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12/10 (二) 客服中心18:00pm後進行系統維護,電話客服將暫停服務。詳情

  • 每日一句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真杉靜枝與殖民地台灣

真杉靜枝與殖民地台灣

  • 定價:380
  • 優惠價:79300
  • 優惠期限:2019年12月31日止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優惠組合

 

內容簡介

真杉靜枝生於日本,
長於日治期的台灣
真杉靜枝始終擺盪於美麗島與敷島兩個故鄉之間
既是過客,也是歸人

  殖民地台灣,形塑了真杉靜枝的「台灣代言者」作家形象,同時也成就其洞察帝國之眼。吳佩珍的《真杉靜枝與殖民地台灣》分為三大部分:第一部:真杉靜枝的「『私』小說」書寫,可說是她的美麗島私史。第二部:戰爭期國策文學,則再創其「台灣書寫」的高峰。第三部:戰後的「台灣引揚者」書寫,如實地勾勒日本帝國興衰起落的圖騰,從「殖民者」到「被殖民者」兩極的人物形塑,道盡日本敗北、美國君臨的現實。

  吳佩珍《真杉靜枝與殖民地台灣》透過真杉靜枝的「台灣書寫」,鮮明地呈現其家族史與國族史和「殖民地台灣」錯縱複雜的糾葛關係。

作者簡介

吳佩珍

  美國芝加哥大學東亞語言文明學系碩士,日本筑波大學文學博士。現任政治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助理教授。譯作有: Faye Yuan Kleeman著《帝國的太陽下》(2010),津島佑子著《太過野蠻的》(2011)。近著有:“The Peripheral Body of Empire: Shakespearean Adaptations and Taiwan’s Geopolitics”(2010.01),〈向左轉?向右轉?──大江健三郎純粹天皇作品群初探〉(2011.07),〈現在□□□□殖民地記憶□再現□□□可能性─津島佑子「□□□□野□□」□陳玉慧「海神家族」□描□1930年代□殖民地台□-〉(2012.01)等。

 

目錄

「台灣與東亞」發行旨趣∕陳芳明
序章
第一部  「私」小說與「私小說」書寫
第一章  真杉靜枝的自傳小說與「台灣」記號的反覆:論〈女兒〉、〈某個女人的生平〉
及其衍生文本
第二章  殖民史?羅曼史?:真杉靜枝、武者小路實篤、中村地平與台灣的文學交涉

第二部  台灣書寫的黃金期:「國策文學」的明與暗
第三章  言與不言之間:「國策文學」的協力與隱喻
第四章  皇民化時期的語言政策與內台結婚問題:以真杉靜枝〈南方的語言〉為中心
第五章  台灣皇民化時期官方宣傳的建構與虛實:論真杉靜枝「沙韻之鐘」翻案作品

第三部  帝國與帝國之間
第六章  鄉關何處?:真杉靜枝「花樟物語」的台灣再現與變化
第七章  日本帝國崩壞與美國霸權君臨:真杉靜枝的戰後書寫(一九四六─一九五○年代)

 

「台灣與東亞」發行旨趣 陳芳明

  「東亞」觀念進入台灣學術界,大約是近十年的事。但歷史上的東亞,其實像幽靈一樣,早就籠罩在這海島之上。在戰爭結束以前,「東亞」一詞,挾帶著相當程度的侵略性與壟斷性。它是屬於帝國主義論述不可分割的一環,用來概括日本殖民者所具有的權力視野。傲慢的帝國氣象終於禁不起檢驗,而在太平洋戰爭中一敗塗地。所謂東亞概念,從此再也不能由日本單方面來解釋。尤其在跨入一九八○年代之後,整個東亞地區,包括前殖民地的台灣與韓國,開始經歷史無前例的資本主義改造與民主政治變革。一個新的東亞時期於焉展開。

  二十一世紀的國際學界,開始浮現「後東亞」一詞,顯然是相應於後結構主義的思考。所謂「後」,在於強調新的客觀條件已經與過去的歷史情境產生極大差異。在新形勢的要求下,東亞已經成為一個複數的名詞。確切而言,東亞不再是屬於帝國的獨占,而是由東亞不同國家所構成的共同觀念。每一個國家的知識分子都站在自己的立場重新出發,注入殖民時期與戰爭時期的記憶,再定義東亞的政經內容與文化意涵。他們在受害的經驗之外,又具備信心重建主體的價值觀念。因此東亞是一個頗具挑戰性的概念,不僅要找到本身的歷史定位,同時也要照顧到東亞範圍內不同國籍知識分子所提出的文化反省。

  東亞的觀念,其實富有繁複的現代性意義。所謂現代性,一方面與西方中心論有千絲萬縷的關係,一方面又與資本主義的引介有相當程度的共謀。當台灣學界開始討論東亞議題時,便立即觸及現代性的核心問題。在歷史上不斷受到帝國支配的台灣,不可能永遠處在被壓抑、被領導的位置。進入一九八○年代以後,台灣學界開始呈現活潑生動的狀態,許多學術工作已經不能只是限制在海島的格局。凡是發出聲音就必然可以回應國際的學術生態,甚至也可以分庭抗禮。這是一個重要的歷史轉折時期,不僅台灣要與國際接軌,國際也要與台灣接軌。

  「台灣與東亞」叢刊的成立,正是鑑於國內學術風氣的日漸成熟,而且也見證研究成果的日益豐碩。這套叢刊希望能夠結合不同領域的研究者,從各自的專業領域嘗試探索東亞議題的可能性。無論是文學、歷史、哲學、社會學、政治學的專業訓練,都可以藉由東亞作為媒介,展開跨領域的對話。東亞的視野極為龐大,現代性的議題則極為複雜,尤其進入全球化的歷史階段,台灣學術研究也因而更加豐富。小小的海島,其實也牽動著當代許多敏感的議題,從歷史記憶到文學審美,從環保行動到反核運動,從民主改革到公民社會,從本土立場到兩岸關係,從經濟升級到勞工遷徙,無不細膩且細緻地開啟東亞思維。本叢刊強調嚴謹的學術精神,卻又不偏廢入世的人文關懷。站在台灣的立場,以開放態度與當代知識分子開啟無盡止的對話。

 

詳細資料

  • ISBN:9789570842531
  • 叢書系列:台灣與東亞
  • 規格:平裝 / 256頁 / 16k菊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序章

真杉静枝一九○○年(戶籍資料為一九○一年)生於日本福井縣,是父親真杉千里與母親黑川密伊(みつい)婚前的「非婚生子女」。根據十津川光子《悪評之女──愛與悲傷的生涯》敘述,真杉千里在明治三○年由福井師範學校畢業,至真栗的清水小學任教時,結識黑川密伊。當時真杉千里已有內緣關係的妻子,但卻讓黑川密伊懷了真杉靜枝。真杉千里不顧雙親反對,離開當時已懷有身孕的內緣妻,在真杉靜枝出生之後才與密伊正式結婚。不僅因為前述的原因,更因為真杉家族在德川幕府時期原為福井藩士,而密伊是商家的女兒,因身分階級不同而讓真杉的母親受到夫家的排斥。在這樣的情況下,真杉千里決定與妻兒遠渡台灣展開新生活,真杉靜枝之後也隨父母赴台。抵達台灣之後,真杉千里起初擔任學校教師,後轉任神社神官。根據筆者調查發現,真杉千里最早在台灣發表的文章是一九二七年八月廿八、廿九日刊登於《台灣日日新報》的〈關於台灣的神社(上)(下)〉(台湾における神社に就いて),主要主張台灣神祇史要如何開拓整理。自文章內容推敲可知,其當時已經開始擔任神官。一九三八年三月台南麻豆的曾文神社落成,便開始擔任此神社神官,直到日本敗戰為止。一九三九年真杉靜枝偕同中村地平訪台,真杉在此時期的小說以及隨筆中提及的台灣家中神社,應該就是曾文神社。

真杉靜枝十一歲時,因父親在台灣罹患風土病,一度舉家遷回千里的鄉里福井縣。在此地的小學校度過兩個學期之後,正當舉家預備再次渡台,祖父突然腦溢血過世。處理完祖父後事並安頓祖母的生活之後,由於當時密伊已懷有身孕,真杉因此與母親一起回到大阪的娘家,之後再次渡台與父親會合。十八歳左右她在父母安排之下結婚,但由於無法忍受父母之命所安排的婚姻生活,之後便離開台灣,投靠大阪的外祖父母。爾後進入大阪毎日新聞擔任記者,因工作上採訪的關係結識武者小路実篤,進而開始從事寫作,登上日本文壇,是少數經歷殖民地台灣生活並且以此經驗做為寫作題材的日本女性作家。武者小路是真杉在文學以及繪畫藝術的啟蒙恩師,她登上日本文壇的契機,可說是拜武者小路實篤之賜。兩人的戀愛關係雖僅止於一九二七年至一九三○年前後,武者與真杉在文學上的交涉往來,卻一直持續至真杉逝世之前。除了武者小路之外,真杉靜枝與中村地平的戀愛關係最為人所熟知。兩人的戀愛關係,終因中村的雙親反對,而在一九三九年二人相偕訪台之後告終。一九四二年真杉與芥川賞得主中山義秀結婚,這段婚姻關係維持至一九四六年。與中山的婚姻破裂,部分原因可能來自中山對真杉施以家庭暴力,這從真杉靜枝的「私小說」作品中可窺見。此外,一九四五年日本敗戰後,真杉靜枝長期定居台灣的父母以及妹妹一家人,成為「引揚者」回到日本,投靠當時已定居於鎌倉的真杉,成為她的經濟重擔。妹妹勝代因丈夫早逝,在殖民地台灣時期便已成為未亡人,獨自撫養三個孩子。此時勝代從戰場復員的兩個兒子與女兒也都與真杉一家同住。中山義秀前妻所留下的一男一女,戰後也自母親娘家東北返回東京。在戰後糧食狀況緊迫下,與勝代的兒女發生糾紛,也成為真杉與中山義秀決裂的導火線。這些經過,在真杉靜枝同時期的作品中有一定程度的呈現。戰後真杉靜枝為核爆受害少女的救濟運動奔走,同時獲得美國女作家賽珍珠的聲援。這應是在文業之外,其所參與的最為人知的社會運動。一九五五年六月二九日,真杉因癌症逝世於東京大學醫院小石川分院。

真杉靜枝的傳記對於真杉靜枝研究中對其形象的型塑,產生相當大的影響。除了她自身在戰後出版的自傳小說之外,其所有相關傳記都在她死後出版。包括石川達三《花之浮草》(花の浮草)(新潮社,一九六五年)──其曾以日人移民至巴西為題材的小說《蒼氓》獲得第一屆芥川文學獎;火野葦平〈寂寞的歐洲女王〉(淋しきヨーロッパの女王);十津川光子《惡評之女──愛與悲傷的生涯》(悪評の女─愛と悲しみの生涯)以及林真理子的《女文士》。石川的《花之浮草》於一九六五年出版,以女主人公伊澤春江(真杉靜枝)的生涯始末為主題。石川達三以充滿惡意攻擊的筆調型塑真杉靜枝的「惡女」形象,可看出其企圖以男性觀點的「性道德」標準,將真杉靜枝妖魔化。最顯著的例子,可從故事中的小說家古林篤磨(以武者小路實篤為藍本)為有意從事寫作的女記者伊澤春江所吸引的描寫看出:「伊澤春江無論在精神上或肉體上有許多不潔的部分,但同樣也擁有年輕人特有的潔癖。古林不過是任意高估了春江」,「對於春江這樣的女人而言,什麼樣的行為是沒有常識的?怎樣的行為可引起別人的注目?此外,如何才能讓她快樂同時滿足?……那便是情事。戀愛事件。她一生當中與十個以上的男人有過戀愛關係。即使她的做法,從他人的眼中看來無論如何滑稽,她總無法擺脫這樣的愚昧。古林先生是第一個,但也只不過是十個人當中的其中之一。」。作者石川也藉當時記者對伊江進行以下評價:「她只不過利用古林,她就是那種女人。似乎總想著如何利用男人。那個女人所謂的魅力,不過是自我如此意識罷了。那最令人討厭。此外,又非常厚臉皮,到處跟人借錢,看來似乎也沒有什麼貞操觀念,如果有的話,不會一開始便成為古林的小老婆」。《花之浮草》出版當時,石川達三在《讀賣新聞》敘述自己的寫作動機:「我寫了那個人,是因為我覺得那特殊的人生樣式有趣。她的一生,是某種失敗人生的典型。既有魅力也有才華,也可說她曾經努力過,然而卻失敗了。原因應該歸咎於她對於任何事物都缺乏誠實與誠摯吧。對此,也不得不以否定的態度以對。批判古林偽善,那只不過是魚池之殃的結果」。從石川達三的敘述可感受他的惡意攻訐,也可看出他對真杉的「偷窺趣味」。

 

特惠贈品

載入中...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春山文藝創刊號:歷史在呼嘯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參展書7折起、任選3書75折
  • 【資訊月】參展書66折起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