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農曆春節(1/25~1/29),客服電話調整9:00-18:00暨出貨相關訊息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被詛咒的勝利:以色列佔領區中的離散與衝突

Cursed Victory: A History of Israel and the Occupied Territories

  • 定價:450
  • 優惠價:7315
  • 優惠期限:2020年04月09日止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內容簡介

加薩走廊硝煙再起,巴勒斯坦第三次大起義即將爆發?
巴勒斯坦於聯合國首度升旗,奧斯陸協議岌岌可危!
 
曾親身經歷南黎巴嫩衝突及黎巴嫩戰爭的以色列前國防軍軍官
對以巴衝突與中東紛爭五十年始末之完整剖析
 
  了解中東紛爭與以巴衝突的第一手完整情報
  重回以色列佔領區、奧斯陸協議、屯墾區等新聞進行式的歷史起點
  揭露以色列如何從離散的猶太民族成為強權的武裝國家
  如何隱身在傷痕悲情下,成為加劇中東戰火、造成難民流離失所的武裝國家
 
  1967年6月5日,以色列決定對敘利亞、埃及、約旦等國開戰,並驚人地在六天內佔領加薩走廊、西奈半島、戈蘭高地、西岸與阿拉伯屬東耶路撒冷。自其於1948年建國以來,阿拉伯人認為以色列佔據了他們的家園,因此無論是南邊的埃及、東部的約旦,還是北部的敘利亞,都不斷地和以色列相互攻擊。在「六日戰爭」之前,鑑於猶太民族過去經歷大屠殺的歷史,以色列一直被西方國家視為悲情的受害者。但這場戰爭改變了一切,「受害者」搖身一變成為「佔領者」。以色列對佔領區人民的軍事鎮壓及對阿拉伯人的迫害,使這場勝利從被賜福的光榮時刻,逐漸成為「被詛咒的勝利」。

  布列格曼曾服役於以色列國防軍,並親身參加1982年的黎巴嫩戰爭。他憑藉親身觀察與第一手情報,依循著以色列佔領地政策的曲折經歷鋪陳敘述。布列格曼帶領讀者認識以色列對西岸、耶路撒冷、加薩走廊、西奈半島、戈蘭高地的佔領,佔領區內巴勒斯坦人的動亂與起義,以及以巴走走停停的和平協商。四十多年來蜿蜒曲折的經歷,不但擺盪在兩股背道而馳的驅力之間,更決定了活在占領區中數百萬平民的命運。而阿拉伯─以色列衝突的真正悲劇所在,即在這四十多年間,雙方都犯下了些許錯誤,也造成了不必要的傷亡。衝突及錯誤的累積造成仇恨,也造成以巴兩國人民的悲劇,在「寧要土地,不要和平」的堅持下,這場中東衝突的主角該如何全身而退?
 
全球媒體一致讚譽

  《經濟學人》:「身為一位曾參與黎巴嫩戰爭的前以色列軍人,布列格曼對他撰寫的主題有第一手資料。做為倫敦國王學院的學者,他已累積了豐富的文件,其中不少是加密且未被公開的。這是一本詳盡並經過深思熟慮而寫成的著作」
 
  《出版人週刊》:「布列格曼極為熟悉他所運用的材料,而他清晰的寫作風格能吸引讀者全面客觀地看待阿以衝突。」
 
  《Open Letters Monthly》:「亞榮‧布列格曼可能是世界上最有資格寫關於以色列自1967年的六日戰爭後,占領巴勒斯坦一事的人。布列格曼帶領他的讀者穿過以色列占領區內豐富的故事。作者意圖避免在書中情緒激動地謾罵,而他成功地做到這一點。這本書嚴肅地記下瘋狂又邪惡的現實。」
 
  《週日時報(倫敦)》:「布列格曼完美地講述了這個淒慘無望的故事,以及這是如何地悲痛。這是一份不利的判決。」
 
  《Kirkus》:「一本直白又迫切的著作,深刻地批評以色列的政治。」
 
  《獨立報》:「清楚易懂……即時……布列格曼讓這本書超越許多討論以巴衝突的著作。……這是本極易閱讀的研究,也是對那些想了解更多軍事勝利如何變成悲劇的人而言,一個絕佳的開始。」
 
  馬丁•克里費德(Martin van Creveld,以色列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歷史系教授):「這是一本討論以色列占領區以及為何其占領必須盡快結束最好的書。只有深切熱愛他的祖國的人,可以寫出這樣深具豐富性及洞見的著作。」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亞榮‧布列格曼(Ahron Bregman

  1958年生於以色列,曾服役於以色列國防軍,於1978年的利塔尼行動及1982年的黎巴嫩戰爭中,以砲兵軍官身分參戰,並被晉升為上尉。退役後,他於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就讀國際關係及政治學。1988年在以色列《國土報》的訪問中,布列格曼宣稱他將拒絕在以色列佔領區內擔任後備軍人,之後他即離開以色列並定居英國。布列格曼取得倫敦國王學院的軍事研究博士,並任教於此。著有《五十年戰爭:以色列和阿拉伯人》(The Fifty Years: Israel and the Arabs)、《以色列的戰爭:1947以來的歷史》(Israel’s War: A History since 1947)、《以色列的歷史》(A History of Israel)及《稍縱即逝的和平:聖地如何擊潰美國》(Elusive Peace: How the Holy Land Defeated America)。
 
譯者簡介

林書媺

  台大外文系、中央法文所畢業,目前就讀於康乃爾大學比較文學系博士班。譯有譯有泊硯(Erik Bordeleau)的〈不透明性的關照:論蔡明亮「保守」的電影姿態〉(《變/遷/留/轉:視域之徑》)、〈「在場」的如夢似劇:黃明川電影二三事〉(《如夢似劇:黃明川的電影與神話》)等。
 

目錄

圖片來源
地圖
資料來源紀要
 
作者誌
導論
關於占領

第一部   第一個十年(一九六七~一九七七)
一、西岸與耶路撒冷
二、加薩走廊
三、戈蘭高地
四、西奈

第二部   第二個十年(一九七七~一九八七)
五、利庫德年代
六、黑色十二月(一九八七)

第三部   戰爭與外交(一九八七~二○○七)
七、起義
八、波灣、馬德里、奧斯陸 (一九九一~一九九五)
九、錯失良機(一九九五~一九九九)
十、戈蘭優先(一九九九~二○○○)
十一、大衛營II (二○○○)
十二、阿克薩起義(二○○○~二○○一)
十三、夏隆與阿拉法特(二○○一~二○○四)
十四、阿猶分離計畫與其獎賞(二○○四~二○○七)
 
占領進入第五個十年
後記
 
注釋
參考書目
 

作者誌

  一九六七年六月,以色列在驚人的六天內佔領加薩走廊(Gaza Strip)、西奈半島(Sinai)、戈蘭高地(Golan Heights)、西岸(West Bank)與阿拉伯屬東耶路撒冷(Arab East Jerusalem)時,我年僅九歲。我還清楚記得,我們第一次的家庭旅遊是到剛被佔領的東耶路撒冷。我們家靠近特拉維夫(Tel Aviv),我們先從那裡搭火車到以色列屬西耶路撒冷(Jewish West Jerusalem),然後坐一段短短的計程車到雅法門(Jaffa Gate),在我們將以色列的里拉幣(lira)兌換成約旦的第納爾(dinar)之後,從那邊走進了舊城(Old City)。

  顏色!這就是我首次造訪耶路撒冷的記憶。一切是如此色彩繽紛:廣場上有著形形色色的阿拉伯攤販,戴著他們的阿拉伯頭巾(這是我第一次見到﹁真正的﹂阿拉伯人);甜品店銀托盤中裝著滿滿的庫納法(Kunafa),一種用精緻麵條做成的甜點,裡頭塞滿白乳酪、浸潤著糖漿;木製的手推車上滿載著新鮮的水果和蔬菜;卡克(cakh)是裹著芝麻粒狀似甜甜圈的麵包捲,它常與渣塔(za’atar)―一種用阿拉伯報紙包起來的混合香料一起賣;那宏麗的圓頂清真寺,它金色的圓頂閃爍照耀著聖殿山(Temple Mount)。脫下鞋子後,我們走入了神殿,我仍然記得那裡的涼爽與寧靜,記得腳下踩著的厚地毯、寫在牆上的阿拉伯文可蘭經,以及四處可見的虔誠信徒時而跪下、時而鞠躬、時而起身進行禱告。然後到了西牆(Kotel),好幾個世代的猶太人曾經在這裡禱告,而我也在一張小紙條上寫下我的心願,將它塞入西牆石縫中。在牆的上方不可觸及之處,在古老的石頭上野草發芽茁長,鴿子也在上面築巢。在我們走過狹窄的鵝卵石巷弄和舊城的蹊徑時,我握緊父親的手,睜大眼睛環視周遭,爬上牆偷偷窺視隱蔽之處,圓頂、石穹頂、紅磚屋頂、尖頂、砲塔、教堂尖塔,植在舊錫罐中的茉莉、金盞花、天竺葵,和教堂的鐘聲。暮色降臨時,我們從一個高而平緩的屋頂上看著耶路撒冷變成金黃色。雖然城牆上滿是子彈刻出的傷痕,但它並沒有讓我們覺得這是佔領。就像是到了國外,到了異國土地,像活在夢裡一般。

  十年或更久之後,我才開始面對佔領的現實。在我成為一名以軍的年輕軍官時,我被派遣去巡邏加薩的街道。那毫無掩蔽的穢物、未鋪設的泥地街道、腐敗與惡臭、齜牙咧嘴的狗在黑暗的巷弄間狂吠、(超大的)老鼠在垃圾中穿梭,以及,最重要的,當地人們所展現的赤裸裸敵意使我極度震驚。那是我第一次覺悟到,我實際上是一個佔領者,而他們是被佔領者,不論我喜歡與否,我軍靴底下踩著的,都是佔領地。

  十多年後,我成為一個市民與後備軍官,我在尼泊爾的加德滿都放蜜月長假時,再度發現佔領地燃燒著熊熊戰火;這場戰爭很快地將會得到它響亮至今的名號:起義(intifada)。而在這遙遠浪漫的城市角落,一家小店中,我看到一張以色列軍人以來福槍柄毆打巴勒斯坦示威遊行者的照片,我的髮根豎直了起來。這張照片令人悲痛:巴勒斯坦人向上看著以色列人,而這位以色列軍人高舉他的來福槍往下看。我從加德滿都寄了一封信給以色列報紙《國土報》(Haaretz)的編輯,批評以色列人―我的同胞、我的朋友,控訴他們對巴勒斯坦人犯下如此殘暴的罪行,這是世界上眾多其他族群曾經施加給猶太人的。我的岳父是拉特維夫大學的教授,他在不知道我寄了此信的情況下看到了報導,立即打電話向編輯抗議。他說他的新女婿,一個一九八二年黎巴嫩戰爭的老兵不可能說出這樣的話,並要求對方道歉。編輯回答:「﹁教授,那封信現在就在我面前,我可以告訴你,我什麼都沒改就送印了,頂多只改掉一個逗號。」

  我在信中寫道,在殺戮結束之前,我不會返家。但是到最後,我無處可去了。我在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的書店撞見了我的一位記者朋友,他抬了抬眉毛問:「是嗎?那你現在在這兒幹嘛?」我沒有回答。但我說,若被軍隊傳喚到佔領地去履行義務,我會明白拒絕。大約一週後,他將這席對話發表在《國土報》週末副刊中,標題為:「榮尼.布列格曼首次拒絕」(‘Ronnie Bregmanrefuses for the first time’)。我頓時感到,如同琳達.葛蘭(Linda Grant)筆下《猶在》(Still Here)的主人翁約瑟夫對越南所做的事情―戰爭是錯誤、不道德的,也是一個恥辱。我不能夠變成他的一部分,因此和約瑟夫一樣,我覺得在這瘋狂的事情結束之前,我必須找到另一個國度,到那裡生活。就我的案例而言,移民到國外可以把我從可預見的前途堪虞中解救出來,避免因拒絕服役―這種在起義前罕見的叛逆行為―而被送進監獄。因此不久後,我搬到了英國,現在我仍然住在那裡。

  不論是多麼嚴謹的歷史學家,任何作者都無法將作品與自己的經驗、興趣、品味截然劃分開來,因而我確定本書必然背負著一道印記,亦即,無論是在近如以色列的第一手經歷,還是遠從英格蘭所報導的事件,作者既是當局者,也是旁觀者。如同讀者會看到的,我對於佔領的明確態度和犀利批評,相信會被我的以色列同胞視為賣國行為。寫這本書讓我得以重新省思我所經歷過的年代,並且質疑那些我一直以來視為理所當然的事情。如同其他作者,我必須決定要含括什麼、刪除什麼:在這麼做的時候,我試圖剔除我的個人情感,盡量客觀忠實地專注於我認為是關鍵轉折點和重要事件的地方,我相信歷史會證明它們值得受到重視。
 

詳細資料

  • ISBN:9789570846485
  • 叢書系列:歷史大講堂
  • 規格:平裝 / 444頁 / 25k正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西岸與耶路撒冷
 
狀如腎形的「西岸」長約一百一十公里,寬五十公里,地如其名,壤接約旦河西岸,也是古巴勒斯坦的心臟地帶,一路延伸到西岸以北、以西和以南的地方。
 
西岸內部的地理風景並不均質:南部(聖經中的朱迪雅地區)氣候嚴苛、乾燥少雨,其北部(撒馬利亞)卻氣候溫和,土地豐饒。以人口和文化來看,西岸由三個不同的區域組成。南部以希伯崙(阿拉伯語Al Khalil)為中心,是穆斯林社群的發源地,密集而傳統。第二個區域位於中間,以耶路撒冷(阿拉伯語Al Quds)為重心,因為這個城市的獨特地位、國際名聲與絡繹不絕的遊客,使其相對具有國際性。北方以納布盧斯(Nablus)為首,是除了耶路撒冷以外西岸最大的城鎮,當地人較富政治意識與愛國主義,知識階層的文化底蘊深厚,還有勃興的商人與地主階級。
 
一五一七到一九一七年的四個世紀,這個地區是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的領土,但是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英國佔領了此處與其餘的巴勒斯坦土地。三十年後,英國撤出巴勒斯坦,那裡的猶太社群人口數不及非猶太巴勒斯坦人的一半,卻旋即在一次短暫的內戰中擊敗了後者,並進一步在一九四八年五月十四日宣布獨立。甫建國的以色列隨即與鄰國開戰,這些阿拉伯鄰國反對以色列的存在,希望能夠為戰敗的阿拉伯裔巴勒斯坦人重振士氣。戰爭期間,阿卜杜拉王(King Abdullah)的約旦軍隊跨過約旦河,拿下了西岸和耶路撒冷的阿拉伯區,那裡有許多至為重要的伊斯蘭聖地。之後,阿卜杜拉王在一九五○年四月的議會中通過了《統一法案》(Act of Unification),將佔領的約旦河西岸和耶路撒冷納入了開國僅四年的約旦哈希姆王國(Hashemite Kin’dom of Jordan)。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英格蘭王朝二部曲.史詩最終章——《空王冠》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存起我的自由!2020理財書展5折起
  • 2020經典動漫祭|漫畫輕小說66折起
  • 2019瑞昇全書系,單書77折,任選2本7折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