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新鮮人
少爺

少爺

ぼんち

  • 定價:360
  • 優惠價:9324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5折306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台北、新北、基隆宅配快速到貨(除外地區)
載入中...
  • 分享
 

OKAPI 推薦

  • 【米果|日本小說教我的事】即使放蕩不羈也要對人生負責

    文/米果2014年05月07日

    少爺 閱讀山崎豐子的小說,向來都得戰戰兢兢,因為有近代歷史的真實殘影,讀來往往無比沉重。然而這次閱讀這部以昭和初年的大阪船場知名和服襪商家的故事,卻是迷人又暢快。《少爺》裡的主角分明是花心多情的少爺啊,但是其花心的二十數年間,有其爽快愜意的一面,又有身不由己的悲哀,山崎豐子書寫 more
  • 【日‧和‧本】菊池寬、書店大獎與四國

    文/鬼武士2014年05月02日

      關鍵字:四國! 幾天前總算抽空看了《KANO》,棒球熱血青春無敵自然不必多說,讓我眼睛一亮的是,情節中竟出現了菊池寬先生!當年仍是採訪記者的他,竟和嘉農有這麼一段淵源,實在沒有想到。好,這……和書有什麼關聯?菊池寬是誰? 時間再往前回溯,三月中旬,本人有幸生平 more
 

內容簡介

他是女系家族裡唯一的男性繼承人,
該自我放逐,還是發憤圖強?
這一次,他必須做出選擇……


  榮獲「大阪府藝術賞」! 日本Amazon書店讀者4.7顆星最高評價!

  他不是母親期望中誕生的孩子,
  卻是地位尊貴的「少爺」。
  活在女系家族陰影下的他,
  又該如何抵抗將他捲入深淵的滾滾洪流?

  熱鬧的大阪商店街上,有間名為「河內屋」的高級和服襪商家。百年來,它一直維持著特殊的女系家族傳統,直到第四代繼承人喜久治誕生,才打破了原本完全由女性支配的特殊家庭關係。

  然而對喜久治來說,出生在這樣的家庭只讓他感到迷惘和痛苦。面對霸道掌控整個家族的外婆、任性而揮霍的母親,以及入贅為婿、地位卑微的父親,他總以毫不在乎的冷漠偽裝自己。直到新婚妻子被迫與他離婚,他終於認清了,這個家裡不僅容不下任何沒有血緣關係的「外人」,也容不下他這個「男人」……

  大阪人稱有錢人家的子弟為「少公子」,但對於那些具有魄力、腳踏實地,即使放蕩不羈,即使花天酒地,仍然對人生負起應有責任的少公子,則是充滿敬愛地稱之為「少爺」。山崎豐子在本書中,即透過「少爺」喜久治這個角色,深刻描寫出一個男人在女尊男卑的封建傳統中的內心掙扎,更展現了山崎式「人和體制對抗」的一貫主題,是一部充滿了大阪風情的必讀經典之作!

名人推薦

  知名部落客丸鳥茵、資深譯者綿羊、日文系教授、日本文學文化研究者林水福、作家茂呂美耶、作家楊佳嫻 鄭重推薦!●依姓氏筆畫序排列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山崎豐子


  當代日本文壇三大才女之首,日本戰後十大女作家之一,與大師松本清張、水上勉齊名。

  本名杉本豐子,一九二四年十一月三日生於大阪。自京都女專(現京都女子大學)國文科畢業後,任職於每日新聞社學藝部,在名作家井上靖的麾下擔任記者。工作之餘從事寫作,一九五七年以《暖簾》一書初試啼聲,隔年便以《花暖簾》榮獲第三十九屆直木賞,此後即辭去報社工作,專心寫作。

  六○年代以後,她的創作風格逐漸轉向現實批判,一九六三年出版《女系家族》;同年《白色巨塔》開始在《Sunday每日》週刊連載,因探討醫病關係的尖銳內容而引起社會高度關注。一九七三年出版的《華麗一族》,以日本金融改革為背景,赤裸裸地寫出銀行界人性慾望和金錢權力的糾結。其後她又以「戰爭三部曲」──《不毛地帶》、《兩個祖國》、《大地之子》再次震撼日本文壇,其中僅《不毛地帶》一書的銷量即超過六百五十萬冊!一九九九年她發表《不沉的太陽》,揭露航空業界的秘辛,再度創下將近六百五十萬冊的驚人銷售成績!

  儘管年屆高齡,但她的批判之筆卻始終不輟,二○○九年再度推出暌違已久的最新小說《命運之人》,以沖繩歸還和日美密約為背景,展現新聞人對真相的追求與對社會正義的堅持,果然引發各界的熱烈討論,不但已熱賣逼近二百萬冊,更連續高踞日本最權威的《達文西》雜誌與日販暢銷排行榜前十名,並榮獲第六十三屆「每日出版文化賞」特別賞,而她也再次展現其過人的觀察力和「預知」能力,二○○九年底,當時相關的外務省官員在法庭作證,終於承認沖繩密約確實存在。

  她的作品結構緊密,情節高潮迭起,在愛恨情仇之間糾葛不斷的複雜人性更是引人入勝,因而成為影視改編的最佳題材,其中《兩個祖國》曾被NHK改編拍成大河劇《山河燃燒》,由松本幸四郎主演。《華麗一族》則一出版便被改編拍成電視劇,一九七四年並由社會寫實派名導演山本薩夫拍成電影,二○○七年日本東京放送電視台更二度改編成電視劇,由偶像巨星木村拓哉領銜主演。《不沉的太陽》也於二○○九年被改編搬上大銀幕,斥資超過二十億日幣,由影帝渡邊謙擔綱演出,並勇奪「日本奧斯卡賞」、「報知映畫賞」的最佳影片與最佳男主角等大獎。而《不毛地帶》亦被改編拍成電視劇,作為日本富士電視台開台五十週年的紀念大戲,由唐澤壽明等多位實力派演員主演,蔚為話題。至於《花紋》曾於一九六七年由富士電視台改編拍成膾炙人口的同名電視劇,《少爺》則自一九六○年起,即多次被改編為電影和電視劇。

  一九九一年,山崎豐子因對日本文學的卓越貢獻而獲頒「菊池寬賞」,可謂實至名歸。

  二○一三年九月逝世,享年八十八歲。

譯者簡介

王蘊潔


  一腳踏進翻譯的世界將近二十年,每天幸福地和文字作伴,在不斷摸索和學習中,譯書數量已經超越了三圍的總和。

  譯有《不毛地帶》、《兩個祖國》、《解憂雜貨店》、《藍寶石》等等。

  臉書交流專頁:綿羊的譯心譯意
  www.facebook.com/sheepheart
 

推薦序

在傳統規矩中浪蕩、掙扎的少爺


  山崎豐子的作品,無論是描繪醫學院內人生百態的《白色巨塔》、處於兩個祖國之間矛盾、無奈與難於割捨的複雜情感的《兩個祖國》,或讓人聯想到實際發生的揭發首相出賣沖繩秘辛的記者「西山」,最後身敗名裂的《命運之人》,它們共通的地方是深入描寫人性,情節高潮迭起,筆調平易近人,因此讓人欲罷不能。

  因為有上述特色,山崎豐子的作品多數被拍成電影或連續劇,引起轟動或造成話題。

  寫於一九五九~六○年的《少爺》(大阪話ぼんち,東京話坊ちゃん)描繪的是大阪船場賣和服襪的河內屋喜久治一生的故事。

  河內屋傳到喜久治是第四代,前三代皆單傳,只有女兒。前三代店主皆係招贅,因此雖有店主之名,在家中地位低落。例如第四代河內屋喜兵衛雖年已四十八歲,在喜久治母親及外祖母面前依然唯唯諾諾,抬不起頭來。儘管第三代喜兵衛也是招贅的,在世時稱呼第四代喜兵衛時,依然以當夥計時的名字伊助稱呼,而不叫喜兵衛。

  喜久治五、六歲時外祖父叫他「喜久少」,卻叫他父親「伊助」。這意味著在外祖父心目中,父親的地位還不如自己。因為喜久治將來要接河內屋的店主位子。另一方面外祖父叫自己的女兒勢以,稱呼「您」,猶如管事對待主人家的女兒。招贅者不為人知的辛酸,從上述稱呼中或可略窺一二。

  當時船場有著種種規矩,或者可稱之為框架。招贅者的喜兵衛在家中無地位,但是在店裡是老闆。內眷不得干涉經營,儘管在家中地位高於身為丈夫的老闆。

  《少爺》中的種種規矩,教人大開眼界。例如;喜久少的妻子弘子的嫁妝,雖有十一個衣櫃、衣箱之多,光是長襦袢就有三十六件,然而,經過外祖母喜乃和母親勢以的詳細檢查之後,說「妳的嫁妝中沒有六月一日開始穿的單衣,和七月一日後要穿的紗質羽織」,因為「船場的衣服換季都有相關規定,不同季節都要按規矩穿衣服」!要弘子當天「先把這些衣櫃搬回妳家,等所有衣物都準備好,用目錄確認無誤後,再重新送來。」

  規矩!規矩!規矩!

  即使切蘿蔔也有規矩,只能切方形,不能切圓形。勢以告訴弘子「船場的每戶人家就連食物也有規矩」。弘子的種種行為不合於河內屋的規矩,造成婆媳不和,等到生下兒子之後,弘子被離婚,因為她已完成任務──生子,河內屋有了繼承人,這就夠了。喜久少雖心有不忍,但似乎無能為力,能做的只是偷偷塞了二千圓給離婚妻。

  喜久少和弘子離婚之後,雖也想再婚,但始終沒有姻緣。不過,一輩子卻先後有了五個女人,蓬太、幾子、阿福、比沙子、小鈴。此外,還有一個不容於當時船場習俗──與女僕發生關係──的阿時。

  蓬太、幾子、阿福、比沙子、小鈴都是藝妓出身。喜久少為了幫她們贖身,當然花了不少錢,一切依「規矩」。要成為側室必須到本家「請安」。「請安」有一定的規矩,不去請安就得不到本家的承認,換句話說是黑市夫人,沒有「生活費」。

  側室要是生了孩子本家給禮金,男孩五萬圓,女孩一萬圓,但是必須切斷父子關係,也不能姓父姓,因為「祖先給我的名字不可以分給本家以外的孩子」。也就是說「用金錢結束和孩子之間的緣分」。

  喜久治父親逝世那一天時,側室君香偽裝成看護去見最後一面。葬禮側室不能參加,只能遠遠偷看。反之,側室死了,旦那也不能去看屍體也不能出席葬禮。幾子逝世時,喜久治想去看她,喜乃制止,說「這是規矩,你必須遵守。」

  圍繞喜久治身邊的幾個女人,在山崎豐子筆下個性殊異,性格突出。例如書中有一段以鞋子說明女人不同的個性。蓬太喜歡新衣服,對鞋子沒興趣,對喜久治的鞋子「從不會把手伸到鞋帶下輕輕托起」。幾子「很懂得呵護喜久治的鞋子,即使喜久治隨意脫在門口,她只要發現鞋帶上有薄薄的灰塵,或是鞋底有污漬,就會從袖子裡拿出手帕輕輕擦拭,然後收到不會被女僕踢到的地方。」阿福則每次喜久治要離開時,一定親自把他的鞋子拿出放在他腳下。

  喜久治與他的女人之間的相處情況,彷彿《源氏物語》中的主角源氏與他的眾多女人。源氏對他的女人有著一份照顧之情,不會隨意棄之不顧。喜久少對他的女人生活費一定按時給,不會拖欠,而且還相當優渥。對她們至少表面上「公平」。例如:初三這一天他要見四個女人(那時還沒小鈴),「如果不在一天之內跑完,對這些女人太不公平」這固然是喜久治的「體貼」,也是「一夫多妻」者不為人知的「辛苦」。

  以上談的都是喜久治與他的女人之間的種種規矩,商家之間的規矩又如何呢?

  有趣的是,有一天喜久治和阿福纏綿時,突然發生火災,是佐野屋!喜久治接到電話,指示夥計馬上趕去救火,「千萬不能輸給其他商家!」「把我的救火裝備帶過去」喜久治穿上印有河內屋的短外褂和長褲,趕去救火。這是那時的不成文規定,同業發生火災時要第一個趕過去,藉以建立良好關係。

  所以一切都是規矩!《少爺》裡讓我們見識種種「規矩」,有些不合人情,甚至於是無情;但是也有值得讚賞的好規矩。部分規矩讀者或許會覺得過於誇張,或以為是作者虛構的;其實,確有其事。

  即使現在,日本人依然生活在許多規矩之中。那些規矩既是生活軌道,但同時也是束縛!《少爺》除了有趣,也讓人有所思。

林水福
 

詳細資料

  • ISBN:9789573330653
  • 叢書系列:大賞
  • 規格:平裝 / 480頁 / 25k正 / 14.8 x 21 x 2.4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河內屋每個月的初一、十五,全家人從上到下、從裡到外的和服都要換新。除了大島紬和服及羽二重的長襦袢以外,就連肌襦袢、和服鞋也都要完全換上。因此,家裡的三名針線工從早到晚都在昏暗的六帖榻榻米大的裁縫房內裁剪縫製。

喜久治看著眼前脫衣籃內嶄新的大島紬和服,懶洋洋地打了一個呵欠。他宿醉未醒,五呎六吋的高大身軀慵懶地站在那裡,聽任貼身女僕的服侍。貼身女僕阿時在嫁人後離開,恢復單身後又回來河內屋工作,即使看到喜久治洗完澡,一絲不掛地走出來,也不會眨一下眼睛。她動作熟練地走到喜久治面前,先為他穿上最貼身的和服內衣,再穿上棉布做的肌襦袢,把宛如蟬翼般輕盈的長襦袢披在他肩上後,為他遞上一根菸。喜久治嘴角叼著菸問:

「店裡的情況怎麼樣?」

「一如往常,生意很興隆。」

阿時知道喜久治並不是真的關心,所以也只是隨口回答而已。

四隻穿著白色絲質和服襪的女足,沿著寬敞的簷廊婀婀娜娜、悄然無聲地走了過來,都是不足九文的小腳。從外祖母喜乃和母親勢以的腳步,就知道她們一起從偏屋的頤養房走來喜久治的房間。

阿時繞到喜久治身後,為他穿上大島紬的和服,用細帶在肚腰上方綁緊後,俐落地準備為他繫上金剛杵圖案的博多角帶。從她俐落的動作,似乎已經察覺到喜乃和勢以的動靜。正當她將角帶綁完貝口結時,喜久治身後的玻璃拉門打開了。

「啊,太夫人和夫人一起大駕光臨──」

阿時說著,立刻拿了三個堆在客廳角落的八端綢坐墊排好,退到門檻旁。喜久治不發一語地坐在下座的坐墊上,身為太夫人的外祖母坐在上座的左側,夫人坐在右側向後挪了一吋的坐墊上。外祖母喜乃吩咐阿時退下,阿時關上拉門後離開了。

「喜久少,這一陣子是不是玩得有點太過火了?」

雖然外祖母年近花甲,但每天早晨都在家中澡堂用裝了米糠的紅色米糠布袋洗臉,臉上的皮膚依舊光澤動人。她光滑額頭下的雙眼露出探詢的眼神問道。母親勢以也接著說:

「雖然你也算是大人了,但在世人眼中,你還只是少公子。」

會員評鑑

4.5
4人評分
|
4則書評
|
立即評分
user-img
Lv.4
5.0
|
2016/07/09
我個人十分喜愛山崎豐子的書,這一本也不例外,特別推薦給所有想要突破現狀的讀者閱讀。
全球化的浪潮方興未艾,甫進入職場青年低薪的現象並非台灣獨有,拜全球化之賜世界各國都面臨類似的問題,通貨緊縮的景氣衰退被認為是普遍的原因。然而,經濟不景氣卻不是新名詞,也不是今天才發生的現象,從已故日本知名作家山崎豐子(1924年11月3日~2013年9月29日)在1959年發表並獲大阪府藝術賞的《少爺》一書裡面寫到日本戰前茶屋藝妓的情形可見一斑:「…可能是經濟不景氣的關係,今年藝妓們在新年收到的賞金也不如往年…」。《少爺》一書的主角喜久治是河內屋的繼承人,河內屋主要業務為和服襪批發,喜久治年輕時經常往茶屋跑很受藝妓的歡迎,雖然繼承龐大的財富和家業但他也面對了和服襪批發經營生存的問題。喜久治在茶屋不是只顧著玩女人而已,他觀察藝妓的工作之後,獲得寶貴的商業靈感,決定開發給專業人員長時間穿著還能夠透氣舒適的和服襪,推出了絹寒冷紗和服襪,之後還加入創意,提供可以和衣著搭配的彩色和服襪,戰後並推出忍者鞋搭配和服襪販賣,讓家業更上一層樓,成為人人敬佩的少爺,而不是游手好閒的「少公子」(少公子一詞含有貶抑的意味)。由此可知,景氣不好或者利潤減少、需要創新突破,是每一個時代都有的問題,應該用積極的心態面對。
喜久治推出的絹寒冷紗和服襪,特別使用當時昂貴的絹寒冷紗,打樣試作後,交由藝妓試穿,確認夏天穿著可保透氣涼爽,長時間穿著不會有腳臭等問題,才開始大量生產以合理的售價推出,喜久治為了這個全新的產品能夠創造話題帶動買氣,上市的當天請藝妓們一早到店排隊購買,為當時(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傳統和服襪的紅海市場開創了藍海,打響河內屋的老字號。因此不可否認的,設計產業是工業化之後,造福人類生活的新興產業之一,設計產業的發展早已成為先進國家競爭力的指標,值得全民共學。
展開
user-img
Lv.4
5.0
|
2016/03/09
本書真的非常精采,把主角的故事描寫的活靈活現的,建議看完本書在看"藝妓回憶錄",會對藝妓的故事非常深深的刻在腦袋裡。故事雖然有點短,但是作者在許多衣服褲襪上的細節、人性上的猜忌、整個大時代的轉變...等都描繪的非常貼切!看完真的意猶未盡,非常推薦!!
展開
user-img
Lv.10
3.0
|
2014/07/19
本書是山崎豐子創作生涯中的第三本書,出版時間在1959-1960年,偉大的作者一定是多產的作者,而多產的作家勢必有些不如人意的作品,作家之所以能夠偉大在於不停的創作以及不停的進步,在漫長的過程中難免會有幾部嘗試性的創作,或許是因為技巧不夠純熟,或許是相較於後期的偉大之作而略嫌遜色。

這本《少爺》和山崎豐子其他作品相較,我個人以為應該便是山崎豐子作品中比較遜色的一部,當然這種評比是建立於和她後來的《女系家族》與《華麗一族》相比較的基礎,如果和絕大多數作者的作品相較,依舊屬於上上之選。

山崎豐子的作品,約略可以用1973年出版的《華麗一族》當成分水嶺,在《華麗一族》之前所發表的小說,如《暖簾》、《花暖簾》、《少爺》、《女人的勳章》、《女系家族》、《花紋》與《華麗一族》等幾部小說,其共同點是圍繞在大阪以及大阪船場這個傳統商業區,而其中的、《花暖簾》、《少爺》、《女人的勳章》、《女系家族》和《花紋》等六部作品,其共同點除了是以大阪船場商人家族為故事軸心外,還有幾個共通點-女人在傳統大阪船場商業社會中的角色、以及大阪船場商人家族在時代變遷中的興衰。


《暖簾》的昆布商人、《花暖簾》的曲藝場女主人、《女人的勳章》的洋服女商人、《女系家族》的棉布批發商、《花紋》的關西望族、《少爺》的和服襪商家以及《華麗一族》的大阪地方商銀,這些作品的背景皆環繞在大阪船場的商人社會,有些是描寫船場商人的奮鬥,有些則偏重船場商界的百年陋俗與陳腐商規。

山崎豐子在大阪船場系列的著作中特別喜歡著墨於女人在商界的的故事,不論是汲汲營營於以男性為主的商場重心的事業過程如《花暖簾》、《女人的勳章》,不然就是描繪大阪以商業為主的貴族家族中女性的不幸遭遇如《花紋》,但最讓人印象深刻的莫過於本書《少爺》和《女系家族》,這兩部作品以女人當家的角度來描繪大阪船場,以迴異於男性獨尊的傳統家族的背景來刻劃人性。

山崎豐子在第三部作品《少爺》(1959年出版)中便有明顯的企圖想要創作女尊男卑的特殊氛圍,但很顯然地與四年後(1963年)發表的《女系家族》相較,本書不論在戲劇張力與人物刻劃上,並沒有將女系社會的特殊氣氛發揮的淋漓盡致。

本書《少爺》的故事背景是大阪船場的傳統百年商社「河內屋」,和服襪商家「河內屋」是一間連續三代由女人掌權的傳統店家,主角喜久治從小便生活在外婆與母親的女強人陰影之下,他的外公與父親雖然擔任何內屋的執事,負擔整個家族事業的龐大生計,但實際掌權者卻是外婆與母親,男人在家族中的地位只是賺錢機器。

本書的重心或許不該放在女系而是在少爺兩字,喜久治在扭曲的女尊男卑的家族中,不能自由選擇婚姻,外婆與母親蠻橫地干預他的婚姻甚至無理地強迫他結束人生唯一一段正常的婚姻,我想這應該是女系家族中當權的女家長無法容許沒有血緣關係的女人一起和她們享受女人為尊的各種權力與財富吧!於是看破這一切的喜久治便開始展開他玩女人的少爺生涯。

本書的故事從頭到尾幾乎全數在描寫主角喜久治玩女人的過程,不論是藝妓、咖啡廳女侍應、料亭商人養女、家中女僕....被外婆與母親排擠於家庭之外的喜久治的感情世界也跟著扭曲,在六個女人中肆意玩樂,彷彿玩女人是船場商家少爺的天經地義的權利甚至義務。然而面對幾近窒息的家族氣氛以及被當成社會笑柄的女系家族,喜久治這位少爺除了沉溺於家庭以外的溫柔世界,難道還有什麼管道可以獲得解放嗎?家庭革命嗎?面對的是自己母親與外婆、百年商家的招牌與利益以及自己血液基因中難以扭轉的逆來順受。

山崎豐子並沒有很深刻地刻劃出主角外婆與母親在家族與事業中蠻悍的一面,由於重心放在放棄婚姻優遊於肉體世界的少爺身上,所以河內屋的一對母女,就戲劇張力而言比較像是被寵壞的貴婦,以家族與船場的陳舊規矩當成自己專制的保護傘,完全視自己父親丈夫兒子甚至孫兒為無物,當然這方面的描繪,山崎豐子在後來的作品《女系家族》中,完完全全地補強。

至於本書的可讀性與精彩性?如果讀者和我一樣是個山崎豐子的粉絲,毫無疑問地,本書和後來的《女系家族》可視為同一脈絡的作品,在本書中可以隱約看出和《女系家族》的連結,也可以看出後來巨作《華麗一族》中相類似的藉由忱酖美色來逃避家族傳統束縛的共同點。不過,如果讀者剛接觸山崎豐子的作品,本書絕對稱不上首選,我認為山崎豐子作品中的首選包括《女系家族》、《華麗一族》和《大地之子》三部。
展開
user-img
4.0
|
2014/05/03
在這世界上,我們無時無刻都會被周遭環境給困住了,來自父母親的期望、同事乃至於朋友、街坊鄰居的觀感,考慮得愈多,愈是無法找到自己,而這樣的困境也發生在書中的《少爺》身上,少爺喜久治活在一個女權至上的家族裡,他的家族是船場女系商家專門在做和服襪,因為一脈單傳皆生下女兒,形成特殊的家族事業承傳制度,他的祖母、母親都是和店裡雇用的管事結婚,讓管事成為管事的老板,而她們身為家族繼承人的義務就是揮霍她們入贅丈夫賺來的錢,在這家裡有資格說話的是女人,男人負責的是讓女人生下孩子。

大阪的繁華在山崎豐子的筆下重現歷史上的繁華時刻和見證船場商人當時的生活習性,在書中看得最多的是正妻和妾侍的地位高低,在船場自有一套規則,身為側室必須在獲得認同後,到正室家中請安,就此成為正式的側室,而這裡側室的女子多是來於藝伎,男人花錢買溫暖,女人賣身得安逸,可以說這是個充滿壓抑的時代,少爺喜久治的父親因為是入贅的關係,對於妻子總是唯唯諾諾不說多說一句話,連行房的權利也是掌握在妻子的手上,在看到父親日以繼夜為著看輕他的妻子和岳母賺錢,為她們無止盡的奢華行為買單,喜久治的心裡決定不想成為這樣的父親,但是身為家中唯一的繼承人,喜久治擺脫不了這場直衝他而來的心靈傷害,連他的妻子也在自己女性長輩的迫害下,最後落得黯然離婚的下場。

大阪人稱有錢人家的子弟為少公子,但對於花天酒地,仍對人生負起責任的少公子,則稱為少爺,喜久治一開始也是被人稱之為少公子,因為他為了逃避家裡的冷漠親情,游走於女色之間,驚喜於原來外面的女人和家中的祖母、母親不同,發現外面的女人會對男人輕聲細言,不同於祖母、母親的高傲姿態,也因此喜久治逐漸忘情於女色,覺得自己不娶正妻對於大家都好,由於祖母、母親都是女性繼承人,對於家中出生的孩子反而比較喜歡女孩,不願意有男孩誕生,而這種扭曲的想法在喜久治兒子誕生時被證實,在他的家中只有有血緣的女人可以得到說話權,外來嫁入的媳婦受到的只有無數的欺淩,讀到這裡時,覺得喜久治的祖母、母親可能覺得外人憑什麼可以揮霍她們的財產,她們才是正統的繼承人,也形成一種詭異的價值感,不論是入贅的丈夫或是嫁入的媳婦都只是孩子出生的生孕機器,只有染上河內屋血統的後代才是家中的主人。

人生而平等,但是在書中的世界,沒有人是得到平等的對待,他們進行的是金錢交易,喜久治的父親忍受妻子的輕視,在外包養藝伎長達八年之久,但這名藝伎卻是最後在病塌前照顧他的人,因為他的妻子怕他傳染給她,而喜久治也因為家庭因素,在外包養四名女人當做側室,他在她們的身上感受肉體的歡愉,同時勤於工作,但後來戰爭爆發,連倉庫也被燒毀,他沒有辦法,只得將錢財散於這些在他的生命中有重要角色的人,他的祖母因為絕望過世、母親依附著他,而四名側室則拿到分手費並安排至寺廟生活,這些人和他的緣份也隨著戰爭緣起緣滅,有種人生無常的感概。

時光的流逝是非常快的,而對於活著的人只是一秒秒的流逝,當時間經歷了數十年、數百年後,還有多少人會記得前人生活的模樣,但是山崎豐子的作品有種特殊的使命感,在她的小說世界裡,歷史痕跡和當時人們感受到的人生無常和內心掙扎是最重要的,她的作品是在歷史的骨架上重新塑造出以假亂真的場景,吸引讀者們走入她筆下的大阪歷史和旅外日人的生活,在讀到她的作品之前,我以為這樣的小說不會有人想寫,因為要揭露一部分歷史的真相、還要吸收大量的資訊去彙整成一部小說,這其中要面對的不僅是自己的耐力和體力,同時也有承受歷史長河裡必然有的絕望和惘然的衝擊,但是當你真的讀到時,你會對這名作家致上更高的敬意,因為她寫出自己熱愛國家那段消失在歷史中的聲音。
展開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文學小說-日系推理】比地獄少女還恐怖!?少女系黑暗驚悚作品《絕叫學級》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暑期參考書展
  • 尖端夏日漫博
  • 三采童書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