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高野聖

KOUYA HIJIRI

  • 定價:300
  • 優惠價:69207
  • 優惠期限:2019年10月31日止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買了此商品的人,也買了...

上頁 下頁
 

內容簡介

他一半身處妖異的世界,另一半則支配、創造著妖異。

—三島由紀夫

  西元一九○○年,二十八歲的泉鏡花,在春陽堂書店發表了中篇奇幻小說〈高野聖〉。這篇文章一出,立刻轟傳文壇,文中獨特的語法、豐沛的意象,以及富含的種種隱喻性描述,在在引發了各方的討論與解讀;甚至直到二○一二年,還有歌舞伎大師坂東玉三郎,試圖以全新的手法,詮釋故事中聖僧與女子的複雜糾葛。

  〈高野聖〉描述一位聖僧宗朝,在飛驒山林間所遭遇的一場迷幻旅程。宗朝走過崎嶇路途,沿路歷經巨蛇、山蛭以及血池泥濘的考驗,最後終於來到一間位在山林深處的小屋。出現在那小屋裡的,是一位美豔不可方物的女子,以及一位智力遲緩,心靈卻清澈純真的愚鈍青年。女子的美豔、嬌柔與魅力,令疲憊的宗朝深受吸引;明知這是不當之事,卻仍不自覺地步步陷落,宗朝的心,苦苦掙扎不休……

  除〈高野聖〉外,本書另收錄其他四篇作品:

  〈外科室〉:美麗的貴船夫人面臨生死邊緣,卻仍然堅持不願麻醉,只因她心中存有一個祕密,無論如何都無法吐露。在場所有人全都大惑不解,憤怒者有之、急躁者有之、無奈者有之,唯有負責執刀的醫師高峰毫不驚訝,因為,他也有著一個說不出口的祕密……

  〈星光〉:半夜無法成眠的我,走出了房間前往海濱。然而,這段短短的路程,卻像彷彿永遠走不完般漫漫無盡。每走一步,都會產生不同的驚異;每呼吸一口氣,都會感到不同的變化。究竟,我能否走出這層層迷霧,安然回到屬於自己的床前呢?

  〈海的使者〉:那是什麼叫聲呢?我停下腳步,駐足聆聽。是鳥鳴嗎?沙魚(彈塗魚)嗎?還是神秘卻又透明的海月(水母)呢?鏡花以洋溢詩情的散文方式,描繪出自然的奇妙氛圍,以及「萬物靜觀皆自得」的心境。

  〈眉隱靈〉:境贊吉來到信州的山野間,在一處陳舊古老的旅館落下腳步。在那古老的村落裡有個傳說,據說,在群山環繞的叢林裡,有座蔚藍透明的桔梗之池,池邊有位美麗的夫人,總會不時攬鏡自照,看著自己剃掉眉毛的面影。贊吉沒能踏進桔梗之池,然而當他走向旅館的浴池時,在眼前忽明忽滅的燈火間,卻出現了一張剃掉眉毛的美麗女子面容……

  「我,好看嗎?」

  是人?是妖?是夢?是幻?

  贊吉所遇到的,真的是桔梗夫人嗎?還是在背後,其實又有著另一個悲傷的故事?

名人推薦

  *文壇大師 一致好評絕讚!


  鏡花先生之作,濃豔更勝巫山雲雨,壯烈更甚易水風寒。 —芥川龍之介

  像鏡花這般擁有豐富且變幻莫測語彙的作家,不只是空前,恐怕也是絕後了吧! —川端康成

  鏡花的詩文,就像是神仙的作品一般;什麼寫實主義、什麼意識流,完全被他踩在了腳底下。儘管他的語彙浮游在半空中、看起來只不過是空中樓閣,然而,這空中樓閣卻是完完全全的透明,實在是了不起的作品、天使的作品!身為作家,我也渴望能到達這樣的境地哪!—三島由紀夫

  鏡花的作品,就如冰涼的山梔酒一般,對白和故事都顯得透明而夢幻。
  淡淡花香殘留口中久久不去,真的會令人沉浸於悲傷,不斷反覆閱讀同樣的場景敘述。 —野村美月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泉鏡花


  原名泉鏡太郎,一八七三年出身於石川縣金澤市的銀雕工匠之家。

  十六歲時偶然閱讀尾崎紅葉的《二人比丘尼 色懺悔》,大受衝擊,於是一邊飽讀各式各樣民間通俗小說,一邊兼做私塾教師謀取生計,最後終於成功拜入紅葉門下,成為其弟子。二十二歲那年,鏡花在柴米兩缺的困窘之中,寫出了早期傑作〈外科室〉,大獲好評,從此奠定他在文壇的地位,接著又以旺盛的創作力,陸續寫出〈高野聖〉、〈照葉狂言〉等名作。三十歲前後罹患胃疾,在病中寫成〈歌行燈〉、〈婦系圖〉,一躍成為人氣作家。鏡花在大正年間依然筆力雄厚,不只繼續撰寫小說,同時也創作劇本,這時期他的創作包括了小說〈眉隱靈〉、〈天守物語〉,劇本〈夜叉池〉、〈海神別莊〉等,晚年則以文壇導師身分,深獲眾多年輕作家所仰慕,一九三九年撰寫最終傑作〈鏤紅新草〉後逝世。

  身為橫跨明治、大正、昭和三大時期的幻想文學大師,鏡花吸收了上田秋成(江戶晚期的怪談大師,代表作品為《雨月物語》)以降的日本奇幻文學傳統,以及師傅尾崎紅葉的浪漫筆調,透過獨特的漢字與拼音,營造出獨樹一格、充滿強烈魔幻魅力的文體。

  鏡花本人情感纖細,對於「清澄透澈的美感」有著強烈的追求,甚至到了潔癖的地步(據說鏡花不喜「腐」字,所以在寫「豆腐」兩字時,都會刻意寫成「豆府」。)其作品常以古典怪談為基調(例如〈高野聖〉即是以中國民間故事〈板橋三娘子〉為出發點),卻能不拘泥於傳統框架,展現出唯美深情的調性,因此廣受當時文壇所喜愛;包括芥川龍之介、川端康成,三島由紀夫等,皆是鏡花作品的愛好者,谷崎潤一郎、永井荷風等耽美派作家,更是直接受到鏡花對「美」的啟蒙。芥川在編纂「鏡花全集」的序言中,讚譽鏡花「開明治大正文藝浪漫主義之大道,不僅為一代之壯舉,且足以昭彰百世」,實不為過。

譯者簡介

陳俊廷


  政大日文畢,日本東北大學碩士。

  目前在中部的大葉、中台、僑光、明道等校擔任日語兼任講師。
 

目錄

外科室
星光
海的使者
高野聖
眉隱靈
譯後記
推薦 奇想的美學—泉鏡花的文學世界 / 銀色快手
附錄 妖怪紳士錄:耽美的妖怪作家 / 銀色快手
 

推薦序

奇想的美學—泉鏡花的文學世界


  跨越明治、大正、昭和三代的幻想文學大師泉鏡花(一八七三~一九三九),獨樹一幟的文風、充滿異色的想像,對日本近代文學影響深遠。同時期的作家之中,幾乎找不到與之相提並論的人物。代表作〈高野聖〉出入夢幻與真實之間,深受讀者喜愛,當時的評價甚至一度超越他的老師尾崎紅葉。與其說他的作品類似傳奇小窩,本質上更接近歌舞伎和淨琉璃(木偶戲)的戲劇表現,經常被改編成舞台劇上演。同為金澤出身的漫畫家波彬津子曾將他的三大劇作〈天守物語〉、〈夜叉池〉與〈海神別莊〉改編成漫畫,收錄在《鏡花夢幻》一書中,其浪漫絕美的畫風,詮釋鏡花的劇作相得益彰。《湯島之戀》是國內唯一找得到的鏡花作品,描述社會道統與禮教束縛下,大學生和富家千金之間展開一段不可能的戀情。如今欣見〈高野聖〉問世,讓讀者有機會一窺「鏡花文學」的堂奧,實為至幸。

  鏡花於明治二十三年(一八八九年)上京,翌年投入紅葉門下。「鏡花」這個筆名即為鏡花在入門時,提出一篇名為〈鏡花水月〉的小說,紅葉便當場以此命名。

  時紅葉年二十五歲,鏡花則是十九歲。初期他以觀念小說如〈夜行巡查〉、〈外科室〉躍登文壇,後來他受到浪漫主義及哥德式小說的影響,寫作風格也有了明顯的轉變。除了寫小說之外,他也寫詩,尤其鍾愛詩人拜論與葉慈的作品。當他發現這兩位詩人都研究過北愛爾蘭的妖精傳說,便渾然忘我踏入靈異的神祕境域。童年的鏡花因為常聽母親說一些江戶傳奇故事,在他的內心深處早已埋下幻想的種子,只是等待萌芽而已。

  當時流行的自然主義文學著重實證精神,捨棄空想和美化,與鏡花所屬的浪漫文學正好形成強烈的對比。受到文壇抨擊與奚落的他,開始了自我放逐的隱居生活。他所居住的方正是地處偏遠、充滿傳奇色彩的海邊小鎮「逗子」;這段期間,他廣泛涉獵江戶怪談、民俗學論述如柳田國男的《遠野物語》、平田篤胤的《稻生物怪談》(鏡花的《草迷宮》、高橋留美子的《犬夜叉》漫畫均據此為底本),成為他創作靈感的源頭和養分。他始終堅持以獨創的修辭、耽美的語彙以及模糊曖昧的語境,來描寫心中的桃花源。夢與現實是不是該有明確的分界,在他的眼中似乎並不是那麼重要;深層意識中長久壓抑的愛恨情仇,反而能夠透過故事中人物的微妙互動,清晰地呈現在讀者的面前。

  鏡花的小說文字裡,充滿處於陽世與陰間、黎明與黑暗、男人與女人之間的想像;對讀者而言,最引人入勝的莫過於遊走兩者邊緣的灰色地帶。對於受到歧視或差別待遇的團體,尤其是被排除在市民生活之外的人們,他深表同情,這種同理心在其作品中幾乎隨處可見。此外,文藝評論家川村湊也指出,對於山中他界(冥界)、與水相隔的異界(妖界)所產生的畏怖與憧憬之心,往往很自然地在作品的字裡行間浮現,也呼應他長久以來神經質的生理反應。是這樣荏弱敏感的體質造就了獨特的「鏡花文學」風格,反映出人情的多樣化和複雜的精神面貌。

  一般咸信「鏡花文學」的陰性結構,與其喪母/戀母的情結必然有關;其幽玄耽美的文風,更是直接表現出感觸與幻覺間晃動所帶來的心靈震撼。耽美派作家永井荷風與谷崎潤一郎,絕對是受到他浪漫主義作品的啟蒙和影響,才會有《隅田川》、《濹東綺譚》、《刺青》、《春琴抄》等絕妙作品的誕生;就這點而言,鏡花的努力可說是居功厥偉。

  〈外科室〉是一則浪漫的驚悚故事,醫生在進行胸腔切開手術時,伯爵夫人突然彈起上半身,雙手緊緊地抓住醫生執刀的手臂。這副駭人的光景,使我想起七夜怪談續集《復活之路》裡,為摯友解剖屍體時,死者突然復活的畫面,教人不寒而慄。身為社會菁英分子的醫生和上流社會的伯爵夫人,受到社會禮教的道德約束,無法彼此公開心中的愛戀,終成悲劇的主角。根據佛洛伊德的精神分析,人們總會在意識無法控制的狀態下,吐露出真實的心聲,這是夫人死也不肯注射麻醉劑的心理因素。即使這對誕生在惡星下的情人,沒有人為他們祝福,但靈犀相通的瞬間,或許已為彼此難以言宣的密愛做了最佳的註腳。

  〈星光〉是一篇整體上缺乏現實感的小說,所有宛如夢中的場景,原來是主角內心投射的幻影。在細節歷歷如繪的夢中,星光始終隱匿在烏雲背後,主人翁踩著鄉愁的步履,「卻顧來所徑,蒼蒼橫翠微」,所見之處盡是灰濛濛的一片。故事到最後才發現,好像有另一個我從外部看著躺在床上的自己(一種自我性幻視,也就是我們常說的靈魂出竅)。當主人翁在慌亂之際,默念母親名字時,也表現出作者亟欲回返心靈原鄉的渴望,以及對幼年喪母的追思之情。

  〈海的使者〉像是一篇洋溢詩情的散文,透過作者敏銳的觀察,將主角所聽到的怪聲來源,抽絲剝繭地描述,經過反覆推理辯證的過程,逐步揭開謎樣生物的神祕面紗,富有科學的精神。文中運用許多活潑生動的擬聲、擬態語,烘托出奇妙的氛圍,讀來猶如置身其中,臨場感十足。我記得志賀直哉的短篇〈在城之崎〉也有類似的表現,雖是病中的感悟,但「萬物靜觀皆自得」的心境則如一。有興趣的話,請務必參照閱讀。

  〈高野聖〉是一篇有關人變成動物的荒野奇譚。高野聖是一個特定名稱,意指半僧半俗的雲遊僧。故事中的高野聖為了搭救一名誤入歧途的賣藥商人,落入布滿毒蛇、山蛭的喪林中,歷劫歸來之後,卻意外邂逅一位隱居山中、頗有姿色的婦人。十三年前的一場洪水,沖走了她的家園和親人,也改變了她的人生,使得她原本擁有的療癒特異功能,轉換成把人變成動物的能力,誰要是對她起色戒,就會變成山林裡的動物。唯有這位高僧得以倖免,這並不是因為他道行高深的緣故,而是純良的意念解開了婦人的心結。根據日本學者的研究,變成了馬的藥商被牽到市場賣掉換來鮮魚的橋段,除了可能取材自《太平廣記》、《古今說海》中的〈板橋三娘子〉一文外,鏡花的取材方向,尚有由森田思軒譯自羅馬小說的《金驢譚》一文,以及民間故事中「旅人馬」型的情節單元(請參考關敬吾教授的《日本昔話集成》)。

  〈眉隱靈〉的主角境贊吉在畫家友人的介紹下,來到窮鄉僻壤的小鎮旅館作客,這裡好似怪談的歷史舞台,藝妓阿豔如同桔梗之池夫人的分身,接續著相同的情節,終以悲劇收場。如白鷺鷥般的美女對鏡梳妝,並說著「好看嗎?」的經典場面,轉換了時空不禁聯想到「裂口女傳說」。無論是湖水、河水或是妝鏡,通篇故事緊扣著「鏡」的意象發展;很明顯地,境贊吉這個虛構人物是作者的自我投射,所以當主角在夢寐之際,夢到了自己變成魚的這段,敘事觀點忽然轉為第一人稱,如同本尊和虛像合而為一。附有巴紋的提燈「忽焉在前,忽焉在後」的虛幻感、美女夜會的媚態和暗香撲鼻的氣味,撩人遐思。所謂的「眉目傳情」構成內心和外界交流的渠道,詩云:「妝罷低聲問夫婿,畫眉深淺入時無」,美好婚姻生活莫過於此。又如《續幽怪錄》裡,月下老人為人牽紅線的故事,眉間有道疤的女子是韋固前世註定的姻緣。照這麼說來,我覺得「眉隱靈」應是女性強烈的執念產生的浪漫妖怪吧!

銀色快手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2271704
  • 叢書系列:文學步道
  • 規格:平裝 / 256頁 / 25k正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十三

「從那裡開始就是下坡路。那兒長著一棵細松樹,這棵高聳得出奇的松樹,直到五、六間高的地方,竟然連一根枝椏都沒有。我們穿過樹底,抬頭仰望,只見一輪明月高掛樹梢,與平素所見月亮的形狀無異。今晚是陰曆十三夜(注19),不知不覺間,貧僧已然忘卻塵世在何方。

經過少許時間,走在前頭的婦人身影忽然離開了視線。我攀握住松樹樹幹一瞧,只見她正在下面。

婦人抬起頭,開口說道:

『這段路異常陡峭,您可得小心點哪。唉呀,師父您穿著木屐,應該不太好走。這樣好了,我的草鞋跟您交換吧?』

她似乎察覺我之所以落後,是因為腳下的路太過難走之故。不過眼下,我只想盡快除去山蛭的殘骸,即便要我滾下去都行。

『不要緊的,如果真的不行,大不了打赤腳就是了。讓小姐擔心了,真不好意思。』

『咦,您叫我小姐?』她略微提高聲調,臉上露出了豔麗的笑容。

『是啊,因為剛才那位老爺爺是這麼稱呼您的。您結婚了嗎?』

『這是什麼話呢,我這年紀都可以當師父的姑姑了哪!別說了,請快過來吧。雖然改穿草鞋也行,不過要是不小心扎到腳,那可就糟了。木屐濕漉漉的,穿起來很不舒服吧?』婦人撩起和服下襬的一角,頭也不回地說道。在朦朧的夜色中,隱約可以看到某種潔白的物體,正隨著她的步伐移動,彷彿逐漸融化的霜雪。

我倆健步如飛地往下坡走去。這時,從路旁的草叢中,忽然闖出了一隻蟾蜍。

『討厭,噁心死了!』婦人抬起後腳跟,一腳朝牠踢了過去。

『沒看見有客人嗎?竟然抱住人的腿,不覺得太過分了嗎!你們這些傢伙,要吃蟲子的話,那裡有一大堆呢!

師父請繼續往前走,牠們不敢怎麼樣的。這種地方,就連那些東西也跟人挺親近,沒什麼好怕的。不過啊,要是被當成是跟牠們一夥的,那可就太丟人了哪!』

蟾蜍窸窣地撥開草,鑽了進去。這時,婦人突然轉過身說道:

『請走這上面。因為土壤很鬆軟、會塌陷,所以別走地面。』

原來,前面的地上有一棵橫倒的大樹。即使以圓木來說也相當粗壯的樹幹,在一片荒煙蔓草間若隱若現。我穿著木屐站上去,倒也還算平穩。我們走了好一會兒,才走到樹幹盡頭。忽然,耳畔傳來潺潺流水聲,但距離溪邊還有段路。

會員評鑑 TOP

會員評鑑等級 ,共 1 位評分。

感謝您為本商品發表您的看法,這是專屬於博客來會員的發表園地。 看更多書評請前往 【讀者書評】專區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池井戶潤作品《下町火箭》原著小說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曾經放棄的也能學回來!
  • 找到你真心愛的手作良品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