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黃鳥
  • 定價:320
  • 優惠價:9288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折256
  • 再折扣6/17-6/18加碼|全館結帳滿千再9折(部分除外)
  • 【分級買就送】樂購日:分級VIP會員OPENPOINT點數最高5倍送,也可改選1%購物金(部份除外) 詳情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買了此商品的人,也買了...

上頁 下頁
 

OKAPI 推薦

  • 【譯界人生】景翔:第一個步驟,是想辦法進到作者的世界裡

    文/李屏瑤2013年03月27日

    從事翻譯五十年,景翔作品遍及小說和電影,他也寫詩、寫影評,擔任過《中國時報》副刊編輯、《民族晚報》編輯、《時報週刊》總編輯。即使是不特別注意譯者的讀者,也一定看過景翔的翻譯。他的能量豐沛,擁有大量的譯作產出,許多經典電影字幕,例如《越戰獵鹿人》《性.謊言.錄影帶》《當哈利碰上莎 more
 

內容簡介

英國衛報首作獎得主、紐約時報年度十大好書、美國國家圖書獎文學類決選
當代戰爭文學經典之作,語言簡潔優美如海明威,景物描繪之天才如麥卡錫

  《狼廳》曼特爾、《蘇西的世界》希柏德、《走夜路的男人》伍爾夫、《奇蹟國度》帕契特、《不能說的名字》克里夫、《與魔鬼共騎》伍卓、《大師》托賓、《鍋蓋頭》史沃福等作家一致讚賞的文學新星  

  莫非永遠是十八歲,永遠是死了的人。
  而我會帶著一個我無法做到的承諾活下去。

  二十一歲的巴特與十八歲的莫非,於美國出兵伊拉克前夕於軍中相識,兩個同樣來自維吉尼亞州的老鄉一見如故,巴特答應莫非的母親,會平安帶著她兒子歸來,但一年過去,只剩巴特獨自一人退伍返國。

  巴特歸國後生命彷彿被掏空,只要聽到狗吠、烏鴉啼,就彷彿遭受炮擊,手經常保持握著步槍的姿勢,人人當他是戰場英雄,他卻覺得曾經殺人的自己不可原諒,尤其不可原諒的是,莫非死了。更不可原諒的是,他隱瞞莫非之死,冒名寫了一封信給莫非的母親……

本書特色

  作者詩性的語言讓小說宛如一首長詩,對於人性的描寫既有各個時代的士兵面對死亡的一般性,也有當代戰爭的特殊性。

作者簡介

凱文.鮑爾斯(Kevin Powers)

  出生、成長於美國維吉尼亞州瑞奇蒙,畢業於維吉尼亞聯邦大學,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藝術創作碩士,其詩作獲米奇納獎學金(Michener Fellow)。二○○四年至二○○五年曾至伊拉克戰場服役,在摩蘇爾與塔法爾擔任機槍手。《黃鳥》是第一部小說,已售出十八國版權。

譯者簡介

景翔

  工科畢業,服役後曾從事電腦程式設計工作,後轉入新聞界,退休後延續自民國五十一年開始的翻譯工作,經手文類廣泛,用心與誠懇則始終如一。曾於華視頻道的《華視電影院》節目主持電影播放完畢後的影評單元,是許多愛電影的五、六年級生重要的回憶。

  重要譯作有:《瘋子、教授、大字典》《梭羅日記》《午夜情挑》《中性》《越戰獵鹿人》《猶大之窗》《最後的精靈》《毛巾頭》《惡搞研習營》《慾海有情天》《海柏利昂2》《順流而下》《父子影痴俱樂部》《英倫情人》等。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8879331
  • 叢書系列:綠書系
  • 規格:平裝 / 288頁 / 16k菊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一隻黃鳥
有著黃嘴
停在我家
窗臺之外

拿塊麵包
引它進來
然後打爆
它的腦袋……
──美軍行軍時傳統的精神答數

不知惡之將至,與忘卻過去之惡,是天性中慈悲的防衛功能,藉此當我們回想那些少數惡之日子時,我們的感覺不致重陷令人難過的回憶中,我們的悲傷也不會因一再重複而始終痛苦。

──湯馬士.布朗恩爵士(Sir Thomas Browne)

1
二○○四年九月
伊拉克尼尼微省塔法鎮

戰爭想在春天殺死我們。當草色綠了尼尼微的平原而天氣暖和之後,我們在城鎮外低低的丘陵地巡邏。我們很有信心地走過丘陵,穿過長草,像拓荒者一樣開出一條條路通到被風吹掃的林子裡。我們睡覺時,戰爭把它上千條肋骨在地上摩擦著祈禱。我們精疲力盡地向前推進時,它白色的眼睛在黑暗中睜著。我們進餐時,戰爭不吃,只以它奪得的果腹。它做愛,繁衍,藉烈火蔓延。

然後,到了夏天,戰爭想在暑熱讓平原上所有的顏色退去時殺死我們。烈日壓進我們的肌膚,而戰爭將它的子民沙沙作響地送進白色建築的陰影中。它讓一層白色籠罩了所有的一切,像一塊紗蓋住我們的眼睛。它每天都想殺掉我們。但是沒有成功。因為我們的安全是命中注定的。我們也不是命中注定會活著。事實上,我們命中什麼也沒注定。戰爭能抓住什麼就帶走什麼。它很有耐心。它不在乎對象,或是地區,也不在乎你是有很多人愛的,還是根本沒人愛的。那年夏天我睡覺的時候,戰爭來到我的夢裡,讓我知道它唯一的目的就是要繼續下去。而我知道它能予取予求。

到了九月戰爭已殺死了幾千人。他們的屍體以不等的間距躺在滿是坑洞的街道上,在隱蔽的小巷子裡,經人發現堆積在城鎮外的山溝中。臉部腫脹發綠,厭惡活著的東西。戰爭竭盡所能地想把我們全都殺掉,男人、女人、孩子。但是它還沒有殺死一千個像我和莫非這樣的士兵。秋天開始後,這些數字對我們來說別具意義。莫非和我一致同意,我們不想做第一千個被殺的人。要是後來我們死了,那就死了,可是讓那個數字去做別人的里程碑。

九月來臨時,我們都沒有注意到事情有所變化。但我現在知道我生命中一切重要的事都是從那時候開始的。也許在塔法鎮的光來得比較慢,那樣落在淡淡的屋頂輪廓線和黑暗中斜斜的步道。光照著城裡那些白色與黑色用土磚砌成,有鐵皮浪板或水泥屋頂的房屋。天空遼闊,有著像裹屍布的雲。一陣涼風從遠處我們巡邏了一整年的山邊吹來,吹過高聳在堡壘之上的清真寺尖塔,衝下鼓動著綠色遮陽篷的小巷,再到環繞在城外的空地上,最後撞散在四處有我們步槍伸著的房子。我們這一排在我們位於屋頂上的據點移動,一些灰色條紋襯在曙光尚未亮起的天光前。那時還是夏末,我想是一個禮拜天。我們等著。

四天來我們一直在屋頂的沙礫中爬行,因為踩到前些日子交戰時留下的彈殼而滑跌。我們把自己捲曲成奇怪的形狀,縮在塗白了的牆下各自的據點。我們靠安非他命和恐懼來保持清醒。

我把貼在屋頂的胸部擡高,靠在矮牆上巡視由我們負責的那幾畝地的世界。由我的小小綠色望遠鏡看去,田地過去的房子像在波動,在我們的據點和塔法鎮之間的空地上,到處都是過去四天裡交火中死亡的屍體,躺在灰塵裡,殘破而屈曲著,白色的袍服因為染血而變黑。有幾具在杜松樹和敗草間悶燒,一股混合了碳和機油的氣味令人欲嘔,那些屍體在清晨的新鮮空氣裡燒著。

我轉過身來,躲回矮牆後面,點了根菸,用拳曲的手掌擋住那一點櫻紅。我深吸了幾口,把煙吐向屋頂,煙散了開來,然後升上去消失了。菸灰長長地積在那裡,好像過了好久才掉落地下。

排上其他的弟兄開始在昏暗的晨光中活動起來。施大林抱著他的步槍靠在牆上,整個等待的時間裡一直時睡時醒。他的頭偶而往後一昂,馬上四下看看,看是不是有人逮到了他。他在漸逝的黑暗中對我百無聊賴地咧嘴一笑,伸出食指來,把塔巴斯哥辣醬抹在眼睛裡以保持清醒。他朝我們這一區轉過身子,肌肉很明顯地在衣物下鼓突緊繃起來。

莫非在我右邊的呼吸聲是一種穩定的安慰。我已經習慣於他不時會打斷節奏,訓練有素地把一口痰吐在我們之間那似乎愈來愈大的一潭黑水裡。他對我微微一笑。「要不要來一下,巴特?」我點了點頭。他遞給我一罐隨身包的大熊牌菸草,我塞進下唇裡,把香菸吐掉。濕的菸草辣得讓我流出了眼淚,我把口水吐在我們之間的那潭水裡。整個人清醒了。城鎮在清晨的灰色天光中清晰起來。越過地上那些屍體,房子裡有零星幾扇窗戶掛著白旗。因為黑黑的窗子四周還有破玻璃,使它們成為很奇怪的針織品。窗子崁進塗成白色的房子裡,在陽光中愈來愈亮。由底格里斯河飄來的一陣薄霧散開了,任何殘存的生命跡象都無所遁形,而從丘陵吹向北方的輕柔微風裡,代表休戰的白色破布就在那些綠色遮陽篷上顫動著。

施大林用手指點了點錶面,我們知道宣禮員不久就會從清真寺的高塔響起令人毛骨悚然的小調,號召信徒祈禱。這是一個記號,我們都知道這意味著,時間已經過去了。我們更接近我們隨著破曉和黑暗而來卻同樣模糊不清的目的。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博客來選書】★★★★★眾所期待,曼布克獎得獎小說《林肯在中陰》重磅上市★★★★★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圓神暢銷書展
  • 三采全書系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