,一再勸說,她才勉強答應了第一次的探訪。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下一秒,危險滋味」────2020夏日小說節49折起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麥田獨步聯展
  • 東方社方展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