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續小五義

續小五義

  • 定價:280
  • 優惠價:9252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5折238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買了此商品的人,也買了...

上頁 下頁
 

內容簡介

  續小五義》是《忠烈俠義傳》三部曲的最後一部,故事接續了前面二部曲——《三俠五義》、《小五義》,白玉堂死於襄陽王的銅網陣,眾俠欲破陣的情節高潮。故事描寫結構綿密,設想離奇,情節曲折,場面熱鬧;故事陳述則峰回路轉,跌宕多姿,寓驚險緊張和活潑有趣於一體。在語言運用上,保留了平話習氣,多用方言且雜行話,親切明白,摹情狀物,聲口畢肖。欲知徐良、艾虎眾小俠如何剷奸除暴,奸惡的襄陽王有何下場,看完本書,讓您一切了然。
 

目錄

引言    一九
序    一二
插圖    一二
回目    一八
正文    一七四五
 
回目
第一回  沖霄樓智化逢凶化吉 王爺府艾虎死而復生  一
第二回  雲中鶴寶劍穿地板 蔣四義牙齒啃綁繩  一一
第三回  武總鎮帶兵困府 襄陽王率眾逃生  一八
第四回  看盟單智化逃走 專摺本展昭入都  二四
第五回  趙校尉當面行粗魯 李欽差暗地用機謀  三○
第六回  英雄戶外聽私語 貪官屋內說謊言 三六
第七回  拚命的不干己事 逃生者移禍於人  四二
第八回  使心用意來行刺 安排巧計等拿賊  四八
第九回  擒刺客谷雲飛奮勇 送稟帖黑妖狐有功  五五
第十回  誠心勸人改邪歸正 追悔己過棄暗投明  六一
第十一回  班頭奉相諭訪案 欽差交聖旨辭官  六六
第十二回  龍姚二人賣藝闖禍 姑娘獨自奮勇拿人  七三
第十三回  天齊廟外大家動手 把勢場內好漢遭擒  八○
第十四回  素貞有心憐公子 盧珍無意要姑娘  八七
第十五回  夫婦非是真夫婦 姻緣也算假姻緣  九三
第十六回  馮淵巧遇小義士 班頭求見楊秉文  九九
第十七回  賊女空有手帕難取勝 俠客全憑寶劍可擒人  一○五
第十八回  黑樹崗范天保行刺 金鑾殿顏大人辭官  一一一
第十九回  小五義御花園見駕 萬歲爺龍圖閣封官  一一七
第二十回  猛漢險些驚聖駕 于奢一怒犯天顏  一二四
第二十一回  于奢得命二次舉鼎 天子一見復又封官  一二九
第二十二回  更衣殿盜去冠袍帶履 鳳翔門留下粉漏菊花  一三五
第二十三回  開封群雄領相諭 徐州大眾去投文  一四一
第二十四回  官查姚正說道路 地方王直洩賊情  一四七
第二十五回  邢如龍挖去一目 邢如虎四指受傷  一五四
第二十六回  馮淵房上假言詐語 晏飛院內嚇落真魂  一五九
第二十七回  校尉火燒潞安山 總鎮兵困柳家營  一六五
第二十八回  因貪功二人墜翻板 為拿賊獨自受鏢傷  一七○
第二十九回  巧妝扮私訪淫寇 用假話誆騙愚人  一七五
第三十回  群賊用意套實話 校尉橫心不洩機  一八三
第三十一回  捆廳柱一福將受辱 花園內三小廝被殺  一八八
第三十二回  活張仙與周龍定計 馮校尉救趙虎逃生  一九三
第三十三回  二護衛水牢離險地 鄭天惠周宅展奇才  一九九
第三十四回  猛趙虎出房受彈 鄭天惠棄暗投明  二○五
第三十五回  奔南陽府找賊入伙 上鵝峰堡尋師求醫  二一一
第三十六回  為交朋友一見如故 同師弟子反作仇人  二一七
第三十七回  鏢打天惠心毒意狠 結果賽花喪盡天良  二二二
第三十八回  老紀強全家喪命 白菊花獨自逃生  二二九
第三十九回  徐三爺回家哭五弟 山西雁路上遇淫賊  二三五
第四十回  鄭天惠紀家辦喪事 多臂熊葦塘見囚車  二四一
第四十一回  准提寺前逢二老 養靜堂內論英雄  二四七
第四十二回  鏢打腹中幾乎廢命 刀傷鼻孔忍痛逃生  二五三
第四十三回  水面放走貪花客 樹林搭救老婦人  二五九
第四十四回  金毛犼愛財施巧計 山西雁貪功墜牢籠  二六五
第四十五回  徐良臨險地多虧好友 石仁入賊室解救賓朋  二七二
第四十六回  入破廟人鬼亂鬧 奔古寺差解同行  二七七
第四十七回  儒寧村賢人遭害 太歲坊惡霸行兇  二八三
第四十八回  貪官見財忘天理 先生定計滅良心  二八九
第四十九回  二解差欺心害施俊 三賊寇用計拿徐良  二九五
第五十回  欽差門上懸御匾 智化項下掛金牌  三○一
第五十一回  知恩不報偏生歹意 放火燒人反害自身  三○七
第五十二回  金錢堡店中觀四寇 太歲坊門首看兇徒  三一三
第五十三回  遇吊客魂膽嚇落 見大漢誇講奇才  三一九
第五十四回  東方明仗造化捉鬼 黑妖狐用巧計裝神  三二五
第五十五回  趙勝害人卻教人害 惡霸欺人反被人欺  三三○
第五十六回  智化送姪婦回店 蘭娘救盟嫂逃生  三三七
第五十七回  竇勇強中鐵棍廢命 東方明受袖箭亡身  三四三
第五十八回  金錢堡羞走山西雁 毛家疃醉倒鐵臂熊  三四九
第五十九回  假義僕復又生毒計 真烈婦二次遇災星  三五五
第六十回  盟兄弟巧會盟兄弟 有仇人偏遇有仇人  三六○
第六十一回  趙保同素貞私奔 艾虎遇盟兄同行  三六六
第六十二回  五里屯女賊漏網 尼姑庵地方洩機  三七二
第六十三回  徐良頭盜魚腸劍 二寇雙探藏珍樓  三七八
第六十四回  伏地君王收二寇 金家弟兄見群賊  三八四
第六十五回  屋內金仙身體不爽 院中玉仙故意騙人  三九○
第六十六回  多臂人熊看姑娘練武 東方玉仙叫丫鬟打拳  三九七
第六十七回  洩機關捉拿山西雁 說原由丟失多臂熊  四○二
第六十八回  躺箱之中徐良等死 桌子底下書安求生  四○八
第六十九回  三元店徐良遇智化 白沙灘史丹見朱英  四一四
第七十回  蔣平遇龍滔定計 趙虎見史丹施威  四二○
第七十一回  美珍樓白菊花受困 酒飯鋪眾好漢捉賊  四二七
第七十二回  醬缸內周瑞廢命 小河中晏飛逃生  四三二
第七十三回  吳必正細說家務事 馮校尉情願尋賊人  四三七
第七十四回  得寶劍馮淵快樂 受薰香晏飛被捉  四四三
第七十五回  見惡賊貪淫受害 逢二友遇難呈祥  四四九
第七十六回  晏飛丟劍悲中喜 馮淵得寶喜中悲  四五五
第七十七回  史丹無心投員外 天彪假意認乾爹  四六一
第七十八回  眾英雄二盜魚腸劍 小太保初進紅翠園  四六八
第七十九回  賽地鼠龍鬚下廢命 玉面貓亂刀中傾生  四七三
第八十回  黃面狼細講途中故 小韓信分說舊衷情  四八○
第八十一回  清靜庵天彪逢雙女 養性堂梁氏見乾兒  四八五
第八十二回  蔣平給天彪慮後事 梁氏與二女定終身  四九一
第八十三回  到後院夫妻談樓事 上信陽校尉請先生  四九七
第八十四回  賈家屯馮淵中暗器 小酒鋪姑娘救殘生  五○三
第八十五回  徐良前邊戲耍周凱 馮淵後面搭救佳人  五○九
第八十六回  生鐵佛廟中說親事 劉志齊家內畫樓圖  五一五
第八十七回  徐良在院中被獲 周凱到樹林脫身  五二一
第八十八回  三盜魚腸劍大眾起身 巧破藏珍樓英雄獨往  五二七
第八十九回  馮校尉柁上得劍 山西雁樓內著急  五三三
第九十回  夜晚藏珍樓芸生得寶 次日白沙灘大眾同行  五三九
第九十一回  擂臺下總鎮知府相會 看棚前老少英雄施威  五四五
第九十二回  喬彬頭次上臺打擂 張豹二番論武失機  五五一
第九十三回  窮漢打擂連贏四陣 史雲動手不教下臺  五五七
第九十四回  艾虎與群賊揸拳比武 徐良見臺官講論雌雄  五六四
第九十五回  二英雄力劈王興祖 兩好漢打死東方清  五六九
第九十六回  親姊妹逃奔商水縣 師兄弟相逢白沙灘  五七五
第九十七回  金弓二郎帶金仙單走 蓮花仙子會玉仙同行  五八二
第九十八回  搶囚車頭回中計 劫法場二次撲空  五八七
第九十九回  玉仙紀小泉開封行刺 芸生劉士杰衙內拿人  五九四
第一百回  艾虎三更追女寇 于奢夜晚獲男賊  五九九
第一百一回  包公開封府內丟相印 徐良五平村外見山王  六○五
第一百二回  青石梁上捉猛獸 閻家店內遇仇人  六一一
第一百三回  因酒醉睡熟丟利刃 為找刀打架遇天倫  六一七
第一百四回  見爹爹細說京都事 找姐姐追問盜刀情  六二三
第一百五回  亞俠女在家中比武 山西雁三千戶招親  六二九
第一百六回  徐家父子觀賊勢 乜氏弟兄展奇才  六三五
第一百七回  眾好漢過潼關逢好漢 大英雄至飯鋪遇英雄  六四一
第一百八回  乜雲鵬使鞭鞭對钂 徐世長動手手接鏢  六四七
第一百九回  四品護衛山谷遇險 站殿將軍沙場擒人  六五三
第一百十回  蔣平率大眾削刀破擋 李珍與阮成被獲遭擒  六五九
第一百十一回  金仙一怒殺老道 寨主有意要姑娘  六六五
第一百十二回  臧能苟合哀求當幕友 玉仙至死不嫁二夫郎  六七一
第一百十三回  朝天嶺上得寶印 連雲島下見水衣  六七七
第一百十四回  鍾太保船到朝天嶺 眾寨主兵屯馬尾江  六八二
第一百十五回  王紀先大獲全勝 鍾太保敗陣而回  六八七
第一百十六回  鍾雄下戰書打仗 臧能藏春酒配成  六九三
第一百十七回  玉仙投宿大家動手 員外留客率眾交鋒  六九九
第一百十八回  英雲素花雙雙得勝 王玉金仙對對失機  七○五
第一百十九回  小英雄火燒朝天嶺 眾好漢大戰馬尾江  七一一
第一百二十回  破朝天嶺事人人歡喜 報陷空島信個個傷悲  七一七
第一百二十一回  盧員外陷空島交手 展小霞五義廳施威  七二二
第一百二十二回  焦虎自己奔潼關送信 蔣平派人到各處請人  七二八
第一百二十三回  眾英雄復奪陷空島 白菊花被殺風雨灘  七三四
第一百二十四回  襄陽王被捉身死 萬歲爺降旨封官  七三九
 

引言

  在中國近代學術史中,俞樾是一個引人矚目的人物。如果說面對他多達五百卷、包羅萬象的煌煌巨著春在堂全集,讓人望而生畏的話,那麼,像章太炎、吳昌碩這樣的人傑都出自他的門下,也足以令人肅然起敬了。但這個詩書滿腹的碩師大儒,並沒有將自己桎梏於「子曰詩云」之中,在「博通典籍」的同時,「旁涉稗官雜流」,即使對當時還不登大雅之堂的戲曲、小說,也表現出極大的興趣。在他寓居蘇州時,來自北京的友人潘祖蔭,向他推薦了一本近時的小說三俠五義。俞樾原以為這不過是龍圖公案的翻版,頗有不屑一顧之意,但在看了全書之後,完全改變了看法。不過他認為原書也存在一些問題,於是「援據史傳,訂正俗說」,作了修訂,並改名「七俠五義」,於光緒十五年(西元一八八九年)由上海廣百宋齋出版。據當時人說:「滬上石印,風行廣播。」(平步青霞外攟屑卷九)對此書的流傳,起了很大的推動作用。

  三俠五義最初於光緒五年(西元一八七九年)由北京聚珍堂以活字版推出,首頁題「忠烈俠義傳」。忠烈俠義傳是三部曲,三俠五義是第一部,小五義和續小五義便是它的續作。三俠五義寫了襄陽王的銅網陣,寫了白玉堂之死,在將故事推向又一個高潮後,戛然而止,留下了不少懸念,在後兩部書中交代。對那些急於想知道各路人物結局的讀者來說,只有看了後面兩部書,才能滿足其心理需求,得到一個完整的故事情節。因此,在三俠五義之後,小五義、續小五義繼續得以風行,是很自然的事。

  三俠五義原題「石玉昆口述,問竹主人、入迷道人相互參合校閱刪定」,可謂集體創作,但最主要的原創者是石玉昆。小五義和續小五義在光緒十六年、十七年由北京文光樓相繼刊行,不署作者之名。但據文光樓主人的小五義序,其續書也都是石玉昆原稿:「適有友人與石玉昆門徒素相往來,偶在舖中閒談,言及此書。余即托人搜尋,友人去不多日,即將石先生原稿攜來,共三百餘回,計七八十本,三千多篇。分上中下三部,總名忠烈俠義傳,原無大小之說,因上部三俠五義為創始之人,故謂之『大五義』,中、下二部五義即其後人出世,故謂之『小五義』。」

  石玉昆是清代道光、咸豐年間的說唱藝人,字振之,天津人。以自編自唱的長篇評書龍圖公案,名聞京城。當時文良等人曾筆錄整理了石玉昆說書的內容,題名龍圖耳錄。說忠烈俠義傳包括的三部書都出自石玉昆,有人贊同,但也有人提出非議,根據書中描寫的具體內容、說唱的成分、語言的工拙,認為這三部書出自不同作者之手,文光樓主人的說法難以置信。如置於小五義書之前的小五義辨即云:「或有問於余曰:『小五義一書,宜緊接君山續刻,君獨於顏按院查辦荊襄起首,何哉?』余曰:『似子之說,余詎不謂然。但前套忠烈俠義傳與余所得石玉昆原稿詳略不同,人名稍異,知非出於一人之手。』」

  而光緒十六年呂月慶(寶森)所作小五義序,又謂石玉昆即文光樓主:「聞之有志者事竟成,觀諸予友則益信。予友振之石君,為文光樓主,生平尚氣節,重然諾,每見書中俠烈之人,必欣然嚮慕之。嘗閱忠烈俠義傳,知有小五義一書,而未見諸世,由是隨在物色。」雖然呂月慶以友人的身分,言之鑿鑿,但這種說法似乎並未被後人所認同。但從中至少也可看到,文光樓主所得的忠烈俠義傳,和石玉昆確實存在著一定的關係。

  續小五義初刊為光緒十七年北京文光樓刊本,不題作者。此外在清代刊印的尚有善成堂刊本、泰山堂刻本、上海廣百宋齋石印本、上海申報館排印本、上海珍藝書局排印本、上海書局石印本、上海掃葉山房石印本等。文光樓刊本卷首有伯寅氏序、鄭鶴齡序。伯寅氏即向俞樾推薦三俠五義的潘祖蔭。潘祖蔭字在鍾,小字鳳笙,號伯寅,又號鄭盦,江蘇吳縣(今蘇州)人,長於北京。清咸豐二年壬子科進士第三人。與祖父乾隆癸丑科狀元潘世恩、父潘曾綬三代為朝廷重臣。潘祖蔭通經史,工書法,也是著名的藏書家和金石收藏家。其金石收藏天下聞名,其中大盂鼎現存中國歷史博物館,大克鼎現存上海博物院,均為中國青銅器藏品中的至尊。

  既名忠烈俠義傳,理應記述忠烈俠義之事,更何況這三部作品一直被看作是武俠小說的扛鼎之作。這就牽涉到對「俠」字的理解。就現有的資料看,最早將武、俠二字並提的是戰國末期的韓非:「儒以文犯法,而俠以武犯禁。」(韓非子五蠹)這裡所說的俠,主要指墨子之徒。如果說儒家重仁,那麼墨家重義。因為重仁,儒家重視道德規範的內修;因為重義,墨家重視道德行為的實施。故墨家尤重行動,提倡「兼愛」,為興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赴湯蹈刃,死不旋踵,不惜犧牲一身,替天行罰。司馬遷讚美游俠:「救人於厄,振人不贍,仁者有乎!不既信,不倍言,義者有取焉。」(史記太史公自序)「設取予然諾,千里誦義。」(史記游俠列傳)所重也在一個「義」字,以及由此激發的行動。唐人李德裕看得很清楚:「夫俠者,蓋非常人也;雖然以諾許人,必以節義為本。義非俠不立,俠非義不成,難兼之矣。」(豪俠論)俠必與義相連,俠氣即義氣。行俠不僅須有是非之心、同情之心,更得有見義勇為、捨己助人的勇氣。

  韓非說俠「以武犯禁」,「其帶劍者,聚徒屬,立節操,以顯其名而犯五官之禁」(韓非子五蠹)。從史記游俠列傳的記載看,也確實如此。作為一個俠士,除了義,為了確保行動成功,必須有藝,有武功。另外還有很重要的一點,俠士是和朝廷、和官府對立的,為保護弱者,敢於對抗苛政暴行。拿這三條來衡量,中國古代文學作品,真正能體現武俠精神的,首推七十二回的水滸傳;真正的武俠,是替天行道、崇尚義氣的梁山英雄。

  再看忠烈俠義傳,這三部書的共同點是扔掉了「義」,只剩下一個「忠」了。無論「七俠」,還是「五義」,乃至後來的「小五義」、「小四傑」,無不淪為「鷹爪孫」,不是鋤強扶弱,而是恃強凌弱;不是存亡死生,而是肆行殺戮;不是以武犯禁,而是以武執法;不是替天行道,而是替皇解難。

  在史記游俠列傳中,為真正的俠士,下了這樣的定義:「其行雖不軌于正義,然其言必信,其行必果,已諾必誠;不愛其軀,赴士之阨困。既已存亡死生矣,而不矜其能,羞伐其德。蓋亦有足多者焉。」這也是唐代大詩人李白所十分敬仰的「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俠客行)的風采。

 這裡有兩點最值得注意:一是行俠時的「存亡死生」,二是行俠後的「不矜其能,羞伐其德」。

  而本書中的俠士,如艾虎、盧珍等人,在圍剿朝天嶺山寨時,遇見看守後寨的老兵,不問青紅皂白,「展眼之間,殺了個乾乾淨淨。又往那前一走,遇有房屋就點起火來,遇人就殺。」(第一百十八回)「沿路之上,各店鋪的人遇著就殺了,見著屋子就放火。走到臨河寨,天有掛午的光景,就剩了一隻船。艾虎上去,把船上之人結果了性命,搶船大家上去。」(第一百十九回)「此時大家正在氣忿之際,遇見就殺,碰著就砍……連男帶女,丫頭婆子,一個沒剩,殺了個乾乾淨淨,真是屍橫滿地,血染山石。」(第一百二十三回)

  與這伙俠士的殘忍相比,反倒是那些盜匪顯得有些仁慈。如寧夏國的曹雷,出陣首遇小五義之一的韓天錦。「韓天錦舉棍就打,曹雷使雙錘用平生之力往外一架,就聽噹啷一聲,韓天錦撒手扔棍,震的虎口痛疼,往後退出好幾步去。曹雷錘沉力猛,要不是馬快,韓天錦性命休矣。他抹頭就跑。曹雷將一旋馬,一瞧天錦早就敗下陣去,並不追趕。」隨後曹雷又連敗包括于奢在內的官府五員大將,但未殺一人。最後遇上「一個小孩子,有十五六歲,穿著一身紅衣裳,拿著一對鑌鐵軋油錘,說:『柯柯我揍你來了!』用單錘往下一砸。曹雷倒不忍傷害於他,心想著用單錘一帶,將他帶下馬去。」哪想這小孩子的心腸要比他硬得多,也狠得多。「錘到頂門,往下一落,叭叉一聲,把曹雷砸了個腦漿迸裂,死屍栽下馬來。」(第一百二十四回)最後與寧夏國的那場大戰,「只殺得天翻地覆,滾湯潑雪。轉眼間屍橫滿地,血水直流,悲哀慘切,鬼哭神嚎。這一陣非尋常可比,直殺到天光大亮,紅日東升。寧夏國的兵丁,跑脫了十不至一。」(同上)別說「存亡死生」,簡直是嗜血成性了。

  在小五義中,徐良是頭腦最清醒、武功最高強的人,也是續小五義中讚不絕口的主角。他有個盟兄叫施俊,其太太金氏年輕貌美,被當地豪紳東方明強行搶走。在解救金氏之前,徐良特意問了一句:「我這嫂嫂既然教人家搶去兩日光景,不知他的貞節如何?」施俊說:「大哥只管放心,他乃是知府之女,在家時節,熟讀烈女傳,廣覽聖賢文。如今既然被搶,死到許有的,絕不能從了惡霸。」徐良連連點頭說:「好好好!」如果說這是在替施俊擔憂,那還情有可原。但徐良真正考慮的,卻是自己下一步該如何行動「原來行俠做義之人,不救失節之婦。」(第四十九回)一個鮮活美麗的生命,還不如板拙的禮儀教條,維護禮教遠比「存亡死生」重要,這就未免太讓人寒心了。這話和行俠仗義的身分實在不相稱,倒像出自一個迂腐的道學家之口。理學的酸腐氣,竟然也滲透到俠士的骨髓之中。

  與出手時的殘暴相襯的是邀功時的猥瑣。在破襄陽王銅網陣之後,這班俠士隨巡按顏查散回京。為了討取皇帝的歡心,蔣平、展昭特意給那些未經世面的小字輩上了一堂培訓課,具體內容是上朝時必須遵守的禮節,見駕時萬萬不可疏忽的規矩。「總而言之,教他們少說話,多磕頭為是。面聖之時,肘膝盡禮,匍匐於地」(第十九回)一副奴才嘴臉,可謂卑躬屈膝之至。而莽漢于奢竟然也為博得皇帝的青睞,在御花園爭風吃醋。和朱家、劇孟、郭解等人「不矜其能,羞伐其德」相比,忠烈俠義傳中的俠士,一心邀功求寵,甘為官府爪牙,實在是大異其趣了。

  三俠五義出自石玉昆的唱本龍圖耳錄,而龍圖耳錄則來自明代短篇公案小說集百家公案(包公傳)和龍圖公案(包公案)。忠烈俠義傳雖然披上「武俠」的外衣,充斥打鬥的情節,但其表現的主旨仍與施公案之類的公案小說無異,七俠、五義和黃飛虎、關小西並無區別。因此,站在官府的立場上說話行動,也就成了理所當然的事。

  當然,忠烈俠義傳、施公案這類作品在清代流行,還有著更加深刻的時代因素。「清王朝後期步入封建衰世,統治階級迫切需要懲人心,窒亂階,整肅紀綱,因而大力宣揚封建的綱常名教,加強文化專制,嘉、道年間成為清代禁毀小說戲曲書刊的高潮時期之一。另一方面都市文化繁榮,南北方評話評書、彈詞鼓詞流行,地方戲勃起,曲藝、戲劇、小說三者互相融合,風靡於市井坊間。這既促使小說接近民眾,同時也滋長著徇世媚俗的傾向。因此,近代前期小說的發展,承受著文化專制政策與商業媚俗傾向的雙重負荷。」(袁行霈生編中國文學史第九編第二章)

  而續小五義這類公案俠義小說,具有靈活的兩面性:既有「忠烈」的精神,合乎綱常名教,有助於整肅紀綱,得以在文化專制政策之下屈伸;又有「俠義」的內容,情節曲折生動,滿足下層民眾的需求,得以在商業媚俗傾向之中流傳,從而能化解壓力,風行於世了。

  作為通俗文學作品,這種兩面性在流行中獲得了很大的成功,只是經不起理性的推敲,存在不少無法解脫的矛盾。這部書中寫了不少巾幗英雄、女中豪傑。但論個性分明、才貌雙全、敢恨敢愛,也讓讀者覺得可惜可愛的,並不是作者著意美化的展小霞(展昭之女,盧珍之妻)、甘蘭娘(艾虎之妻)、英雲(徐良之妻)這些小五義的太太,而是被視為首惡的東方亮的妹妹金仙、玉仙(即使東方亮,其實也頗有梁山首領宋江的神采)。儘管作者故意往這兩人的身上,潑了不少髒水,但仍掩蓋不了她們身上不同尋常的光彩。書中明言:「若論品貌本領,普天之下難找第二。」(第一百十一回)足令鬚眉折腰。但其迷人之處還不在此。書中寫玉仙和紀小泉的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情,本意是想寫他們臭味相投,狼狽為奸,結果卻事與願違,成了此書最能打動人心的文字。玉仙為報哥哥之仇,冒險去開封府行刺,紀小泉義無旁顧地相隨。行刺失敗後,兩人分頭逃離。玉仙先躥上城牆,只要一跳下,便可脫離危險。但她捨不得拋下紀小泉不管,心裡想的是:「紀小泉是一點誠心,為我的事人家捨死忘生,倘若他要有點不測,我這一走如何對得起他?」(第一百回)東方亮事敗後,玉仙和姐姐金仙無處可去,投奔陝西朝天嶺大寨主金毛獅子王紀先。王紀先正少一個壓寨夫人,請人做媒。玉仙直言自己「與紀小泉私通,立志至死不嫁二夫。若要說急了,他非死不可。」(第一百十二回)在萬般無奈非見王紀先不可的情況下,只能早作準備,「把裡邊衣服用汗巾紮住了腰,暗中就把練子槊掖在腰中,倘若他們要霸占自己,一翻臉就拉練子槊,破著自己這條命與他們較量較量。」(第一百十二回)

  至於紀小泉對玉仙的一片真情,更顯得可歌可泣。他在盜取包拯的印信後被捕,為不牽累玉仙,臨危不懼:「不必問我名姓,行刺盜印全是我一個人,也不用你們三推六問,我敢作就敢當,愛殺愛剮任其自便。」(第一百回)雖說長得眉清目秀,但在酷刑之下,卻頗有寧死不屈的氣概,直至氣絕身死,始終一語不發。倒是包拯和他的那些部下,動輒使用非刑,令人髮指。「且說相爺把皂班傳下來,一夾就是十分刑,工夫不大,氣絕身死。皂班回說:『小偷兒氣絕了。』包公吩咐用涼水噴。皂班用涼水一噴,紀小泉悠悠氣轉,哎喲喲痛疼難忍。本來先就把他右腿打折,再一上夾棒如何受得住?緩轉過來仍是不招。包公見他不招,吩咐敲槓。官人拿過一根短槓,就在夾棒上唰喇唰喇的劃了三槓。紀小泉鬼哭神嚎一般,痛的他徹透骨髓,仍是不招。治的他死去活來好幾次,始終不招,就是口口聲聲求死,教給他一個快刑。」(第一百一回)

  對官府來說,懲治那些頑固不化的盜匪,就該殘酷鎮壓,無情打擊。但作為理應表現替天行道、為民請命的俠義小說,這些描寫未免都是敗筆,不是令人感動,而是讓人心寒。這樣的作品,能在文化專制之下流行,也就毫不足怪了。

  忠烈俠義傳這類書的讀者群體,本是社會底層的民眾,但作為一部通俗小說,這並不影響它在商業媚俗中的成功。因為一般人閱讀並不在乎思想的境界,只是追求感官的刺激。續小五義延續了三俠五義描寫的長處,結構綿密,設想離奇,情節曲折,場面熱鬧,故事的陳述往往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峰回路轉,跌宕多姿,寓驚險緊張和活潑有趣於一體。既有出神入化的武功技藝,也有生動自然的生活情景;既有似乎深諳此道的行內術語,也有洞悉世故的心理刻畫;既有腥風血雨,也有俠骨柔情。在語言運用上,保留了平話習氣,多用方言,且雜行話,親切明白,摹情狀物,聲口畢肖。俞樾說三俠五義「其事迹新奇,筆意酣恣,描寫既細入豪芒,點染又曲中筋節。正如柳麻子說『武松打店』,初到店內無人,驀地一吼,店中空缸空甏皆甕甕有聲。閑中著色,精神百倍。如此筆墨,方許作平話小說,如此平話小說,方算得天地間另是一種筆墨。乃歎鄭盦尚書(潘祖蔭)欣賞之不虛也。」(重編七俠五義序)這段話,也可用於續小五義。

  這幾部書本以粗豪脫略為特色,因此也有明顯的缺憾。從總體上看,故事情節豐富但雷同之處甚多,人物形象鮮明但趨於臉譜化,語言生動卻又流於粗糙。第一百二回寫徐良打虎的一段文字,模仿水滸傳,但又顯然力不從心,無論是情節的鋪墊、情景的渲染、細節的描寫、心理的刻畫,都無可取之處,看了讓人有「畫虎成犬」之感。
 

詳細資料

  • ISBN:9789571460888
  • 叢書系列:中國古典名著
  • 規格:平裝 / 772頁 / 15 x 21 x 3.86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第一回 沖霄樓智化逢凶化吉 王爺府艾虎死而復生
 
因上部小五義1未破銅網陣,看書之人紛紛議論,屢續到本鋪購買下部者,不下數百人。上部自白玉堂2、顏按院3起首,為是先安放破銅網根基。前部篇首業已敘過,必須將擺陣源流,八八六十四卦4,三百八十四爻5,相生相剋,細細敘出,先埋伏下破銅網陣之根,不然銅網焉能破哉?有買上部者,全要貪看破銅網之故,乃是書中一大節目,又是英雄聚會之處,四傑出世之期,何等的熱鬧,何等的忠烈,當另有一種筆墨,若草草敘過,有何意味?因上部小五義原原本本已將銅網陣詳細敘明,今三續開篇,即由破銅網陣單刀直入,不必另生枝葉,以免節目絮繁,且以快閱者之心。近有無恥之徒,街市粘單,膽敢憑空添破銅網增補全圖之說。至問及銅網如何破法,全圖如何增添,彼竟茫然不知,是乃惑亂人心之意也。故此本坊急續刊刻,以快人心。閒言少敘。
 
西江月:眼前得失與存亡,富貴憑天所降。榮枯高下不尋常,何必諄諄較量。
 
且說黑妖狐智化6與小諸葛沈中元7二人暗地商議,獨出己見,要去上王府盜取盟單。背著大眾,換了夜行衣靠,智爺百寶囊中多帶撥門撬戶銅鐵的家伙。進王府至沖霄樓,受了金槍將王善、銀槍將王保兩槍,扎在百寶皮囊之上。智爺假說扎破了肚腹,腸子露出,滿樓亂滾,誆王善、王保出來。沈中元同智化結果兩個人性命,二番上懸龕,拉盟單匣子。幸好百寶囊扎了兩個窟窿,預先解下來,放在下面凳子之上,就是背後背著一口刀,趴伏在懸龕之上,晃千里火照明,下面是一個大方匣子。沈中元說過,是兵符印信。上頭有一個長方的硬木匣子,兩邊有個如意金環。伸手揪住兩個金環往懷中一帶,只聽見上面磕叉一聲,下來了一口月牙式鍘刀。智爺把雙睛一閉,也不敢往前躥,也不敢往後縮,正在腰節骨上,噹啷的一聲,智爺以為是腰斷兩截。慢慢的睜眼一看,不覺著疼痛,就是不能動轉。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王道劍》後,上官鼎虛實交錯,重塑歷史記憶之作。《妖刀與天劍》獨家親簽版,限量開賣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2020轉職書展7折起
  • 2019讀書共和國暢銷展,特價5折起
  • 年度最大套書展絕殺5折起,獨家限量組合66折

瀏覽此商品的人,也瀏覽...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