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腹語師的女兒

腹語師的女兒

  • 定價:320
  • 優惠價:79253
  • 優惠期限:2019年08月31日止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優惠組合

 

內容簡介

  青少年小說家林滿秋超越顛峰、最新魔幻寫實心理小說
  歷經失去母親的孤獨與悲傷,
  柳兒終於等到父親流浪歸來!
  一個來自南美洲古墓的陪葬布偶,
  從此改變這對父女的人生……

  無法啟口的溫柔父愛,只能藉由古墓娃娃詭祕道出;
  渴望親情的女兒心,因此經歷人生最魔幻無光的驚懼與掙扎……
  他們該如何釋放深藏在腹語中的親情摯愛,再次真誠對話?

  柳兒上小學之前,憂鬱成疾的媽媽突然離世。她的爸爸失去摯愛的妻子之後,獨自遠赴南美洲流浪;生命最低落的那一刻,他在安地斯山脈的荒村意外擁有了腹語娃娃奇莉,人生因此出現轉折……柳兒則繼續跟祖母生活在深幽大宅中,等待一張張爸爸寄自南美洲的明信片,以及他從世界盡頭歸來的身影。
  
  多年後,柳兒的爸爸果然歸來。可是,父女重逢非但不能相互取暖,距離反而愈來愈遙遠。柳兒做夢也沒想到,娃娃奇莉竟將她的生命帶向黑暗深淵……
  
  一場月夜祭典,讓柳兒證實了心底的猜測:奇莉是個有魔法的陪葬布偶!當她將奇莉與南美雪峰上的童靈連結在一起,頓時發現自己正處於極度險境中。 在奇莉的步步逼迫下,柳兒發現了一個隱藏在內心深處、早已被自己遺忘的祕密。那個祕密,使她陷入狂亂,把她逼得無路可退。她究竟會被毀滅,還是會得到救贖、贏回父親的愛?
 
  旅英金鼎獎作家林滿秋,以及旅美新銳畫家黃立佩,首次跨國合作這本跨文化、跨時空的魔幻寫實心理小說。故事文字生動且想像鮮明,插圖細膩雅淨卻令人驚豔,讓讀者得以從獨特的小說視角,為書中對於親情之愛、之牽絆的深刻描寫而低迴不已。

  ★ 重量級青少年小說家 林滿秋 最新魔幻寫實心理小說
  ★ 作者林滿秋曾榮獲金鼎獎、最佳少年兒童讀物創作獎
  ★ 繪者黃立佩曾多次入選國際插畫競賽、入圍開卷好書獎

作者簡介

林滿秋

  國內數一數二的重量級青少年小說作家。目前旅居英國倫敦。

  曾榮獲金鼎獎,以及最佳少年兒童讀物創作獎。作品多元且題材多變,包括生活風格類散文:《墨西哥情人》、《漫走,在熊的國度裡》,以及青少年小說:《堅持創新的夢想家:賈伯斯》、《十八歲倒數計時》、《浴簾後》……還有多本膾炙人口的繪本與兒童小說:《阿公的茄苳樹》、《小J的聰明藥》、《雲端裡的琴聲》、《尋找尼可西》、《代號:小魷魚》、《胖少男減肥之歌》……等,甚至跨界書寫《孩子一生的理財計畫》、《蒙娜麗莎逛美術館》……等書。

  幾乎每年都會和英國先生前往南美洲旅行,安地斯山脈的古印加童靈傳說特別令她著迷;幾經蘊釀,她跳脫一貫的寫實風格,以嶄新的書寫面貌與氣勢,創造出《腹語師的女兒》這本揉合魔幻、寫實與懸疑的心理小說!

繪者簡介

黃立佩

  臺灣師大美術系、美國紐約視覺藝術學院插畫研究所畢業。《安靜也可以美麗》繪本作者。對她來說,世界本身是以數不盡的故事所組成,她必須認真生活、旅行、創作,希望能使自己與他人的故事都更美好。

  曾獲荷蘭銀行青年藝術獎優選、彰化藝術新人獎第二名、桃源美展第三名、教育部藝術類留學獎學金、美國《Print》雜誌手繪插畫競賽入選、洛杉磯插畫家協會競賽入選,以及開卷好書獎入圍。插畫作品散見於各報刊雜誌,包括《中國時報》、《插畫市集》、《船的創作誌》等。《腹語師的女兒》是她首次嘗試為魔幻寫實風格的小說創作插畫。

  個人網站: lipeihuang.com

 

目錄

自序  魔幻與實境的交戰 
第1章  來自遠方的明信片
第2章  紫色的裙襬
第3章  路的盡頭
第4章  會說話的娃娃
第5章  古墓葬品
第6章  房裡的祭壇
第7章  給爸爸的信
第8章  月夜祭典
第9章  懲罰
第10章  水靈演出
第11章 雪山童靈
第12章  貓群夜襲
第13章  對決
第14章  變成布偶
第15章  記憶中的眼神
第16章  後記
作品賞析  故事、奇想、神話與現實──穿越魔幻世界四象限  許建崑
 

作品賞析

故事、奇想、神話與現實──穿越魔幻世界四象限
許建崑 東海大學中文系副教授

  林滿秋的作品總令人期待。她起先寫過晚明鄭芝龍的歷史故事,描述三百多年前渡過黑水溝開發臺灣的總總,展現了閩南族群在政治紛爭、海盜侵擾之中為生存而孤注一擲的勇氣,已經讓人眼睛一亮。後來她隨夫婿旅居英國倫敦,來往世界各地,視野更加寬廣。她關懷聽障、愛滋病、癌症、肥胖和初次感染愛情症候群的孩子,也為他們寫作。對於生活困頓、生命脆薄,以及各種病痛纏身,都有敏銳的觀察與描寫。

  新近創作的這本《腹語師的女兒》,完全跳脫她慣用的寫實風格,而有了嶄新面貌。故事背景穿梭在墨西哥、祕魯、阿根廷與臺灣之間,似乎要帶領臺灣的讀者去探望那陌生南美洲,體驗綿延將近九千公里、奇詭的安地斯山脈,翻越數千公尺的高峰,去鳥瞰建築在海拔二千四百公尺的印加帝國古城馬丘比丘;或者行經巴塔哥尼亞高原,在晶藍的冰川、橘紅的火山與黃褐的沙漠交界處,去體驗自然界的雄偉壯麗。那兒氣候乾爽,陽光亮麗,天空湛藍,居民穿著棉、毛織成的布衣,背著條紋布袋,也是顏色燦然。他們以農耕為業,為了招攬觀光客,偶爾會兜售紮著馬尾巴、戴著火紅帽子、穿著傳統服飾的布偶娃娃。如果有機會去旅遊,你還可以看到成千上萬頑皮的羊駝、被馴化的狐狸、好奇的企鵝,也可以眺望林中極少數的安地斯山貓,以及海中的鯨豚。

  林滿秋從這個瑰麗而神祕的國度醞釀了一則奇幻故事。失去妻子的丈夫凱翔放棄醫師的工作,獨自浪跡天涯;家中唯一的牽掛是愛女柳兒,也只能以一張張旅行地點的風景明信片,如風箏絲線般的牽繫。有這麼一天,父親在「路的盡頭」轉身回來,祖父已往生,表叔明德接任了醫院院長。柳兒只要爸爸在,一切便足夠。

  然而回家的爸爸變了!他在祕魯學會腹語術,以「奇里」的藝名走唱街頭,還帶回兩尊腹語娃娃:一個是性格強烈、行為乖張的奇莉,一個是被壓在箱底默默無聲卻會出壞主意的無名小偶。是爸爸利用奇莉來表演,還是奇莉控制著爸爸?奇莉的魔法又來自何方?奇莉在月夜林間與貓群對決,父親竟然吹奏笛子助陣。爸爸的笛聲如漢梅林吹笛人的故事,具有強大的魔法,可以降伏貓咪,讓牠們列隊行走;然而在奇莉的唆使下,貓咪們不僅凶惡,還集體攻擊柳兒。柳兒幾度反擊,造成住家大火,自己也被灼傷送醫。而出院那天,透過明德表叔的安排,爸爸、柳兒和奇莉三方在返家的汽車裡「攤牌」,所有的因果關聯都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母親為何死亡?誰應該負責?一切都出人意料。

  這一樁奇幻事件,如假似真,在林滿秋的筆下活脫而生。讀者起初會對柳兒的處境感同身受,並打從心底相信──不是爸爸的腹語術才能讓奇莉說話。因為奇莉是祕魯墓穴中殉葬的布偶,而根據傳說,這些布偶被雪山裡的幽靈攀附,能夠獨立思考、說話,甚至有了妒忌心,當然不容柳兒與父親親密相處。而幽靈則來自於獻祭給神明的孩童,被埋在冰天雪地裡成為木乃伊,無法回歸天國,只好留在凡間作祟。林滿秋為這些來不及長大的孩子叫屈,揣摩他們死亡前的恐懼與憤怒,讓他們在柳兒心裡和眼中翻轉為陰魂厲鬼。

  在水靈節活動中,更透過爸爸的腹語表演,暗示了布偶奇莉與木乃伊之間的可能糾纏。另外,她還借用許多風景明信片和圖書館裡的考古雜誌,間接交代了印加帝國的古文明、阿茲特克的殺俘獻祭,以及冰峰上留存的童靈屍骸。而這些鮮血染紅的圖象,建構了印加文明特有的神話與羽蛇神的圖騰信仰。

  然而,在林滿秋的故事裡,其實還隱藏著更古老的神話原型。佛洛依德說,男孩愛戀自己的母親,而與父親為敵,宛如古希臘伊底帕斯「弒父戀母」的故事,被稱作伊底帕斯情結;而女孩則欣羨父親丰儀,仇恨自己的母親,所謂「戀父弒母」,也有另一個希臘神話可以對應。傳說特洛伊戰爭結束之後,希臘聯軍統帥阿伽曼農回國,被王后和姘夫殺害。女兒伊莉克特拉(Electra)鼓動弟弟入宮,殺死母親,為父親報仇。這樣的女性戀父,被稱為伊莉克特拉情結。在國人內心裡頭,既不願承認,也不喜歡述說如此的人間困局。故事中的柳兒渴望父親全盤的愛,排斥母親和來不及出世的弟弟,正有同樣的影子;而她之所以受到奇莉「鬼祟」,應該是她內心裡的「自我」投射,一種「真實的講實話、卻討厭自我而又渴望霸占父親」的心理衝突。

  除了以佛洛依德的學說來解說柳兒的「分裂人格」之外,這部小說還碰觸了中國人另一個傳統的心理癥結。柳兒的父親有藝術天分,不喜歡當醫生,在妻子死後,獨自浪跡天涯,醫院院長的職務只好由明德表叔代理。此與印度神話──羅摩耶那讓位給二王子婆羅多,離開宮廷,又因為愛妻息妲失蹤,四境去尋找──頗有異曲同工之處。作為有繼承權的長子,除非狠心的專權獨攬,面對諸多兄弟期望分享,內心必然有許多衝突。當主權者一旦失去繼承人,又有更大的苦楚環伺。在故事中,我們還讀出了國人思想觀念中的「魔咒」,那就是「重男輕女」、「崇醫師而輕藝文」的價值觀,緊緊縛繫了每個人的心房。

  林滿秋通過安地斯山的神話情境,似乎用來掩飾獨生子女心理層面的不安,除了反映現實社會中對子嗣、對性別的壓力,也間接表現了單親家庭孩子的孤寂、惶惑和創傷。在故事結尾處,柳兒長大以後,接受專業訓練,成為心理治療師,把家後的林子規劃成「心靈休憩所」,更可以了解林滿秋作「療癒書寫」的企圖了。

作者序

魔幻與實境的交戰 林滿秋

  在南美洲多次旅行中,我聽到了許多魔幻故事,其中最令我著迷的是安地斯山上的童靈傳說。

  五百多年前,還活躍在安地斯山脈的印加人在舉行重要的宗教儀式時,會把孩童當成祭品。他們相信,把孩子獻給神等於把孩子送上天堂,還可以造福族人和自己,因此很多人都自願將孩子奉獻出來。

  祭典那天,被當成祭品的孩子在眾人簇擁下,踩著排笛的節奏,帶著心愛的布偶,乘著羊駝,攀上海拔五千公尺的雪峰。這段路程會延續好幾天,沿途都有繁瑣的儀式。隨著高度的攀升,村落愈來愈疏落,送行者也減少了,被當成祭品的孩子在空氣稀薄的山谷中昏昏欲睡。抵達冰峰後,巫師和所剩寥寥無幾的群眾舉行了最後一場祭典,就將那些獻給神的孩子依照一定的姿勢綑綁起來,連同陪葬品,一起埋入三公尺深的垂直洞穴裡。

  傳說中最吸引人的部分是──那些懷著美夢的孩子死後,靈魂根本上不了天堂,反而成為漫遊在雪山之巔的遊魂。他們孤獨寂寞,哀傷無助,看著古印加帝國走向滅亡,看著西班牙人來了又走,看著南美民眾擁有自己的主權。在政權轉移中的殺戮,他們看到族人愈來愈稀少,擔心有一天會被遺忘。

  進入二十世紀後,古印加人淹沒在歷史的灰燼中,雪峰上的童靈傳說也逐漸被遺忘,只有一些盜墓者半信半疑。有一天,盜墓者登上雪山之巔,果真發現了寶物。就在他們把寶物帶回人間時,雪峰上的童靈傳說也重植於人們的記憶裡,還添增了新的色彩:那些漫遊在雪山之巔的童靈,附身在陪葬的布偶上,隨著盜墓者回到人群中。

  這個傳說觸動了我的靈感,特別是當我在阿根廷的博物館看到那些幼童木乃伊,《腹語師的女兒》的故事便誕生了。

  故事的關鍵角色是一對父女。他們同時面對失去至親的痛苦,也因為一個古墓裡的陪葬布偶改變了人生。

  父親在失去摯愛的妻子後,逃離了日常扮演的角色。他在南美洲流浪,行屍走肉般的從一個城市走到另一個城市,直到有一天,他走入安地斯山脈的一個荒村,在生命最低落的那一刻,意外的擁有了布偶奇莉,人生因此出現轉彎。他捨棄原本的名字,拋棄醫生身分,變成了街頭腹語藝人奇里。

  奇里.奇莉,自此成為一體,帶著魔幻的色彩,遊走在南美洲的大城小鎮。

  女兒柳兒在母親過世、父親遠離後,跟著祖母生活在深幽大宅中。她的生活如死水,唯一的活泉是那一張張從南美洲寄來的明信片。她徘徊在埋葬母親的那片林子裡,耐心的等待父親歸來。

  幾年後,果然如她所期盼的,父親回來了,並帶回了她期待中的娃娃,只是她做夢也沒想到,那個腹語娃娃竟將她的生命帶向黑暗深淵。

  她期待父親的愛,父親也因掛念她而返回。他們渴望彼此的溫暖,可是當兩人在一起,非但不能相互取暖,距離反而愈來愈遙遠。

  一場月夜祭典,讓柳兒毛骨悚然,也證實了她的猜測:奇莉是個有魔法的布偶。當她把奇莉和南美雪峰上的童靈連結在一起,頓時發現自己的生命正處於極度險境中。她需要支援,可是沒有人相信她。

  這是個帶著魔幻色彩的故事,其實是一部寫實小說。魔幻和寫實之間,只是一種敘事方式、一種表達的手法。創作這個故事時,我並不想把它變成奇幻文學,只是想藉由奇莉來描寫柳兒的內心變化──在奇莉的步步逼迫中,她發現了一個隱藏在內心深處、早已被自己遺忘的祕密。

  那個祕密使她陷入狂亂,把她逼得無路可退,魔幻與實境間的對決一觸即發。

  在這場對決中,她究竟會被毀滅,還是得到救贖?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3201571
  • 規格:平裝 / 272頁 / 16k菊 / 14.8 x 21 x 1.36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腹語師的女兒》作者林滿秋Q&A

Q1:您過往的青少年小說,刻劃了許多缺憾少年的心理,包括聽障、視障、癌症等,我們看見面臨挫折的青春勇氣;這次於《腹語師的女兒》一書中,又有更多象限的衝擊(三代之間、生與死、承擔與放棄、信任與懷疑……等心理問題)。請您談談,您筆下細膩又真切、脆弱又勇敢的一個個人物,是如何觀察而來?對青少年身心變化、甚至精神層面有所深度理解,才能創造出「柳兒」這樣一個深刻的角色;創作《腹語師的女兒》這樣一部精彩小說,您總共花了多久的時間?又,請您談談創作背後的積累用功之路。

A1:這個故事的靈感,其實來自我看過的一部訪問影片。受訪者是一位腹語師的兒子,我不記得他的名字了。他道出了當腹語師兒子的感受。他的爸爸經年在外演出,父子相處的時間並不長,感情當然也不是很親密。就像我在故事裡描述的,他爸爸愛腹語娃娃比愛他更深,家裡擺滿了各式各樣的娃娃,而且都不許碰觸。他和哥哥擠在一個小房間裡,那些腹語娃娃卻擁有獨自的臥房;更令他痛恨的是,他的腹語師爸爸常常透過腹語娃娃的口來指責他。他的童年生活在腹語娃娃的陰影下,母親無法幫他,因為父親是家庭的經濟來源。在五○年代,男性掌握了家庭權利和權力,他母親唯一能對他說的話是:忍耐。他懷恨忍受著,直到他父親過世。他長大後擺脫了家庭,那些娃娃對他造成的傷害,卻一直都存在他心中。

看完這段訪談後,我便打算以腹語娃娃這個題材來寫作。

怎麼寫?我的腦子裡出現了各種不同的方向:以腹語娃娃為主角,寫成童話,或是寫成奇幻故事,這樣的發展應該會很有趣,但我不想刻劃出另一個小木偶皮諾丘。當我思索著這個故事,那位受訪者充滿哀傷和怨恨的眼神不時浮現在我眼前。那位腹語師之子接受訪談時已經六十多歲了,一談起跟父親的關係依然很激動,童年所受的心靈創傷,並沒有隨著時間而復原,只是被他積壓在心靈的深處。在這個世界上有數不盡的人,和他一樣帶著童年的創傷成長,只是故事不一樣而已。

因此我決定以寫實的筆法來述說這個故事。但我也不想放棄腹語娃娃的神祕感,決定將魔幻與寫實交錯運用。魔幻小說對我來說,是個新的嘗試,我不知道能否駕馭得當,幸好我的旅行經驗在創作這個故事時給了很大的幫助。南美洲的神祕色調、印第安人的古老傳說,給了我和腹語娃娃奇莉一個嶄新的空間。

為了貼近讀者,我的主角自然得生長在孩子們所孰悉的環境中,該賦予她什麼樣的個性?叫什麼名字呢?

2009年冬天,我和我先生在阿根廷北部旅行,當車子進入安地斯山脈,仙人掌漸漸取代了林木,成為主要的景觀色調。有河水的地方才有村落,河流源自於高山上的融雪,很隱諱的流經荒原。有村落的地方就有河水,也會看到柳樹。在我的認知裡,柳樹存在於詩人的哀愁中,生長在江南青翠的河畔,迎風搖擺,柔弱似水。在那一片黃土飛揚、林木不生的山區看到柳樹,我頗為驚訝,也重新認識了柳樹的堅韌,便決定給主角「柳兒」這個名字。

從那時開始,柳兒就跟著我旅行、跟著我生活,直到2012年初這本書完成為止。

Q2:《腹語師的女兒》中,除了主角「柳兒」,父親「凱翔(奇里)」也是個特別的角色。他的前半生,似乎承載了所有東方社會對男性的期待,無論扮演兒子、丈夫、父親,甚至職場身分(醫生),都是他無法承受的重,也因此失去摯愛,留下遺憾……請您談談創造這個角色的種種設定,在女性觀點上、在親子性別教育上,您的看法或期待引發的思考?

A2:我在倫敦結識了不少留學生,很多都在英國求學了十來年;他們完成學業後,決定在此工作,拿著英國護照展開新的人生。我一直以為他們會就此定居下來,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不少人竟然放棄了高薪的工作、喜歡的生活,選擇回到臺灣;他們的理由都一樣:父母要他們回去。

我的這些朋友離開得很被動,甚至有些不甘。我問他們為什麼不據理力爭,他們給我的答案也都一樣:父母栽培了他們這麼多年,父母要他們回去,很難說不!栽培一個小留學生到完成高等教育,確實要花不少錢,回饋父母是應該的。但回饋的方法是放棄自己喜歡的生活、工作,這一點對西方人來說是很難理解的。

相較於西方,中國父母栽培子女多少含著投資的心態,把孩子培育得愈加出色,對自己的晚年愈有保障。有的父母還無情的把家族重擔往孩子身上壓,期望他們光宗耀祖、繼承家業。這些古人所追求的人生典範,落到現在的社會中,顯得相當沉重。許多人因此放棄自己的夢想,也有不少人為此與家庭決裂。

很多東方父母把自己的生命和孩子的未來綁在一起,對孩子的照顧無微不至,盡心盡力的栽培他們。正因為付出這麼多,就以為有權力干涉孩子的未來,這一點在西方社會也是很難被接受的。西方的父母把孩子養到十八歲後,彼此都有默契,孩子自動搬出去,父母偶爾在經濟上支援。要上大學,去辦助學貸款或打工,父母通常是不會干涉的。正因為這樣,親子間的糾葛減少許多。我很喜歡英國的教養態度:將父母的恩惠回饋於子女身上,代代相傳,彼此都沒有壓力。

 

特惠贈品

載入中...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雷克‧萊爾頓 全新策劃《般度戰士》開啟印度神話世界的奇異冒險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大人系工作術
  • 台灣角川全書系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