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因受白鹿颱風影響部分地區包裹配送,實際配達恐晚於出貨/取貨通知信。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城市文學

城市文學

可購買版本(1)

  • 定價:390
  • 優惠價:9351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5折332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買了此商品的人,也買了...

 

內容簡介

  《世界文學》第八期的主題為「城市文學」。本期廣納各語種對於城市文學這一主題的精采詮釋,包含俄語、西語、德語、法語、英語、日語等文學,集各學者之妙筆深入淺出的評析,不僅貼近生活也擁抱世界的文學關懷主題,詮釋城市與人心的多重面貌。

  本期編輯室報告指出:城市是文學作品中最喜歡描寫的對象,城市主題很早就進入文學作品,希臘神話故事裡,眾神是許多城市的守護神,他們之間的愛恨情仇,成為城市間的交戰來源。然而城市文學的起源得要追究到十到十一世紀的歐洲,是在民間文學(街頭說唱)的基礎上發展起來……十九世紀的寫實主義,城市的貧富懸殊,窮人的悲慘生活,成了寫實主義作家描寫的重點,城市成了罪惡的淵藪,是寫實主義作家所欲批判的對象。到了二十世紀,作家與城市的關係更是密不可分,作家離不開城市而生活,所有與創作有關的東西都在這:出版社、讀者、志同道合之人全都聚集於此。文學家對它愛恨交加。然而不管愛也好、恨也好,作家卻離不開它而生活,他們習慣了城市的空氣、城市的緊張,喜歡在市區內漫步,所有的創作靈感也都源自於此。

  每個城市都有他自己的代表作家和代表作品,說到倫敦,我們會想到狄更斯,巴黎的代表作家是巴爾札克,而彼得堡,則是杜思妥也夫斯基。此次的專刊,透過不同學者的眼光,看到了不同的城市與文學的關係、不同的城市符碼。下次在台北的街頭行走,你會想起誰?想起哪本作品?

  本期主要收入文章:
  彼得堡的象徵體系與城市符號學
  布爾加科夫和帕烏斯托夫斯基作品中的電車
  城市漫遊者波赫士的詩意與哲思
  記憶的摺痕──莫迪亞諾的創作美學
  從阿姆斯特丹到京都──讀兩則文學文本

本期特色

  ‧本期廣納各種語種對於城市文學主題的精采詮釋,包含俄語、西語、德語、法語、英語、日語等不分語種之研選好文,並將古今中外的經典深入剖析,豐富且多元!

  ‧國內唯一跨越文化與國家界線的世界文學刊物,擁抱不分語言的文學的世界!

  ‧不僅跨國內各大外語學院的學者,更集國內外學者、名家之手,深入了解文學作品奧義!

  ‧各期主題不同,輪值主編都盡可能廣及各語種的精采作品,自第八期開始每年出版兩刊,為一精緻文學思想刊物,精采好讀又有深度、哲思,值得收藏!

  《世界文學》是一份廣納視角,沒有藩籬的刊物,大語種小語種都可以找到自己的分身或天地。我們討論文學藝術,也談論語言文化,甚至歡迎跨文化的論述,我們繼續追求並思索古今中外正典的新詮,也期待當代思考及其一切文字表現模式,包括圖像、意象及諸多可能的想像,建構一份鳥瞰世界、包羅萬象的文學思想刊物。

  《世界文學》內容兼顧學術與思辨,從學術中釐清思考,從思維中提出評論,讓所有文學的聲音都有歸宿,做到萬籟齊全的境界!
 

目錄

編輯室報告  蘇淑燕

研究論文

林松燕  奧斯汀與城市──《勸服》小說中的空間救贖
高瑟濡  湯瑪斯‧摩爾《蒙兀兒公主》裡的富饒東方世界
蘇淑燕  布爾加科夫和帕烏斯托夫斯基作品中的電車

學海省思
陳戈  洛特曼和他的符號學思想〈譯者序〉
洛特曼  彼得堡的象徵體系與城市符號學

研究特區
林盛彬  城市漫遊者波赫士的詩意與哲思
宋麗玲  葛多思《慈悲》小說中的城市空間
林德祐  記憶的摺痕──莫迪亞諾的創作美學
何芳  淺議彼得堡的象徵意義
王亞民  中國現代文學與俄僑文學中的上海
龔雅雪  大城市中的小人物──談丹尼洛夫的散文
謝志偉  從阿姆斯特丹到京都──讀兩則文學文本
柴紅梅  二十世紀日本文學與大連
 



編輯室報告/蘇淑燕


  《世界文學》在歷經兩年摸索後,從本期開始,轉型為專業論文期刊,目前分為兩種論文:研究特區與研究論文,研究特區的論文不經過審查制度,大都為邀稿文章,由編輯群向四方各處邀稿,台灣、大陸或是其他國家都有;研究論文則是審稿制論文,保障了論文水準。取消了「書評書藝」、「每季一書」、「國際文壇動態」三個舊有單元,但是保留了「學海省思」,作為本刊特色,以期與其他學術刊物相區隔。「學海省思」是對世界各國當代有名文學家或學者訪問稿,抑或是對他們的相關評論,限於版權問題,很少能刊登這些大師的翻譯作品。但是本期我們非常幸運,獲得北京外國語大學白春仁教授授權,刊登了由陳戈教授翻譯,俄國著名符號學大師洛特曼(Юрий Лотман)的文章〈彼得堡的象徵體系與城市符號學〉。白春仁教授夥同其他大陸學者現正埋首於《洛特曼全集》的翻譯和出版工作,此書於大陸尚未出版,但是本刊讀者卻可以搶先一步看到其中一篇文章,這是白教授對台灣讀者的無私奉獻,本人謹在此對他獻上深深謝意。

  透過洛特曼的大作,台灣讀者可以了解彼得堡形象的兩極特殊性:既是永恆之城,又是注定滅亡之城,它是在犧牲千千萬萬人命,於彼得大帝的無敵意志下所蓋成之城,因為人定勝天的恢弘氣勢,而被賦予了神聖色彩,成為神聖之城;但是接連不斷的大水災和火災,讓這個城市充滿了末世氛圍,天譴說(過多的鮮血、過多的犧牲)、末世論(水災和火災在聖經裡都有末世來臨的涵義)成了這個城市揮之不去的陰影和傳說。這雙重矛盾性反映在俄國文學作品中,形成了特殊的彼得堡形象。如果18世紀盛行的是對彼得堡戰勝大自然的崇拜,那麼十九世紀中期到二十世紀初期,則是末世論盛行的時代,俄國最偉大的寫實主義作家或象徵主義作家,例如:普希金、果戈里、涅克拉索夫、杜思妥也夫斯基、別雷等人筆下的彼得堡,就是籠罩在末世狂歡中的城市,城裡的居民墮落放蕩、奢侈成性、貧富兩極世界對立明顯:窮人哀號無告,凍死街頭,富人家裡卻夜夜笙歌、燈火通明到天亮。這個城市形象普遍存在俄國不同作家的不同作品中,構成了一幅統一的彼得堡末世形象和統一的「彼得堡文本」。北京外國語大學何芳教授的論文〈彼得堡的文化象徵意涵〉即是利用了洛特曼所揭示的彼得堡象徵意義,分析兩篇小說:阿‧托爾斯泰《彼得的一天》(1918)和伯里斯‧皮利尼亞克《彼得殿下》,析論小說中的彼得大帝和彼得堡雙重形象。

  除了何芳教授的論文,本期還邀請到華東師範大學王亞民教授,為本刊撰寫〈中國現代文學與俄僑文學中的上海〉,這篇論文講的已經不是彼得堡,而是上海,是俄國僑民眼中所看到、感受到的上海。王教授鑽研俄國僑民文學,研究流亡到中國的俄國僑民作品。當時俄僑主要聚集在哈爾濱和上海,他們所描繪的自然就是這兩個城市的生活。在這些作品中,可以明顯看到作家的思鄉情愁、孤單等議題,但是除此之外,俄僑文學中的上海卻有著非常高的特殊性,充滿了對上海美麗景色、華洋雜處特殊文化的讚嘆和欣賞,上海在他們筆下成為如世外桃源般的美麗。王教授論文除了分析俄僑文學的上海書寫,還綜合了同時期中國文學中所反映的上海特色,並比較兩者之間的差異。透過王教授深入淺出的敘述,突顯了俄僑文學中的東方美傾向。
本期除了俄國城市文學論文,當然還有關於英、西、日、德、法等其他國家文學的相關論述,這其中最為「應景」的,應是林德祐教授論介新科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他於2014年10月9日得獎)莫迪亞諾之作〈記憶的摺痕——莫迪亞諾的創作美學〉。莫迪亞諾也算是城市文學作家,他的初期作品描寫的是德軍占領時期的巴黎,之後開始模糊了時間和地點,然而都是圍繞在法國某個城市發生的故事,敘述時間都是在過去……。透過林德祐教授的介紹,對於這位「喚起了對最不可捉摸的人類命運的記憶,捕捉到了二戰法國被占領期間普通人的生活」,我們開始有了粗淺的了解,知道他的生平、他的創作特色和不同時期的風格變化。也許因為如此,我們會到書店去,好奇地翻一翻莫迪亞諾的作品,甚至買一本回家細細品讀。

  城市是文學作品中最喜歡描寫的對象,城市主題很早就進入文學作品,希臘神話故事裡,眾神是許多城市的守護神,他們之間的愛恨情仇,成為城市間的交戰來源。然而城市文學的起源得追究到十到十一世紀的歐洲,是在民間文學(街頭說唱)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作者主要是中世紀城市中的街頭說唱者,他們以自身經歷或他人經歷作為創作來源,敘述城市中的各種生活百態:專橫的貴族、貪婪的教士、凶暴的騎士、機智和狡猾的市民……。十九世紀的寫實主義,城市的貧富懸殊,窮人的悲慘生活,成了寫實主義作家描寫的重點,城市成了罪惡的淵藪,是寫實主義作家所欲批判的對象。到了二十世紀,作家與城市的關係更是密不可分,作家離不開城市而生活,所有與創作有關的東西都在這裡:出版社、讀者、志同道合之人全都聚集於此。文學家對它愛恨交加。然而不管愛也好、恨也好,作家卻離不開它而生活,他們習慣了城市的空氣、城市的緊張,喜歡在市區內漫步,所有的創作靈感也都源自於此。

  每個城市都有他自己的代表作家和代表作品,說到倫敦,我們會想到狄更斯,巴黎的代表作家是巴爾札克,而彼得堡,則是杜思妥也夫斯基。此次的專刊,透過不同學者的眼光,看到了不同的城市與文學的關係、不同的城市符碼。下次在台北的街頭行走,你會想起誰?想起哪本作品?
 

詳細資料

  • ISBN:4711132387605
  • 叢書系列:世界文學
  • 規格:平裝 / 256頁 / 15.5 x 23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內文選摘一(節錄)
 
布爾加科夫和帕烏斯托夫斯基作品中的電車/蘇淑燕(淡江大學俄文系副教授兼系主任)
 
布爾加科夫筆下的安奴什卡

 
布爾加科夫是位城市作家,他生於城市、長於城市,城市的空氣對他來說比鄉村還要芬芳。他喜歡都市的節奏、都市的喧嘩和都市裡的繁華。可是當作家離開自己家鄉基輔來到莫斯科時,正值內戰方酣之際,當時的莫斯科一片殘敗,迎接他的是黑暗和冷酷、飢餓和無家可歸,他得在寒冷的十月天露宿街頭,他的妻子沒有麵包可吃。於是當新經濟政策開始實施,莫斯科從飢餓和殘敗中甦醒過來,街頭到處是小市場交易,商店裡擺滿了食物,這種景象讓布爾加科夫又興奮又快活,他曾在二○年代的隨筆中高呼這種轉變:「這才是生活,莫斯科又開始復活了。」
 
早期作品中的電車
 
在所有首都的新生活中,最吸引他注意的就是電車,電車對他來說是文明的象徵、科技進步的表現。他用無限熱情描寫莫斯科有軌電車,在他二○年代不同作品中處處可見電車的身影,和他對這種新型交通工具的熱愛:「特維爾大街上電車在叮噹作響,鋪路的石塊被翻起,瀝青在燃燒,莫斯科正夜以繼日地修建中。」(1,228)

電車在這裡成了新生活的象徵,莫斯科在建設,在改變,而電車是這一切改變中最顯著的代表。
 
莫斯科各條電車路線中,布爾加科夫鍾愛的是А線,因為他遷居莫斯科後,大部分的活動範圍都在А線內,他曾在一篇隨筆〈紅色石頭的莫斯科〉(《Москва краснокаменная》)中,用大塊篇幅來歌頌安奴什卡:
 
「安奴什卡輕輕向前行駛,響著鈴鐺,叮噹作響,搖搖晃晃,沿著克里姆林宮河濱路向耶穌救世主大教堂飛馳……普通的蘇維埃老百姓……搭乘的是電車。天知道這些電車從何而來,誰負責修理,但它們越來越多,越來越多。現在它們已經在莫斯科的十四條路線上晃盪而行。」(1, 159-160)
 
安奴什卡經過市中心,走特維爾大街,經過莫斯科最重要的中心區,它只是莫斯科電車眾多路線中的一條,但是在布爾加科夫筆下,彷彿城裡只有安奴什卡,再無其他路線。有時他會將暱稱寫出來(如上面所舉之例),有時則通稱為電車(如更上面所舉之例),安奴什卡彷彿成為所有電車的代表,也成為新莫斯科的象徵圖騰。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新生代IG網紅「厭世國文老師」力作!《厭世廢文觀止》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週年慶
  • 共和國全書系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