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少年陰陽師(參拾)玄天之渦

少年陰陽師(參拾)玄天之渦

  • 定價:199
  • 優惠價:79157
  • 優惠期限:2019年06月16日止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優惠組合

買了此商品的人,也買了...

 

內容簡介

最令人心疼的〔颯峰篇〕大結局!

  隨書附贈:少年陰陽師消散之印海報!

  終於消滅了妖力強大的異教法師後,昌浩累得沉沉入睡,但卻作了一個奇怪的夢。

  夢裡,天狗疾風在哭泣,而原本應在天狗之鄉「愛宕」輕鬆作客的小怪和勾陣,則不知為何動也不動!

  就在這時,疾風的護衛颯峰帶著重傷來向昌浩求助──原來愛宕出了大事!不但整片天空都覆滿了詭異的漩渦,所有天狗更身中異教法術,連紅蓮和勾陣身上也出現了象徵壞死的斑疹。

  怎麼會?異教法師明明已被朱雀的神火燒光了,怎麼可能再施咒?!

  然而,奄奄一息的颯峰開口了:

  「不,不是異教法師,是……」

作者簡介

結城光流

  8月21日生,獅子座,O型。非常喜歡紅茶、寶石、中島美雪、織田裕二、(木真)原敬之等等,尤其喜歡「大搜查線」。

  數位單眼相機,簡稱「數單」,我還在摸索中攝影。

  在英國的巨石陣,我試著使用「白平衡」功能,結果如實呈現在現場看到的色調。

  哦,可見只要有心,我也做得到嘛!

  希望可以拍得愈來愈漂亮,加油啊!最近我用我拍的照片製作名片,非常受歡迎。改天想試試看製作明信片。

譯者簡介

涂愫芸

  東吳日語系畢業,遊學日本三年,任職日商七年,現為專職翻譯。譯有《少年陰陽師》系列、《鹿乃子與瑪德蓮夫人》、《豐臣公主》、《鹿男》、《鴨川荷爾摩》、《荷爾摩六景》、《華麗一族》等書。

 

詳細資料

  • ISBN:9789573329633
  • 叢書系列:少年陰陽師
  • 規格:平裝 / 240頁 / 16k菊 / 14.8 x 21 x 1.2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湛藍的天幕灑滿銀白色的顆粒,兩個身影奔馳在天空下。

「哈啾……!」

破風前進的身影,放慢了速度。

就快進入京城了,從遠處可以看到環繞京城的圍牆。

神將朱雀停下腳步,問抱在右手上的小個兒男孩:「冷嗎?」

被這麼一問,男孩吸吸鼻涕,低聲嘟囔:「有一點,到了晚上還是會冷呢!」

朱雀與並肩奔馳的神將天一相對而視。

「朱雀,快趕回家吧!」

天一擔憂地說,朱雀卻搖頭表示反對。

「不行,再加快速度,妳會跟不上。」

「我沒關係,稍後再自己……」

「妳想我會丟下妳嗎?天貴。」

「可是,朱雀……」

天一抬起頭望向視線比自己高的眼睛,支支吾吾地回應。

朱雀含情脈脈地看著她說:「想到在冬天的寒空下,妳一個人待在這麼寂寞的地方,我就受不了。」

這時候,朱雀耳邊又響起了打噴嚏的聲音。

緊緊抓住神將肩頭的昌浩,無意識地縮起了肩膀。

事情暫時告一段落了,所以朱雀的腳程比來的時候慢了許多。有天一跟著,也是原因之一。

太陽下山前還好,一入夜,氣溫就急劇下降,他們又是在風中奔馳前進,所以身體感覺到的溫度會比實際溫度低很多。

天一輕輕觸摸昌浩的指尖。

「啊,這麼冰……朱雀,不要管我,快回去吧!」

「昌浩,你很冷嗎?」

朱雀向昌浩確認,昌浩猶豫了一下,老實地點點頭。

與天狗們的交戰,耗盡了他的體力與靈力。筋疲力盡的身體,又被寒氣奪走體溫,變得更加沉重。可以的話,他很想現在就躺下來。

「小怪在的話,情況會好一點。」

昌浩說著,轉頭眺望著聳立在西北方的山影。天狗們居住的異境之鄉,就在那座靈峰「愛宕山」的深處。

希望颯峰回去後,可以早點把小怪和勾陣放回來。

然而,可想而知小怪會有多生氣,所以昌浩的心情有些複雜。雖然是場誤會,但還是惹惱了天狗。他實在不敢想像,在那一瞬間成為俘虜的小怪和勾陣,受到了怎麼樣的待遇。

忽然,溫暖的風包住了昌浩。

「哇?」

他看到顏色偏紅的鮮豔頭髮微微搖曳,纏繞在額頭上的領巾,也被風輕輕吹起而飄揚著。
火將的神氣很溫暖。

「現在覺得怎麼樣?」

「嗯,很暖和……同樣是火將,感覺卻比紅蓮的神氣柔和。」

聽到昌浩這麼說,朱雀笑了。

「最強神氣的強度當然與眾不同啊!好了,走吧,天貴。」

被催促的天一微笑著點頭。

不可思議的是,看著這麼自然地走在一起的兩人,就會湧現幸福的感覺。

抓住朱雀肩膀的昌浩,不由得喘了一口氣。神氣阻擋了寒風,不冷不熱的溫度與規律的震動使昌浩的眼皮變得沉重,再加上疲勞,就更沉重了。

身為人類的昌浩不能隨便進入愛宕鄉,只能等颯峰回去後,逐一向他報告疾風的恢復狀況,這樣他就可以放心了,只是──

「……」

聽見昌浩開始發出規律的鼾聲,朱雀與天一相視苦笑。

昌浩已經成長了許多,可是像這樣睡著時,看起來還是跟小時候一樣。

朱雀瞇起眼睛,想起晴明把才剛撐起脖子的嬰兒硬塞給騰蛇時,騰蛇一臉呆滯,笨手笨腳地抱著嬰兒的模樣。

天一從朱雀的表情猜出他在想什麼,用袖子掩住嘴巴,盈盈一笑。

就在這時候。

「──!」

兩人同時停下腳步,回頭望向愛宕山。

累趴的昌浩要恢復到某種程度才會醒來。

神將們神情緊繃地注視著山影。

「不會吧……」

臉色發白的天一低喃著。朱雀沉重地說:「可是,這種感覺的確是……」

同袍正面臨生命危險。

* * *

奄奄一息的小雛鳥,聲聲呼喚著躺在地上動也不動的巨大軀體。

「伊……吹……伊……吹……」

雛鳥發出微弱的啜泣聲,不管再怎麼拚命呼喊,巨大的軀體都一動也不動,沒有回應。

手掌朝上的獨臂佈滿了深紫色的斑疹。

比雛鳥大很多的粗大手指,就在一尺遠的地方。

雛鳥卻沒有辦法往前走,抓住那隻手。

──絕對不可以從這裡出來……

拖著身體爬行,好不容易爬到這裡的巨大天狗,使出最後的力量,把手上的雛鳥拋到了鐵柵欄裡的俘虜們身旁。

──那小子……一定會……在它來之前……

語尾分岔嘶啞,沒辦法聽完整,但雛鳥知道伊吹要說什麼。

它的侄子,也就是不在現場的護衛,一定會來找疾風。所以它要疾風在那之前絕對不可以出來,不管誰來都不可以。

可是……

哭泣的雛鳥顫抖著。

「為……為什麼呢?……」

急促的呼吸逐漸夾帶著痰鳴聲。已經遺忘的高燒與疼痛,又慢慢纏住了雛鳥的身體。

應該已經被陰陽師消除的異教法術,又襲向了疾風。

不,不只疾風,所有居住在愛宕鄉的天狗們,都出現了象徵異教法術的深紫色斑疹,擴散到全身。

施行這個法術的人,不是異教法師,而是──

「為什麼……會這樣……」

響起了咔噹聲。

雛鳥赫然抬起頭。

有天狗下來了,雛鳥下意識地往後退。

沒戴面具的天狗從石階走下來。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角川春之祝賀祭,漫畫、輕小說79折起,滿$399送20週年回憶滿滿L夾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春光全書系
  • 練情商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