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配合政策各項服務調整說明詳情

  • 免費有聲書
  • 每日簽到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年度百大加碼(飲食)
台灣會不會死?:一個火星人的觀點

台灣會不會死?:一個火星人的觀點

可購買版本(1)

  • 定價:320
  • 優惠價:9288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5折272
  • 使用購物金最高可抵100詳情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 分享
 

內容簡介

  為什麼國民黨要向麥當勞學習?
  民進黨的「去中國化」為何淺薄?
  民主獨夫在台灣是如何煉成的?
  台灣為何必須走「小國工匠經濟」?
  為何台灣擺脫「主權迷思」就能一飛沖天?

  上述提問,都和台灣身體出現的各種病症有關,
  這三種病分別是「封閉病」、「中國病」和「主權病」。

  台灣社會分歧嚴重、政府無能、國家處於空轉狀態。經濟停滯不前,若干產業陷入困境。台灣的世界觀非常封閉,社會保守自溺,淪落為亞洲第一村。何以會發生這樣的狀況?是政治民主化的必然代價嗎?作者一針見血的指出,台灣當前的問題,表面上是民主不成熟所致,實際上則是台灣體內的「封閉病」、「中國病」以及來自外部但進入意識深處的「主權病」使然。台灣的體制、文化和身體裡,還殘存著這三種病毒,所以台灣才會陷入此般境地。

  作者尖銳發問:今天,清朝皇室已經消失100多年,台灣所謂的民主化也已經20年,但請問,台灣政治人物,不分藍綠,腦袋中的朝廷意識、長官意識消除了嗎?台灣人民腦袋中的百姓意識洗掉了嗎?台灣的選舉,是不是還停留在一人一票選父母官的原始階段呢?人民是不是還只把自己當成老百姓而非公民,期待「民主」的結果就是傳說中的包公清明斷案、媽祖無限慈悲?

  小小台灣,只有三萬六千平方公里,卻仍然穿著中國傳統的「中央/地方」行政大衣,藍綠政黨都還背負著「中央黨部/地方黨部」的沉重框架,是不是很中國?包括林益世案在內的各種案件所透露出的政治弄權及官商交易,是不是也很中國?即便是好不容易建立起的民主機制,卻被修憲成世界獨有的大總統獨夫體制,內閣只能唯唯喏喏,難道這不中國?國營事業的種種弊端,難道不也是很中國?

  此刻,正值中國大陸強勢崛起,來自對岸的強勢力量透過各種管道,並形成跨海峽的政商聯盟,更加侵蝕了台灣的病體。並在這一背景下,台灣需盡快醫好自己在制度、文化、思考方式的「中國病」,需要進一步「去中國化」,脫變成華人世界文明的領頭羊和看門人,否則台灣會不會「死」,會的。物理上的台灣永遠存在,心理上的台灣正處於民主化以來的最大危機階段。

  而台灣的生與死,也會牽涉到中國大陸的生與死,甚至牽涉中華文明的長遠出路。因此兩岸之間的關係,在此意義上是病友關係。誰先治癒病體,誰將在未來的文明空間獲得更大的主動。目前,香港的實踐驗證出一國兩制的侷限,台灣的分歧也彰顯出一中各表的困窘。作者指出,建立在主權理論之上的解決方案,必然陷入主權死結,動彈不得。台灣應該利用自己的自由電子般的無主權身份,率先提供不同的價值。

作者簡介

范疇

  中國及兩岸問題專家,著有《台灣是誰的》《中國是誰的》《大拋錨》等書。他也是《亞洲周刊》《新新聞》等報刊的專欄記者。

 

目錄

寫在前面的話

序言
台灣真的會死嗎?
村落化與賴皮症
攤派時刻5年到來
台灣的共業
告別村落性,找到世界性

第一章
台灣的第一種病:「封閉病」

1.1 何謂「封閉病」?
亞洲第一村的台灣
是老百姓?還是自治公民?
走出封閉,不做阿斗之國
台灣「轉大人」:不做順民或刁民
既是公民,也是平民

1.2「封閉病」病例報告
教人民沖馬桶的政府
台灣的減肥觀還很落後
國民黨為什麼要學習麥當勞?
為什麼「美食部」不亞於文化部?
被忽視的奢華手工經濟
把世界拉進台灣綜藝文化
可惡的台灣大人
IT工程師更懂台灣政治
被家教綁架一輩子的總統
當良心遇上權力
台灣為什麼留不住人才?
「民意」也是赤字推手
精英主義,還是民粹主義?
不到台灣,不知「文革」可以用選票搞
下樑不正上樑歪
「老百姓」應不應該享受一人一票?
當公平正義成為神主牌
台灣,打左燈,向右轉
呼喚野百合,打破政經僵局

第二章
台灣的第二種病:「中國病」

2.1何謂「中國病」?
台灣的中國代價
台灣其實很中國
什麼是「中國病」?
最大的「中國病」:官僚體制
一人一票能治愈「官僚中國病」嗎?
為什麼台灣人等待包公、期待媽祖?
官僚病不治,將拖垮台灣
下一場大地震:階級衝撞
階級對立的主因也是官僚病
當政治不再好笑時
台灣,你已經別無選擇

2.2「中國病」病例報告
公務系統「福利攻防戰」為何陷入僵局?
台灣姓「公」,還是姓「私」?
不公不私,又公又私的兩棲動物
誤闖臺灣叢林的創造力小白兔
「地方自治」是個偽概念
如果台灣面積放大三倍
台灣將敗於恐龍精英框架
人才不足,台灣撐不起大政府
台灣需要「小國經濟工匠」
台灣的經濟公路為何也塞車?
國有「二奶」:財政負擔之源
台灣不能學「雙軌制」
兩岸領導學ABC
當台灣的1%遇上大陸的1%
台式拋錨vs.中國政治拋錨
台灣的1%對上99%
民主2.0:台灣的抉擇
台灣是政府,還是政權?
民主獨夫與修憲
黨府不分,台灣不是憲政國家
革命情操妨礙民主
政治空間喪失,台灣民主會死
結構敗壞,還是領導失格?
「政治心鬼」控制台灣

第三章
台灣的第三種病:「主權病」

3.1何謂「主權病」?
西方的觀念病毒
台灣會被「主權掛帥」玩死
中國也有主權病
兩岸關係是病友關係
台灣是癌細胞,還是幹細胞?
主權論者,必然走上強權論
世界,就是四合院
台灣為何沒有內生的安全感?
何妨摸蛤兼洗褲?

3.2「主權病」病例報告
馬英九放棄了世界文明空間
兩岸關係不能再兩岸
中國新論述決定2016-2020
台灣,亞洲正常化的價值中心
台灣,不能只做第一島鏈的好學生!
鼓勵「日獨」,才是中國的上策
把釣魚台礦權列入ECFA談判
孫中山,你真厲害!
當紅衛兵遇上「抗世代」
呼喚兩岸比較政治學
一個未來中國,兩岸求「異」存同
中國的風險:未來一百年的平庸化?
六個地球,六個中國
產權是一切改革之錨
台灣這個地方!
用人類尺度的夢想解決台灣的問題

後記
設想台灣2050
呂洞賓在世也改變不了的事實
突破來自「不講理」
世界大勢的苗頭
絕對主權、普世價值快速蒸發中
人類怎麼辦?歐盟告訴你
台灣:自由電子的肥皂箱
中國大勢的苗頭
兩個都不要,那它怎麼辦?
我是自由電子,但你是自由軌道嗎?

 

序言

台灣真的會死嗎?

  村落化與賴皮症

  近幾年來,台灣的動力及社會氣氛急轉直下,內部交征戰,對外乏力氣。大議題旁徵博引,實則原地打轉;瑣碎事件無限放大,實則茶杯風波。台灣正在急劇的村落化,若沒有驚天一雷,台灣將進入一種鎖死的狀態而無法自拔。村落化,有幾個特徵。價值上,進入零和狀態(Zero-Sum),精神上,進入自我中心及自戀,行為上,勇於內鬥而怯於外伸。台灣並不是一向來就村落化,否則不會有過去的種種成就;即使在今天,我們還可以看到許多對世界化的渴望,但是這種沖勁已經大大地被村落化的慣性所壓抑。村落化,逐漸成為台灣社會的主流,正在以種種「政治正確」的氣氛打擊著僅存的一絲世界化沖勁。

  大多數人會把台灣之所以日益村落化,歸咎於「中國的打壓」。但這只是一個很順手的理由,經不起檢驗。事實上,台灣人把「中國打壓」當成第一理由或唯一理由,本身就是一種村落式的反應。台灣人怕打壓嗎?怕逆境嗎?如果打壓和逆境可以把台灣人按捏在地,那麼30年前的經濟起飛是從哪裡來的?20年前的政治解放又是從哪來的?

  台灣的村落化,確實和中國的崛起同時發生,後者的崛起速度,就是前者的村落化速度。但是,「同時」這個現象,不一定就是「因果」關係;基本的科學思考告訴我們,把關聯性現象解釋成為因果關係,就是人類一種最根本的愚昧。例如,夫妻鬧翻,雙方總是認為對方是「因」,而自己的不愉快是「果」;事實上,在絕大多數的情況下,一對夫妻在相識之前,早已有各自的性格缺陷及情緒的陰暗面,而婚姻中的種種糾紛、痛苦,不過是那些早就存在的因數之間的關聯激化罷了。但是,人們卻會很順手地把自己的本質缺陷賴給對方,這就是為什麼在一場失敗的婚姻下,多數人會認為一切都是對方造成的。賴得越徹底的人,就越無能反省自己的問題,病況嚴重者,甚者臨到終老,都不瞭解自己就是問題的一部份。

  這種把一切歸咎於「對方」的「賴皮症」,倘若發生在一個社會,問題就大了,用台灣人的語境來說,就是「代志大條了」。社會內部形成互賴的「對立方」,對外則共賴;所有不利事件或痛苦經驗,都拿環境中發生的關聯性事件當作原因來「解釋掉了」,結果就是越來越自我中心,越來越自戀而難以自拔。

  賴皮症若發生在一個民族,那就是偏激的民族主義;若發生在一個文化,那就是沙文主義;若發生在一個文明,那就是這個文明沉淪的開始。

  孩童的腦筋急轉彎遊戲會問:豬八戒是怎麼死的?答案是:笨死的。套用這妙語,我們可以問:社會是怎麼死的?國家是怎麼死的?答案是:賴死的。

  台灣若會死,它會怎麼死?台灣或許真的會死,但是我們不能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台灣現在不高興,但若台灣人繼續用「中國打壓」作為台灣不振、台灣村落化的原因,而無能檢查自己身上背負的性格缺陷、情緒陰暗面,那麼台灣將永遠成熟不起來,永遠孕育不出真正的主體性,更談不上世界性的出路。如此之下,狼就真的來了,中國的打壓就要真正的生效了!台灣若有朝一日香港化,次要的原因是來自中國的打壓,主要的原因是賴皮症而引發的自我村落化。

  台灣沒有賴皮餘地  攤牌時刻5年到來

  拒絕面對,就是賴皮。台灣當然不是世界上唯一會陷入賴皮症狀的國度,但是台灣可能是世界上最沒有賴皮餘地的國度。希臘賴皮,歐盟會幫它;以色列若賴皮,美國撐著它;美國若賴皮,全球為它買單。但是,孤懸海島台灣若賴皮,地球上只有中國大陸會插手,而你我都知道那代價。

  台灣會怎麼死?台灣會賴死。這當然是隱喻的說法。物理上的台灣不會死,但是精神上的台灣可能死。一個國家的精神死亡,用不了太久,一代人就夠了,也就是30年時間,連50年都用不上。30年的一半,也就是15年,可以稱之為「死亡交叉點」,過了這交叉點,必須用三分力氣才可能挽回一分精神。觀諸近兩年的台灣快速村落化現象,加上外部大環境壓力,台灣極可能已經到達了這個死亡交叉點。若再不誠實地檢討自己村落化的病源,接下來,台灣精神會急速滑坡,可能會讓你我驚悚不已而開始懷念今天。

  從現在到2017年,是台灣是否永世村落化的關鍵年份。在內部,2016的大選年前後可能就是台灣的攤牌時刻。這裡指的不是表面上藍綠政治版圖格局的攤牌,也不是台灣選民對兩岸態度的攤牌,而是廣義的台灣社會,在經歷了過去20年的波折之後,對自身定位及價值走向的一次大攤牌。這場大攤牌,將決定未來的台灣是蒸蒸日上,還是江河日下。事實上,倘若台灣的選民在2016年份還無法跳脫藍綠格局和兩岸議題,台灣的精神死局就已經確定了。

  在外部環境上,2017年前後將是中國大陸政治的攤牌時刻,那是中共19大的年份。世人原先以為,2012年份的中共18大是中共政權在龐大社會壓力下轉型的時刻,結果並未發生,然而轉型的能量還在持續積蓄中。從2013年開始的5年,將是中國政治、經濟、社會天翻地覆的時期,現在沒有人能預知其結果,但是其結果將在中共19大之前攤牌。基於台灣當下經濟對大陸的依賴程度,以及兩岸關係對中共保護政權的政治作用,大陸內部的攤牌過程中的起伏震盪,無論其方向如何,勢將一波一波的衝擊台灣。在強烈衝擊波下,台灣內部的攤牌過程將被扭曲,很有可能就一失足成千古恨。

  台灣的共業
      
  從表面上看,台灣好像百病齊發;經濟結構因為過度依賴大陸而失衡,GDP增長但未惠及勞工,薪資退回14年前,物價上漲,政府高官貪瀆弊案頻頻爆出,軍公教勞保面臨破產壓力,政府政策搖擺變化,民間各式抗爭不斷,總統遭人丟鞋,學生在立法院羞辱教育部長,民意代表面斥閣員如斥下人。這些迸發出來的幾乎讓人精神錯亂的局面,令人感到,台灣的攤牌時刻已經迫近。

  過去有人說,這是藍綠惡鬥的後果,也有人說,這是民主化過程的代價,還有人說,這是台灣在中國打壓之下無法以主體性凝聚社會的結果。這些說法都有道理,我相信,各方人士在心平氣和之時,也都會同意台灣亂象中確實有上述幾方面的因素。但是,為什麼在大家都有若干共識的情況下,台灣沒有往前走一步,反而亂象越演越烈呢?

  事實上,亂象激蕩中的每一方,沒有一方是為了搞垮台灣,他們都希望台灣更好。但同樣也是事實的,每一方都在擔心,台灣可能會被搞垮。這真奇妙,幾股善意放在一起,最終的結果卻是大惡,這真是台灣式的悲劇。

  各方的善意卻變成惡果,這其中必然有某種共業,某種台灣人至今還未浮出意識表層的心理共業。「百病齊發」只是表像,共業才是病源。找出病源,也就是心理共業,面對它、討論它,台灣人的價值觀才會理清。

  告別村落性 找到世界性

  六十幾年來的台灣,幾經世道風霜,表面上,社會建構已經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似乎已經踏上了現代化和民主化的不歸路。然而,在文化的最底層、在人民心理的最底層,台灣人對「應該做怎麼樣的一個人」這個人類最原始的困惑,還沒有找到安身立命之處。台灣人對於如何自處於世界,還沒有找到定位。台灣人雖然追求主體性多年,但是目前還停留在尋求外來肯定的階段,還沒有真正進入內生肯定的階段。這就好像一個人,如果其自我價值立足在別人的肯定上,自然就難以做自己。這解釋了為什麼台灣在失去國際承認之後,就急速地朝向村落化沉淪,失去了世界感。這又很像一個人被沒收身份證之後,就自覺矮人一截,出門都低著頭,只有在自己家裡和家人吵架時,才感覺到自己完整存在,久而久之,就喜歡留在家裡吵架了。

  為了讓台灣活起來,為了讓台灣告別村落性、找到世界性,台灣必須在攤牌時刻到來之前,誠實面對它身上的三種病;這三種幽微的病,處處制約了台灣的進步,不論在政治上、經濟上還是文化上,都構成了一種玻璃天花板,把台灣置於一個自我意識的封閉罎子內原地掙紮。這三種病,一曰「封閉病」,二曰「中國病」,三曰「主權病」。在台灣特殊的歷史環境中,這三種病已經交互影響,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使得病症更加複雜及詭異。

  台灣如果死,將死於這三種病;台灣如果活,將因為治好了這三種病。而距離攤牌時刻,只有5年。

  國民黨為什麼要學習麥當勞?

  台灣還有百分之四十到五十的人,無法認同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幟,還有從國民黨黃埔軍校訓詞而來的國歌。有了這兩項不認同,自然很難認同「中華民國」的國號。看吧,在大陸還沒有能力對台灣真正實施一國兩制之前,台灣內部在認同問題上就已經一國兩制了。

  符號的認同,人類的大事也;符號的認同,可以興邦,也可喪邦。歷史上,更改政治符號,幾乎就意味著流血。幸好,現代人在符號變更這門學問上,開發出了新的一套技能,它就叫做「品牌重新定位」(re-branding)。舉一個大家耳熟能詳的例子,麥當勞(MacDonald’s)在二零零六年將其沿用了數十年的貼著店名的 M,修改為更為圓融、不貼店名的M,而MacDonald’s 的名字還是MacDonald’s。為什麼它要改變M 這個招牌字母呢?新的就一定比舊的好看嗎?那可不一定。

  麥當勞改招牌字,為的是藉由一次無人可以忽略的視覺經驗,告訴全世界:我不一樣了,我要重新出發了,你等著看!店名不用改,麥當勞叔叔也不用改,改一個顯著符號就可以了。

  是國民黨大,還是中華民國大?今天的台灣還處在國民黨就是中華民國的黨國時代嗎?國民黨如果真的為了中華民國,就應該主動收起傲慢,大聲的對世界說:國民黨只是中華民國的一個政黨,國民黨不是中華民國。

  同意嗎?那麼,為什麼中華民國國旗上,畫著那麼大的一個國民黨黨徽?憑什麼民進黨、台聯黨、新黨、綠黨還有無數的其他政黨,要舉手向國民黨的黨徽敬禮?

  答案只能有一個:要不中華民國改國旗,要不國民黨改黨徽。你說,應該改哪個?國民黨大,還是中華民國大?

  國民黨改黨徽,不過是它政黨內部的事,只要主席及中常委有見識、有魄力就行,一天就解決了,不用動到憲法,也不會傷及任何其他人的感情。然而,就這一個小小的動作,就可以讓台灣所有的人,從此不帶保留的向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敬禮。

  國民黨內的年輕中常委們,你們是年輕的一代,本來就應該向世界宣佈,你們不一樣了,你們要做不一樣的大事。你們的心情,應該是像當時麥當勞的新經營層一樣,你們需要一個改變,通過一個沒有人可以忽視的符號動作來開啟你們的時代。今天主動做出這個改變符號的動作,這一屆的國民黨將歷史留名;今天不做,你們將繼續揹負黨國意識遺毒的罪名。

  變更黨徽何等大事?倘若因此而失去了黨員認同,那還得了?不著急,麥當勞叔叔已經替你想好了,只需要把十二個菱角圓潤化就可以了,大小比例不變,顏色不變,保證所有黨員一見都認得。

  國旗的認同障礙解除後,就可以處理國歌問題了。這個好辦,不需要修憲,立法院就可以了。國歌,也只需要動一個字,把「吾黨所宗」的「黨」字改動就行了。改成「人」,或許是個不錯的建議。或者,如既往智者所建議,將「吾黨」改為「中華」。改一個字或兩個字,倒是可以在立法院中吵一吵,為這個打打架拉布條,值得。國旗、國歌的認同障礙消除後,其他議題該吵的還可以繼續吵,但是台灣社會,尤其是年輕一代,就可以共奔前程了。

  國號、國旗、國歌的認同問題,當然只是台灣立足於世界這個問題的一部份,此外,還有你我都知的大問題。然而,「品牌重新定位」這套學問博大精深,其間還有許多值得我們發揮之處。例如,彼岸其實對「中華民國」這個品牌並不排斥,他們排斥的是這個品牌的英文版本,Republic of China。這還得了,世界上只有一個China,台灣怎能叫China?其實解決這問題很容易,中華民國的英文稱呼可以重新命名為中文拼音的 ZhongHuaMinGuo ,或者 ZhongHuaMinGuo in Taiwan。「中華電信」的中華二字,不是老早就由China改名為ChungHwa了嗎?再如,大家還記得索尼公司與愛立信公司放下前嫌而合創的國際品牌嗎,Sony-Ericsson?

  國民黨,你該從意識深處革新了!不能老是陷在封閉傳統的思維裡,陷在「自古以來」的舊情綿綿當中,而應該拿出「自古以後」的雄心及氣魄。這裡以一個大陸網路上的笑話結束本文,與台灣人共勉。這個笑話是:老師問學生,如果你可以選擇,在中國歷史上你最希望活在哪個年代?學生答,我希望活在晚清。老師大驚,問何以不選漢唐而選晚清,晚清不是很沒落腐敗嗎?學生回答:因為若活在晚清,民國,就不遠了!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8845497
  • 叢書系列:兩岸橋
  • 規格:平裝 / 288頁 / 15 x 21 x 1.44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第一章】
台灣的第一種病
「封閉病」


何謂「封閉病」?

亞洲第一村的台灣


台灣早年的歷史,就是一段封閉史。孤懸海島上的原住民自不待說,400餘年前的大陸移民,企求的也是一個封閉的生存地。而荷蘭勢力的短暫入侵,也從來沒有打開過台灣的封閉,而只是偶然成為大航海時代的一個補給點。清朝,也從來都將台灣視為一個封閉地區在治理,它只是中央帝國的邊陲。日本殖民五十餘年,儘管實施皇民化,事實上也將台灣當作一個封閉的自治區來管理。老國民黨政府退守台灣後,才第一次讓台灣開始具有國際性,然而那些國際經驗,也完全壟斷在政權手中,99.9%的台灣人,不分原住民、閩客還是其他省源,還都是封閉文化下被統治的子民,一種以放棄自由意志來交換政府父權安排照顧的「老百姓」。

一直到了上世紀70年代,普通的台灣人才得以藉由經商、留學而接觸世界。細想一下,今天台灣最現代化的一批人,他們家族幾代來累積的世界經驗,可能也就不超過40年。儘管這一代的生活起居可能已經強過西方普通人,美食、紅酒、雪茄,樣樣都行,摩登的生活方式,樣樣都通,但是,他們在世界觀、國際感上的第一反應,很可能還比不上柏林市的一個計程車司機,或者倫敦市的一個普通公務員。而台灣的普通民眾,雖然獲得了豐富的外在世界的資訊,但那大多是電視畫面上看來的,或者來自淺度的旅遊,沒法和自己作為一個人的價值產生切身感。簡而言之,台灣的世界感是朦朧的,世界大事縱然知曉,也多是霧裡看花,只要不是發生在台灣內部,無論多麼嚴重,皆屬花邊新聞,而發生在台灣內部的社會瑣事,談論起來卻像世界大事。

在封閉傳統之下,台灣人不但世界感缺乏,連亞洲感都很弱。不但奧運時如此,連亞運舉辦時,台灣媒體上都只報導台灣選手的表現,好像亞洲只有台灣一家。自從林書豪一舉成名之後,全世界的籃球明星在台灣的媒體上就只剩下林書豪一個人了。放大來看,台灣有點像當年的眷村,在封閉下自成一格地變成「寶島一村」,整個台灣在亞洲,就是自成一格的封閉的「亞洲第一村」。村民很自豪,也很有人情味,觀光客也喜歡來這看看風土人情、品嚐下各色小吃。

這樣陳述,無非是想指出一個事實:台灣從封閉文化體系走向開放文化,不過才40年的歷史。即使是一個個人,40年的時間都未必能夠使他在心理上真正打破封閉而徹底開放,何況一個社會,一個國家?今天台灣的種種不協調,固然有藍綠惡鬥、民主不成熟、中國打壓等等因素,然而,最底層的原因,應該還是自我心理上的。走到今天,台灣已經到了一個心理分水嶺,不然就得走出封閉、邁進世界,不然就退縮回自我保護的小天地。在這一分水嶺上,它的心理掙紮是激烈的,對於真正開放的恐懼和不安全感是實在的。

是「老百姓」,還是「自治公民」?

對於台灣的現況,社會精英、媒體是矛盾的心態:一方面,他們察覺到台灣缺乏世界性而導致競爭力低落,另一方面,他們又對台灣與世隔絕的村落性感到自豪。他們對台灣的評論,因而有了一個這樣的公式:首先是怒責政治跟不上時代的種種「恐龍作為」,痛心社會大眾的思想落後,然後話鋒一轉,讚歎起台灣社會豐富的人情味,人民純樸有禮等等。

社會上對政府的態度,也可以佐證這種矛盾性。例如,這兩年台灣經濟不振,馬英九政府手足無措,媒體及民眾竟然開始懷念起照顧百姓的蔣經國時代!卻渾然不覺,在蔣經國時代裡,老百姓是不可能如此面斥政府的。這種又要蔣經國時代的照顧老百姓,又要現代公民社會下的一人一票、言論自由,真是荒謬性十足。

種種矛盾現象,凸現了今日台灣人既渴望開放下的自由,又懷念封閉下的安全感這種底層心理情結。這個情結,導致了台灣人民經常性地「端起碗吃飯、放下筷子罵娘」,拿著落後體制下的好處,同時要求體制現代化。這種「統統都要」的情結,其實相當中國,中國人素以現實而狡詰著稱,一桌大菜,嘴裡嚼著一塊,筷子夾著一塊,眼睛盯著一塊,腦中還想著一塊;台灣人則嘴巴嚼著自由,筷子夾著選票,眼睛盯著對方短處,腦中想著封閉體系下的政府照顧。台灣人,其實很中國人,寧可自我矛盾也不願意向自己攤牌。

但,這種又要自由又要保護的日子,台灣人可能享受不了多久了。台灣已經面臨攤牌時刻:要開放,就得放棄封閉文化下對體制照顧的期待;要保留封閉文化下的體制照顧,就得犧牲至少部份自由意志。換一種說法就是:要開放,就得放棄做「老百姓」,轉而進化成為有自治能力的「公民」;要繼續做被照顧的「老百姓」,就得接受「官方」政策安排的風險。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世界,再翻轉】_舊問題,新衝擊,國際政經展66折起! 10/25~12/31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美味童書
  • 資訊月
  • 人物傳記展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