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美男十二宮6:江山代有美男出(新修版)

  • 定價:240
  • 優惠價:9216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折192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內容簡介

  女尊天后「逍遙紅塵」引領風潮代表作!
  橫掃晉江總榜、當當網青春文學榜、金石堂與博客來文學新書榜!

  原只想和子衿來場溫馨平靜的重逢,卻引來驚人祕密!
  神族少主之爭、九音皇權之爭、眾美男的感情之爭……楚燁愛情事業兩頭爭!

  「神族少主是母親留給我的位置,我不會讓心術不正的人坐上。我的性命不是用來捍衛神族,而是捍衛母親留給我的最後一份禮物,僅此而已!」

  ★與《夢迴大清》、《綰青絲》、《青蓮記事》並稱「網路四大經典後宮文」!
  ★完整呈現的全新修訂典藏版,不論是否上網看過,現在更值得重新翻閱!
  ★晉江積分破2億、超過1,170萬點閱率、2萬則書評討論!
  ★網友自製MV、繪圖、遊戲……造成一股美男旋風,至今google「美男」關鍵字即會出現詞條「美男十二宮」,網路人氣爆棚!

  隨書附贈1:逍遙紅塵加寫全新「有夫有子的幸福生活」獨家番外!
  隨書附贈2:貓君笑豬精心繪製「葉若辰,你別亂學功夫!」拉頁海報
  隨書附贈3:加大版書衣,「人物款」與「簡約款」裡外兩款封面任君選擇

  「子衿,你好嗎?」
  「好。他們也好嗎?」
  「身邊的,很好。」
  「還有不在身邊的嗎?」
  「他剛才告訴我,他很好。」

  楚燁一行人來到「九音」參加南宮舞星的登基大典,典禮上各方反對勢力蠢蠢欲動,南宮舞星人單勢孤,楚燁只好答應擔任將軍一職,幫他鞏固皇權。大典後,楚燁赴子衿之約,卻意外發現子衿身邊帶著孩子,更差點因為飲下楚燁所敬的酒而喪命!楚燁救回子衿後才知自己始終沒有忘懷當年的情,但子衿卻已嫁為人夫還生了孩子,她只好在神族護衛莫滄溟的帶領下,黯然前往神族,和任綺羅一起接受少主身分的測試。

  面對少主之爭,長老們提出誰能在一年內取得最多的「血印符」誰就取得族長資格。血印符是四國國君向神族效忠的血誓,楚燁在一無所知的情況下,卻因為莫滄溟的幫助,讓她扭轉劣勢得以和任綺羅一較高下。

  此時,楚燁事業愛情兩頭忙,她不但要讓幽颺放下罣礙願意與她攜手一生,還要想法子重新把子衿娶回家,偏偏還有個迷糊少年追著她要以身相許……

  猶記那年初見面,春風依依楊柳飄,四目相對情根種,
  你的溫柔你的笑,成了我最好的療傷藥。
  當年的人、當年的酒,卻不是當年的情意了……
  但,親親子衿,悠悠我心;無論時光荏苒,你還是你,還是我的子衿……

  【名詞解釋】
  何謂「女尊文」?

  根據百度的詞條解釋,此為「女尊男卑」的簡稱。網路上主要有四種女尊文:第一種,遵循古老的法則,母系社會那種奉行婚制度上的女尊男卑。第二種,將男尊女卑倒過來,女人娶男人(可多娶),女人主外男人主內,男人要絕對服從女人。第三種和第二種很類似,是屬於小說式的女尊男卑,女強男弱,其主要展現在體力上、男人生育、遵循女婚男嫁的規則。第四種,女兒國版,女人被奉為神的化身,占社會主導地位,統治男性,沒有婚姻制度,男人的社會地位遠低於女性。

  總而言之,「女尊」必須是女性社會地位高於男性,才能算是真正的「女尊」,而很多人把「女強」和「一女N男」也籠統地歸為「女尊文」,這是一個誤解。

作者簡介

逍遙紅塵

  自稱某狼;讀者第一次通常喚狼大、數日後變破狼,最終定格為殺破狼,據說後母行為導致無數人咬牙切齒揪狼毛。實際上是超級無敵悲劇體質,三不五時就會上演掉水坑、卡鞋跟、臉著地、撞玻璃的情節。

繪者簡介

貓君笑豬

  死宅宅,自由插畫師。
  畢業於川音美術學院油畫系。
  愛貓一族。喜歡音樂、旅遊,愛好一切美食。
  曾為簡體版《星沉雁遠》《金風玉露》《簫月傾城》《幻想縱橫》等小說繪製封面。
  出版過個人畫集《曉見》。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2298459
  • 叢書系列:癮閱讀INread
  • 規格:平裝 / 368頁 / 16k菊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十五滿月會子衿

正月十五,夜。

我腳步停在「滿月樓」的門外,耳邊是小二不斷的招呼聲,看著滿樓的燈火輝煌,竟然有些卻步。

「滿月樓」,多麼應景的名字,正月十五的滿月剛剛爬上樹梢,多麼好的節日,團圓滿月。可我,卻沒在家裡陪伴我的愛人團圓滿月,跑來這個地方見一個我不知道該稱之為什麼人的人。

並非不滿,而是數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交纏著,揉擠著,偏又堵在喉嚨口,出不來下不去。

就像晚飯吃多了湯圓,鼓脹了肚子,憋足了煩躁又發洩不出。

終於,我還是邁開腿,坦然的走進了「滿月樓」。

剛進門,就有小二打扮的人迎了上來,對著我低頭哈腰的表情中,聲音極輕,「可是任將軍大人?」

子衿既然請了我,準備工作應該早就到位了吧?微一點頭,她低首在前面引路,「將軍請隨我來。」

在迴廊間穿行,一直走到最裡面的一間門前她才停下了腳步,「將軍請。」轉身離去。

這裡很靜,靜到幾乎聽不到外面嘈雜的聲音,靜到我能聽到房間裡人的細細呼吸聲。

他,已經來了。

自從接到他的那封邀約信,我不可否認每每想起這個約定,我的心都會不由自主的跳快,隱隱浮現的念頭竟然是有些期待。可是在那日驛館外,我看到了他和赫連冰桐的依偎前行,看到了赫連冰桐對他的溫柔體貼,一瞬間彷彿失去了什麼。

失去的是那個我心中的子衿,溫柔的三月春水。

即使不見,即使他說要嫁人,不見到就不會難過,他永遠都是那個兩年前的樣子存在我的記憶中。見到了,心中的影像破滅了,不得不回歸到現實,那份期待中的悸動也變成了酸澀。

相見不如不見,不見期盼相見。人總是這麼矛盾,自我糾結。

手貼上門板,輕微的吱呀聲中,木門應聲而開。

暖暖的熱氣迎面撲了過來,夾雜著淡雅的香氣,燭光晃動中,桌前背對著我的碧色人影慢慢回過臉。

猶記那年初見面,春風依依楊柳飄,四目相對情根種,他的溫柔他的笑,成了我最好的療傷藥。男子的馨香,屬於他的味道,將記憶瞬間拉回到了三年前。

那一夜,芙蓉帳暖。

那一夜,春宵苦短。

那一夜已經成遙遠,人卻近在眼前。

還是那俊美無儔,還是那淺笑春風,還是那柔情似水的笑,還是那優雅有度的翩翩風采。未變,子衿的一切未變,比之當年更加的貴氣,更加的雍容。

有些貪婪的看著他的臉,才發現那個被我壓抑在心底兩年的容顏竟未曾真正的忘卻,他的一切都那麼清晰的和曾經的記憶重疊著。

「王爺來了。」一聲低語沒有驚詫與激動,都那麼淡淡的,彷彿是我回到宅院時他正在房中撫琴溫酒,我推門而入他抬首招呼。

解下身上的輕裘,依稀又回到了兩個獨處時甜蜜的溫存時光,我靜靜的把大氅掛在衣鉤上,看到他攏了攏衣衫,揮手把門關上。

房間裡很暖,燃著炭火小爐,他卻披著擋風雪的裘氅,厚重寬大的裘氅淹沒了記憶中他清瘦的身形,雪白的狐毛繞在頸項,更給他增添了幾分華美和高貴。

路上,我無數次的想像著與他見面時的情形,猜測著自己究竟是會激動,還是會失望,或者……

沒有,什麼都沒有。

行路時不斷跳快的心,踏上樓梯時隱隱的急切,到門口時的踟躕,都在瞬間化為平靜,全然的平靜。我甚至都沒有客氣的叫他一聲堂主或者問好,連最客套的拜年話都遺忘在了腦後,我只是拿起炭鉗挑了挑小爐中的炭,讓那火焰升騰而起才抬頭微笑,「還冷嗎?」

他含笑搖頭,慢慢走到桌子對面的位置坐了下來,這才輕輕解開大氅,卻不是完全的脫下,而是半側著掛在身上,從脖子到大腿,拉出一道優美的弧線。

「酒剛剛溫好,菜雖然備了,但是今日是十五元宵,王爺應該吃過了吧?」玉珠流線,斟滿我面前的杯子。

酒杯很薄,酒壺很精緻,精緻到幾乎能與宮中的玉盞相媲美,可我的目光卻被那執壺的手吸引了。在相處的歲月中,都是他溫酒熱菜,細心的為我布好一切,在我不正經的手指亂動中陪我吃著晚餐,其中更是少不了閨房哺酒的香豔。

拈起酒杯,彷彿拈起了當初的溫情脈脈,「莫要叫我王爺。」

他點頭,有禮有度,「是子衿唐突了,您如今已是『九音』之將,任將軍莫怪子衿失語。」

不是王爺,卻也不是楚燁了。

我隨意的抓起桌上的象牙筷子,「說起來我還真沒吃,謝你細心。」

他有些意外,不過在眼中一閃而過後很快的被掩飾了,我輕笑,「你提前一個月約我一頓飯,既然答應了怎能吃飽了來?」

早發現桌子上的菜都是我平日裡喜歡的東西,做的也精緻漂亮,在以為我會吃飽了而來的情形下還能有這份心思,我又怎麼能不賞臉。挑了一筷子的涼拌萵筍絲,放在口中細細咀嚼,讚賞出聲,「子衿的手藝果然一如當初的好。」

「您居然能嘗出是出自我的手。」他笑了,不是那種培養出的完美笑容,而是從眼神中透露出的笑意。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電競小說傳奇經典,新版包裝重新上市!《全職高手01~07 特裝版》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週年慶
  • 共和國全書系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