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西藏火鳳凰:獻給所有自焚藏人

西藏火鳳凰:獻給所有自焚藏人

  • 定價:290
  • 優惠價:79229
  • 優惠期限:2019年06月30日止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買了此商品的人,也買了...

 

OKAPI 推薦

  • 先是個藏人,才是個作家──專訪唯色《樂土背後:真實西藏》

    文/王昀燕2016年04月18日

    藏人作家唯色 如同時光倒流 認識的喇嘛們向我點頭 微笑就像是我每天都在此時進廟朝佛如同時光倒流 數不清的藏人排著長隊藏巴 康巴和安多 捧著哈達 握著紙幣舉著酥油燈或者盛滿酥油的水瓶如同時光倒流 我又沒排隊 厚顏著像個遊客 徑直走向覺康人頭攅動 人影搖晃 人聲訇響 金色的光芒中我 more
 

內容簡介

藏人的自焚,世界的恥辱!

  ◆「西藏是拷問中國、國際社會人權和公正標準的最嚴厲問卷,沒有人可以回避,可以繞過去。目前為止,沒有人不受辱蒙羞。」──艾未未
  ◆寧可自毀,也不傷及他人──「人不必自身敢於自焚,只要敢於在想像中正視自焚,就可以看到自焚者以渺小的一己之軀,與龐大的暴政機器抗爭的英勇與悲壯。」──唯色

  ◆現代藝術家艾未未──封面設計、推薦
  ◆另收錄井早智代、劉毅畫作

  ◆唯色談艾未未設計的封面:
  「在有著重要意義的封面設計——所有自焚藏人的名字用藏文記錄其上;中間的一朵火焰壯麗,充滿奉獻的美而非慘烈的苦;潔淨的封面宛如西藏潔白的哈達,以獻給所有自焚藏人——」

  ◆封面設計概念:
  艾未未的封面上燙印的藏人名字,只有在某些角度才看得到,這象徵著他們在這本書中的在場與缺席。就如同他們在所有被自焚悲劇影響的人們的心裡,存在,也不存在。

***

  「秉持非暴力原則的個體抗議者所能做的最激烈方式——點燃自己但不攻擊他人,自己慘死卻不與凶手同歸於盡。」──唯色

  過去這段時間,全世界有不少媒體關注藏人自焚的事件,但絕大多數人不清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這本書是唯色對四年來持續發生的藏人自焚事件所做的一種竭力的解釋、沉痛的分析和直率的批評。當然,批評針對的是不義的中共當局以及向不義妥協的世界。

  從二○一三年四月起,唯色心力交瘁地寫作了兩個月,關注藏人自焚,尤其關注如此眾多的藏人自焚而世界卻一片沉默的狀況,希望透過她的文字向世界發聲。然而這不是輕易就能發出聲,原因無他,一百四十二位藏人將寶貴的生命付諸於奉獻與抗議的火焰,人世間任何語言對此的描述與評價都是蒼白無力的。

***

  書名「西藏火鳳凰」的由來:

  取意鳳凰涅槃,浴火重生。無論在西方還是東方的神話裡,火鳳凰是不死神鳥,每每自焚為燼,再從灰燼中重生,成為永生。雖然西藏文化中沒有涅槃的鳳凰,只有護衛佛法的神靈,但火鳳凰的象徵含義是廣泛的,都能理解。正如前蘇聯詩人茨維塔耶娃的詩句:

  我是鳳凰,只在烈火中歌唱!
  請你們珍惜我高貴的生命!
  我熊熊燃燒,我燒成灰燼!
  但願你們的黑夜能變得光明!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唯色


  女,藏人。一九六六年出生於「文革」中的拉薩。籍貫為藏東康地的德格。一九八八年畢業於成都西南民族學院漢語文系,曾長期在拉薩擔任《西藏文學》雜誌的編輯。二○○三年,因散文集《西藏筆記》(繁體版《名為西藏的詩》,大塊文化出版)的批判言論,被當局查禁,並限制出境。二○○六年,在中國大旗網、藏人文化網上的部落格被關閉。

  西方學者認為唯色是「中國知識分子中,運用現代傳媒表達觀點的第一位藏人」。著有詩歌、散文等十多種選集,在中國多家出版社出版,並被譯為英文和法文。另有繁體版著作《殺劫》、《西藏記憶》、《看不見的西藏》、《聽說西藏》(皆為大塊文化出版)等。二○○九年出版《鼠年雪獅吼》,係二○○八年西藏「三.一四」事件的大事記。現為自由作家。她的創作理念:「寫作即遊歷;寫作即祈禱;寫作即見證。」

  曾獲國際婦女傳媒基金會二○一○年度新聞勇氣獎、二○一二年德國之聲博客大賽「記者無疆界」公眾獎、美國國務院二○一三年度「國際婦女勇氣獎」等諸多獎項。

藝術家簡介

艾未未


  國際著名藝術家、中國異議人士,曾在美國居留十二年,活躍於建築、藝術、影像、推特和社會文化評論領域。是積極的行動者,認為行為即藝術,即自由表達。

井早智代

  在日本三重縣津市出生、長大,二○○○年歸化加拿大籍,加拿大亞伯達大學藝術學士。曾參加印度、墨西哥、泰國、美、加各地的駐地藝術家計畫,於各地舉辦展覽,獲得各項獎助。從二○○五年起,長時間在印度從事獨立藝術研究,研讀藏傳佛教的同時,與西藏流亡社群的接觸更為頻繁。二○一一年冬天,著手創作與自焚藏人相關主題的畫作,以纖細而具療癒的畫風為犧牲者哀悼、祈禱,呈現她多年來與西藏朋友、家庭的緊密關係。

劉毅

  中國畫家,一九六三年生於甘肅省蘭州市。祖籍北京。一九八六年在蘭州市文聯工作期間,多次深入藏區,畫了一系列反映藏人生活的作品。一九九八年到北京從事當代藝術,代表作品有《1989》、《天安門》、《聖地拉薩》、《大地》、《尊者》等。除了在中國各大城市展覽,並應邀到加拿大、香港、韓國等地展覽。藏人自焚,讓劉毅的心為之觸動,於是他轉變畫風,採用黑白的色調,以此傳達出心中的沉重,用畫筆為自焚藏人立碑。他說:「我的繪畫就是堅定自己的立場。」「記錄吧,作為畫家,我就想用我自己的方式來表達。」「我覺得還是宗教上、心靈上的創傷。我覺得達賴喇嘛說的那句話特別好:『西藏問題就是個道德問題,是文明和野蠻的一種較量。』」
 

目錄


藏人自焚概況
自焚是一種抗議
藏人為何抗議
抗議為何走向自焚
從兩個高峰看自焚訴求
自焚者的遺言
自焚如何被記錄
抗議需要得到支援
中國當局對自焚者的污名化
「逆向種族隔離」的拉薩
中國當局的「反自焚運動」
休戚與共的迢迢長路
結語

附錄一 142位自焚藏人名單
(夾頁:藏區135起自焚抗議事件圖示)
附錄二 藏人自焚抗議概況
附錄三 自焚藏人遺言

一些故事
火焰中,以身獻祭的彭措:兩份口述,一些回憶……
沉默的另一面:從諺語說起
CCTV對藏人自焚的解釋
CCTV外宣片中的自焚藏人
進藏路上的檢查站
「坐上了火車去拉薩……」
去自焚藏地採訪的外媒
記自焚的阿木去乎牧人才讓扎西
在加德滿都自焚犧牲的竹澤朱古,遺體將歸何處?
從火焰中走向拉薩的藏人們
熾焰燃燒的阿壩
焚身火焰輝映自由公投
請記住去年自焚抗議的十一位藏人
 

  二○○九年二月二十七日,正值西藏新年第三天,當一場紀念遇難者的祈禱法會被取消,二十四歲的阿壩僧人扎白走出寺院,當街自焚,成為西藏境內自焚運動的第一人。那年的新年與之後數年的新年一樣,各地多數藏人是以靜默紀念的方式度過的,一句口號暗中流傳──「不過新年」。

  那年的「不過新年」,與二○○八年三月遍及全藏地的抗議和中國政府的鎮壓有關。在二○○八年,無數藏人被殺、被捕、被判刑、被失蹤。扎白的家鄉──在扎白之後多達三十七位藏人自焚的阿壩,僅二○○八年三月十六日這天,因當局強迫在著名的格爾登寺大經堂頂懸掛中國國旗,引發數千僧侶與民眾抗議遊行,結果有二十多人在軍警屠殺中命喪街頭,包括孕婦、五歲的孩子和十六歲的女中學生。

  我訪問過經歷當時抗議與鎮壓的阿壩僧人,他們回憶:

  「遇難者的遺體送到格爾登寺大經堂前,由僧眾修法超度亡魂。當時,看到那些血肉模糊的遇難者,彭措(扎白之後的第二位自焚者,格爾登寺僧人)在做法事時,痛哭不止。」

  「二○○八年,藏人被打的打,被抓的抓,被槍殺的槍殺,被致殘的致殘,許多藏人都產生了強烈的反對中國政府的意識。」

  「二○○八年喚醒了我們,也改變了我們。」

  ……

  扎白在自焚前寫下遺書:如果當局禁止為亡者舉行祈福的法會,那麼他會自焚。那天晚上從網上看到扎白自焚的消息,我的震驚有兩重:一是為這決絕的自焚;二是為扎白在燃燒時竟然還會被軍警開槍射擊。是的,有目擊者聽到槍響後扎白倒地,隨後警察將他扔上車帶走。傳到網上的現場照片可以看到:撲倒在地的扎白周圍有多達十六名特警和便衣,至少三人手裡端著警用防暴槍,一人手握類似警棍的武器。同寺僧人說扎白的腿和右臂中彈,從此落下殘疾。但中國官媒新華社否認他被槍擊,作為政府喉舌的中央電視台(CCTV)還播放過扎白在醫院獲得治療的場景。但是迄今已過六年,扎白從未返回家鄉與寺院,無人知道他的下落。而拍下扎白自焚現場照片並發送外界的格爾登寺僧人江廓,遭判刑六年半。

  從扎白的自焚開始,我記錄下每一位自焚者的情況,發布於我的博客。一如二○○八年西藏抗議運動期間,我每天用博客發布各地的事件。但我無論如何也沒有預料到,後來會有這麼多藏人以身浴火,以致一種新的抗議形式正在出現。我更沒有預料到,我的記錄常常追不上一個個生命被烈火燃燒的速度。至二○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已知一百四十位藏人自焚,可謂人類歷史罕見,其慘烈難以描述。

  在西藏的歷史上,尤其在西藏的當代史上,從未有如此眾多、遍及城鎮與鄉村的藏人焚身明志。一首反對種族隔離、呼籲爭取自由的英語歌曲《Biko》流傳多年,正可以作為寫照。歌中吟唱:「你可以吹滅蠟燭,但你吹不滅大火;火焰一旦燃起,風將吹它更高。」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2135914
  • 叢書系列:Mark
  • 規格:平裝 / 252頁 / 14.8 x 20 cm / 普通級 / 全彩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藏人自焚概況
  
中國政府將藏人自焚定性為「犯罪」,在全藏地頒布「反自焚專項鬥爭實施方案」,開展「反自焚運動」,一方面嚴密封鎖自焚消息外洩;另一方面實行連坐,一人自焚,全家全村或全寺都被牽連,親友同鄉中會有多人遭抓捕判刑。在這種高壓下,不少自焚的消息是在數日、甚至數月後才艱難傳出。很有可能在全藏地發生的自焚事件不只目前公布的數字,比如二○一三年三月底傳出在康區結古多(青海省玉樹藏族自治州玉樹縣),有藏人婦女抗議房屋被強拆而自焚,因無法瞭解更多資訊,至今未能確認。所以在此敘述藏人自焚之概況,只是依照已經公布、得到確認的資料:
  
從二○○九年二月二十七日至二○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在境內藏地有一百三十五位藏人自焚,在境外有五位流亡藏人自焚,共一百四十位藏人自焚,包括二十一位女性。其中,我們所知道的,已有一百一十九人犧牲,包括境內藏地一百一十六人,境外三人。
 
概而言之:二○○九年發生一起自焚;二○一一年發生十四起自焚;二○一二年發生八十六起自焚;二○一三年一至十二月發生二十八起自焚;二○一四年二至十二月發生十一起自焚。
  
在一百四十位自焚者中,最年長的六十四歲,最年輕的十六歲。大多數是青壯年,平均年齡約二十七歲。在一百四十位自焚者中,男性一百一十九人,女性二十一人;其中有二十六位父親、十位母親,遺下年幼的孩子。
  
在一百四十位自焚者中,有三位高階僧侶(Rinpoche,朱古),三十八位普通僧侶,七位尼師,共計四十八位僧尼,涉及藏傳佛教格魯派、寧瑪派、薩迦派、覺囊派,以格魯派僧尼居多。
  
在一百四十位自焚者中,有七十位牧民和農民,大多數是牧民;其中十位牧民曾是僧人,遭當局派駐寺院的工作組驅逐出寺;四人曾是僧人,屬自己還俗離寺。其中一位自焚犧牲的農民,原為藏傳佛教噶舉派寺院僧人;六位自焚犧牲的牧民,屬藏傳佛教覺囊派所在地區。一位自焚犧牲的牧民,是藏傳佛教著名的貢唐倉仁波切的外祖父。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學校不會教、也不曉得如何教的歷史謎團《間諜、虐待狂與巫士》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瑞昇文化
  • 路上建築觀察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