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李光耀回憶錄:我一生的挑戰  新加坡雙語之路

李光耀回憶錄:我一生的挑戰 新加坡雙語之路

  • 定價:450
  • 優惠價:9405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5折383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內容簡介

李光耀親筆自述一生最大挑戰:
如何將新加坡打造為最具雙語優勢的獨立國家

 
大時代的歷史洪流塑造了我的語言觀,也引發了我對雙語教育政策的思維。
──李光耀

  本書由李光耀親筆自述新加坡建國五十年的富強關鍵,娓娓道來這位具前瞻性的領導人如何投注心力,把新加坡從語言複雜的前英國殖民地打造成一個多數人通曉英文、又懂自己母語的團結國家。這位新加坡建國總理,面對人生巨大的政治挑戰與人民反彈聲浪,始終堅定以雙語政策作為唯一出路。其一生的艱困、挑戰與榮耀,全都坦率真誠地寫入自傳《李光耀回憶錄》中。
 
  新加坡自建國以來即是物資貧瘠的蕞爾小國,但總是能在馬來西亞、中國等鄰國列強環伺下屹立不搖,既保有獨立地位又維繫緊密合作關係。今日新加坡的經濟蓬勃發展、社會穩定和諧,更一舉躍升至全球競爭力、國民所得名列前茅的頂尖進步國家,這一切與新加坡建國之父李光耀的遠見息息相關。尤其他堅持將國際通用的英文列為「經濟/工作語言」,並將文化悠長、使用人數眾多的華語列為不可喪失的「文化語言」,雙語並重的政策讓李光耀自豪為建國基石之一。
 
  李光耀在書中直指,中國崛起為亞洲甚至全世界帶來了深遠的影響,在中國經濟急速發展與市場開放下,新加坡人的雙語優勢更為顯著。他也在剖析台灣、中國與新加坡三方的微妙關係時,坦言領導人的雙語能力使新加坡在華語國家中佔有一席之地:「拿我自己來說,如果不說華語,我不會跟蔣經國建立良好的工作關係,新加坡的軍隊也不會在台灣訓練。蔣經國和我有很深的交情……」
 
  李光耀的一生就是新加坡建國史,透過李光耀的回憶,本書一一觸及新加坡建國史上的重大事件,其中最關鍵的就是雙語政策的推行。李光耀毫不諱言地說,推行「雙語教育」是他政治生涯中最艱難的政策、也是他一生最大的挑戰。但他展現高度的執行力與堅定毅力,終使雙語教育影響了過去、現在和未來的好幾代人。本書細數李光耀作為雙語教育的推手,其背後的思考、決策與推行過程中種種鮮為人知的祕辛與挫敗,也讓讀者看到許多政治博弈背後的細節,是有意理解李光耀思考決策者不容錯過的一本書。
      
  本書第二部特別收錄十八篇知名人士的文章,包括新加坡現任總理李顯龍、著名歌手孫燕姿、國際著名投資家羅傑斯等,透過不同領域人士的現身說法,多方面印證李光耀開創的新加坡雙語之路的成功與關鍵。

名人推薦

  【同感推薦】
  賽克斯爵士,葛蘭素史克公司前主席、倫敦帝國學院前院長
  羅傑斯,金融投資家
  李顯龍,新加坡總理
  莊日昆,新加坡社會發展部前高級政務部長
  馬  雲,阿里巴巴集團主席兼首席執行官
  孫燕姿,知名暢銷歌手
  黃祖耀,南洋大學理事會前主席、大華銀行集團主席
  張松聲,新加坡中華總商會會長
  郭振羽,南洋理工大學終身榮譽教授
  蔡天寶,新加坡宗鄉會館聯合總會主席
  鮑達民,麥肯錫公司全球董事總經理 

  每個孩子的語言能力不同,我們不可能要求同樣好的表現。
  重要的是激發和維持興趣,讓每個孩子各盡所能,
  那麼即使孩子的語言能力只能達到某個程度,當有一天餘燼重燃時,興趣就會再度激發。
  這應該是學校語言教育的目標。──李顯龍,新加坡總理
 
  世界上沒有另外一個國家對雙語政策的重視比得上新加坡。
  這向來是,也會一直是新加坡和新加坡人的競爭優勢。──羅傑斯,金融投資家
 
  我生活中用英語,工作上用華語……我的歌唱事業之所以能跨越國界,有賴於我身為新加坡人的適應能力。──孫燕姿,知名暢銷歌手
 
  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的這本書,讓人對開創現代新加坡的一個關鍵因素有深刻的理解。認識到在一個使用多種語言的社會必須有一個共同語言,以及這個語言必須是英文。這是天才之舉。然而,在面對頑強抵抗下實行這個願景,需要強有力的領導、勇氣和堅持,這些在書裡盡顯無遺。

  這個決定和它的付諸實行,對讓新加坡在全球成為可敬的競爭對手有深遠的影響。──賽克斯(Richard Sykes)爵士,葛蘭素史克公司前主席、倫敦帝國學院前院長
 
  我們幾年前來到新加坡定居,是因為它的雙語、語言和教育政策……新加坡具有全世界最好的教育體系,在處理語言課題上也是佼佼者。新加坡成功地把焦點放在讓每個人通曉至少兩種語言(也使用馬來語和坦米爾語),是它在過去四十五年來一直是全球最成功國家的一個原因。──羅傑斯(Jim Rogers),金融投資家
 
  這是一個由世界最優秀的政治家著述,關於新加坡落實雙語及雙文化理念的成功故事,深具啟發性,為全球所有講華語的人所必讀。──連戰,中國國民黨榮譽主席
 
  李光耀先生的這本書,清楚地說明了新加坡雙語政策的發展是個很複雜的過程,因為它牽涉到人們的 情感、語言的功利,以及社會政治等各方面。書中第三章講述的南洋大學的歷史,便包含了這些因素……在南大這一章的結尾,李光耀先生肯定「南大創立的精神」,認為它「值得新加坡人珍惜並世代傳承下去」。我完全同意。──黃祖耀,南洋大學理事會前主席、大華銀行集團主席
 
  新加坡人口華人占七五%,建國之初,時任總理的李光耀卻選擇用英文為國家的工作語文,這是當時 很多華人不明白的政策……這本書詳實地把實行這些政策的背景寫得清清楚楚,讓我們了解他為什麼要這樣做。雙語政策,正確還是錯誤,日後歷史自有評斷。但是 我很明白,如果他當時不這樣做,我們的國家,肯定就不是現在這個狀態。──莊日昆,新加坡社會發展部前高級政務部長
 
  李光耀先生對語言、文化和價值觀的相互作用,和它們在個人和國家的成功中所扮演的角色,提出了精闢的見解。──馬雲,阿里巴巴集團主席兼首席執行官
 
  我是新加坡雙語教育的受益者……經商三十年來,我體會最深的是雙語教育對我影響至深,幫助巨 大。掌握英語,可以打開全球視野,沒有語言障礙,順利地與不同國家的朋友打交道、做生意;掌握母語,則能增強我對文化與根的認同,特別是堅韌不拔、自強不 息的品格與價值觀,令人終身受益……此書的出版,不僅讓大家全面了解五十年來政府制定雙語政策的苦心,也更加佩服李光耀先生過人的智慧和前瞻性的眼光。他 堅持不懈學習華文的精神,值得年輕一代效仿、追隨。──張松聲,新加坡中華總商會會長
 
  如李光耀先生所說的,這本書是他這半世紀以來,主導新加坡語文政策的「經驗總結」。書中對於獨立建國以來的重要語言政策,其間的決策背景,來龍去脈,有非常詳盡的說明。

  李氏的洞識、堅持,以及個人意志的貫徹,使得新加坡社會「成為最大最複雜的語言實驗室,為社會語言學和語言規劃學等提供了豐富案例」。此外,作者從個人的家庭背景說起,細述他畢生學習多種語言的經驗和心得,讀來引人入勝,也提供一個極珍貴的多語學習案例。──郭振羽,南洋理工大學終身榮譽教授
 
  ……這本書通過新加坡的建國歷程,解說了新加坡語言轉型的實踐經驗,是一本值得每一位新加坡人,尤其是目前仍舊徘徊並猶豫於為孩子們創造第二語文積極學習環境的家長,必須翻閱的一本好書……──蔡天寶,新加坡宗鄉會館聯合總會主席
 
  這本書描述了新加坡因為實行雙語政策,而改變了它同世界連接起來的基本因素。在李光耀先生過去 幾十年來制定並塑造了今日新加坡的種種政策中,決定採用英語作為新加坡人的共同語言是最重要政策之一。通過李光耀先生的自述,讓我們看到了伴隨這些改變而 來的高度情緒化和複雜的現實挑戰……──鮑達民(Dominic Barton),麥肯錫公司全球董事總經理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李光耀


  生於一九二三年九月十六日,新加坡華人,祖籍廣東省梅州市大埔縣。為新加坡前任總理,曾任國務資政以及內閣資政。為新加坡的獨立及崛起做出卓越貢獻,被譽為「新加坡國父」。二○一一年五月十四日,他宣布退出新加坡內閣。李光耀不僅是新加坡的開國元老之一,也是現今新加坡政壇極具影響力的人物之一。

  他十二歲(一九三五年)時考入當地頂尖的萊佛士書院,後榮獲大英帝國女王獎學金赴英國留學。一九四九年畢業,獲得「雙重第一榮譽學位」。一九五○年在倫敦獲得執業律師資格,同年回到新加坡開始從事律師工作。一九五四年,李光耀率領同道成立人民行動黨,參加次年舉行的首屆選舉。一九五九年六月三日,新加坡自治邦成立,由李光耀出任自治邦政府總理。

  新加坡獨立後,李光耀積極推動經濟改革與發展,在其任內推動了開發裕廊工業園區、創立公積金制度、成立廉政公署、進行教育改革等多項政策,成功使新加坡在三十年內發展成為亞洲最富裕繁榮的國家之一。今天的新加坡政府以高效率、廉潔而聞名,人民生活水準較其他亞洲國家高出許多。
 

目錄

自序  新加坡語言轉型的經驗

第一部 一波一波的挑戰
第一章  歷史洪流塑造我的語文觀:一九二三~一九五九
第二章  雙語政策終於起步:一九五九~一九七九
第三章  南洋大學興與敗的啟示:一九五六~一九八○
第四章  時勢造就了特選學校
第五章  華語運動三十二年細說從頭
第六章  調整又調整  改革又改革:一九八○~二○一一
第七章  中國崛起帶來的大氣候
第八章  我的經驗總結

第二部  殊途同歸
李顯龍:學習語言在於激發和維持興趣
陳慶鱗:我與華文的戀情
周清海:我的語文學習經驗
傅海燕:既艱辛又輕鬆——我的雙語路
羅傑斯:因喜悅和自豪掉淚
吳多深:和語言打交道
李瑋玲:用華語做夢
馮煥好:隱憂與期盼
胡以晨:在雙語文化之間成長
顏金勇:我的語文學習之路
李慧玲:從語言到文化的旅程
孫燕姿:只因吳宗憲的一句話
陳振泉: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
陳慶文:對新加坡語言學習的反思
鄭清壽:苦盡甘來
楊莉明:以雙文化搭建橋樑
陳其昀:那一大袋的圖書
陳志銳:從較技到交際——兩代人的雙語學習經驗
 



新加坡語言轉型的經驗


  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世界出現了許多新興國家,這些國家的特點是,社會上存在多種語言,殖民主義宗主國的語言加上各種當地方言,使得人們的語言習慣變得很複雜。

  一個新興國家百廢待興,最需要的就是統一人民的語言。新加坡在這方面,擁有超過半個世紀的豐富經驗。

  在一九五九年成為自治邦之前,新加坡的學校分成四種不同語文源流:華文、英文、馬來文和泰米爾文學校,其中以華文學校人數最多。

  這本書裡,我集中探討我們如何把英文作為「第一語文」、把華文作為「第二語文」來教導學生的問題。我們一直不斷調整英文和各族群本身的母語(對華族而言就是華文)的教學,確保人們一方面能夠掌握我們的行政語言──英文,另一方面也能掌握自己的母語。

  為了維護各族群的認同感和傳承祖先的文化,各族群以本身的母語作為第二語文是有必要的。

  在各個族群中,以華族學生同時學習英文和華文碰到的難度最大。漢字沒有字母或語音符號,每個字是表意字或象形字,單從文字很難看出讀音。一個人若從小沒有學會漢字發音,長大了才學是加倍困難的。

  我們的語言教育目標是在不影響學生掌握英文能力的前提下,為學生定下一個實際的華文水準。越常使用一種語言,這種語言的運用能力自然越強。而一個人的語言天分和他的智商並不完全相關,智商同等的人在語言掌握能力上會有很大的差別。一般而言,女生的語言能力比男生強。

  因此,我們得不時重新平衡英文和華文之間受重視的程度。講華語的父母往往希望孩子有較高的華文水準,而對那些來自英語家庭的孩子來說,平日學習華文已經面對難題,若還要提高華文水平,他們的父母自然感到不滿。雙方好像拔河那樣,拉來拉去。政治上的壓力使得政府要在英文和華文之間取得最好的平衡變得很困難,實際情況往往像鐘擺那樣,進兩步,退一步。我們後來發展出了「單元模式」的教導方案,以照顧不同學習能力的學生。但新加坡的雙語教學很複雜,要不斷求變,不能說這是最理想的辦法,以後可以一直沿用,不做任何修改。

  這本書寫出我們五十年發展雙語教育的經驗,要讓家長了解學習雙語是零和對策。英文多用,華文就弱。華語多說,英語就沒有那麼好,這是沒有辦法的。

  半世紀的雙語教育歷盡艱辛

  新加坡五十年的雙語教育道路,崎嶇不平,這得從上世紀五○年代說起。

  根據一九五六年《新加坡立法議院各黨派華文教育報告書》的建議,我們在各語文源流的小學實行雙語教育。以華校來說,就是教導學生華文和英文;在英校,就是教導英文和各族群的母語(華文、馬來文或泰米爾文)。然而,效果並不理想。

  一九六五年新加坡脫離馬來西亞獨立後,我們在小學和中學逐步貫徹雙語政策。一九六六年,所有中一生必須修讀第二語文,但英校華族學生還不須要選擇母語(華文)為第二語文。一九八一年,我們規定學生報讀大學時,A水準會考第二語文必須考獲AO副修水準的E8(一九八三年提高到D7),而且分數算進大學入學總分;一九八○年開始,我們進一步規定英校華族學生必須以華文母語為第二語文(從前他們多選馬來文)。這些規定給來自講英語家庭,成績雖然優異但華文差的華族學生,造成了日後升大學的障礙。到了二○○四年,報讀大學,華文母語第二語文仍然必須達到所定的最低水準,但是分數已不再算進總分。

  這本書從頭記述了新加坡的雙語政策五十年來的演變。

  在學習語言的問題上,學生的家庭用語是關鍵。起初我並不了解在家使用華語(母語)的學生,在學校更容易掌握華文。我們忽略了家庭用語這個因素的重要性。
沒有其他國家的經驗可以做我們雙語教育的榜樣。我從學校雙語教育成績的年度統計數字,以及自己在成人時期學習華文的個人經驗,摸著石頭過河,得出一些雙語教育的概念。在上世紀五○和六○年代,我把三個孩子送到華校就讀,學校裡所有科目都用華文課本,他們的英文是在家裡學習的。

  當時的家長很精明地預見,孩子進入以英文為第一語文(母語為第二語文)的英校讀書,將來更容易出人頭地。因此,他們紛紛把孩子送到英校去。

  華文作為「第二語文」,我們經過很多年才發展出一套有效的教學法。起初我們缺乏通曉雙語的華文教師,他們來自傳統的華校,英語能力差,用華文第一語文和單語的方式,教導來自英語家庭的學生學習華文。學生跟不上,自然對華文產生抗拒心理。

  其實,新加坡原本就具有優異的社會條件可以讓華族學生通曉雙語。我們早期的社會同時存在著一個講英語和另一個講華語的環境,英文和華文兩大語文源流各有歷史悠久的學校和課本,還有報章、電視臺、戲院和圖書館都體現了華、英語並存的特色。學生在家裡、商店、小販中心、社交場合等等公共場所都有機會講華語或英語。在殖民地時期,新加坡只有少數學生在英校就讀,他們畢業後為英國官員做事,社會大眾則是另一個廣大的講華語和方言的華族群眾。因此,我們本來就有一個講雙語的社會環境,有利於英文和華文的學習。

  今天的雙語學習環境已大不同

  時代變遷,現在的年輕華文教師具有雙語能力,他們正逐漸取代老一輩的單語華文教師。在小一和小二階段,學生集中精力學習華語聽和說的能力。閱讀和書寫的能力則建立在這個基礎上,成為高年級的學習重點。華文教師用英語解釋較難的華文辭彙。這是一個大轉變。以前,華文教師同時教導學生聽、說、讀和寫的能力,這給學生造成很大的學習負擔。

  腦神經專家證實,學習語言最好是在孩提時候。家裡、遊戲班、幼稚園、小學都為孩子提供無窮的語言學習機會,一個人要到成年時候才來學習華語就困難多了。每個漢字四個不同的發音很難掌握,所以要講流利的華語並不容易。在年紀小的時候,當耳朵、舌頭和大腦最為敏銳和靈活時,是學習華語的最好時刻。

  華語流利的家長如果能在家跟孩子講華語,這對孩子掌握華文有很大幫助。學生在家使用的辭彙雖然有限,但通過多講,熟悉華文句子結構,可為他們日後學習華文打下基礎。講華語的家長不必急著要孩子學好英文,因為日後學英文的時間有的是。自上世紀八○年代後期開始,新加坡已經成為一個以英語為主的社會。在學校,所有學生都學習英文,英語成了我們社會的主導語言。

  美國的一項調查顯示,在美國出生的華族孩子,倘若在家裡使用華語,日後上學,掌握華文並不是問題。倘若在家裡講英語,則日後學習華文就跟其他美國人一樣,覺得是件苦差事。

  很多講華語的家長誤以為,在家裡即使用文法不通、發音不準的英語同孩子交談,也對孩子的英文能力有好處。其實,孩子在上完幼稚園和小學之後,英文便會逐漸成為他們的主要用語。小學階段有七五%的課程時間是使用英文,二五%使用華文。在中學,這個比例則是八五%對一五%。只有在特選中學和初級學院的雙文化課程,才有更多的課程是用華文教導。至於高等教育,包括理工學院和大學,英文則是唯一的教學媒介語。那些到中國和臺灣的大學深造的學生,回來工作後便投入英語環境,英語久而久之也成為他們的主導語言。

  我的三個孩子出身傳統華校,但他們工作之後,使用的是英語,華文變成了他們的第二語文。在新加坡,只有華文教師和華文媒體工作者等才會繼續以華語作為主導語言。

  一個人可以通曉多種語言,卻只有一種主導語言,就算以語言為專業的專家也不能例外。他們的第二語文表達能力無可避免地會比較低。中國最好的華、英語同步翻譯員,英譯中(他們的主導語言)的能力,比中譯英的能力強。以英語為主導語言的外國華、英語同步翻譯員,情形則剛好相反。

  新加坡人的主導語言是英語,這是我們吸收知識的最方便媒介。以英語為主導語言的華族新加坡人如果也能講得一口漂亮華語,是會有更多的發展機會。我認為一般新加坡人,只要能講華語,即便現在水準不高,辭彙貧乏,將來工作有需要,通過實際磨練,辭彙增加了,他的華語自然會流暢起來。所以,最怕是一開始就放棄學習。學習華文不管多麼困難,都應該有個開始,持之以恆,必能一生受益無窮。
 

詳細資料

  • ISBN:9789571361833
  • 叢書系列:People
  • 規格:平裝 / 480頁 / 25k正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第一章

歷史洪流塑造我的語文觀:一九二三~一九五九


我曾在《美國科學人》(Scientific American)雜誌讀到一篇文章,說當一個人在疼痛和震驚時,大腦會分泌出「神經肽」(neuropeptides),它使人把所獲得的經驗深深地印記在腦細胞裡,長久不會消失。

在我成長的歲月裡,家庭、學校、留洋,甚至日據時代學習語文和應用語文的痛苦經驗和感受,都深深烙印在我的腦海裡。這些記憶除了讓我直到現在還孜孜不倦地學習華語,也影響了我治國的語文政策和對學習語文的看法和態度。

從英國學成歸來,在當律師、成立政黨、參加競選的日子裡,我與工會活躍分子、華校生有緊密的來往,讓我體會到了因為語文問題而潛藏在新加坡殖民地社會的困擾。那是一股醞釀中的洶湧暗流,一經挑動,就會激起狂潮,一發不可收拾。前車之鑒,給我深刻的啟示,我在建國後,因此以極端謹慎踏實的態度去處理語文問題。

在這一章裡,我從生長在一個講英語的家庭談起。

從小我立志當律師,而努力把英文學好。後來從政,認識到語言與政治息息相關,我明白要贏得選票,必須把華語和方言學好,說得一口女皇式英語其實幫助不大。

一九五四年五月,我參與了華校生為營救「五一三」學警衝突中七名被判監學生的法律行動,親眼目睹近千名學生在華僑中學集中二十二天抗議的經過;華校生參與一九五五年五月福利巴士暴動後,華僑中學、中正中學總校和分校被令停課,兩千名華校生再度在三校集中,這些轟轟烈烈事件給我留下難以磨滅的印象。

當時的政府為解決華校問題而設立「立法議院各黨派華文教育委員會」,我是九人委員之一。

參與這個委員會的經驗,使我第一次接觸和認識華文教育的問題,我對那個時代的華文教育的形勢,也有了更進一步的了解。

大時代的歷史洪流塑造了我的語言觀,也引發了我對雙語教育政策的思維。

來自講英語和峇峇馬來語的家庭

會員評鑑 TOP

會員評鑑等級 ,共 2 位評分。

感謝您為本商品發表您的看法,這是專屬於博客來會員的發表園地。 看更多書評請前往 【讀者書評】專區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當我們被困在同一艘船上:自私的執政團隊如何把國家推向革命邊緣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香港出版品聯展
  • 幸福文化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