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沈石溪長篇力作:雙面獵犬

沈石溪長篇力作:雙面獵犬

  • 定價:300
  • 優惠價:9270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折240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內容簡介

  獵犬洛戛與母豺達維婭所生下的混血豺犬──白眉兒,因母親的心機敗露而遭到全豺族的受盡欺淩和屈辱,在苦難的煎熬中長大,成為埃蒂斯紅豺群地位排序最末端的「苦豺」。

  日子雖然過得苦,白眉兒卻長得高大健壯,艱苦的生活磨礪了牠的意志和膽魄,也塑造了牠不屈不撓的靈魂。牠雖然不滿一歲半,卻已掌握了覓食技藝,能像成年豺那樣在集體狩獵中衝鋒陷陣。

  吃了上頓愁下頓,日子過得比黃連還苦。白眉兒巧妙掩飾自己身上豺的行為和特徵,盡可能展示自己身上狗的行為和特徵,希望能做一隻在獵場上縱橫馳騁的好獵犬,成了獵戶寨的一隻獵狗。

  就在牠即將被狗販子用棗木棍砸斷鼻樑時,獵戶寨村長阿蠻星出手救了牠,牠換了主人,成了阿蠻星家的獵狗。出色的狩獵技藝,技壓群雄,獨佔鰲頭,獵獲一隻珍貴的猞猁,成為獵戶寨最優秀的獵犬。

  看起來,白眉兒苦盡甘來,過著深受主人寵愛的幸福獵狗生活。然而,牠血管裡流的一半是狗血,一半是豺血,這就決定了牠的命運之舟不可能風平浪靜。更大的生死考驗,更大的情感磨難,正在等著牠——

作者簡介

沈石溪

  原名沈一鳴,1952年生於上海。

  曾赴西雙版納傣族村寨插隊落戶,學會捉魚、蓋房、犁田、栽秧。在雲南邊疆生活了36年。回上海後,自80年代初開始從事兒童文學創作,至今已出版五百多萬字作品。所著動物小說,將故事性、趣味性和知識性融為一體,充滿哲理內涵,風格獨特,深受青少年讀者喜愛。

  多次榮獲中國作家協會兒童文學優秀作品獎、上海園丁獎、90世界兒童文學和平友誼獎、全國優秀少兒讀物一等獎、冰心兒童文學新作大獎、上海少年兒童出版社首屆「巨人」中長篇獎、《巨人》雜誌「最受歡迎作品」、宋慶齡兒童文學提名獎、中國作家協會全國兒童文學優秀作品獎。作品並多次被收錄進中小學語文教材。

  在臺灣,曾獲楊喚兒童文學獎、金鼎獎優良圖書出版推荐獎,並多次獲得「好書大家讀」年度優選少年兒童讀物獎。

  沈石溪曾說:「人和動物之間的差別並沒有我們想像的那麼大。在情感世界,在生死抉擇關頭,許多動物表現出來的忠貞和勇敢,常令我們汗顏──這就是動物小說的靈魂。」

繪者簡介

李心心

  金華國中、中正高中美術班,實踐大學服裝設計學系。

  曾參與簡單生活節、CAMPO藝術節等展覽。7-11It's My LOHAS設計比賽第一名。擅長寫實與插畫風格。

 

目錄

一、命運的開端
二、最後的母愛
三、苦豺
四、暗藏玄機
五、生存遊戲
六、投奔
七、家犬
八、不想當賊
九、死裡逃生
十、洗清冤屈
十一、輝煌狩獵
 

作者序

  誰都知道,雜交具有優勢。遺傳學認為,同一物種,近親繁殖,容易得遺傳疾病,後代的體質也會一代不如一代,種氣衰微,直至滅絕。同樣的道理,血緣相隔越遠,所產生的後代也就越健康;種氣強盛,後代興旺發達。這就是所謂的雜交優勢。大陸袁隆平的水稻雜交研究,就是最好的例子,讓不同品種的水稻混搭雜交,培育出新的水稻雜交品種,大幅度提高了水稻產量,廣大農民獲益匪淺。

  民間也有這樣的說法:混血兒最聰明,混血兒最漂亮。

  這部長篇動物小說,因為篇幅過長,所以分解成上下兩部,上部叫《雙面獵犬》,下部叫《混血豺王》,其實講的是同一個故事:一隻半豺半狗混血兒的傳奇經歷。

  豺和狗同屬犬科動物,遠古時代豺與狗為同一種動物,從血緣上說是親戚。很多地區老百姓都把豺叫作豺狗,也有叫作紅狗的,可見豺與狗習性相近,曾經是同宗同族的動物。豺和狗交配所產生的後代,一半豺的血統,一半狗的血統,屬於標準的混血兒,具備雜交優勢,對主人無限忠誠,身強體壯,銳不可擋。既有優秀獵犬的機智勇猛,又有豺的堅韌頑強。按理說,這樣一個兼具豺與狗優秀遺傳基因的混血兒,應該呼風喚雨,左右逢源,想做狗的話,一定是條百裡挑一的好獵狗;想做豺的話,一定是叱?風雲的好豺。可事實卻並非如此,牠雖然具備豺與狗兩方面的優勢,卻命運多舛,遭遇一連串的磨難。牠想做一條好狗,卻因為身上暴露了豺的特徵而被主人視為孽障,必欲除之而後快;牠想做一匹好豺,卻因為身上具有狗的習性而被豺群看作異類,千方百計驅趕陷害。雜交優勢,竟成了厄運的魔咒,竟成了生存道路上的障礙和陷阱。人類社會無法容忍牠,豺群社會也無法容納牠。優秀品種竟成了一個怪胎,成了一個永遠也找不到歸宿的飄零孤魂。

  毫無疑問,是社會偏見害死了這匹名叫白眉兒的混血豺。

  《雙面獵犬》和《混血豺王》是我最得意的作品,感謝『國語日報』在臺灣推出繁體字版本。我想透過白眉兒的悲劇命運告訴海峽兩岸廣大青少年讀者:很多社會矛盾,很多紛爭仇恨,很多流血殺戮,都是偏見造成的。人是智慧動物,人具有思辨能力,要學會寬容和理解,要培養海納百川的胸襟和氣度,切不可墨守成規,切不可讓偏見蒙蔽了我們能明辨是非的一雙慧眼。

  消除偏見,消除成見,讓世界變得更美好。

  是為序。

 

詳細資料

  • ISBN:9789577516930
  • 叢書系列:沈石溪動物小說
  • 規格:平裝 / 288頁 / 15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翻過山梁,就是獵戶寨了。

這是個典型的滇北高原山寨,坐落在兩座大山之間的一塊窪地上。幾十戶人家清一色都是樺樹皮木屋。大雪初霽,山林的空氣格外清新。嫣紅的晨曦,給木屋塗抹了一層輝煌。用乾柴編織的一道道柵欄,圍起一方方院落。不少人家的屋頂已冒著裊裊炊煙。整個寨子呈十字型格局,一條青石板小路貫穿其中,一頭通向山泉,一頭連著崎嶇的山道。在青石板路和山道土路的交接處,聳立著一扇高大的木門,門框上雕著虎、豹、鷹、鷲等飛禽走獸的圖案。這些圖案用植物顏料染成赭紅,格外醒目。這是寨門,在當地稱為龍巴門。

白眉兒被主人苦安子牽著,剛跨進龍巴門,就遇上了麻煩。一條正在垃圾堆裡撿食的花狗發現了牠,伸直脖頸發出一串報警的吠叫。立刻,寨子裡狗吠聲此起彼落,響成一片。不一會兒,從一幢幢木屋裡躥出二三十條黑白黃各種毛色的狗,聚攏到龍巴門前,形成了一堵狗牆,擋住了白眉兒的去路。

不管是脊椎動物還是哺乳動物,只要具有群體意識,都有欺生的陋習,一萬年也改不掉的。

白眉兒鎮定自若的站在龍巴門下。牠不怕這些矮小猥瑣的土狗,可牠也不想初來乍到就與整個寨子的狗翻臉鬧僵,所以決定採取有節制的忍讓,只要牠們不撲上來,就隨牠們去嚷嚷吧,相信主人苦安子會替牠解圍的。

果然,苦安子一手攥緊套在牠脖頸上的麻繩,一手操起一根細樹枝,向狗群揮舞驅趕:「去去,別來添亂!一群瘟狗,去去,滾開,都給我滾開!」

狗畢竟畏懼人,紛紛退卻。有一兩條狗動作慢了些,被樹枝抽中,哀嚎著夾著尾巴逃回家去。

眼看狗群就要潰散,突然,汪汪汪,寨子中央那幢大木屋裡傳來一串嘶啞的吠叫聲。一條條狗像受了莫大鼓舞似的,又氣勢洶洶的圍攏來。白眉兒好生納悶,究竟是什麼狗中英傑,對狗群有這麼大的號召力呢?

主人苦安子使勁搔著腦袋。

一條黑狗出現在青石板路上,慢悠悠的小跑著,腦袋高揚,目不斜視,乍一看很有紳士派頭。遠遠的,圍聚的狗群便自動讓出一條道來,並投以注目禮,彷彿在迎接什麼貴賓似的。黑狗仍不疾不徐的小跑著,用符合自己身分的均勻步履走到龍巴門前。

不看不知道,看了牙笑掉。白眉兒等黑狗走近了,仔細一看,真忍不住要打噴嚏。牠還以為是什麼狗中英傑駕臨了呢,鬧了半天,原來是條不中用的老狗!怪不得要慢悠悠小跑,應該是沒力氣跑得更快些。瞧那身黑毛,土不拉嘰,乾澀灰暗,像從積滿灰塵的地窖裡剛剛鑽出來,一點光澤也沒有,渾身有股陳年黴味,兩隻狗眼似睜非睜,眼角糊滿了濁黃的眼屎,顯得無精打采,就像身上帶了瞌睡蟲。兩隻耳朵軟綿綿的,像兩片曬捲了的葉子蜷伏在腦際;體格雖然比其他家犬要高大些,但並沒高大到讓白眉兒一看就肅然起敬的地步。這老黑狗或許也有過輝煌的年華,有過如火如荼的光榮歷史,但日月如梭,歲月無情,容顏已老,生命萎縮得只剩下一具空殼。瞧牠神情萎頓,恐怕一天中起碼有一半以上的時間是在太陽底下、稻草堆上慵懶打盹消磨掉的。瞧牠的脊粱,已塌陷成弧形,是不堪忍受生命的重負被壓彎的。兩側的胸肋一根根暴突出來,瘦骨伶仃,再繼續瘦下去恐怕不久就會變成一具骷髏。老實說,這條黑狗,即使送給埃蒂斯紅豺群做午餐,也很難撩撥豺的胃口,刺激豺的食欲。就這樣一條風燭殘年的黑狗,狗群竟然敬之如精英,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繼《詩魂》、《詞靈》後,陳郁如以古畫奇幻再創兒童閱讀話題─《畫仙》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青文迎夏祭動漫展
  • 兒童書展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