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唐玄宗(一):政變唐隆(上)

唐玄宗:亂世爭雄

  • 定價:220
  • 優惠價:9198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5折187
  • 再折扣6/17-6/18加碼|全館結帳滿千再9折(部分除外)
  • 【分級買就送】樂購日:分級VIP會員OPENPOINT點數最高5倍送,也可改選1%購物金(部份除外) 詳情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買了此商品的人,也買了...

 

內容簡介

  在「貞歡之治」六十年多後,有誰可以想到在歷經武則天建周一朝,乃至韋氏、安樂公主亂政之後,唐代又有一個盛世的誕生「開元之世」。

  李隆基應該也未曾想過,自己可以繼統大位。就如同李世民一樣,以非長子的身分而登上皇帝的寶座。所以,他的一切作為均以唐太宗李世民為標的。

  因此,在即位之初,他勵精圖治,任用賢能,一改前朝政風敗壞的景象。當然,為保其帝位的安穩,他也無所不用其極,剷除了他的姑姑太平公主的勢力,真正的將帝國操控在其手中。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趙揚


  中文系畢業,雖轉戰商海,仍筆耕不輟,已出版《金錢世界》等作品。認為閱讀是一種享受,創作是一門藝術,經常沈溺於文字而不能自拔。尤痴迷古典文學,心醉大唐盛景,窮十數年之功研究唐史。完成並出版歷史小說《唐太宗》、《唐玄宗》。
 

目錄

第一回   君臣登高宣婚期 阿瞞卜筮觀吉禮    10
第二回   韋皇后強插親信 李令月霸占水碾    43
第三回   皇帝賜婚嫁乳母 阿瞞赴宴結新識    74
第四回   韋皇后頻顯祥瑞 庸皇帝兩較毬藝    98
第五回   貪墨官利令智昏 冷御史強項彈劾   139
第六回   姑侄聯話談朝聞 新池歡宴獻詩詞   168
第七回   冷御史宮石殞命 庸皇帝寢殿暴崩   206

 

引子

  三月的神都洛陽逐漸姹紫嫣紅起來,宜人的春風先是吹綠了洛水,接著沿岸的樹木露出了新芽兒,花苞也次第綻放,很快,全城乃至郊外都淹沒在一片春色之中。歲月慢悠悠地挪動著腳步,寬容地將人間的鉤心鬥角與殘殺屠戮包裹起來,四季輪轉,物是人非。

  這日為望日,是武隆基(武則天登基為帝,封李旦為皇嗣,皇嗣一家自然不能姓李,從此便改姓武了。原來的李隆基即為武隆基)等兄弟們朝見祖母皇帝的例行日子。太陽初升的時候,八歲的武隆基步出門外,坐入華麗的安車之中。

   這時的武隆基無疑是一位小帥哥兒,一雙澄澈的大眼睛配上一雙劍眉,使其圓臉兒顯得更加活潑,修長的身材以及柔軟的小手,再配上那身合體的親王服飾,是一 個人見人愛的角色。他素愛潔淨,周身衣飾尤其是上朝用服清潔如新,沒有可以挑剔的地方,即使身邊的儀衛僕役服飾,乃至車飾用具,他都要求保持整潔。

  武隆基坐上車兒,向車夫說了聲:「走吧」車兒開始轉動轂輪,兩側的六名儀衛緊隨車兒駛過坊間,然後左轉駛上洛水橋。橋北即是宮城的端門,按照規制,親王之車可以駛入端門,到了明德門前捨車步入內宮朝見皇帝。

  很快,車兒進入了端門,其向明德門行駛過程中,車子被人攔住,武隆基探頭觀看,就見一人滿面怒色地在那裡呵斥。

  此人名叫武懿宗,現任金吾將軍,負責宮內禁衛,他還有一個特殊的身分,即是女皇的本家侄兒。

  武懿宗一早即在應天門前巡查,自己的姑母當了皇帝,使開國近百年的李唐王朝換了旗幟,皇姓也改為本家武姓,其心中的得意不言而喻。

   這時,他看見一輛安車駛入端門,識得這是親王之車。然此車顏色鮮豔如新,兩側的六名儀衛也威武嚴整,車兒入門前並未減速,逕往明德門駛去。武懿宗見狀心 裡不是滋味,遂眼疾手快地上前攔阻,心中怒道:「什麼人如此無禮?親王之車入宮皆緩緩而入,且將儀衛留置端門前,哼,誰這麼大膽兒?」武懿宗攔下車兒,看 到武隆基探出頭來,遂將剛才所思呵斥出來。按照他的思路,這名小孩見到自己疾言厲色,肯定會嚇得屁滾尿流滾下車來。

  武隆基的表現卻相 反,他哼了一聲說道:「宮中的禮儀師傅告訴我,親王儀仗和隨從可以至明德門前,什麼時候又改了規矩?我急著去朝見聖上,車兒這樣行走也不快,有什麼不 對?」武懿宗張張嘴又復閉上,想想也是,其他親王入宮或許是畏懼皇帝威勢,所以低調為之,這名小孩兒這樣做也符合規制。此時,他的心裡忽然燃起一股無名 火,心想,現在是我武家天下,你這名小孩兒還不是改姓了我家的武姓,有什麼值得張狂,遂怒道:「小孩兒懂什麼道理?你如此喧譁容易驚擾了聖上,就是不 該!」 
 
  武隆基劍眉聳起,也怒道:「這是我家的朝堂,礙你什麼事兒?你哪兒來的膽子,竟然敢攔阻我的車騎!」說罷,他奪過車夫的鞭子,「 啪」的一鞭,驅動馬兒行走。

  武懿宗急忙躲閃,眼睜睜地看著車騎駛到明德門前。

   武則天當初還沒有當上皇后的時候,已經著手建立宮內的信報系統,現在當了皇帝,其宮內宮外信報系統更加完善縝密,很快,這件小事兒就傳入她耳中。武則天 這日接受群臣和諸王朝拜,處理一些重大政事,轉眼時辰已過巳時。她立起身來,轉對身側的太平公主和上官婉兒說道:「嗯,有點累了,我們到水邊走一走。婉 兒,你傳旨讓皇嗣的三郎也過來。」

  一行人隨著武則天出了應天門,一名宮人早已領著武隆基候在那裡。武隆基此時明白祖母的威風,沒有了 一早時的飛揚之氣,小心恭謹地迎候。武則天意欲從端門之側登上城牆,即可以俯瞰洛水及沿岸風景,因而不用車仗,身後僅有太平公主和上官婉兒跟隨,以及一眾 宮娥持羅傘團扇簇擁前行。

  武則天看見孫兒,尋常嚴峻的臉上終於有了一絲絲笑意,招手道:「三郎,過來。」

  武隆基聰明乖巧地走過,傍在太平公主身側行走。武則天見狀又是一笑,心想這孩兒畢竟和女兒接觸較多,那份親熱還是掩藏不了的。

   武隆基降生於宮中,打小就處於半幽閉狀態。隨著年歲漸長,其面對的僅是父母兄弟,讀書便成了基本要務。閒暇時,武隆基與一幫樂工混得很熟,漸漸深諳音律 之學。至於與外界的接觸,幾近於無。其母家之人實難入宮相聚,其幾個伯父接連被廢,唯有這名姑母,那是可以言笑無忌的。換言之,武隆基別無選擇,只有把對 父家的親情寄託在這位美貌的姑母身上。

  太平公主也很喜歡這名粉裝玉裹的小帥哥兒,她邊走邊拍著武隆基的頭頂,說道:「三郎,聽說你今兒入宮又淘氣了?」  

  武隆基撲閃撲閃著大眼睛,那裡面透出的是天真無邪的眼光,回答道:「太平姑姑,沒有呀,侄兒今天入宮就是朝見聖上,你當時也在身側呀。」

  武則天笑對太平公主道:「別嚇到小孩兒,這個三郎,還是滿有趣味的。」

   武則天今日的心情實在很奇異,頗有些享受天倫之樂的老祖母的心性。究其一生,溫情與親情實在與她不搭界,為了謀奪皇后之位,她可以扼殺初生的女兒嫁禍於 王皇后;為了掃清自己登上皇位的障礙,她可以屢施詭計廢掉兒子的太子或皇帝之位,並將兩個大兒子斬草除根。這日聽到孫兒斥責侄兒的事兒,她忽然來了興趣, 許是觸動了女人心底那根柔弱的親情之弦,於是就有了這次出行。

  日頭此時已近中午,春日的陽光微醺醺拂過黛色的神都,光照落入碧波蕩漾的洛水中。急流處可見白色的光亮,魚兒在坡陡水急處間或躍起,與岸上的綠樹鮮花相映,成就了一派春和景明的好景致。

  武則天一行漫步城牆之上,緩緩地欣賞眼下的風景,武隆基伶俐乖巧地隨著太平公主行走,知道不能多嘴。走至轉彎的牆垛之時,可以看到西方的天際,武則天忽然停下,轉身對武隆基說:「三郎,最近又讀些什麼書呀?」

  武隆基答道:「陛下,孫兒自新年後,已開始讀禮記了。」

  太平公主說道:「三郎最為聰穎,小哥們一起讀書,他往往領悟最快,因而閒暇時候很多,常與樂工混在一起,現在已能敲得一手好羯鼓。」  

  武則天呵呵一笑,說道:「好呀,能操羯鼓?三郎,得空操演一番給我們聽聽。」

  這時的武隆基,還能享受到武則天及太平公主的萬般寵愛,因而也可以應對自如。而武則天自從當上皇帝,為了鞏固自己的地位,不惜採用酷吏來翦除異己,像今天這樣悠閒出外賞花吟詩
  的時候實在不多,尤其與孫兒一起享受天倫之樂的溫情實為罕見。
  然而好景不長,此後,武隆基一家的命運,便在風口浪尖之上風雨飄搖。

   先是皇嗣武旦的兩個妃子(其一為武隆基生母)被人誣陷對武則天施行厭勝之術,入宮拜年之時,便神祕失蹤,屍骨無存,兩個妃子的娘家人也被貶流放。武隆基 兄弟被降為郡王,「入閣」幽閉深宮。數月後,又有人密告皇嗣謀反,幸得一名叫安金藏的樂工剖腹明志,才使得皇嗣一家留住清白,得以倖免。

  直到「神龍政變」,太子武顯登基,復國號為「唐」,還姓為「李」,還都於長安,李隆基才恢復了原名。

  而此刻,權傾天下的武則天永遠也不可能想到,這個偎依在自己膝下的小兒,將來能夠一飛沖天,成為千古一代君王。

  她更沒有想到的是,震古鑠今的「開元盛世」,會在「貞觀之治」時隔六十多年之後,漸漸向世人走來……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5850579
  • 叢書系列:龍圖騰文庫
  • 規格:平裝 / 242頁 / 25k正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第一回  君臣登高宣婚期 阿瞞卜筮觀吉禮

已屆中年的婉兒早已失去了少女的純情,在多次目睹了身邊血腥殘酷的改變後,她明白了權力的好處。然自己為無依無靠的宮中后妃,如何確保自己時刻擁有權力這棵常青樹呢?

憶及過往,婉兒又是一番長歎。自從女皇當權,李武兩家彼揚我抑,紛爭不斷。李顯當了皇帝,既放縱皇后韋氏專權,又對武三思為代表的武家勢力友善,婉兒很快發現了其中的結合點,與武三思床笫纏綿之時,二人一拍即合。當初,太平公主曾將自己的男寵進奉給女皇,此事婉兒盡知,遂想效法一番。某一日,婉兒到韋氏後殿內閒談,不知不覺談到男歡女愛一事,談話漸漸投機,婉兒便將武三思的妙處以熾熱的言語烘托出來,惹得韋氏心旌搖盪,不由道:「事不宜遲,你把三思召入宮來。」於是一切水到渠成,韋氏、婉兒與武三思以這種關係結成了聯盟。

皇帝李顯本就畏懼韋氏,現在韋氏又與婉兒、武三思結盟,舉目朝中,地位無人可撼。然而,天有不測風雲,神龍三年,太子李重俊不堪韋氏等人的壓迫侮辱,遂擁兵造反,先去武宅中殺了武三思與武崇訓,再闖宮欲殺婉兒。

聞聽太子謀反,李顯驚得手足無措,語無倫次道:「這……這還了得!這……這……如何是好?」婉兒素有計謀,遂急中生智,獻計道:「玄武門樓堅固可守,請陛下皇后等速速登樓,一來可以暫避凶鋒,二來可以俯宣急詔。」一行人相偕登上玄武門樓。叛軍很快到了門前,李顯據樓俯視,直聽叛將道:「武三思淫亂宮闈,陛下豈無所聞?臣等奉太子令,已誅三思父子,唯宮闈尚未肅清,臣等特來誅殺首惡。」李顯問道:「誰是首惡?」叛將答道:「上官昭容,勾引三思入宮,乃為首惡。陛下若不忍割愛,請速將她交出,由臣等自行處置。」

李顯聽罷,便回過頭來,目視婉兒。

婉兒從李顯的眼神裡看到了一絲冷漠。她知道,若李顯認為交出自己可以保全皇位,他會毫不猶豫將自己交給叛軍。危難之下,婉兒兩頰發赤,涕淚泗流,突向前跪下道:「妾並無勾引三思之事,懇請陛下洞鑑。妾死不足惜,但恐叛臣先索婉兒,次索皇后,再次要及陛下。」李顯本來反應就慢,再經此一激將,就呆在那裡不說話了。由此便贏得了時間,千騎兵馬很快趕到,最終殺退了叛軍。

後來每憶及此事,婉兒便一陣害怕。心道:「若不是自己機警,只怕早身首異處了。」這件事對婉兒震動很大,她沒有想到,自己獻媚周旋於皇家與武家之間,竟然被外人認成亂政的首惡。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文字十字星系 _2019華文創作展69折起;精選2書75折;指定文學雜誌加購66折起 !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圓神暢銷書展
  • 三采全書系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